第26章 作繭自縛(by 22)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7-12-10 01:10
点击:769
章节字数:75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傷害了我最重要的人。




明亮而安靜的車廂內,坐在靠窗位置的真姬,將手裡的書本闔上,按壓幾下眼窩後,抬眼往走道另一端望去。


妮可坐在靠窗的位置,望著窗外的景色。


真姬就這麼凝視著妮可的背影,爾頃,才收回了目光,再次打開手上的書。


平常這時間真姬應該是在醫院的,而此時她為什麼會出現在新幹線上,一切都要回到今早……


做完例行的巡房後,真姬來到了妮可的病房。確認完病歷上的資料,

真姬便將可以出院的消息告知妮可。


妮可聽完先是愣了好一會兒,才緩慢的點點頭,神色似恍惚又似沉思。


真姬見她遲遲沒有說話,才鼓起勇氣將憋在心裡數天的話說了出來:「回家吧?妳的復健還要持續幾週,在家的話我也可以看照妳,妳若很介意,我可以睡書房或客廳……好嗎?」


妮可又沉默了好一會兒,就在真姬幾乎認為她要拒絕時,妮可同意了,但她有一個要求。


她要先去盛岡取回她的行李。


擔憂妮可的身體不方便,真姬提議說讓妮可先回家休息,她去取回行李,但這個提議很快便被妮可否決。


再真姬的追問下,妮可只淺淡地回了句:「我那時住的是私宅,妳找不到的,況且我還欠對方一個人情。」


見妮可如此堅持的模樣,真姬也不好再說,她只得趕緊將手頭的工作趕到一個段落,從醫院拿了台輪椅,陪同妮可趕往盛岡。


住的是私宅而不是旅館?難怪偵探會很難追蹤了……但妮可有認識的人住在盛岡嗎?


從思緒中回過神的真姬,下意識地抬眼看向妮可,見她仍是維持一樣的姿勢,真姬不禁有點困惑。


從上車到現在,妮可一直都看著窗外,剛剛沿途有風景可看還說得通,但現在根本一片漆黑啊?


猶豫再三後,真姬闔上書站起身,走到妮可面前,這才發現妮可睡著了。


妮可現在身體的狀況,是非常容易感到疲憊的,從醫院匆匆忙忙趕到新幹線,又要乘坐數小時的車,肯定是累壞了。


真姬忍不住伸手,替妮可將散落的髮絲勾到耳後,但才碰到妮可的耳朵,她立刻抽回手,好冷!


她趕緊探了探妮可的額頭與頸部,沒有發燒但體溫偏涼,怕是新幹線的空調太冷了,思索至此,真姬毫不猶豫的將自己身上的米色大衣褪了下來,小心翼翼的蓋到妮可的身上。


似乎是她的動作驚擾到對方,好幾次妮可的眼皮顫了顫,像是要醒了般,嚇的真姬只得停下動作,大氣都不敢喘,直到確認妮可仍睡著,她才繼續忙碌著。


好不容易用大衣牢牢實實地把妮可完全掩好,真姬已出了一身大汗,好比做了手術疲憊不堪。


躡手躡腳地走回自己的座位,真姬再次將那本晦澀難懂的腦科學翻開。


看書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直到耳邊傳來到站的提示後,真姬才反應過來,急急忙忙的把輪椅架好,再把妮可抱到輪椅上。


妮可悠悠地轉醒,她瞥了眼身上外套,嘴唇抿了兩下,卻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問了真姬時間後,便熟練的指路。


真姬推著妮可在陌生的街道走著,幾個轉彎後,她來到了一間看起來有些老舊而不起眼的超市。


不是要去私宅嗎?怎麼來到了超市?


真姬將滿滿的疑惑吞進腹中,進了超市,一走進超市,空調便吹的她縮起了肩膀。


「穿上。」妮可把真姬蓋在自己身上的外套取下,遞給真姬,「快到晚餐時間了,我想做頓壽喜燒。」


在真姬的印象中,妮可十分重視飲食均衡,所以家裡的餐桌上總是菜肉各半,又由於真姬喜歡番茄,所以番茄料理會佔去一半的菜餚。


依著慣性把妮可推到青菜櫃前面後,真姬便走到番茄櫃旁,快速的挑了幾個番茄後,又跑回妮可身邊。


但她很快便察覺了不對勁——妮可什麼蔬菜都沒拿,只是兀自看著遠方的櫃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真姬忍不住出聲詢問:「妮可…不買點菜嗎?」


「哦……」妮可這才回過神,順手拿了一個洋蔥後,伸手指了一個方向,「去那裡。」


真姬雖然疑惑,仍依著妮可的意思。


取了幾包菇類後,妮可又讓真姬將她推往另一處。


這櫃是各式各樣的生鮮肉品。


妮可先將剛剛放在腿上的幾個菜籃分開,把裝著菇類的菜籃放到地上,隨後將剩餘空的菜籃放到冷藏櫃裡頭,接著撩起衣袖,彎下腰將櫃內的牛肉一盒盒放進籃子裡。


真姬不忍看她如此吃力,也撩起了衣袖,湊到旁邊,「我幫妳吧,是全部都拿走嗎?」


「只要牛肉。」


真姬點點頭,利索地掃空冷藏櫃裡所有的牛肉。最後她讓妮可捧著裝有菇與番茄的籃子,自己則死命扛著三籃滿滿的牛肉到結帳櫃台。


出了超市後,真姬一樣讓妮可抱著比較輕的袋子,自己則將兩大袋牛肉分別掛在輪椅手把兩側,推著妮可與食材,往對方指的路走去。


好不容易抵達目的地,精疲力竭的真姬看著眼前的建築,瞬間感到絕望。


這是棟十分老舊的大樓,區隔成數間小小的套房,但最讓真姬受不了的是,這裡沒有電梯!!


妮可見真姬瞪著那斑駁的樓梯不知所措的模樣,開口說道:「我自己慢慢走吧。」說完便要起身。


卻馬上被真姬按了回去,「我送妳上去。」將手上的兩袋肉放到旁邊,真姬在妮可面前蹲下身,「上來吧。」


妮可望著這熟悉的背影,深深地吸了兩口氣,將忽然湧起的情緒壓下,爬上真姬的背。


希的房間在三樓,不算太高,妮可也不算太重,但背著妮可走到門口時,真姬還是出了一身汗,上氣不接下氣。


「妳、妳……扶著牆,等我一下。」丟下了這句話後,真姬轉身跑下樓。


妮可聽著她凌亂的腳步聲,緩緩仰起頭閉上眼睛,無聲地嘆了口氣。


來回幾趟後,真姬總算將所有東西搬上來,妮可從口袋拿出了鑰匙,將鐵門打開,兩人便一同走了進去。


房間裡一片昏暗,希還沒有回來。


熟練的打開了燈,妮可換上拖鞋,還不忘拿拖鞋給真姬,「換上。」說完她便扶著牆,提著一袋牛肉,往廚房走去。


真姬趕忙換好鞋,帶著剩下的食材走到妮可身旁:「我幫妳,廚房在哪?」說完伸手要替妮可拿她手上的塑料袋。


妮可也沒抗拒,將袋子交給真姬後指了一個方向,見真姬朝那走去,妮可雙手扶著牆,繼續往廚房移動,但腿猶如拖著鉛塊般沉重不已,每一步都讓妮可耗費許多力氣。


走還沒一半,真姬便已將食材放到廚房,又走了回來,彎下身將妮可一把抱起,帶至廚房後才將她放了下來。


「要我幫忙嗎?」真姬試探地問。


不是她不願意幫忙妮可,而是她太清楚自己進廚房就是一個災難。


果不其然地妮可搖搖頭,從袋子裡摸出番茄,洗淨後遞給真姬:「去客廳待著。」


真姬只得摸摸鼻子,拿著番茄往客廳走去,但她在客廳待沒多久,就在擔憂的驅使下回到了廚房。


她悄悄地拉開餐桌旁的椅子,坐了下來,凝望著妮可忙碌的身影。


但真姬看著看著,便想起了哪裡不對,妮可現在左肩固定著,只有右手可以運用,這怎麼切菜?


於是真姬趕忙丟下番茄,走到妮可身邊,果不其然,妮可將菇類與洋蔥都洗好後,就遇到難題。


看著洋蔥在砧板上滾了兩圈後,真姬便將妮可手裡的菜刀搶了過來,「我幫妳,就切個片而已,難不倒我。」


妮可瞅了真姬好半晌,默不作聲的讓出位置,去準備一會兒要用的鍋子。


待她清洗完鍋子走回來時,便看見真姬切洋蔥切的雙眼泛淚,頻頻吸鼻的模樣。


妮可暗暗在心中嘆了一口氣,卻沒有阻止真姬,只是在一旁看著,待真姬切好所有食材後,她便開了火,依序把料下鍋拌炒、調味。


忙乎了會兒總算完成了,妮可洗了洗手,走出廚房,往一旁的小房間走去。一旁的真姬也跟了上去。


這房間相當小,只有一個衣櫃並沒有看到彈簧床,顯然住客應該是打地舖睡的。


真姬收回打量的視線,再度看向妮可,妮可正坐在地上,將衣櫃裡屬於自己的衣服一件件收進她當時離家出走的行李箱。


滿是刮痕的行李箱與這小小的避難所,再次觸動了真姬腦中的記憶,要不是她,妮可也不用逃離家,更不用在這麼落魄的地方躲藏……


思索至此,她忍不住脫口而出:「對不起,都是我……這陣子害妳受苦了。」嗓音內滿是愧疚。


妮可的身子顫了下,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她慢慢的轉過身來:「我想妳大概誤會了什麼。」


真姬愣愣地望著妮可,妮可的表情既冷淡又平靜,讓真姬感到無比的陌生。


「希對我很好,我在這很自在,並不覺得有什麼委屈地方。」妮可說完後,便不再說話,繼續收拾著行李。


「很自在……是嗎?」真姬反覆咀嚼著妮可的話,步伐蹣跚的走到廚房,拿起桌上的番茄便張口咬下。


她猛然有一種衝動,想衝到房間對妮可說,若真那麼喜歡就留在這裡吧!


但真姬做不到。


她很清楚,若此時她真為一時衝動,說出這樣的違心話……


妮可就真的會離她而去了。


就在真姬還在胡思亂想之際,妮可已收拾好,拖著行李箱走到她身旁:「剩下的番茄妳愛吃就帶上吧,我們可以走了。」


「那壽喜燒呢?」


「那個是做給希的。」妮可說完後,拖著行李緩慢地往玄關走去。


真姬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那鍋壽喜燒是做給別人的,不是做給自己的……


她感到有些失落也有些不是滋味,但又不敢衝著妮可發怒,只得悶著頭走到玄關,「我先到門外等妳。」丟下這句話後,真姬便一把拉開大門。


豈知竟撞上一柔軟又富彈性之物,受到反作用力的影響,她就這麼向後傾跌坐在地上。


還來不及撫著尾椎喊痛,頂上便傳來悠然而戲謔的嗓音:「啊啦啊啦~這是誰呢?」


「妳才是誰?這麼不長眼的撞過來!」真姬抬頭就是一陣怒吼。


「啊啦啊啦……」似乎沒遇過如此蠻橫不講理的人,希好奇地瞧了會兒,才向仍坐在地上的真姬伸出善意的手,「我的名子是東條希,是這間套房的租客呀!」


東條希——?!


真姬一驚,也不管對方伸過來的手,兀自站了起來,仔細地將對方從頭打量一番。


容貌普通,至少比不上我。


服裝一般,看上去是個大學生。


真姬不由得在心中竊喜,自己還是具有優勢的!


然而,她膨脹的自信心卻在看到東條希的胸部時,瞬間化為粉末。


那是什麼……那是什麼胸器,怎麼會如此……


真姬盯著希的胸部看了好一會兒,低頭看向自己的,隨後便被莫名的自卑感掩埋。


希興味盎然的看著上演個人小劇場的真姬,這個人還真是有趣啊,喜怒哀樂盡寫在臉上,簡直就像……


「希。」


忽地響起的熟悉嗓音,讓希掛在臉上的笑容僵住,她愣愣地朝聲音看去,在看清那人的容貌後,她便繞過真姬,衝上前攬著對方:「妮可親!妳回來了啊!」


似乎被希這反應逗的,妮可露出了淺淺的笑容:「我要走了,給妳煮了妳愛吃的牛肉壽喜燒,趁熱吃吧。」說完後還拍了拍希的背。


「一起吃飯嘛,壽喜燒要人多才好吃呀!」希說完,也不等妮可回覆,拉著她便往客廳走去。


走沒兩步,希像是想到了什麼般,轉頭對還愣在門口的真姬喊了聲:「妳也過來啊!」


隨後也不管真姬聽到沒,便自顧自的拉著妮可走到客廳,又到廚房將壽喜燒加熱,整鍋端出來,「餐廳的椅子不夠,我們在客廳吃!」放下鍋子後,希丟了句,「妮可親,把暖爐打開!」接著又跑進廚房拿碗筷。


真姬見希如此忙碌,找不到機會拒絕,妮可也乖乖地坐在桌旁,她只得乖乖在妮可身邊坐下。


來回奔走了幾次,終於把東西都拿齊後,希才在桌旁坐下,拉開了三罐啤酒,分別放到妮可跟真姬面前:「今天卡片告訴我會有好事情發生,果然沒有錯呢!」


妮可沒好氣的回道:「妳啊……妳說妳那卡片那麼厲害,怎麼就沒算到我在陪妳去演唱會後就出了車禍呢?」


希挑挑眉,「嗯~」一臉神秘兮兮的說著:「妳說呢?」


妮可看著她,好一會兒才恍然大悟:「妳這傢伙……該不會是明明算到我有劫,還硬抓我去吧!!」說完便要去抓希。


「呀!妮可親好可怕!」希驚叫了聲,閃躲妮可的手之於還不忘側身往真姬那躲去,「真姬醬救我!」


突然被希撞了一下,真姬很是不悅,但她很快便反應過來哪裡不對勁:「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子?」


面對真姬的疑問,希露出大大的笑容:「那是因為妮可親常常……」


話還沒說完,「希——!!」,便被氣急敗壞的妮可用手捂著嘴。


似乎擔心希就這麼說漏,妮可死命的捂著她的嘴,其力道之大,令希難受的直拍妮可的手臂:「嗚逼……鼻要這樣……要、要死……」


『叮——』希奄奄一息地躺在地板上。


妮可沒好氣的拍了拍她:「少在那裝死,肉都要涼了。」說完後便拿起筷子,毫不猶豫的吃了起來。


被妮可這一提醒,「啊,肉!」希趕忙爬起身,坐回自己的位置,跟著大快朵頤。


看著自己的女友跟別的女人相談甚歡,甚至還有打有鬧,完全把自己晾在一邊,真姬雖然很不是滋味,卻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得悶著頭啃著番茄。


一旁的希很快便發現真姬完全沒動筷,渾身散發的氣氛圍與鬧哄哄的她和妮可非常格格不入。


──看上去很是寂寞。


將口中的肉吞下後,希夾了一大塊肉放到真姬的碗裡,笑著對她說:「真姬醬也吃點呀!妮可親做的菜很好吃的!」


真姬低聲反駁:「這我當然知道……」看了眼妮可,確認對方沒有反對的意思後,才拿起筷子,將碗的肉片夾入口中。


熟悉的味道充盈口腔,真姬瞬間紅了眼眶,她太久沒有吃到妮可親手做的料理了,這伴隨著美味的暖心感,令她鼻子猛地一酸,趕忙丟下一句,「抱歉。」往廁所跑去。


希悲憫的看著真姬衝進廁所,搖了搖頭:「妮可親,妳呀……」


妮可沒搭理她,繼續吃著飯。


見妮可這反應,希也不生氣,笑咪咪的又夾起一塊肉:「妮可親,有沒有聽過玫瑰與貓的故事?」


妮可困惑的搖搖頭。


於是希笑的更開心了,「一會兒我把書借妳吧,妳一定會喜歡那朵玫瑰的。」


隨後兩人又閒聊了一會兒,見時間也差不多,妮可起身到廁所把真姬帶出來,真姬的眼睛既紅又腫,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她大哭過。


妮可跟希對看了眼,有默契地沒有戳破這件事。


走到玄關後,妮可轉頭對希說道:「那我們就先走了,再晚就趕不上車了。」


「現在肯定趕不上車啦!」希將一本書塞入妮可的懷裡,「不如就在我這睡一晚?」


「不了。」妮可婉拒道,「這樣太打擾妳了,再說……」她瞥了一眼真姬,真姬提著折起的輪椅站在門外,神情有些恍惚。


確定真姬沒有看向這,妮可才小聲地對希說道:「真姬不習慣的。」


希富饒興味地打量妮可,「妳們啊……明明都很在乎對方,為什麼表現的這麼彆扭呢?」


妮可聳聳肩,轉身往門口走去,才到一半卻又轉了回來:「話說我出車禍,妳一次都沒來看過我呢。」

希愣了會兒,忍不住笑出聲:「我有去,還第一時間就到了,只是被醫院的警衛給擋在門外呀!」頓了頓,「為了妳,我可是連花陽要的偶像周邊都沒拿到,她可是悶了好幾天呢!」


「哦?這樣啊。」妮可挑挑眉,「要誰的?我去幫妳要吧。」


看來不只絢瀨繪里是烏鴉嘴,東條希也可以算上一個。


坐在飯店房間裡的化妝台,妮可一邊吹頭髮、一邊這麼想著。


結果她們還是沒能趕上最後一班新幹線,只得在車站附近隨便找了家飯店暫住一晚。


真姬原本要開兩間房的,但礙於飯店只剩一間房只能作罷,在她身後的妮可只是沉默的將這一切看進眼底。


她其實都知道的。


自她對真姬說了那句:「我想……一個人。」真姬就一直用彆扭的方法與她相處。


想必是這句話和明顯躲閃的動作,深深地傷害了真姬。


但偶爾在很小的地方,真姬又會不自覺地流露出長久以來的習慣,不論是體貼的小動作或是那雙盈滿柔情的雙眼。


一開始妮可會閃躲、會感到不自在,但當她看到真姬受傷的表情時便會感到後悔不已。


畢竟真姬完全沒有惡意。


在住院的那段時間,其實妮可也沒能常常看到真姬,她以為真姬肯定會時不時藉故到病房看照她,深怕她再次逃走。


但事實上,真姬非常的忙碌,就算是例行性來幫妮可檢查時,除了所必要花費的時間外,真姬不太會多做停留。


這讓妮可感到自在的同時,又有股莫名的失落。


她也不清楚為什麼會覺得失落,發生了那樣的事後,她理當會很害怕甚至應該排斥對方的觸碰,那又為什麼……


關掉手上嗡嗡作響的吹風機,妮可望向坐在沙發的真姬,真姬的手裡捧著一本厚重的書,書的外皮看上去很精緻,還嵌了一堆妮可看不懂的英文。


埋頭在書裡的真姬相當安靜,專注地猶如與世隔絕,使得原本想開口說些什麼的妮可收住了聲,默默地走回床上。


剩下的這間是標準的雙人套房,只有一張大床,依真姬先前的說法,若自己不主動去邀請她的話,她肯定會睡沙發的。


那單人沙發實在太小,根本無法橫躺,這樣肯定沒辦法好好休息的,但是……


遲遲糾結不出一個結果,心煩意亂的妮可下意識地又轉頭看向真姬,但真姬仍是動也不動的看著書。


這讓妮可很不是滋味,憑甚麼她這麼糾結,對方卻像個沒事人一樣啊!!


賭氣地拿起剛剛希拿給她的書,妮可決定投身在故事中,不再去思考這些惱人的事。


這本書看上去非常的新,像剛印好的一般,封面的風格有點像童話故事,畫了朵鮮豔的玫瑰花,在玫瑰花滿是刺的樹叢中,有一只小黃貓。


妮可撫摸著封面的玫瑰花,希為什麼那麼篤定自己一定會喜歡這玫瑰花呢?有誰會喜歡一個渾身帶刺的東西?


於是她帶著好奇,把書翻了開來──


內容大概是講述一朵從小被養在溫室裡,既高貴又獨特的玫瑰花,在某天遇見了一個冒冒失失跑進來的小黃貓。


小黃貓對一直生活在溫室裡的玫瑰花很是好奇,當然,玫瑰花也對這個從外面世界來的小傢伙感到新奇。


在那之後小黃貓便時不時會去探望玫瑰花,對她絮絮叨叨地講述著自己在外面發生的事,縱使玫瑰花只是沉默地聽著,小貓也仍舊樂此不疲。


久而久之,玫瑰花開始期待著小黃貓的到來甚至希望她能永遠陪在自己身邊。


某天,小黃貓拖著傷痕累累的身子來到了溫室,就這麼倒在玫瑰花旁。


玫瑰花非常的緊張,她把小黃貓搬到陰涼的地方,用自己的葉子盛最好的水餵她,還摘取溫室內的藥葉給她敷上。


在玫瑰花的悉心照料下,小黃貓漸漸好了起來。


但看著一天天康復的小黃貓,在溫室裡嬉鬧的模樣,玫瑰花發現自己不想再讓她離開了。


於是玫瑰花伸長了自己滿是刺的枝稈,將小黃貓團團圍住,每當小黃貓疑似想逃脫時,她便收緊一寸。


直到刺扎入小黃貓的體內,望著渾身是血且奄奄一息的小黃貓,玫瑰花才終於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她趕忙放開小黃貓,並不停的道歉。


但遍體麟傷的小黃貓只是搖搖晃晃地撐起身子,用盡最後一絲力氣逃出溫室。


在那之後,小黃貓再也沒有來到溫室。


玫瑰花不再吸取主人給她的水分與養分,只是成天望著溫室門口,等著、盼著,期望能再看到小黃貓的身影,能得到她的原諒。


最後,玫瑰花枯萎了,在她即將闔上眼的那一刻,她看到有兩只晶亮的眼睛朝她這看。


啊,那熟悉的麥黃色,是我的小黃貓。


原來,受傷的小黃貓並沒有跑遠,就在溫室外昏倒了,溫室的主人發現了她,便給她水和食物,將小黃貓養在了溫室外的空地。


小黃貓便每天望著溫室裡的玫瑰花,日復一日,卻從未再踏入溫室,直至玫瑰枯萎的那天。


故事到這就結束了,這個莫名其妙的故事卻讓妮可的心揪了起來,她悄悄地闔上書,再度往沙發處望去,真姬仍是維持著剛剛的姿勢。


妮可就這麼望著她好一會兒,也不知過了多長的時間,妮可才感到疲倦,她揉了揉痠痛的眼睛,對真姬說:「睡了吧,好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過於專注,以至於聽不到她的聲音,真姬沒有回覆她。


妮可只得站起身,走到真姬身旁,但一走到沙發旁,妮可便發現……真姬居然維持著看書的姿勢睡著了!


「居然這樣睡著了,也不拿個毯子什麼的……」妮可一邊碎念道,一邊小心翼翼的把書從真姬手上拿起來。


好沉!拿著這鬼東西睡覺明天不痠痛才怪!


妮可在心中抱怨著,仍不忘拿過真姬手上的書籤,壓在她剛剛閱讀的頁面,抽回手時,上頭用鉛筆寫的字引起了妮可的注意,但沒頭沒尾的看不出什麼。


好奇的妮可試圖翻了幾頁,才發現再7的倍數與22倍數的頁面,都會有短短數字,單看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但倘若從頭到尾拼湊起來,再加上今天這頁的文字便可以看懂了。




我傷害了我最重要的人。


所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都不會逃避。


是懲罰也好報應也罷。


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嘿嘿嘿,是我是我又是我,各位大大們有沒有嚇到啊~

阿哈哈哈,實在太痛快了!22一直很想寫希魔王的這章! 剛好遇上皮寶寶出外,就把這章搶來寫了!

好的,因為有點晚了,22也就不廢話,希望大家還喜歡這章~

有什麼心得感想再跟22分享唷!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