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番外完

作者:linsan300
更新时间:2017-12-07 21:42
点击:55
章节字数:80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


「將軍!將軍!將軍!將軍!……」


大清早就有人在葉府外嚷嚷,卻是近幾個月沒有聽見的秋水的聲音。


葉昭不禁微睜著惺忪的睡眼,腳步微顛地走到大門,一個小廝搶前一步開門,只見秋水扶著一個身穿白袍的女子,臉上焦急地搜尋葉昭的身影。


「將軍,您幫幫這位女子吧!」


「這是……?」葉昭勉強定睛看著這名女子立刻清醒過來。


「妳……」


秋水著急地說:「將軍,快快幫這位小姐安置吧!」


「好……好,來人,立刻把西廂的房間整理出來,也準備和一些熱水、被褥!」


到這時,柳惜音才披著外袍緩步到外面,見到葉昭等人著急的樣子,不禁也有些好奇,才剛想問葉昭,卻見她只是對著自己微笑示意不用擔心,就騎著踏雪出門不知道要去哪裡。


這時吩咐好下人的秋水才走過來跟柳惜音報告:「表小姐……啊不對,應該是夫人,」她拱手低頭行禮,態度雖然緩和一點卻仍可見著急:「剛才那名姑娘是我們曾在行軍時遇到的人,是當地的商行小姐,這幾日不知為何找到我那裏說要找將軍,還要我盡快帶她找將軍,我們這才日夜兼程地來打擾將軍,若打擾到表小姐實在抱歉!」


柳惜音點點頭,示意秋水可以離開,她這才急忙跑到西廂那裏張羅事物。


此情此景卻是似曾相識,柳惜音想起曾經的自己也是被這樣安排到西廂房,不禁開始想著不知要去何方的葉昭。


葉昭很快便回來,手上提著許多東西,有藥材和一些看來是順手帶回的點心。俐落跳下踏雪向西廂走過去,見柳惜音仍在外面,不禁先過去和她說幾句話:「怎麼還在外面,著涼怎麼辦?」


「阿昭,聽說這位姑娘曾經在關外幫了你們一些忙?」


「是啊,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多虧了沈姑娘那時幫我們尋了當地的地陪,才讓我們在刺探敵情時十分順利,她那時身體不好,甚至不能騎馬出門,因此想著應是出了大事才會突然到來的,保險起見先去幫她買了一些調養身子的藥方。」


「噢,原來如此,那阿昭先去忙吧,我也先回房休息了。」


「嗯!我等等便去找表妹。」


見葉昭急匆匆的腳步往西廂前去,柳惜音心裡有說不出的怪異,卻仍先回房休息。



西廂外只見葉昭和秋水兩人在門口雙眉緊蹙,彼此想要說些什麼卻都歸於無話。


「將軍,莫不是遼又廢棄條約了?」


「不可能。」葉昭皺著眉答的果決,內心卻也在想著類似的事情。


「將軍先去陪陪表小姐吧,我在這邊等就好了,若姑娘醒了我再去向將軍稟報。」


「嗯……也好。」


就在葉昭和秋水說話間,裡面突然傳出動靜,兩人意思性地敲了門就推門進去。


見那沈姑娘換了一身乾淨的白衣從床上撐起身體,葉昭和秋水連忙上前要扶起。


「葉將軍……」


「沈姑娘不辭身體體弱要來尋我,可是邊關怎麼了嗎?」


沈姑娘默默搖了搖頭,輕咳了幾聲,葉昭見狀拿起旁邊準備的熱水給她遞去,她喝了一點便又放下:「將軍,事實上是我爹……」


「沈大哥怎麼了嗎?」


「咳咳……實不相瞞,在將軍撤軍之後不久,有一群漢人自稱是接管的軍人,到處向各家商會索要通關費,雖不久便被抓住,但在那之前我爹因為不願配合而被當作殺雞儆猴的對象……被他們抓走並謀害了……」


葉昭聽完震驚地張大眼睛,連忙問:「那沈姑娘這附近可有親人,我必當護衛沈姑娘安全前往。」


女子只看了葉昭一眼便低下頭,眼眶泛淚卻沒有流下。


「沈姑娘不嫌棄便把這裡當你自己的家吧!」葉昭豪氣地回應:「秋水,吩咐下去,沈姑娘要在這裡長住,立刻準備一些日常要用到的東西。」


「是!」


「沈姑娘,莫怕,我會代替沈大哥好好照顧妳的。若有什麼需要盡管喚人來,若有什麼問題也盡管跟我說。」


「謝將軍厚恩。」


總算安置完這位沈姑娘,葉昭這才走進臥房,見到柳惜音一臉詢問,不禁走過去拍拍她的手:「表妹,這位沈姑娘最近家逢噩耗,要在我們這兒住一段時間,妳不介意吧?」


柳惜音在心裡默默嘆口氣,才過了沒幾天太平日,沒想到新的波瀾這麼快就到了,除了對北方的局面感到有點擔憂外,她心裡也莫名有種慌張的感覺,卻還沒察覺出來是為何,只對葉昭點了點頭算是答覆了。



至此,葉府迎來了新的「主人」。因葉招待她就像對待家人一樣,下人們也不敢怠慢,只把她當作另一個柳姑娘一樣對待。


這位沈姑娘的相貌、身段、言談、舉止,甚至是琴棋書畫樣樣不比柳惜音遜色,除了讓眾人覺得驚艷之外,也倍感親切,就像是另一位柳惜音一樣。


所有人都對伺候這樣的主子感到非常光榮,除了一個人,那便是柳惜音的侍女,紅鶯。


見到大家都對這位沈姑娘倍加照顧,她不禁開始向柳惜音抱怨:「小姐,這個沈小姐也不知道是什麼來歷,卻這麼深得將軍的心,莫不是為了要靠近將軍才編了那樣家破人亡的謊話。」


「紅鶯。」柳惜音淡淡地喝斥,帶著不容懷疑地制止語氣:「莫要這樣說沈姑娘,沈姑娘曾幫了阿昭極大的忙,人品也是高潔,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千萬莫要在外人面前這樣胡說。」


「是,小姐……」紅鶯撇了撇嘴,有點不甘心又無奈地回道。


柳惜音自然知道紅鶯是為了她著想才這樣說,但她相信阿昭肯定不會做讓她失望的事,雖然仍在觀察這位沈小姐,但還不至於有紅鶯這樣對她極為明顯的厭惡感。


此時外面傳來葉昭的聲音,似乎是對那位沈姑娘說話:「……若要看此美景,就必須要到京中一趟,若沈小姐想去,我可以安排、布置一輛舒適的馬車讓沈小姐用。」


「小女固然想一探此景,但這樣未免太過勞煩將軍,實在過意不去,還是作罷了吧。」


「欸!那裡的話,我立刻叫人去準備,來人!快去……」


說話的聲音漸漸遠去,在紅鶯耳裡自然是刺耳到不行,雖然內心仍舊疑惑著將軍和這位沈小姐的關係,但礙於柳惜音方才的訓斥,卻是暫時不敢再提起,只是默默為柳惜音感到氣憤。


柳惜音好笑地看著紅鶯,心中卻也有種懸而不定的感覺。



終於再過沒幾天,葉昭早早便起身,正想悄悄離開床榻時發現柳惜音也醒了,懷著歉意對柳惜音說:「表妹,吵醒妳了?」


柳惜音搖搖頭,也支起身子:「阿昭,妳這麼早要去哪?可有什麼事呢?」


葉昭抓了抓後腦勺:「沒什麼,只不過今天要陪沈姑娘到附近一個聽說很厲害的名醫那兒看病,聽說不早早去排隊便見不到了,因此現在起來,表妹先繼續休息吧,我們應當很快便可以回來了。」


「嗯……」葉昭都說出這樣名正言順的事情,柳惜音也只能乖乖地看著葉昭出去


事後卻見紅鶯氣紅了臉地拿著洗漱用具走進來:「小姐!您不可以這樣沉默了,要是那天將軍真把那位沈姑娘收作妾該如何是好!」


柳惜音好笑地詢問原因,卻見紅鶯仍然氣憤地說:「小姐,憑我的直覺,那位沈姑娘必定是為了將軍才來的,今天早上我見她坐在將軍的踏雪上,兩人和秋水緩緩離開葉府,這個場景可足夠讓人誤會的吧,若是將軍沒那個意思,怎麼會和小姐以外的人共乘踏雪呢?」


「那踏雪也真是的,見到主人的新歡便忘記以前的人了……」紅鶯發現說錯話,立刻安靜下來。


柳惜音望著窗外默默無語卻又帶著淺笑。



「表妹表妹!」葉昭一回來便大呼柳惜音,手上拿了一個精巧的木盒,大步流星地走向臥房,卻不見柳惜音的蹤影,正疑惑間卻見紅鶯向她敷衍地行禮,說明柳惜音到廚房去了。


葉昭雖然奇怪紅鶯的態度,卻還是歡歡喜喜地去找柳惜音。


到了廚房果然見到柳惜音在這,毫不猶豫地進去找她。


「阿昭怎麼進到這裡了。」


「不能進來嗎?」葉昭疑惑了一秒,卻又不在意地繼續說:「表妹,這是方才我們出去看到的玩意,想著妳應該會喜歡,問了沈姑娘她也認為很適合妳,所以便買下要送與妳,妳可看看喜歡不喜歡?」


「阿昭送的自然都喜歡。」


「嘿嘿……」


雖然柳惜音對她與沈姑娘共同選取的這件事有點不滿,但是礙於深知葉昭木頭般的腦袋,也不跟她計較了,打定主意將這支簪先置之高閣了。


「表妹,妳在廚房幹嘛呀,可是要做什麼好吃的給我?」


「阿昭,」柳惜音做出端詳葉昭的動作,惹得葉昭滿臉疑惑,也到處看看自己的模樣:「妳是不是有點胖了?」


葉昭微愣,又到處捏捏自己的肉,深感不可置信地說:「怎麼可能,雖然沒有軍務,但我仍有天天規律練習呀!」轉向柳惜音說:「不然表妹妳捏捏,哪兒肉了?」


柳惜音好笑又有點臉微紅地看著她,沒有多說什麼:「妳擋到我做事了,先出去等等吧。」


葉昭則是在外面仍仔細端詳自己,惹得外面的人對這場景感到滿肚子疑惑,自從娶了表小姐,將軍就常常做這種不明所以的事。


柳惜音則是默默想著該如何向葉昭說出自己的心情,對於那位沈姑娘她確實沒有像眾家僕那樣喜歡她,因為她和她實在太像了,甚至有種被模仿的感覺,也是她覺得不安的原因。




就寢時葉昭對柳惜音說因為沈姑娘仍不熟悉這裡的情形想外出走走,因此隔天要陪她出門,還說可能會到比較遠的地方,甚至可能會住上幾天。柳惜音心中便有點不滿了,試圖提醒葉昭卻沒有被理解,葉昭開始為沈姑娘辯駁:「表妹,沈姑娘只是把我當作一個朋友,不會有其他意思的,何況我娶了表妹的事是天下都知的事,不會有什麼事情的,妳就放心吧。」


我才不是擔心妳會做什麼,而是擔心那個沈姑娘會做什麼,柳惜音差點沒翻白眼,但還是循循說道:「阿昭可要小心,被別人發現是女子可就不好了,過夜的事還是能免就免吧。」


葉昭拍了拍她:「放心吧表妹,我在軍中那麼多年都沒有人發現過,決計不會讓沈姑娘發現的。那就這樣了,我們先睡吧。」


知道葉昭對於自己決定的事不喜歡旁人多說,柳惜音也只好先閉上眼。



當紅鶯知道將軍和沈姑娘要出門時,焦急的程度就像火燒上身一樣,她急急忙忙跟柳惜音確定,見後者只是冷靜地點頭,不禁更為著急:「小姐,這可不行呀,就算帶著奴僕還是孤男寡女一起出遊,這怎麼可以呢,不然小姐您也一同前往嘛,好歹不會讓將軍和那位沈姑娘單獨相處一室。」


「若真發生了什麼,我又能擋得住阿昭嗎?」柳惜音無奈地回答這位貼身的侍女


此時真可謂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紅鶯急地在原地轉了好幾圈,正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來。


柳惜音只好安撫性地拉住紅鶯,對她說道:「阿昭是怎樣的人,難道我們不知道嗎?紅鶯別多想了,先處理好府上那些雜事再說吧。」


小姐……這不就是正宮要被取代的前置條件嗎?紅鶯不禁在心中亂想著,也默默祈禱將軍不是像她所想的那樣惡質。



葉昭和沈姑娘出行後,由於是坐在少用的馬車裡,也沒有太多人注意到,順順利利地到了目的地,葉昭俐落跳下馬車伸手要扶沈姑娘,沈姑娘也自然地將手搭在葉昭手上,看得旁邊的秋水心裡默默覺得有點奇怪,但她還是盡責地閉嘴幫她們張羅其他事情。


「將軍所言極是,這般美景確實非北方可見,難怪將軍選了這裡久住。」沈姑娘看著葉招待她來的花海,不禁漾滿笑意地遠望。


葉昭也驕傲地挺起胸膛,得意地說:「這可是有一次和表妹騎著踏雪路過時看到的,因為表妹很喜歡,因此便記下這個地方了,確實沒有讓妳失望吧,沈姑娘。」


沈姑娘笑意微減,帶著些微探詢的意思問:「將軍和柳姑娘自幼相識,如今有情人終成眷屬,一直是大家津津樂道的事情,還沒有好好向將軍和夫人道賀呢。」


葉昭哈哈一笑,揮了揮手:「沈姑娘太客氣了,我也不過是一介庶民,這種事又有什麼需要道賀的。」


沈姑娘微笑一下:「將軍這般美事可是我們平民百姓的重要美談呢。」說完繼續遠望著這片山谷的花海美景。


幾個人又遊歷了幾個地點,才回到鎮上的客棧過夜,卻見老闆為難地看著這幾個人,說明只剩下一個房間讓她們住。


葉昭於是讓沈姑娘與秋水住同一間,她自己則和其他侍衛去找其他住處。


「這可不成,這位大人,附近的客棧只剩我們這一家,若是不嫌棄,尚有我們自己家丁住的通鋪,看是否委屈幾位壯士一起睡過一晚。」


葉昭微嘆了口氣也只好答應,在她準備要和這些侍衛前往之時,秋水卻有些不安地喚住葉昭:「將……大人,還是您住……」話講一半突然想到這位沈姑娘應該還不知道葉昭的真實身分,因此沒有繼續講下去,葉昭明白她的意思,接下去說:「沈姑娘就交由妳保護了,我在軍中擠慣了,不打緊的。」隨後便和其他侍衛離開。


秋水則覺得站在自己身後的沈姑娘默默散發出一種寒意,使她過了良久才敢正眼看像這位姑娘。



「秋水姑娘,聽聞將軍和柳姑娘情深意篤,真是讓人羨煞萬分。」


秋水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附和著,只見沈姑娘沉了下眼,又說:「我在前來的路上聽聞現下民間未婚女子都為將軍成親而感到失落,不知將軍會對這樣的事情有什麼看法呢?」


秋水聽到不禁笑了出來:「噗……竟然有這樣的事呀……」又正色道:「沈姑娘,您有所不知,將軍對柳姑娘的情意是從她倆孩童時期便開始的,怕是沒有辦法讓那些少女們如願以償了。」她又幫葉昭的專情補充一句:「怕是作妾的機會都沒有吧。」嗯,這樣算是幫將軍杜絕一些麻煩了吧。秋水在心中挺胸贊同自己。


「將軍果然是現今所有少女心中的如意郎君。」沈姑娘笑著回應,卻側過臉去整理被褥:「秋水姑娘若不介意,我們便同榻而眠如何?」


「這不用了,多謝沈姑娘好意,我在軍中習慣了,舖條被褥睡地板就好了。」


兩人於是在這樣的閒談之下睡去了。


隔天一早,秋水不見沈姑娘的蹤影,正走到大廳時,見葉昭等人都已坐定用餐,這才看到沈姑娘也坐在葉昭旁邊。


「秋水,這麼慢,人家沈姑娘都起來許久了。」葉昭向她招手著:「快快過來吧!」


秋水有點不好意思地擠到她們旁邊跟著用餐。


幾人繼續動身環遊,秋水難得注意到這位沈姑娘似乎有意無意地一直和將軍攀談,談的也沒什麼,就是普通的閒談,但她怎麼就是覺得有哪裡怪怪的呢?


幾人終於踏上歸途,葉昭也在沿途準備了些小東西準備回府送給眾人,沈姑娘更是特意為柳惜音選了幾樣精緻的小禮物,讓葉昭不停在旁邊大讚她的眼光。


秋水不禁在旁邊扶額,這個將軍莫非唯恐天下不亂嗎,這些帶著出遊的侍衛們簡直要用奇怪的眼神看待這兩人了。


回府之後,葉昭一如往常大聲地喊著柳惜音並要往書房等處找她,卻先被沈姑娘攔下:「將軍,我有一件東西想贈與夫人,但不知道夫人是否會喜歡,是否可以請將軍跟我到房裡做個定奪?」


葉昭有點奇怪,但還是朗聲大笑:「沈姑娘哪兒的話,若是沈姑娘選的自然是好的,表妹一定也會很喜歡的。」


於是兩人便徑直往西廂走去。


正巧這一幕又被紅鶯瞧見,她立刻氣得欲要跳腳,馬上跑去找柳惜音。


「小姐!小姐!」紅鶯推開書房的門,準確找到柳惜音的所在:「小姐,您再不來,將軍怕要被那姓沈的給帶走了!」


「紅鶯,不是不許妳再說這種話了嗎?沈姑娘可是……」


「別可是了,小姐您先跟我走一遭吧,不親眼看看她們到底在做什麼我真放不下心,哪有一回來就直奔人家的房裡的話呢?應該先來找小姐才對吧!」


柳惜音只好放下手裡的書,無奈地跟著紅鶯走。



西廂裡,沈姑娘確實拿出一件做工厲害的銀簪,簪首雕有繁複的鳥頭形並綴有一些銀絲垂物,簪身陰刻著許多繁複的線條,看來就像常在北方看到的那種圖形,整根簪子流線飽滿,看來並不是普通的工藝品。


「沈姑娘,這……」葉昭有點驚訝地看著她,卻見這位沈姑娘笑了笑:「這是我爹留下來為數不多的珍品,希望能送給夫人,也聊表感謝將軍收留的這份情義。」


葉昭輕輕推了她拿著銀簪的手:「這可不行,我想表妹也不願奪走沈姑娘珍視的事物的。」


「身外之物,何足掛齒?」沈姑娘輕輕放到她手上,微低著頭說:「人生多的是無法獲得之物,若拿人的情意和物件相比,又何足惜災?」


「沈姑娘……?」


「實不相瞞,小女子自第一眼見到將軍便心生仰慕……」沈姑娘自嘲地笑道:「乍到此處之時,小女還曾想過若被將軍納為妾也無妨,但看到將軍和夫人這般兩相無猜便知道自己已沒有容身之處了……」


葉昭有點驚訝地愣在原地,只見沈姑娘繼續說道:「當我第一眼見到將軍時,還是在戰爭如火如荼之時,將軍眼中、心裡並無任何兒女私情,而我也想為了這樣的將軍獻出什麼,當我知道我舉薦的人派上用場時,內心實在是欣喜無比,就像自己上了戰場幫助將軍殺敵一樣。但是自從戰事停歇之後,卻再也無緣見到將軍。當父親遭遇了這樣的慘事,我第一想到的便是來投靠將軍,路途上聽聞將軍已然成婚,內心固然失落卻也想親眼見證這件事。」


沈姑娘停了一下,慘然一笑:「如今卻是讓自己陷入了如此進退兩難的局面。」


葉昭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有點尷尬地往外撇頭,卻見到外面似乎有人影,內心自然地警覺起來。


「將軍,」沈姑娘仍未察覺外面的情形,只繼續說:「如今這簪子算是贈與將軍與夫人百年好合之禮,請將軍莫要推辭了。」


「如此……好吧……」葉昭有點心不在焉地注意外面的情形,一面收下了那支簪子


沈姑娘垂下了臉,只淡淡說著:「小女祝將軍與夫人永結同心,白首不離。只是想問將軍……是否曾將小女放在心上過呢?」


葉昭無語地望著她,只換來釋然又慘淡地表情:「這樣便可以真正放下了,總算還在有生之年再見將軍一面呢……」


葉昭想伸手扶著她,卻又覺得於禮不合,懸著手沒有動彈。


「既如此,我在將軍這裡也只會讓底下的人對將軍說閒話,還是趁早離開吧。」


「沈姑娘……要去哪裡?」


「天下之大豈會沒有我容身之處?」沈姑娘笑道:「有個家人曾在京中待過,我想過去尋他看看。」


「我派侍衛跟著沈姑娘前去吧。」


「多謝將軍好意。」


葉昭終於忍不住打開房門,想看看究竟是誰在門口偷聽,卻差點何紅鶯撞了正著:「紅鶯?」她定睛一看,後面竟然還有柳惜音:「表妹?」


她愣了愣,看向沈姑娘又看向柳惜音,焦急地解釋:「表妹莫要誤會,我們只是在談論沈姑娘送妳的禮物而已。」


「看禮物還要關起門來嗎?」紅鶯在旁邊不小聲的咕噥著


「這……」葉昭手足無措地亂比著


「是我請將軍幫我鑑定一下的,因為怕這件禮物夫人會不喜歡。」沈姑娘沉著地為葉昭澄清著。


葉昭眼裡露出怕被訓斥的慌張,急忙解釋著:「沈姑娘把東西放在房裡,我們這才沒有出去,可萬萬沒有什麼奇怪的事呀,表妹妳可別亂想。」


柳惜音不禁笑了出來,面對這樣耿直又不善於面對情緒的葉昭,她又要從何吃醋呢?「阿昭,我沒有多想。」


紅鶯不禁在旁邊偷偷嘆氣,自家的小姐怎麼就這麼相信眼前這人呢?


葉昭開心地想要握住柳惜音的手,這才看到手裡拿著那支銀簪,有點著急地塞到柳惜音的手上:「這是沈姑娘要送與妳的,表妹妳看看喜不喜歡。」


柳惜音無奈地看她一眼,又看著沈姑娘一眼:「這支銀簪看來極為貴重,想必應是沈姑娘重要的物件,還是請姑娘收回吧。」


沈姑娘看著這幾人的樣子,淺笑搖了搖頭:「已經送人的物件又要怎麼拿回來,這是我送給兩位的賀禮,請兩位莫要再推辭了,還是我送的禮物太過輕薄以至於妳們並不想收下?」


幾人便在這樣微妙的氣氛下結束話題,沈姑娘也如她所說動身離開葉府。




就在沈姑娘離開之後的夜晚,葉昭不禁好奇盯著柳惜音:「表妹,聽說紅鶯一直對我抱持懷疑的態度,妳有沒有這樣想過呢?」


柳惜音差點沒有白眼她,不過還是好聲好氣回答:「我若是懷疑妳,不就等於懷疑我自己嗎?我對自己還是有些自信的。」


「表妹,妳真好。」


葉昭低低地吐出這句話,一個翻身壓到柳惜音的身上:「我永遠只對妳這樣好。」


柳惜音抓著葉昭的衣領,在她耳邊呢喃著:「我也唯一不許妳為別人做這樣的事。」


葉昭輕輕磨蹭著柳惜音的臉,聲音開始變得低啞:「表妹,妳可知道自從我倆成親以來,我一直對妳抱著這樣齷齪的想法。」


柳惜音紅著臉,主動環著葉昭的頸背,稍稍用力拉近彼此距離:「阿昭,妳是否要改一下稱呼了……」


葉昭抵著柳惜音的額,笑著說:「惜音……」邊說邊將雙膝跪放在柳惜音的身側,手不安分地上下游走:「這樣是否舒服?」


只見柳惜音露出挑逗的眼神,將葉昭的臉拉得更靠近她:「妳再試試如何?」


葉昭沒有忍下心中的慾望,忘情地吻上柳惜音的雙唇,手也不停地在她的雙腿之間游走,終於在感受到柳惜音規律地擺動之後,她嘗試將手指輕輕放入。


慢慢在柳惜音的耳後、頸部、胸部落下淺吻舔舐,直到將目標轉為雙腿之間的濕潤。


「阿昭……妳……」柳惜音不復剛才挑逗的表情,反而一副羞澀和抗拒的臉:「那裡……」


葉昭用一隻手輕撫柳惜音,一手緩緩撥開擋住那片濕潤的地方,緩緩用舌尖試探柳惜音的反應,柳惜音下意識縮緊雙腿,卻因為葉昭的阻擋而宣告失敗。


葉昭緩慢地加快速度,並慢慢將舌頭伸入,探尋著柳惜音會敏感或舒適的地方。


柳惜音因為突然的快感襲來不小心發出聲音,正因害羞想摀住嘴時卻被葉昭用手抓住她的手,雙腿之間因為突然失去方才抽動的物件而感到有些空虛,只聽到葉昭在她耳邊喃喃說著:「不用壓抑聲音,只好好享受我想帶給惜音的歡愉好嗎?畢竟食色性也嘛……」


「阿昭什麼時候學會……啊……」


柳惜音正想駁斥幾句的時候卻被葉昭突然的猛然深入而驚叫一聲,不滿地看向罪魁禍首,卻深知對方無法看見自己,只好認真放任自己享受從小仰慕的表哥帶給自己的歡愉。



柳惜音突然覺得過去所學的女則早就被她拋到腦後,光是和葉昭結婚這件事想必就已經遠遠超過這些禮儀文書中所記載的了,既然如此,又為何不能好好享受這樣的夜晚呢?



番外完


最主要想呈現葉昭的呆傻跟正直,還有柳惜音對葉昭的信任跟愛。
只是想寫點什麼,而且是第一次寫比較H的內容,請各位多包容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