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4

作者:linsan300
更新时间:2017-12-07 21:42
点击:1110
章节字数:29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


就在葉昭這般宣言之後,果然開始大張旗鼓布置大婚的一切。


葉昭正煩惱著是否要把秋水、秋華送還給秋老虎,免得她這個不明狀況的父親還想把自己的兩個女兒順便送給她當大婚禮物。



柳惜音這邊倒是一片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氣氛,尤其是紅鶯可說是府上置辦婚禮用品最為勤奮的人,想到自己的小姐終於可以嫁給良人,而且還是從小到大、青梅竹馬的葉昭,打心底為她感到高興,準備起這件事更是滿心歡喜。


但秋水與秋華卻是想破頭都不清楚葉昭在想什麼,想要仔細問個清楚,卻總是被葉昭將話題繞到秋老虎的嫁女兒心事上,將軍一臉不想連累兩人的未來,實際上根本只是想搪塞她們兩人問的問題而已吧。


也不知道表小姐知不知道將軍的真實身分,兩人實在是像身處雲裡霧裡般地搞不清楚狀況,也為了之後可能真的要離開將軍而感到有些不捨。



「小姐,這真是太好了,幾天前我還在想您們究竟在吵什麼,小姐您也不告訴我,真是急死我了。」紅鶯還是對柳惜音抱怨起來,不過才抱怨沒兩句又露出喜悅的表情:「不過真是太好了,小姐終於和將軍成親了,將軍一定會待您好的!恭喜小姐呢!」


柳惜音淡淡笑著,手上默默刺著錦帕。



秋水和秋華終究還是逮到機會,立刻圍著葉昭想要答案,卻見葉昭嘆著氣:「唉……」


兩人不明就理,這還沒說話呢,將軍在嘆什麼氣?


「妳們莫非要嫁給我嗎?」


秋水秋華立刻下意識往後退,雙手護胸。


葉昭看了十分滿意,繼續裝作苦惱地說:「妳們可知秋老虎之前可是天天喊著要我幫妳們找良人,眼睛卻盯著我不離開,我不娶表妹,可就要娶妳們了。」


秋水、秋華面面相覷,雖知道葉昭說的一半是真,卻還是不能理解,秋水不禁問道:「將軍,所以表小姐究竟知不知道您是……呀?」


習慣隔牆有耳,自然把最重要的話省略,即使如此,幾人還是能明白她所要問的事情。


葉昭終於露出比較正經的表情,正色回應:「知道。」


這次換兩個人不安定了,兩人緊緊盯著葉昭的表情,試圖要找尋什麼開玩笑的蛛絲馬跡,卻徒勞無功。


「這……」過了半天,秋水還是秋華已經無法好好控制自己的聲音,在這寂靜的空間中發出了沒有意義的單字。


「好了,事情就是這樣了,妳們快點幫我準備東西去吧,搞不好皇上還有東西要賞賜給我呢。」葉昭推著二人出去,並不多做解釋。


兩人這才回過神來,莫非是假結婚?


雖然心中還是滿滿的疑問,卻還是習慣聽從葉昭的話,先跑去置辦一些瑣碎的物件了。



柳惜音內心雀躍卻也有些擔憂。擔憂的事情其實也很簡單,她怕葉昭只是一時於心不忍,想要安慰她而衝動答應成親,又或者是迫於愧疚想要彌補她而糊塗承諾。


正好此時,葉昭輕輕敲了房門走進來,紅鶯立時識相地離開,離開前還不忘帶著一抹笑意。


葉昭仍是帶著兒時尋她的那副輕浮樣,只是眉宇之間已非昔日少年。


她輕輕把玩著柳惜音的長髮,默默看著她刺繡的樣子,惹得柳惜音面露無奈的表情。


「阿昭來此處可有什麼事?」


「沒事不能來找表妹嗎?」


因為頭髮一直被玩弄,使她不能專心繡著錦帕,索性把手上的東西放下,轉身面對這位冤家。


「阿昭是真心想娶我嗎?」


葉昭聞言笑了出來:「本將軍從不收回說過的話!」


「阿昭是對我有愧疚嗎?」


葉昭立刻正色道:「不是的。」


「阿昭喜歡美人?」


「沒有人像妳這樣稱讚自己的啊……表妹……」


「聽聞皇上有個姪子也貌美如花,阿昭不喜歡?」


「那是個男人,男人能美到哪裡去?」


「那是否有其他更美的女子,阿昭也會想娶?」


葉昭扳過柳惜音的身子,讓兩人好好面對面:「表妹又在胡思亂想。」


「還是表妹其實不想嫁給我……嫁給一個女人?」


柳惜音掃了她一眼,並不說話。


「表妹對我真心以待,我又為何不能對表妹實現諾言?」


柳惜音仍不說話,卻有點讓葉昭著急。


「彼采蕭兮……」


「兮……?」


見葉昭不明白的樣子,柳惜音也不惱,只是輕輕靠在她身上。葉昭也自然地環抱起她,抱著這個未來的……夫人?




就在兩位親衛迷迷糊糊的狀況之下,前宣武侯、前天下兵馬大將軍要成親的消息立刻傳遍全國,大宋皇室、遼國皇帝都送來賀禮,就連遠在西夏鎮守的胡青也託人送來賀禮,當然也有隨禮附上的短箋。


軍中曾經與葉昭打過照面的人,更是透過層層關係想要參加這次盛宴,卻被葉昭全數回絕,連禮物也一併退還。只留下秋老虎等較為親近的軍中同袍,一同共享這天的歡喜。


「哎呀將軍,我還在想若您再不娶妻,可要把我這兩個女兒收了才好,否則這兩個女兒不知道要託給那些個良人才好呀。」


幾杯酒下肚之後,秋老虎又談起他一生的宿願,只盼著他的兩個女兒可以趕緊找到好人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爹您又喝多了!」


「那邊廂房休息吧。」


「我才喝幾杯呀,沒喝多!我還想和將軍多聊幾句呢,妳們這在做啥呢!好不容易將軍大喜之日……」隨著秋水、秋華兩人拖著他遠去,秋老虎的聲音也漸漸消失。


葉昭這才專心開始應付四方到來的人們。



等到進房已經三更了,也不知道她的表妹睡了沒有,只得提著鞋,小心翼翼拉著衣袍走進去,卻突然見到燭光被點起,卻是表妹仍披著蓋頭幫她點燭火。


葉昭心裡不禁一陣溫暖,輕輕放下鞋,趕緊扶著柳惜音坐到床上去。


「表妹辛苦了,我來為妳揭開蓋頭。」葉昭輕輕為她除下一些裝飾,一邊揉著她的手:「可餓著了?可要喝水?」


柳惜音笑著搖頭:「阿昭才累了吧,有沒有喝多酒?我請紅鶯準備了醒酒湯,要喝點嗎?」


葉昭乘著燭光看柳惜音,真是越看越像仙人,直到現在之前,她從來沒有把柳惜音當作美人看待,是將她當作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親人。現在卻有點理解先前那些想要擄走柳惜音的人的想法,想把她當作自己的女人般佔有。


葉昭搖了搖頭,怎麼可以這樣想表妹呢,這可是自己的表妹,獨一無二的表妹,怎麼能用那樣齷齪的想法。


等到柳惜音真的有點擔心,又再問一次時,葉昭才回過神來笑道:「我可是千杯不醉呢!」


「看妳笑成這樣,果然是醉了吧?」


「這可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呢!」


「阿昭哪學來這樣的話。」


「剛剛學來的。」


「阿昭……」


「叫錯了。」葉昭糾正著柳惜音:「……夫人。」



柳惜音有種陷入太過幸福的恍惚感,她一生中所有感到幸福的時候總是有葉昭……


從小覺得跳舞是件羞恥的事,直到葉昭……也是第一個稱讚她的舞蹈的人,人生第一次覺得會跳舞其實也是件好事,能因為跳舞被阿昭稱讚,可能也表示跳舞也是件好事。


在雍關城為了葉昭到處奔走時,第一次覺得身為女子也有能力為國家做事。


在人生最谷底的時候被葉昭解救,她那天帶著滿身血跡的模樣,在她心中卻永遠是最純淨的存在。


阿昭是她的光,是她追尋的方向,是她存在的目標……



這樣幸福的自己,太不真實了……



柳惜音不禁有些眼光濕潤,盯著葉昭的臉並伸手摸了上去。


葉昭自然了解她在想什麼,只是不那麼真確,順著她讓她輕輕撫上自己的臉。


兩人就這麼無語一陣,葉昭轉身輕輕將柳惜音抱到床的內側,好好蓋上被子之後也跟著躺進去。輕輕撫上柳惜音的腰側,邊輕拍著她,像在安撫小孩一樣,一下一下,穩定又輕柔的走進柳惜音的心。



是了,原來人家說嫁對良人的心情是這樣喜悅的。


原來不管阿昭是男是女,自己也不能選擇自己的心情。


自己終究,因為阿昭是阿昭,才能選擇她作為終生的依靠。


那個孩提時候不斷逗弄自己的阿昭,跟自己一樣,是彼此過不去的坎,是彼此互補的良配。



「惜音,」葉昭突然講話,發出有些嘶啞的聲音:「此生能遇見妳,是我一輩子的幸福。」


柳惜音往葉昭身旁靠了靠,無語地閉上眼,只面露這輩子最沒有包袱地微笑。







結果出乎意料結尾了,再來看要不要補個番外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