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郎情妾意

作者:穿不烂的胖次
更新时间:2017-12-09 22:12
点击:67
章节字数:28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时间如流水,一去不复返,书羽卉带着书小萌约上莫家三口,姑且称之为三口子吧,一起到郊外踏春。莫小只一手拉着爸爸,一手拉着妈咪,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她冲羽卉阿姨挤眉弄眼,表达自己的感激。

书羽卉拉着女儿的手,试探道:“清檬,我们很久不见了,不介意我把文斌一起叫出来吧?”

“不会,”赵清檬笑着回应她,捕捉到对方眼中的暗示,抬头仰望山顶,气喘吁吁,“大家本来就都是朋友。”

象城就那么一座象山,象山就那么点高度,一眼就能望尽山头,就如同她们的感情一眼就望到了尽头,两个多月的杳无音讯,还有那些让人心痛的一幕幕。赵清檬想,宁冰是真的不爱她了。

也是,她这样一个女人,又哪里值得别人等那么久,又凭什么一次次地伤害别人呢?她们的哪一次重逢不是在床上度过的呢?赵清檬觉得或许宁冰怀念的只是她的身体,正如初相逢时宁冰所说的,不能做一辈子的伴侣,那就做她需要时的床伴,赵清檬没的选择。

赵清檬觉得自己被宁冰耍了,虽然是罪有应得,可是不甘心!她被宁冰牵着鼻子走,或许从一开始的酒宴就是宁冰的安排,或许霓裳阁落成的延误根本就是她下的套!宁冰身边那些女人或许早就和她共赴巫山过,都冷眼观望着自己的可怜、可恨!


愤恨、不满、嫉妒一股脑全涌上赵清檬的脑袋,脚下步子没有停歇,山道变得越来越窄,昨夜刚下过零星细雨,想着那些破事,赵清檬的心就无比烦躁,一不留神,脚下打滑,惊叫一声就往后仰去。

“啊——”危险让赵清檬瞬间回到现实,一个宽广有力的胸膛稳稳地将她环住,莫文斌的脸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白皙、温和,他关心地问赵清檬:“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春风带着一股温情拂过赵清檬的全身,脑海里跳出陈奕迅的一首歌:我要稳稳的幸福/能抵挡末日的残酷/在不安的深夜/能有个归宿;我要稳稳的幸福/能用双手去碰触/每次伸手入怀中/有你的温度……..

这是和宁冰在一起时从未体验过的别样幸福——稳定、安心,尽管没有激情,但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爱情,细水长流,需要时能在身边,遇险时能有支撑。

在前夫怀里嗅着他的气息,充满男性荷尔蒙的侵略性,和宁冰身上的清香截然不同,一种让人心安,它的名字叫现实;一种使人着迷,它的名字叫梦幻。

赵清檬轻轻地闭上眼,再一次用力地吸了吸鼻尖的气息——现实和梦幻,她依然选择现实,她要扇宁冰一个响亮的耳光——谁说自己没的选?真正没的选的人是宁冰!


自霓裳阁开业以来,全国各地的旅游团、自由行纷至沓来,景区各个门口不得不加大人手维持秩序,随着观光人数的暴增,问题也接踵而来,让宁冰很是头疼,幸好有公关达人Aniva为她坐镇,化解好几次危机。

顺水推舟,宁冰邀请Aniva在她公司负责公司的整个公关业务,Aniva欣然答应。

最让人头疼的公关业有高手负责后,宁冰深思熟虑准备开启第二轮的拓疆大业,三个月后,宁氏集团于象山脚下再开发一片人工湖,连通明园,规划出一片休闲度假地。

忙忙碌碌间,夏天的步伐悄悄来临,度假地已开始按部就班进入施工期。暑假的到来,使得明园山庄人头攒动,俯视一群群青春活力的学生兴致盎然地走东跑西,御马射箭,挑染起宁冰一丝少年人的血气方刚来。

她想赵清檬也该放假了吧?几个月没有联系赵清檬,那个女人竟也就没再联系自己!宁冰自嘲地笑了笑——总是热脸贴冷屁股。堂堂宁氏总裁不过是只可怜虫。


“进来。”宁冰眯着眼,眼皮也没抬一下,“什么事?”

从静飞做宁冰的助理快有一年了,从原先的忐忑不安,到现在的从容不迫,蜕变在她身上显得快速而让人惊艳:“宁总……”

不过,这次的汇报让从静飞显得有些无所适从,她不确定总裁是否想听到这样的消息,可她知道,那个女人对总裁来说,是非同寻常的。

犹豫再三,在宁冰即将发脾气时,她口齿清晰地回复道:“宁总,A大赵教授明天正午将在辉宏酒家举办复婚典礼。”从静飞一口气将排练许久的话一字不差地说出来,背上都出冷汗了。

从静飞不敢抬头,只稍稍瞟了一眼,发现看见宁总的眼皮跳动了一下,脸色僵硬下来,随即恢复平静,她赶紧低头听指示。

“怎么,她是你朋友,你要去参加?”

“不不,我…医院在酒店不远处,我带弟弟复诊路过时凑巧看到的。”

“呵呵”不带一丝笑意的两个字让从静飞心里直打鼓,她干嘛自作聪明,自找死路啊!感受着办公室静谧、诡异的氛围,冷气吹在身上激起层层鸡皮。从静飞下意识往柜子看去,咽了口口水,宁总暴虐的手段,她可是领教过的!


突然闯入的Aniva打破了僵局,她挑挑眉,双手环胸:“这是怎么了?”

宁冰慵懒地展开双臂,站起身,打了个哈欠,慢条斯理地戴上眼镜:“事情都处理好了?”

“当然!我出马,什么麻烦事解决不了?!”工作中的Aniva就是那么自信!

这让一旁的从静飞对这个空降的公关经理刮目相看。她和所有人一样对Aniva颇为不服,后来Aniva完美处理了几次意外事故,才算在公司站稳脚跟。

这次闹事的是几个不好对付的野蛮人,在明园骑马时受了点伤就狮子大开口,光脚的不怕穿鞋,比之前几次要更难缠些,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快就处理好了。

宁冰颇为满意:“很好。”她用手轻轻抚摸右耳的蓝宝石耳钉,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若素,你为公司尽心尽力,摆平一切的麻烦事,希望有朝一日,作为朋友,你也能为我摆平一些麻烦事。”

Aniva中文名安若素,但很少会有人那么叫她,要么Aniva,要么安姐,当宁冰叫她若素时,她全身上下的五藏六府都抖动了一下,不详的预感让她害怕,不过还是点头应下了。


辉宏酒家二楼梅香厅,三桌人正喜气洋洋地举杯庆贺,说着破镜重圆、苦尽甘来之类的祝福词祝贺旧人复婚。

莫文斌脸上挂着失而复得的笑,赵父赵母脸上挂着女儿改邪归正后欣慰的笑,赵清檬脸上也挂着寡淡却发自内心的微笑。

还有那个让人厌恶的小孩,脸上挂着肆无忌惮的灿烂笑容,莫小只一手牵着母亲,一手牵着父亲,“小只要吃虾仁!”、“小只要喝可乐!”

小屁孩每个举动都在宣告天下——今天我是最幸福的人,从今往后我都将是最幸福的人!看到门口的不速之客时,莫小只更是笑得挑衅,雄赳赳、气昂昂地嚷道:“坏女人!”没有害怕,没有怯懦,满满的有恃无恐、理直气壮。

宁冰死死盯着匆莫小只,而后阴沉着脸,迅速向她走去,强大的气场顿时就把小孩吓坏了,她一个劲往母亲身后躲,莫文斌挺身上前,喝道:“你干什么?”

真是护犊心切的好父亲,宁冰看了看站在莫文斌身后的那对母女,赵清檬对自己的到来毫不在乎,正全身心地安慰着女儿——多恩爱的一家人啊!自己算什么?

宁冰一直盯着那对母女,可赵清檬却吝啬的连一个眼神也不愿给。这次的复婚看来是郎情妾意、两厢情愿的了。也是,按照赵清檬的性子,怎么肯委屈了自己?终究是宁冰自作多情了。

此时此刻,无声胜有声,所有人都屏息观望着这位气势汹汹的不速之客到底意欲何为?宁冰却如泄气的皮球般回转身,悄无声息地来,悄无声息地走,没留一丝痕迹。

赵清檬在窗口看到宁冰的车静静停着,迟迟没动,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她想下去,忍住不看宁冰一眼,可忍不住还是感受到了她浓浓的气息。

莫文斌在她耳边轻声提醒:“现实点,我们才是夫妻,我会永远爱你。”

轻轻握住她的手让赵清檬深吸一口气,更加坚定自己的决定,她在心里勾勒着丈夫的眉眼——这个人才是她一生的伴侣!


有没有人看 吱一声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