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匹诺曹

作者:陆饮溪
更新时间:2018-03-03 16:18
点击:508
章节字数:39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天两人从超市出来的时候,正商量着中午吃红酒鸡翅还是可乐鸡翅,陆愿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超市的门口人很多,有点嘈杂,她对高荟荟说是工作的事,然后走到旁边讲电话。陆愿站在玻璃幕墙前,回头看高荟荟,高荟荟提着购物袋看着她,立在来往的人流中。陆愿近视,没戴眼镜看不清她的表情,可能是在发呆,可能是在不高兴。陆愿握着手机走到高荟荟面前,高荟荟善解人意的微笑了一下,道:“回家换衣服吧。”陆愿摸了摸她的头发。

公寓离超市不远,两人步行回家。陆愿飞快地换了裙子,套上高跟鞋就出门,出了电梯才发现忘拿化妆包,连忙又回去拿。回家却看到高荟荟不在客厅也不在卧室,而是站在阳台上打电话,旁边的洗衣机“隆隆”地响着。陆愿拿了化妆包,并不急着走,看了一会高荟荟的背影,见她始终没有发现她,手里的手机又振动了起来,才转身离开。

陆愿赶到餐厅的时候,一个混血女孩子远远地就朝她招手,她有点迟疑地顿了一下,仍旧走过去。旁边的外国男人正在看菜单,发现身边女孩的动作后,也抬起头来挥手示意。

“妈妈!”在陆愿靠近餐桌时,五岁的小女孩跳下椅子跑过去抱住了陆愿。陆愿笑着半蹲下来,摸着女孩的头温柔地说:“晶晶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

“漂亮。妈妈最漂亮。”女孩头发微卷,眼睛是和陆愿一样的棕色,头发上别着粉色的蝴蝶结发卡,穿着迪士尼动画片里那样的公主裙,陆愿对爱德华的品味有点哭笑不得,牵起晶晶的小手走到座位旁,然后把晶晶抱到自己旁边的座位上。

“周末怎么还穿的这么职业?”爱德华用英语问道。

“骗她说公司有事。”陆愿用英语回答,“你们怎么突然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订好酒店了吗?”

“就在旁边的酒店。Crystal最近放假,带她来中国旅游。小家伙非要说给你个惊喜,所以就没告诉你。”

晶晶攥着陆愿的手指,眼睛亮晶晶的,期待地看着陆愿说:“老师说,给爸爸妈妈一个surprise,爸爸妈妈就会开心。我在家给爸爸和叔叔准备了画册惊喜,给妈妈晶晶。”

“晶晶最乖了,妈妈很开心。”陆愿亲了亲晶晶的脸颊,回头问:“这次待几天?”

“就待两天。”

“Steve没跟来?”

“叔叔去厕所了。”陆晶抢着回答。陆愿摸了摸她的头。

“不等那家伙了,我们先点餐吧。”爱德华笑笑,把菜单递给陆愿。

陆愿接过菜单,一边看一边同陆晶说话。两个人说说笑笑,陆愿点什么都要先问一下小陆晶,陆晶很少吃中餐,所以犹豫不决,托着腮问东问西。点完餐后,Steve也回来了,他是个身量比Edward小的德国人,有一双总是很快活的灰蓝色的眼睛,和陆愿打完招呼后就坐到了Edward旁边。陆愿看着他们争执选哪瓶酒的场面笑了笑,继续和陆晶聊起她在学校的事。

午餐花了两个多小时,分别的时候,小陆晶牵着陆愿的手依依不舍,约定了明天一起去看大熊猫,又抱着陆愿磨蹭了好久,才肯和Edward两人离开去游乐园玩。

陆愿开车漫无目的地走,绕了半个城市忽然发现开到了高荟荟爱吃的那家甜品店,于是进店选了两款蛋糕。望着城市的几何云出神了一会,将车开向公司。

办公室里助理已经把文件整理好了,放在桌子上。她把其中一只水果蛋糕给助理,让她分给加班的同事们,又坐在椅子前发了会呆,抱着咖啡杯去茶水间,没想到新来的实习编辑张意箐也在里面。因为是周末,张意箐穿了紫色连衣裙,化淡妆,耳边摇晃着水晶坠子。不笑的时候眉眼清冷,微笑起来倒是妩媚。陆愿对张意箐点点头,张意箐拿着蛋糕碟,愣了一下才道:“主编好。”

陆愿道:“别加班到太晚,没什么事就先回去休息吧。”张意箐咬着勺子点头。

咖啡机工作起来,张意箐主动搭话道:“蛋糕很好吃,大家都很感谢主编。”

陆愿看过来:“你也觉得好吃?”

也?张意箐想起高荟荟,想起两人上次的约谈。虽然陆愿什么都没说,但是张意箐大概能猜到高荟荟现在是她的恋人。正不知怎样作答,又听陆愿道:“他们如何?”他们?张意箐眨眨眼,陆愿补充道:“陈崇显,你知道的吧。”

高荟荟的前男友,她是知道的。张意箐想起早上收到高荟荟的短信,问她是否只说了她们在大学的事,又叮嘱绝对不能透露复读的事情,但是没说不能说陈崇显的事情。于是她点点头,道:“知道一些。我和荟荟大四实习时,才在一起。她和那位陈先生在一起大约两年。分手是因为毕业的压力。”

陆愿关掉咖啡机,倒出咖啡,说:“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毕业后去了芝加哥读博,不过好像最近回来了。”张意箐看陆愿有些出神,出声叫“陆主编”。

陆愿端起杯子,微笑道:“不用客气,私下叫我陆愿就好。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些。”

张意箐张了张嘴唇,看着陆愿的背影犹疑道:“主编——陆愿,你——你的杯盖忘了拿。”陆愿转过身来,张意箐望着她完美的平静,忽然产生了一种类似愧疚的同情。陆愿拿起杯盖对她缓缓微笑,像是冰面下的一条小鱼隔着透明的冰面看着外面的世界。


高荟荟删掉张意箐的短信,望着天花板。她大概知道陆愿有点生气了。可是她生什么气呢,她是怪她不告诉她张意箐的事,还是怪她不告诉她陈崇显的事?或者,是现在的事她知道了什么?

她肯定知道了什么,但她怎么会沉住气不说?

有时在半夜醒来去洗手间,她会看到陆愿靠在阳台上吸烟,十分寂寞地看星星。虽然因为城市的光污染,天上很少有什么星星。

她叫她的时候,她就把烟掐灭在兰草下面那只不起眼的烟灰缸,慢吞吞走回来。高荟荟陷在柔软的被子里,用朦胧的睡眼看过去,在橘色的壁灯里她的影子是一只摇摇晃晃的灯笼,朦胧地摇晃在她的眼睛里。

高荟荟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明明早起时,她嗅不到陆愿身上的烟味。直到后来她在陆愿衣柜里看到了一件同款的睡衣,睡衣上宝格丽大吉岭茶的香水混着淡淡的烟草味。

“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

高荟荟睁开眼,看到提着蛋糕的陆愿。陆愿把手从她额头上拿开,把蛋糕放在桌子上去开灯,又去给她倒水。高荟荟沉默地望着陆愿好一会儿,当梅子茶放在面前时,她从沙发缝里捞出手机看看时间,原来已经五点半了。没想到自己睡了那么久,高荟荟抱着抱枕,垂着眼皮,慢慢地喝梅子茶。

陆愿坐在她对面,看了看桌上剩下的全家桶,鸡米花撒了半桌子,皱眉问:“还饿吗?”

“今天买的什么蛋糕?”

“芒果蛋糕,多放了起司。”

“吃蛋糕就好了。”高荟荟歪着脑袋看陆愿,说:“累了吧。先去换衣服。”

陆愿不动。

高荟荟幽幽地看着陆愿,慢慢坐直了,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有话对你说。”

“你有什么话?”说完后又道:“别说了,我去切蛋糕。”

“刚才我做个了梦。”高荟荟说。陆愿停止动作,看着她。

“我梦见你去念书飞回国来看我那次,也是唯一一次。我们除了寒暑假根本见不了面,飞机票那么贵,我猜你又跑去打工了,可是我不忍心问你,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说。那是圣诞节,当你突然出现,我还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

“你还记得吗?你那天围着藏蓝色的羊毛围巾。还不会化妆,天天赶论文黑眼圈那么明显。你戴着粉红色的手套。那条围巾真的很厚,我想去亲你,却沾了一嘴的羊毛,你还笑我。你的口红是甜的。”

陆愿记得那条藏蓝色的羊毛围巾,颜色像是最深的海水,就像她们隔着的太平洋。

“我今天的口红也是甜的。”陆愿坐到高荟荟旁边,珍惜地捧住她的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听夙
听夙 在 2017/12/06 23:44 发表

?等下回分解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