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可追

作者:陆饮溪
更新时间:2018-03-03 16:18
点击:874
章节字数:60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陆愿下班回家的时候,看到公寓楼下白玉兰的叶子掉了好几片,忽然意识到秋天来了。

她把几片叶子捡回了家,进门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忙着做晚餐,而是用清水把几片叶子洗掉灰尘,擦干净后放在起居室的阳台上晾晒。夕阳的光从大玻璃窗透进来,照在阳台的绿色植株和屋内的书柜上,书不算是很多,摆放的很整齐。长书桌上的书放得就乱了,《霍乱时期的爱情》上扣放着一本看了一半的言情小说,文房四宝旁边立着一个手办。书桌前放着两把椅子,椅子用波西米亚的印花装饰,四边垂着短流苏,椅背上靠着的是仓鼠抱枕。

陆愿把书收好,把手办放回储物柜,储物柜里都是奇奇怪怪的收藏,大多是动漫的周边,也有敦煌飞天仙女的木雕和镂空的瓷花瓶。

陆愿在餐厅倒了一杯咖啡,在书桌前椅子上坐了一会,就去把阳台的叶子收了回来。这几枚白玉兰的叶子仍是绿的,背面能看出干枯了,叶子边缘的光泽带着衰老。她高中时代的宿舍楼前就种着一排有些年份的白玉兰树。玉兰花开花时藏在繁茂的叶子里,它们含蓄地掩着洁白的面庞。她很喜欢那种叶子,喜欢在叶子上题字。

那时,高荟荟坐在她的后桌,她把写的第一片叶子送给了她。今天语文课学过的内容,只是一句,《琵琶行》中的“枫叶荻花秋瑟瑟”。高荟荟很喜欢,央求她再写。其实陆愿写的字并不很好看,平庸的秀气里提钩带着一点点凌厉,但是之后她的字越写越好。没事的时候她会写字帖,钢笔字和毛笔字都在进步,因为这种叶子最好就是用细的羊毫笔来写。

陆愿拿着钢笔出神了片刻,提笔写“沧海难为水”,写完后自嘲地笑笑,把它撕碎了扔进垃圾桶,树叶上的墨水还没有干,所以陆愿手上染了不少黑色。但她浑不在意,喝掉了咖啡,百无聊赖地写剩下的叶子。夕阳的光让叶子染上了金色的色彩,钢笔的笔尖亮晶晶地反射着一点光芒,陆愿穿棕色的毛衣,就像一片深秋的落叶。


高荟荟走进楼梯时才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衣领上蹭到的口红,出了楼梯后便在门口犹豫着,因为这口红偏偏该死的擦不掉。家里那个小女人最是眼尖,她怕会被她发现。她们两个都不用紫色,那颜色总得肤色白皙的人涂了才好看,比如下午陪客户时遇见的那个叫玛姬的姑娘。她来敬酒时,高荟荟就招架不太住。玛姬带着笑,那笑容就和蜜糖一样,甜得发腻,紫色的嘴唇吐出蛊惑的话语。那声音黏在耳边,她说:“高小姐,你没醉的。再来一杯吧。”

可她确实醉了,心里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醉了。她在那双眼睛里浮浮沉沉,几乎溺亡。最后终究是摆脱了她的纠缠,她恍恍惚惚听见什么声音说,“传闻高荟荟喜欢女人,看来是假的罢。”余光里又看见一个男人向她走过来,模糊的视线,模糊的脸。

“不进去,站在门口做什么?”一双手拿着钥匙伸到面前去开门。

高荟荟没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吓了一跳,拨了一下头发,回头看到穿着睡衣的陆愿。她已经卸了妆,手里提着超市便利袋,里面装着两袋米醋。

高荟荟先进门,道:“家里的醋又用完了吗?”

“恩,今天下班早,想烧糖醋排骨,才发现用完了。”陆愿丢掉钥匙看了她一眼,“一身子酒味,又喝多了?”

高荟荟从后面抱了抱陆愿,亲了亲她的耳朵才去换拖鞋,道:“有一点难受。”

“今天这条衬衣裙好看。”陆愿称赞道,“难得还见手残画了个好看的妆。可以找你的小情人约会了。”

高荟荟觉得自己手指有点僵硬,高跟鞋的暗扣解了两次才解开。她低着头换鞋,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脑袋涌去,“嗡嗡”的响。“又瞎想!”高荟荟抬高了声音,尽量让自己声音变得自然,听上去是理所当然的不满。可是她却看到自己的手抖了起来。

“我说小单啊。”陆愿嗤笑了一声,“小单看你今天的妆肯定给你点赞。等会要不要和她视频炫耀一下。”

“有点累了。”高荟荟低着头,喃喃道。

“累了就先去换衣服吧。”

陆愿摸了摸她的头发,进了厨房,准备做糖醋排骨。在抽油烟机轰轰的响声中,高荟荟听到她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对了梅子茶热一热再喝,别回头又嚷着胃难受。”

高荟荟回卧室去换衣服,拿着换下来的衬衣裙进了浴室,倚着浴室门发了一会呆,把裙上的的口红痕迹洗掉扔进洗衣筒。拿起手机翻了翻,删了几条信息,才走了出去。

她打开冰箱却没有找到梅子茶,突然想起梅子茶在上个月吵架时喝完了。站在冰箱前怔了几秒,拿出牛奶去厨房加热。

陆愿忙碌中看了她一眼,以及她手中的牛奶,眼神闪烁了一下,神色如常道:“今天忘了买梅子茶。”

高荟荟看她穿卡通主题的围裙,微笑了一下,说:“明天周末一起去逛街吧。还想吃上次的乌冬面。”

“敏之说那家日本茶店的柚子抹茶好喝,可以试试。”

“你想喝牛奶吗?给你热一份。”

“不了,还煮了粥,你也不要喝多了,等会还要吃饭。”

高荟荟煮好了牛奶,在氤氲的热雾里点点头。


“对了,今天办公室新来了一个女孩。”饭桌上,陆愿慢条斯理地咬着排骨说,“我看了她简历,正好和你本科在同一所学校,还是同一届。”

高荟荟道:“你不会因为这个就收下了她吧。”

“差不多,你认识。”

“什么名字?”

“张意箐。和你一个系的。”

高荟荟的筷子停了,陆愿仍旧咬着排骨,在餐桌对面望着她。荟荟夹了两次夹到一块排骨,放进碗里,却不吃,抬头道:“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什么?”

“你没问她?你没调查过我?”高荟荟有点沉不住气。

“我应该知道什么。”陆愿平静道。

高荟荟语塞,怀疑的看着陆愿,或者她是想试探她?她说不准。

“我和她在一起过。”高荟荟主动摊牌。陆愿点点头:“小姑娘挺勤快的。”高荟荟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刚刚想好的一肚子话,在陆愿吐出来的这句话前化为乌有。

陆愿笑了笑,给她夹了块排骨,说:“我不会为难她的,不是什么大事,都过去了。”高荟荟松了口气,陆愿一向大方,但有时候还是挺小气的。但忽然又反应过来,道:“你还是调查了!”

“听张小姐讲了个大学时的故事而已。”陆愿拿筷子虚指排骨道,“不吃还要我喂你吗?”

高荟荟放松了一点,觉得张意箐会拿捏好分寸的。她看了眼陆愿筷子边的排骨,虽然平时一定会凑过去,但今天还是选择了抱着碗默默吃。

都过去了,陆愿在心里说着又给高荟荟夹了块排骨,过去了便是“知来者之可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