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部分

作者:泠花潘刹悠
更新时间:2017-11-27 23:58
点击:483
章节字数:59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欧诺拉大人还是不肯出来吗?”

凯迪丝询问着在欧诺拉房间门口执勤的女仆,女仆恐惧的摇了摇头。

“真是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凯迪丝抬了下眼镜,埋怨的说道。

“这下子可不光是要让她写关于侵入者的反省报告了,要连同伤了欧诺拉大人的心的份一起给她算上呢……”


在离开下水道后,欧诺拉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然后用魔力设置了绝对不可侵犯的结界,使得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其房间。

一般来说,欧诺拉发脾气的反应是大吵大闹和到处乱跑,像现在这样一言不发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情况,是只有在她真正非常伤心连发脾气都没心思做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反应。


“啊,怎么办呢……”

城壁上,阿兰娜一个人坐于城墙,把脑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烦恼着。

『先不管艾米丽那边的事,现在要怎么才能安慰欧诺拉呢……』

『不说那个根本无法突破的结界……』

『我就连那孩子为什么会突然那么伤心的理由都搞不清楚,真是,恋人失格呢……』


“汝在这里啊。”

忽然,从城中传来了一个十分年幼的声音,阿兰娜瞬间就明白了来者是谁,随之连忙抱起自己的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恭敬的单膝跪地。

一个金发的幼女出现在了阿兰娜眼前,其面容跟欧诺拉有几分相似,而她脸上的神情几乎比欧诺拉还要成熟,周身也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气场。


这个幼女,即是这个魔王城的主人,欧诺拉的母亲,魔王·泽诺亚。


“失礼了,泽诺亚大人。”

“没关系,不必多礼,起来吧。”

得到泽诺亚的允许,阿兰娜才终于起身。

“今日吾只是以欧诺拉的母亲的身份跟汝对话,所以不必拘束。”

“是,不过您为何……”

按照阿兰娜以往的认识,除了公事以外,泽诺亚几乎不会出现在众人眼前,更不会插手有关阿兰娜和欧诺拉两人感情的事。

“这次欧诺拉的别扭可非同一般呢,将整个房间完全布置下了绝对不可侵犯结界,汝也应该束手无策了吧。”

“是的,正如您所说。”

“这个魔王城里,能打破那个结界的只有吾,所以如果吾不来的话,汝是不用想着能见到欧诺拉了。”

“这样啊,那真是谢谢您了。”

“不过……”

泽诺亚突然话锋一转。

“汝真是个了不起的家伙。”

“欸?”

一瞬间,阿兰娜还以为要被泽诺亚给骂了。

“能够被从来没重视过任何东西的欧诺拉重视到这种地步,汝身上到底是有何吾发现不了的奇妙的东西呢?”

“哈……”

“身为那孩子的母亲,虽然吾可能并不算是合格,但是吾还是明白,她有何等的重视汝。”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在和汝成为恋人之后,她就连发脾气的频率都高了很多。”

“哈…嗯?”

“不能理解吗?如果她不重视汝的话,是不会只为了汝而发那么多次脾气的。”

“是吗……原来如此啊……”

虽然不是才感觉到,但确实对欧诺拉来说发脾气可能也正是一种独特的表达爱意的方式。


“嘛,总之,吾会给与汝打破突破那个结界的力量,但作为交换,汝也要与吾定下一个约定。”

“是什么呢,泽诺亚大人?”

“在明日的太阳升起之前,汝必须要让欧诺拉的情绪恢复正常,不然的话——”

“吾就要拿走汝的首级了哦。”

对无头骑士来说,这还真是不可能不回避的惩罚呢,阿兰娜苦笑道。

“好的,我与您约定——”

“一定在日出前,解决这一切。”



——————————


与女骑士分别了的几天之后,欧诺拉就遇上了来寻找自己的母亲。

“汝这一月都去哪了?”

母亲并没有责怪她,只是习以为常的问了这个问题,欧诺拉也随意的如实回答,当然隐瞒其中了自己是被监禁的事实与那个女骑士的事。  

“啊,那里啊,那真是算汝走的巧呢。”

“嗯,什么意思?那里在今日被斩首军团给攻击了呢,虽然以汝的实力就算在那里应该也没问题,但果然还是没被牵扯进去比较幸运啊。”

“喂!等等,为什么突然跑出去啊?难道汝刚回来就又要离家出走了?”


听了母亲的话后,欧诺拉瞬间近乎本能的朝女骑士所在城镇的方向跑了出去,就连明明使用传送魔法会更快这种基本的事情都一时间忘得一干二净。

她当时脑中唯一所能想的是哪怕只快一刻也好,要更快的前往女骑士的身边。



就算在无间断的连续使用传送魔法的情况下,欧诺拉还是花了以她自己的体感而言相当多的时间才到达了目的地的城镇。

在她达到的时候,城镇已经是一片狼藉,能见到的只有在镇口的几个还没来得及逃走的平民。

欧诺拉逼近其中一个向他提问。


“这里的骑士团团长呢!?”

“哈!?说起来,你是那个……”

“我是问在你这里的骑士团团长在哪里啊!?”

“你是说阿兰娜?估计早死了吧。”

“什……”

欧诺拉抓起这个平民的衣领。

“你说什么——!!”

欧诺拉的力气几乎让这个家伙无法呼吸。


“喂!别拿那家伙撒气啊!”

周围的其他平民也一块凑了过来,是因为刚经历过近乎必死的情况已经让他们忘记恐惧了吗,他们的话语完全口无遮拦。

“说到底不就是因为你吗!”

“我?”

平民们的开始把矛头指向欧诺拉。

“就是因为跟你扯上关系,我们才会叫不到援军的!”

“没错没错!”

“如果你没有来的话,我们才不会像现在这样呢!”

“说到底也是阿兰娜那家伙不好,居然选择庇护你,结果连累我们一块变得这副惨样!”

“阿兰娜大人也是被连累的啊!错的都是这家伙啊!说白了这场战争也是你这家伙挑起来的吧!”

毫无逻辑,也毫无根据,平民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单方面的指责着欧诺拉。


“……闭嘴”

“你们……”

“全都给我……”

“闭嘴!!!”

终于忍无可忍的欧诺拉,其身体中爆发中大量的魔力,将周围数人的平民在瞬间消灭的一干二净。


“……哈……”

“阿兰娜……”

这时欧诺拉终于知道了女骑士的名字,两人原本约定要在下次相见时再互相报上姓名的……



当欧诺拉再度往前,到达不久前还是战场的地方时,所见到的则是无数的尸体。

魔族和人类的都有,而人类的尸体全部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均被斩去了头颅。

这些无首的尸体当中,是否也有阿兰娜呢……欧诺拉完全不敢去想象。


“嗯,怎么这里还有个小姑娘啊?”

欧诺拉向声音看去,发现是个规模大概在数百人的魔族军团,应该是在打扫战场。

“等等,大哥,仔细看一下,她好像不是人类是魔族啊。”

“嗯,确实,不过就算她是魔族又为什么会在这……”

欧诺拉对他们的话完全没兴趣,只想从他们嘴中知道一些事实。

“你们有杀死过一个橘红色头发的女骑士团长吗?”

“哈?”

“回答我!”

“嗯……这个问题,杀的人太多了,我根本想不起来了啊……”

“等等,大哥,我记得,那个女骑士团长可厉害了,临死还捅了老八一枪呢!”

“喔!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就是在她捅死老八的时候我用斧子把她的头砍下来了!”

“对对对!我也想起来了!”

“……那就是说,是你,杀了她?”

“没错!”

“…………!!!”

欧诺拉的身体中逐渐开始溢出超规格外的魔力与难以置信的杀气。


“嗯?怎,怎么可能……”

“这,这是,支配者级的……”

军团全员都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魔族女性,居然有着支配者级的力量。

“你们全部,都给我去死吧——!!!”



在轻松的消灭掉军团后,欧诺拉因为过度的情绪爆发而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然后,不顾一切的痛哭了起来。

『为什么就这么轻易的死了!』

『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死了!』

『你明明还和我约定一定会再见面的呢!』

欧诺拉哭着,拼尽全力的哭着,那是比有生以来任何一次哭泣都要悲伤得多的痛哭。


“真是的,让吾好找呢。”

这时,母亲·泽诺亚再度出现在了欧诺拉眼前。

“干嘛哭得这么伤心,这可比汝之前任何一次都哭得要夸张啊。”

“母…母亲大人——!”

欧诺拉抱住来到自己身边的母亲那幼小的身体,哭声变得更加严重。

“好了好了,虽然吾不知道是怎么了,但现在,汝就把一切的悲伤都发泄出来吧……”

温柔的抚摸着欧诺拉的头,母亲全力的安慰着自己的女儿。


在那之后,过了足足一小时,欧诺拉才终于开始逐渐止住哭声。

“稍微平静点了吗?”

泽诺亚问道,欧诺拉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么,能说说汝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了吗?”

“……在那之前,我有想拜托母亲大人的事。”

泽诺亚心里不禁一惊,在她的记忆里欧诺拉从来没有这么正式的向她请求过。

“什么?”

“我想让母亲大人消灭掉斩首军团。”

“这样啊,吾明白了,现在就做。”

完全不问理由,泽诺亚立刻开始实现女儿的愿望。

“凯迪丝。”

泽诺亚用魔法联络上帮自己主管一切事项的凯迪丝。

“现在就集结部队去消灭掉斩首军团,要让全部的成员一个都不剩的消失在世界上,明白了吗?那就这样。”

“好了,接下来就只要等着就行了,还有其他的事吗?”

泽诺亚明白女儿的请求不会只有一件。


“另一件事……”

“母亲大人,您能帮我复活一个人吗?”

又是超出泽诺亚预想的话,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女儿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请求。


支配者阶级的魔族,具有着能够将其他种族转变为魔族的能力,当中有些佼佼者甚至还能让死者复苏,而泽诺亚就是拥有这种能力的魔王。


“复活谁?”

“阿兰娜…一个人类的女骑士……”

“也许不是不可以,但先说好,复活的前提是——”

“你要先找到那家伙的尸体哦。”



很快,欧诺拉和泽诺亚两人就来到了凡是被斩首军团袭击的地方一定会存在的地点——头颅之坑。

密密麻麻的的数万颗头颅被一齐丢在特意挖出来的大坑里,无论怎么看都实在是异常恐怖的景象。

只用斩首的方式杀人,并把在一场战斗中所杀的所有人的头颅都集中仍在一个地方的这种诡异习俗,正是这些家伙们被叫做斩首军团的原因。


“大概是,在这里吧,如果汝所说的人真的是被斩首军团所杀的话……”

“嗯……”

为了复活阿兰娜,一定要先找到她的尸体,最起码也要先找到她的头颅,泽诺亚如此告诉欧诺拉。

“不过,这么多的头颅,要找多久才能找到啊……!?”

在泽诺亚说话的时候,欧诺拉已经跳入了坑中,自己到处翻找了起来。

“喂!汝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吾会召唤出使魔和召唤兽帮你找的!”

“谢谢,母亲大人!但是我自己也一定必须要找不可!”

“那汝也最起码告诉吾,那个要找的人长什么样吧!”

“橘红色头发的女性!脑后有着长长的马尾辫!”


二人连同近百体的召唤兽和使魔一块翻找了数个小时,确认了最起码超过两万个头颅,但还是没找到阿兰娜的那个。

“汝也稍微休息一下吧,欧诺拉。”

泽诺亚关心的说着,连她都开始觉得心累,召唤兽和使魔们也都早就对重复的无用功而感到烦躁不堪,唯独只有欧诺拉还是跟最开始一样保持着百分之三百的干劲。

“不要!”

就算只早一刻也好,欧诺拉全力的寻找着阿兰娜的头颅,她现在脑中已经除了要快点与阿兰娜相见以外,什么都思考不了了——


“!?”

终于,欧诺拉找到了。

橘红色的头发看起来仍是那么鲜艳,紧闭着双眼的表情中丝毫没有愤怒或恐惧之色,嘴角甚至都还带着其一贯的微笑,这个,绝对不会错——

就是阿兰娜的头颅。


“母亲大人,我找到了!”



“那么,汝确定这就是汝要复活的那家伙的头对吧。”

欧诺拉紧紧的抱着阿兰娜的头,宛如那是她最重要的宝物一般。

“是的,绝对不会错。”

“好,那吾这就开始复活她,但,在那之前还有要说的。”

泽诺亚语气严肃的对欧诺拉说着。

“首先,复活是不可能百分百成功的,尤其是她已经死了算是很长时间了,汝要做好失败的情况下的心理准备。”

“……是,这点我明白。”

本身欧诺拉就已经接受了阿兰娜已死的这个事实,拜托母亲进行复活不过像是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不尝试一次就不甘心的行为罢了。

“还有,如果吾复活了她的话,就一定会将其变成魔族,这点,也没关系吧。”


变成魔族?

这点是欧诺拉先前没想过的东西,她一直在想的只有要复活阿兰娜,阿兰娜复活后必然会变成魔族这点,她却从来就没考虑过。

自己可以替阿兰娜做这个决定吗?毕竟魔族和人类一直互相仇恨,虽然阿兰娜并没有对魔族表现过明显的反感,但就这么让她成为魔族她能接受吗?而且复活后,一直以来都做为人类生存着的她,真的能并且愿意融入魔族的生活吗?

这些问题,欧诺拉一个也没有思考过。


“所以说,可以吗?”

泽诺亚看着呆住的女儿,担心的又问了一次。

“………………嗯,没关系。”

在经过良久的沉默后,欧诺拉终于以微小的声音给与了肯定的答复。


“……那么,就开始吧。”

泽诺亚开始构建术式,将自己的庞大魔力注入阿兰娜的头颅的同时,用术式唤回已经不知在何处的阿兰娜的灵魂。


『对不起,擅自替你做了这个决定,但是,拜托了,再度睁开眼睛吧!』

在闪出耀眼光芒的魔法阵中,欧诺拉用两手捧住阿兰娜的头,眼中的泪水不住的掉在阿兰娜的脸上。

『求求你,睁开眼睛吧!就算在那之后,你不会留在我身边也好!』

术式临近结束,但阿兰娜还是没有复活的迹象。

『以后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啦!就算要我把自己的生命给你也行!所以,求求你快点睁开眼睛吧!』


魔法阵的光芒一齐的消失了。

术式结束,然后——


“…………嗯……”

欧诺拉手中的头颅,开始有了活动的迹象。

“……啊?”

紧闭着的双眼终于睁开,虽然那已经从欧诺拉记忆中的颜色转变成了魔族的红色,但,其确实是睁开了。

“这里……是梦?”

欧诺拉的泪水继续滴落在阿兰娜的脸上,不过那泪水的意义已经截然不同了。


“才不是……梦哦……笨蛋……”

欧诺拉一如记忆中的话语好像让阿兰娜瞬间清醒了不少。

“啊,是你啊。”

“如约定一样的,再见面了呢。”

“那,我是阿兰娜,你是?”

好像一下子就什么都接受了似的,阿兰娜的嘴角再度浮现出几乎一直存于脸上的微笑,如同没事人一样的跟欧诺拉自我介绍了起来。

“欧诺拉……给我好好记住了……以后永远也…都不准忘掉哦……”

欧诺拉哽咽的说着,脸上也勉强挤出一个不知如何形容的笑容。

“欧诺拉吗,真是个很好的名字呢。”

“阿兰娜……哼…真是个很烂的名字呢……”

“欸?是这样吗?”

“当然…简直蠢爆了…这种名字……”

欧诺拉重新不坦率起来,这也意味着她确实回到了正常状态。


“好了好了,感动的再会先到此为止,吾等还要再去找这家伙的身体呢。”

“嗯?你是谁啊,跟欧诺拉长得很像呢……说起身体,为什么我现在好像没有头部以外的感觉呢……”

“蠢货!怎么才注意到吗!”

“因为刚刚才想起来啊……说起来现在我是只有头吗,那么,身体又到底在……”

“所以现在就是要去找啊!白痴!你只要好好闭上嘴跟着就行了!”

“跟着什么的……在被你拿着的现在我也没办法不跟着吧……”


这就是,身为『魔族』的阿兰娜的开始。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