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部分

作者:泠花潘刹悠
更新时间:2017-11-27 23:58
点击:495
章节字数:75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深夜零点,欧诺拉的房间中。


欧诺拉还是在一个人独自抱着膝盖哭泣着。

『现在,那家伙应该是已经离开了吧……』

『这样就,好了吧。』

『对那家伙来说,这样,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但是,心中的疼痛完全无法止住,可恶!为什么会这么痛啊!明明,我早就应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才对……』

『算了……干脆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消失才好呢!没有了那家伙,一切对我来说,都根本已经没有意义了……』


在欧诺拉自暴自弃到快要厌世的程度的时候,房间里原本完美无缺的结界突然在瞬间消失了。


“!?”

房门被轻松的打开,阿兰娜以左手抱着头的状态进入房间。

“……切…”

欧诺拉咂舌,立即想使用传送魔法离开但在成功之前就被阿兰娜给抓住了。


“不要再逃了好吗,欧诺拉。”

阿兰娜用右手紧紧的抓住欧诺拉的手腕,这不单是物理层面上的行为,阿兰娜实际上是运用魔力把欧诺拉给『扯』住了,这种情况下欧诺拉无法使用传送魔法进行逃脱。

“是从母亲大人那里借来了力量吗……可恶!放开我!”

“不放,在跟你和好之前,我绝不放手。”

“……咳呃!”

欧诺拉又开始哭着咆哮起来。

“为什么又还来见我啊!你现在不是应该回去人类侧了才对吗!”

“我从来没说过我要回去人类那边啊,你为什么要固执的这么认为呢?”

“都说别再撒谎了!你难道还想说你是自愿成为魔族的吗!?”

“哈?”


欧诺拉现在的话语,不是平常闹别扭时候的那种不坦率的话语,而是确实是她的真实想法,阿兰娜隐约的如此感觉到。


“你是因为我擅自的决定才被迫成为的魔族!”

“成为魔族本来就不是你所愿意的!所以你也不可能真正接受魔族的生活!”

“因为我的任性强行做了你不愿意的事,你在心里应该一直很痛苦才对吧!”

“为了安慰我,也为回报母亲大人复活你的恩情,你才一直在跟我玩恋人游戏吧!”

“但这一切到如今已经都可以结束了!你已经自由了!现在就去做你真正想做的事吧!”


欧诺拉的话,让阿兰娜逐渐明白了什么。

『真是——何等温柔的孩子啊。』


欧诺拉一直以来都不想做会让阿兰娜不高兴或者阿兰娜不愿意的事。

比如在两人第一次离别的时候,她明明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强行留下来或者带走阿兰娜,却最终因为考虑到阿兰娜的想法而自己忍痛的离开。

可是,在将死去的阿兰娜复活为魔族这件事,她却并没有经过阿兰娜的同意。

因此在欧诺拉的心中,一直深深的认为,这件事是自己擅自的任性,是阿兰娜并不愿意的行为。

『阿兰娜只是为安慰自己以及报恩才勉强留在自己身边的,其实她心中一直都想回到人类那边,如果真的到了那时,自己绝对不可以挽留她,这也算是对自己的任性付出的代价。』

欧诺拉一定是一直在对自己这样说着。


『在和汝成为恋人之后,她就连发脾气的频率都高了很多。』

泽诺亚的话,又一次浮现在阿兰娜的脑海中。

欧诺拉发的那些脾气,不单是一种爱意的表达方式,也不单只是因为嫉妒心所引发的暴走,亦是掩饰自身负罪感的伪装,对阿兰娜迟早有一天会离开自己的这种不安想法的反复确认。


居然到现在才明白这些事,自己,究竟是何等的愚笨,何等的钝感啊……

阿兰娜不禁自责得想哭。


“所以说,你就快点——”

阿兰娜猛地用双手拥抱住了欧诺拉,并将自己的头举到欧诺拉的耳边。

“笨蛋。”

“什——”

“我最喜欢你了!”

告白,突如其来。

“比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要喜欢你!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啊!”

“……都说了,不用再说这种谎——”

“不是谎话哦。”

“…呐,欧诺拉,你知道我从做为人类出生到变成魔族至现在以来,最高兴,最幸福的一刻是什么时候吗?”

“……是什么?”

“就是当泽诺亚大人将我复活,我做为魔族重生时第一眼再见到你的那一刻哦。”

“!?”

“原本在我死时,最后脑中所想的,就是还没有完成再跟你见上一面的约定。”

“但是,当这个约定居然还是完成了的时候,我当时的心情,简直是无法形容的高兴呢。”

“然后,当我知道自己变成了魔族的时候,就更加的高兴了。”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了呢,不用去面对性别什么的,寿命什么的,种族什么的之类的无聊问题了。”

“而且,我也因此获得了能与你同等的能力……啊,也许达不到你的程度,但最起码不会像之前那样,再那么轻易的被杀掉了。”

“总而言之——”

阿兰娜将欧诺拉抱得更紧了一些。

“我,从内心深处对你让我成为魔族这件事而感到高兴,绝对没有因这件事而感到过痛苦,也绝对一次也没有责怪过你。”

“所以,你已经不用在内心中,为了此事而自责了哦。”


“不,不可能……”

欧诺拉还是继续哽咽的否定着。

“我不相信…不相信!”

“肯定,这也只是你为了安慰我才……”

“果然,只是这样没法让你相信吗?”

阿兰娜对欧诺拉的反应似乎并不意外。


“那,现在我就证明给你看吧,我绝对不会回归人类那边的,『证明』。”

阿兰娜站起身,也把欧诺拉一块强硬的拉了起来。

“证明?干嘛啊,你想?”

“我们一块去吧。”

“去哪?”

“去见艾米丽,让我们一起对我和人类的事做个了断吧!”



——————————


左手拿着自己的头颅,右手拽着欧诺拉的手腕,阿兰娜强行带着欧诺拉一块前往艾米丽所说的地点。


“放开我!放开我啊!”

欧诺拉不断的挣扎着,但阿兰娜完全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你到底在想什么!?难道说你还想带我一块回去人类侧吗?那是不可能的!你趁早死心吧!”

“…我说,欧诺拉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我明明说了这是去做和人类的了断啊。”

“而且其实我还隐约觉得这件事里有稍微有些奇怪的地方来着,为了艾米丽好也必须得去确认一下。”

“哈?你是说你果然还是觉得那女人比较好!?”

“不是指那个意思……”


以这样几乎走一路吵一路的状态,二者终于还是到达了约定的地点——

魔王城北侧的名为科科斯的小镇,这里是个主要居住者为人类,平均实力太弱,被普遍认为是个连消灭的价值都没有的城镇。


镇门前的一颗大树下,艾米丽果然如同自己所说的一样等在那里。

她在看到阿兰娜的身影的瞬间便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但,在仔细看清阿兰娜身边还有欧诺拉存在时,她的表情又随即凝固了。


“呀,艾米丽,这次我可是如约定一样的来了哦。”

“……可是我并没有叫您带上其他人一块来啊。”

“你暂且先别管这个,我来这只是为把之前没来及说完话说完的。”

“!?等等,你难道是想说……”

“我啊,已经不想再回到人类侧了。”

阿兰娜直接了当的回绝了艾米丽的愿望。


“然后呢,这孩子是——”

阿兰娜将欧诺拉拉到自己身前。

“我现在,也是从今往后,永远唯一的恋人。”

过于直白的表达,让欧诺拉瞬间脸红不已。

“在,在说什么啊你!”


“是吗……”

艾米丽一脸已经什么都明白了的表情。

“对不起啊,艾米丽,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果然还是想做为魔族和这孩子一块生活下去。”

“…嗯,我已经确实的明白了。”

艾米丽失落的点了点头,对她来说,是一度失去过又长时间追寻的,好不容易再度寻回的重要之人却拒绝了自己,一定是非常的受打击吧。

“还有,另一件事……”


阿兰娜忽然把身体转向别处。

“对不起,虽然现在说这个大概已经晚了,但看来果然是因为我的关系,让你也受到连累了呢。”

“欸?”

艾米丽不明白阿兰娜在说什么。

“还没有察觉到吗,空气中的杀气。”

阿兰娜的话语,让欧诺拉和艾米丽这才感觉到,直到刚才为止还很平静的镇中突然传来了一股流动的大量的人类气息。


大量的人类骑士从镇中冲出,其规模估计足以数千人,他们整齐有素的将三人瞬间团团包围了起来。


“怎么会,大家!?”

艾米丽对眼前远不在预想内的情况傻了眼。

“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团长!”

“您居然真的私通魔族……”

“叛徒!”

“哼!听说她本来就是一个私通魔族的家伙的部下,果然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骑士团七嘴八舌的一齐指责起艾米丽,艾米丽则完全不知所措,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

“不是的,我只是……”

“不用狡辩了,你居然想把敌对的魔族带进我方,这是明明白白的叛变行为!”

“最开始竟然还以什么打探情报的名义去与魔族接头,害得我们死了好几个兄弟!”


“啊啊……”

阿兰娜看着骑士们,作呕的笑了笑。

“看吧,艾米丽,果然对魔族友善的人类国家是不可能存在的呢。”

放开抓着欧诺拉的手,阿兰娜朝骑士们走去。

“人类真的很丑陋呢,虽然那是因弱小而不得不存在的自卫本能,但我还是不喜欢这种过度的猜疑心,哪怕那是为了在这个世界活下来所必须要有的东西。”

“呐,艾米丽,你知道吗,其实无头骑士——”

阿兰娜将头颅转为用双手拿住,然后——

“是可以把头放回正常的位置的哦。”

将其放回了原本应该存在的正常位置。


“喂!你干嘛……”

欧诺拉很意外,在她的记忆里阿兰娜仅有的几次把头颅放回正常位置的情况,都是在对手很强大而自己不得不全力以赴进行战斗的时候,但只是面对这些人类骑士们为对手,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啊……

“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把头放回原本的位置吗?”

阿兰娜将自己的长枪用魔法唤出握于手中。

“那是因为——”

“每当我的头在原本的位置的时候,就会让我产生——”

“好像自己还是人类的错觉。”

身体中爆发出庞大的魔力,阿兰娜与骑士们展开了战斗——



战斗,五分钟不到就结束了。

数千名的人类骑士精锐的战力,与拥有支配者等级的魔族实力的阿兰娜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甚至如果不是怕波及到艾米丽,战斗可能在瞬间就足以结束了。


一切结束后,周围剩下的只有骑士们的尸体和阿兰娜、欧诺拉以及艾米丽三人了。

艾米丽跪坐在地,一脸完全没从刚才的状况下恢复过来的样子。

阿兰娜仍旧手握长枪,头也保持着正常人的状态,眼睛凝视着欧诺拉和艾米丽。

欧诺拉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是呆站在那看着阿兰娜。

最后,最先开口的还是阿兰娜。


“好了好了,艾米丽,该从失落中恢复过来哦。”

阿兰娜的口气还是那么轻松,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对,对呢。”

像是被阿兰娜的话语点醒,艾米丽勉强的站了起来。

“这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因为我天真与不成熟……。”

艾米丽对阿兰娜道着歉,虽然她明明并没有任何主观错误。

“你才没必要道歉呢,你的行为说到底是在为我着想吧,只是做法有些问题罢了。”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遇到这种事,你也无法再回到现在所在的王国了吧。”

“这个……”

“要来我们这里吗?”

“欸?”

“我们的城的话,确实也可以收容人类哦,大家也都是温柔的家伙,你来的话绝对没问题哦。”

阿兰娜的邀请,宛如是之前两人对话的立场倒转版一样。

“……谢谢您。”

“但是,请容我拒绝。”

而如阿兰娜一样,艾米丽也同样拒绝了邀请。


“跟想在魔族侧活下去的您一样,我也还是想在人类侧继续活下去,所以,抱歉。”

这个回答,倒完全是在阿兰娜的预想内,因此阿兰娜并没有坚持。

“是吗,我知道了。”


“那么,我们就直接在此分别吧,阿兰娜大人。”

阿兰娜微微的点头。

“谢谢您在过去以及刚才都保护了我,如果不是您的话,我现在肯定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也谢谢过去对我的那些教导和关怀,没有您的话,绝对就没有现在的我了。”

“然后,再次谢谢您的邀请,虽然我无法接受。”

“最后,祝您…和欧诺拉小姐两人永远幸福,再见了。”

恭敬的对阿兰娜鞠上一躬,艾米丽转身开始离去,然后——


“………呃?”

艾米丽的嘴中发出一声微弱的轻吟。

欧诺拉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

阿兰娜的长枪,刺穿了艾米丽的胸口。


“……呼。”

阿兰娜深吸一口气,将长枪拔出,艾米丽的身体随之倒在了地上。

阿兰娜刺得很准,枪尖准确无误的直接刺穿了艾米丽的心脏,瞬间夺去了她的生命,估计她就连发生了什么都没明白就已经死了。


“你,你……”

欧诺拉难以置信的看着阿兰娜,完全无法理解其行为。

“你干什么要杀了她!?”

阿兰娜没有回答,只是将长枪收起,双膝弯曲,注视了一会艾米丽的身体。

“……那个待会再说,现在能帮我一块,把艾米丽给埋了吗?”



——————————


几分钟后,阿兰娜和欧诺拉两人一言不发的将艾米丽的尸体给安葬好了。

使用魔法的话,挖坟也是弹指间就能做好的事。

阿兰娜甚至还用魔法做了块墓碑,并在上面放了一束花,整得非常正式。

当这些事全部做完的时候,两人才再度开始对话。


“那么,你现在应该回答我,为什么要杀死那女人了吧。”

罕见的,欧诺拉向阿兰娜提问着。

“嗯……为什么呢?”

阿兰娜又笑了,只是这个笑并不像平常那样真实。

“你自己也没有理由吗!?”

“不是的,并非完全没有理由,只是,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哈!?”


“比如说,如果放走她的话,在日后说不定会成为新的敌人,因此,为了以防后患所以我才下手的……这样解释可以吗?”

“……这种理由,未免也太勉强了吧。”

“是吗,但是以魔族的思考方式来说,这不才是普通的想法吗,或者,其实如果完全以魔族式的思考来说,杀死一个人类真的需要什么理由吗?”

“什么啊,魔族式什么的……!?”


『魔族』和『人类』,阿兰娜的话语中有意着重着这两个词,使得欧诺拉忽然想起了,在来之前,阿兰娜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

『那,现在我就证明给你看吧,我绝对不会回归人类那边的,证明。』


『是吗,证明吗?』

欧诺拉明白了。

阿兰娜是,想以自己亲手杀死自己过去亲密的部下这件事,来向欧诺拉证明,自己不会回归人类侧的决心。


『这个笨蛋!』

欧诺拉咬紧嘴唇。

『明明,根本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的……』

对那个温柔过头的家伙来说,自己亲手杀死过去亲密的人这种事,该是多么的痛苦……


“嘛,虽然我自己也说不清理由是什么,但——”

“如果还是人类的我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就好像最初与你相遇之时保护你的那种事,现在的我应该已经做不出来了吧,看来我果然是完全变成魔族了呢。”

阿兰娜接下来的话进一步证实了欧诺拉的猜想,欧诺拉看着阿兰娜那张到现在也还在强装笑颜的脸,不禁气不打一处来——


“别……”

“嗯?”

“别开玩笑了——!”

欧诺拉开始自己一贯的咆哮。

“你是因为对那女人被自己拒绝,被部下背叛,连续遭受心灵上的打击,甚至连可回去的地方都变得一无所有的情况感到同情,看着她又拒绝了自己的邀请,害怕她无法在这个残酷的魔界继续活下去,才抱着怜悯的想法杀了她的吧!”

一口气被吼完这些话,阿兰娜一瞬间都直接蒙了。

“欸,欸?”

“抱持着这种让人恶心的善心进行的杀人的家伙,根本不可能称得上是什么残酷无情、杀人不眨眼的魔族!”

“你的本质,终究还是善良温柔得过头,永远只会把痛苦的事由自己来承受的一个笨蛋罢了!”


虽然最开始完全被吼蒙了,但阿兰娜很快就明白过来。

最开始以为是在骂自己,可实际上,却全部都是在维护阿兰娜的话语。

是吗,这孩子是在以她的方式安慰着自己啊。

阿兰娜再度苦笑道,虽说是苦笑,但这已经不是虚假的笑颜了。


“是呢,可能确实如你所说吧。”

“哼!你以为我是谁啊!用这种手段就想骗过我,以为我这样就会上当了吗!你离成为真正的魔族还差十万八千里里呢!”

“好好,我会继续努力加油的。”

两人的对话恢复到日常的状态。


“那,回去吧。”

阿兰娜说道。

“当然!这种地方我本来就一刻不想待了!”

欧诺拉说完,已经先一步走了起来。

“喂!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啊……”

最后看了一眼艾米丽的墓碑,阿兰娜开始追上欧诺拉的脚步。



在回去的路上,阿兰娜总觉得有点什么不习惯,看了一下全身上下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头还保持在正常的位置上。

“真是的,在战斗结束后,都忘了再拿下来了呢。”

阿兰娜用双手将头颅取下。

“你真是事多啊,让头在那里多放一会能死啊!”

“这意思,是说欧诺拉你比较我把头放在正常的位置上吗?”

“我才没那么说呢,我只是觉得你的行为很多此一举罢了!”

“嗯……”

摆出思考的表情,阿兰娜在原地停留了一会。


“怎么了,干嘛突然停住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为了纪念我们的这次和好,不做点什么以前没做过的特别的事吗?”

“哈!?谁,谁跟和好了!”

欧诺拉又开始不坦率起来,阿兰娜则不管这些,只是径直走到欧诺拉面前,将手上捧着的头颅递向欧诺拉。


“干,干什么?”

“拿着。”

“哈!?”

“拿着。”

在阿兰娜的几次重复要求后,欧诺拉才不情不愿的接过阿兰娜的头颅。


“那么,你突然要我拿着你这颗恶心的头干什么?”

欧诺拉把眼神别到一边,装作好像是厌恶到不想看的样子,但任谁都能看出她演得很假。

“据我所知,在魔族当中有个说法是,『因为头颅对无头骑士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因此如果他们自愿把头颅交给自己以外的人所持有的话,就说明那个人在其心中要比其头颅还要重要』吧。”

“所以,对身为无头骑士的我来说,这样做就等于是在告白的意思哦。”

“!!?”

欧诺拉的脸瞬间红了一大片。

“什,什么啊!真,真是恶心的话!当心我把你的头给扔掉啊!”

“随便,如果你真的愿意的话。”

阿兰娜的眼中闪过狡猾的光芒,她的计划似乎还没有全部结束。


“而且,如果不把头交给你拿着的话,就无法做到这种事了——”

这时,一旁的阿兰娜的身体突然将双手分别伸向欧诺拉的腰肢与膝盖,然后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诶!诶!?你,你突然干什么!?”

“看吧,这就是身为无头骑士的我的公主抱哦!你好像一直都想尝试又没有机会,现在就好好体验一下吧!”

“谁一直都想做这个了!快点把我放下来!”

“不要,除非你把我的头扔掉,不然的话绝对不放。”


欧诺拉愤愤的将阿兰娜的头捧到自己眼前,怒视了其好一会后,还是泄气的别过头不满的咂了下舌。

“切!这次就特别放过你!不过没有下次了!”

“好好,感谢您的宽宏大量。”

阿兰娜假装没看到欧诺拉嘴角那不慎露出来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啊,说起来回到魔王城后可不能再发脾气了,不然我这颗头可就要被泽诺亚大人拿走了哦。”

“什么啊,那就是说你是因为为了保住头才来做这些事吗!?”

“怎么就会理解成这样啊……”

“果然你根本就并不是真的在意我啊……”

“啊啊!别又哭啊——”

新生的朝阳逐渐开始照耀大地,无头骑士抱着魔王之女走向两人唯一的归所。

二者的故事,正如这朝阳一般,才刚刚开始而已——


感觉是怎样的作品呢。
这次的故事,是直到三天前才终于想出来的,所以可能内容上会有地方很仓促吧。请见谅,因为时间已经不是很足了。

说说人物吧,先说关于阿兰娜的部分。
首先,其实并没有什么非得让她是无头骑士的理由,这次之所以把主角设定成无头骑士只是因为,我曾经在P站上看过一张很不错的女无头骑士的人设,所以想着迟早一天要让自己的作品里也有个那样的女无头骑士登场,因此我才选择把阿兰娜设定成了无头骑士,其外貌的设定也是以那张图做为基础的。

欧诺拉,则是在性格方面以井村瑛老师的那篇[感情的日常]里的砂子为原型的角色,这种别扭至极又有着对自己喜欢的人付出全力的爱意的性格,我非常喜欢(虽然现实绝对不会想遇到)。

故事方面,阿兰娜杀死艾米丽这件事,也许会很让人难以接受吧,甚至如果按照“阿兰娜是为让欧诺拉相信自己而让艾米丽做了牺牲品”这种理解,而说阿兰娜太残酷,甚至说身为作者三观不正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嗯,我不反驳这种说法,因为我想让这件事成为作品的争议点。
我唯一所做的辩解是,阿兰娜自己也确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何而杀的艾米丽。

其他方面,我已经尽可能的在作品中加入了无头骑士才能做到的梗(应该),以及糖分(我认为),所以我想这篇应该是甜文没错。

说了这么多,总之,还是希望你喜欢这部作品,也谢谢你看到这。
真的,十分感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FWfg
FWfg 在 2020/04/09 02:17 发表

哭了 写的太好了 谢谢

啊嘘。
啊嘘。 在 2017/12/25 13:44 发表

十分喜欢,感谢产粮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