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部分

作者:泠花潘刹悠
更新时间:2017-11-27 23:40
点击:469
章节字数:72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无头骑士是不可能自然诞生的。

换句话来说,阿兰娜并不是天生的魔族。

她是在做为人类而死亡之后,被欧诺拉的母亲魔王泽诺亚所复活才成为的魔族。


还是人类的时候的阿兰娜,是一个人类国家的骑士团的团长。

虽说是骑士团团长,但其实也并不算是地位多高的人,因为她所任职的地方几乎是边境。


某一天,在阿兰娜所驻扎的城镇里出现了一个魔族女性。

饱受魔族蹂躏的人们出于憎恨以及对魔族的恐惧,一齐要求杀死那位女性。

阿兰娜制止了狂乱的人们,因为她认为就算那位女性是魔族,也不应该在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就单方面的杀死她。


由于阿兰娜的坚持,最终对那位魔族女性的处置变成了暂时收押。

那之后的一个月里,阿兰娜每天都会去牢房看望那位魔族女性。

在这段时间里,两人之间产生了某种奇特的感情或者说关系。

从小没有与母亲之外的任何人好好交谈过的魔族和一直以来都只光顾着做为骑士而忘记了自己的感情生活的阿兰娜,二者在不知不觉间都把对方当成了可以交心的挚友,甚至那之上的存在。

互相产生了纽带的两人均在心中不由自主的盼望着,这样的日子能稍微的长久一些。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一个月之后,人们的不满与怒火终究还是无法平息与抑制,结果,将那位魔族女性处刑的提议还是无可争议的被通过了。

提前知道消息的阿兰娜选择了将那位魔族女性放走,自己来迎接民众的愤怒。

当然,阿兰娜最后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处罚或者直接性的伤害,毕竟她是保护地区安全的最强骑士。

可是,这件事在日后还是成为了使阿兰娜丧命的原因。


那之后不久,或者说仅仅数日之后,有一批军力强大的魔族军队进攻了阿兰娜所在的地区。

阿兰娜率领骑士团奋勇作战,但双方的实力还是呈现压倒性的差距,阿兰娜无奈向其他地区请求援军。

但,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不回应的理由非常简单,就是因为阿兰娜在数日前帮助魔族逃脱过。

只是因为这个理由,其他地区的领导者们就直接认定阿兰娜有与魔族私通的嫌疑,因此对她的求援抱持着完全不信的态度,认为哪怕就算是真的死一个叛徒不是也很好吗,他们大概甚至都没去想过,如果这是真的求救而不救援的话,不光是阿兰娜,这个地区的所有平民百姓也一样会死这点。


意识到不会有援军后,阿兰娜只好开始组织平民们的逃脱。

可没想到的是,就连平民们在最初也对阿兰娜产生了怀疑,他们认为阿兰娜是在危言耸听,好把自身英雄化来挽回之前损失的形象。

在费了好大的工夫让他们相信现在的状况后,他们又开始一齐指责起阿兰娜,说是因为她才会没有援军过来,说是她的能力不够才会抵挡不住魔族,甚至也有说是她由于放走了那个魔族女性才导致了这次灾难的人。

基本上,所有能想到的屎盆子都被扣在了阿兰娜的脑袋上。


就在所有人争执的时候,魔族的军队已经远比预想更快的突破了防线,打了进来。

阿兰娜只得带领骑士团的战士们展开了最后一场,明知道没有胜算的战斗。


战斗中,阿兰娜身边的同伴一个一个的减少。

因为实力不够在最开始就被杀的人、明明很有实力但由于连续不断的战斗体力耗尽而死的人、为了保护阿兰娜而被杀的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儿和亲朋好友而死的人、自己逃走的人、阿兰娜命令其快点逃走的人……

最后,剩下的只有阿兰娜自己一人。


身边剩下的只有自己手中的长枪,体力和魔力完全消耗殆尽,身体上已经到处千疮百孔,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几乎没有,阿兰娜十分明白,自己已经死定了。

在周边的敌人围上来的时间里,阿兰娜自嘲的笑了。

明明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自己为何脑中所想的却只是没有再次见到那个魔族女性的事呢。

在这个自嘲的微笑下,阿兰娜最后一次举起长枪,随便向围上来的一个魔族刺去。

手上传来了刺中的手感,而与此同时——

阿兰娜的首级亦同时被斩落。


这就是身为『人类』的阿兰娜的故事。



——————————


次日。

在用尽浑身解数才总算勉强让欧诺拉平静下来的阿兰娜,在心神几乎消耗殆尽的第二天,还是要如往常一样的继续自己近卫骑士团的工作。

当然,这对身体能力远超人类的魔族来说并不算什么,而且这种事对阿兰娜来讲也早就已经习惯了。


正在阿兰娜跟平时一样右手拿枪左腋夹着自己的头准备前往城壁巡逻的时候,忽然一个魔族女性使用传送魔法出现在她的面前。

黑发赤瞳,戴着厚重的眼镜,手中拿着一本散发着强大魔力的魔导书,这个女性正是这个魔王城中类似于大管家之类的存在·凯迪丝。


“啊,凯迪丝,怎么了?”

“有老鼠混进来了,你还没有发现吗?”

凯迪丝严肃的用指责性的语气对阿兰娜说道。

“老鼠?并没有出现有侵入者的报告啊?”

“下水道第三十二号路径,入侵时间就在刚才十分钟前。”

“下水道?那种地方又没有设置真正的守卫,被入侵了我当然没办法立刻知道啊。说起来,既然你知道了就自己去解决啊,干嘛还非要跟我说!?”

“解决侵入者是你的责任,不然的话就没必要让你做近卫骑士团长了。”

“好好,你说的对,我立刻就去。”

与凯迪丝争执的话肯定会变得很麻烦,所以阿兰娜立刻认了怂。

“对方是人类,但也是已经解决了数体放置在那里的防护用魔兽的家伙,不要过于掉以轻心了。”

“人类吗……”

这座魔王城,就算是远近的魔族势力都不敢轻易打主意的地方,居然会有人类敢到这里来,阿兰娜对这感到很稀奇。

“还有……”

凯迪丝推了下眼镜。

“解决之后给我写一份深刻的反省报告,并准备好详细的地下守卫加强方案交给我,以上。”

阿兰娜汗颜,凯迪丝就是这种喜欢在抓到别人犯错后强迫对方写一大堆无聊文书的家伙,所以城中的大家才都很害怕被她给抓到。



希尔达城下水道。

这里位于整个魔王城的地下,是个环境恶劣、遍布恶臭,任何人都不会自愿想来的地方。

但,出于责任阿兰娜还是不得不自己来到这里。


当按照凯迪丝所说的到达三十二号路径附近时,久经战场的阿兰娜立刻就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杀戮气息与散布在周围的因为战斗而产生的大量残余魔力。

沿着气息与魔力的方向又走了一会,阿兰娜终于见到了入侵者的真面目。


十几个身着骑士装备的人类正在与一体放养在下水道里的类似于紫色的巨大章鱼的魔兽战斗,周围还有着数具同种类魔兽的尸体。

数个手持剑刃的骑士负责切断魔兽的触手,持长枪的骑士在中距离进行支援,两个拿着长弓的骑士使用魔法箭对魔兽造成真正主要的伤害,手持魔杖的骑士用辅助魔法进行战线的维持……这种十几人的联合战斗,虽然阵型配置都非常恰当,但就算是与一体魔兽交战都仍然显得相当吃力。

看着他们努力但艰苦的战斗,阿兰娜不禁感叹起人类的弱小,这种程度的魔兽现在的自己的话一瞬间解决数十体都不成问题,但对人类而言哪怕是解决一体也是如此的麻烦吗……


在一旁看着他们总算将那只章鱼型魔兽艰难的杀死后,阿兰娜才渐渐朝他们走去。


“什么人!?”

毫无隐藏自己意思的阿兰娜瞬间就被发现,那两个手持长弓的骑士几乎是反射性拉起弓射出了两发魔法箭。

“等等!”

不知为何,人类骑士中传出了一句这样的女声,但很遗憾的是在她说话的瞬间箭矢已经被发射了出去。


“哼哼~”

嘴中哼着轻松的调子,阿兰娜随意的挥动长枪防御下了那两发魔法箭,然后做为反击用枪尖放出了同样两发的红色光线,精确的爆掉了那两个持弓骑士的脑袋。然后趁着众人因为那两个家伙被干掉而产生的注意力偏移的空隙,阿兰娜快速的突进到众人面前把长枪一挥,将最前方那连成一排的五位骑士一齐斩成了两断。

只是在不足十秒的时间里,骑士们的数量就这样发生了半数的减员。


“这家伙,就是传闻中这个城池的近卫骑士团长的那个无头骑士吗!?”

“好强!我们完全不可能是对手吧……”

“别慌张!要听从艾米丽团长的指示!”

『艾米丽?』

骑士们的谈话中,忽然提到了一个唤起阿兰娜回忆的名字。


阿兰娜立刻用目光仔细的扫了剩下的骑士们一圈,发现确实存在一个自己熟悉的面孔。

淡紫色的卷发,蓝色的眼瞳,面容要比自己记忆中更加成熟许多,但无疑确实是阿兰娜记忆中的『她』。


“大家快点逃吧!”

淡紫色头发的女性骑士对剩下的骑士们发出命令,从言行与装束上看,她应该是比其他骑士更高一阶级的指挥官,也就是『团长』。

“那团长你呢!?”

骑士们看着发出逃脱命令自己却毫无逃跑迹象的女骑士问道。

“之后我会追上去的,所以,快点!”

意识到团长是想自己留下来殿后,众骑士更加不愿意离开了。

“不!要留下来的话我们一起留下来!怎么能光让团长你!”

“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就一个也活不了,听我的快点走!这是团长命令!”


最终,在女骑士的坚持之下,骑士们最后还是不愿的一个个离开了,这期间阿兰娜只是如同不存在一般的饶有兴致的看着众人的离别剧,等着只剩下自己与『她』的时刻。

然后,那个时刻总算到来了。


无头骑士与人类骑士互相以复杂的表情沉默的对望了好一会后才开始对话。

“好久不见了呢……阿兰娜大人。”

“嗯,已经有五年了吧,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呢——”

“艾米丽。”



——————————


在阿兰娜生前最后的那场战斗中,陪伴她到最后才离去的,是其最为信赖的,如同妹妹一般存在的女骑士——艾米丽。

虽然早就在战斗途中阿兰娜便已经下达了全员逃脱的命令,但还是有许多固执的家伙留了下来,艾米丽则是其中最执着的一个。

留下来的家伙们有的死了,有的呦不过阿兰娜终究不舍的离开了,但无论怎么劝说也不愿走的人也有,那就是艾米丽。


在敌军的最终突击到来之前,骑士团中仅剩下的只有阿兰娜和艾米丽两人了。

“好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快点,逃走吧!”

“那阿兰娜大人你怎么办!?”

“如果我们一起走的话就一个也活不了,听我的快点走!”

“我才不要!要死的话我们就一起死!”

“笨蛋!我才没有要死的打算呢!”

“欸!?”

“之后我会追上去,所以放心的快走吧,这是团长命令哦!”

“什么?等等!阿兰娜大人!”

看着果断冲出阵地的阿兰娜,艾米丽已经让她再回来了。

“那!我们约定哦!一定要追上来啊!阿兰娜大人!”

艾米丽对着阿兰娜的背影叫着,但阿兰娜却并未给与回复,那是因为觉得没有约定的意义,还是因为不愿意面对自己在最后所撒下的谎言呢……


总之,这就成了阿兰娜和艾米丽之间,最后的记忆。



“您…真的已经成为魔族了呢。”

眼前,比其记忆中远要更加成熟的艾米丽对阿兰娜说道,话语中有着隐藏不住的颤抖。

“是啊,艾米丽你也成长了许多啊,听刚才那些家伙的话你也已经成为骑士团长了吧,真是出人头地了呢。”

阿兰娜的语气倒仍然轻松,如同只是朋友间交谈一样平常。

“您在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现在这样’具体是指?是说我现在头不在正常的位置上这点吗?”

“不,那个……”

“果然身为人类的你无法接受无头骑士吗?”

“不是那样的!我是说……”

“嘛,算了,这些怎么样都好,我先稍微回答一下你刚才的问题吧。”


“我在与你分别之后被敌人所杀,然后被泽诺亚大人所复活变成了魔族,现在是这座魔王城的近卫骑士团长,啊,这点你应该知道吧。”

“那么,做为交换,现在该我来问你了。”

“你又是为什么到这里来呢,艾米丽?”


艾米丽认真的看向阿兰娜,语气激动的说道。

“当然是为了找您!”

“嗯?”

“我,在不久前知道了有一个很强的无头骑士是这里的近卫骑士团长,据说那个无头骑士怀中的头颅是个女性,而且还有橘红色的头发,我就想着是不是你,为了确认,所以才来了。”

“噢~,原来如此,那,这就算是确认完毕了吧。”

“哈?”


“那你就快点回去吧,虽然我是可以放过你,但是如果被其他的家伙看见了的话绝对就麻烦了,所以你还是趁现在快点走吧。”

阿兰娜出人意料的下达了逐客令。

“…………”

艾米丽咬着牙,好像丝毫没有要回去的打算。

“…才不回去。”

“欸?”

“既然都已经见到您了,怎么可以就这样回去!”

“那么,你还要怎么样啊?”

艾米丽走向阿兰娜,直到与其几乎没有距离为止。

“请,跟我一块回去吧!阿兰娜大人!”


预想外的要求直接吓了阿兰娜一跳。

“回,回去?”

“是的,一块回去吧,阿兰娜大人。”

“回去哪里?”

“人类的王国,当然不是过去的那个,而是我现在所在的迪巴尔王国。那里的话,对魔族的憎恨也不是非常严重,就算是现在的阿兰娜大人也一定可以比较正常的生活的!”

“那,那个……”

“所以说,拜托了,请跟我一块回去吧!”


等到艾米丽的话全部说完之后,阿兰娜才总算有了说话的机会。

“嗯……那个啊…”

“是的,阿兰娜大人!”

艾米丽的眼神中满是期待的神色,但阿兰娜并不准备回应她的期待。

“我啊,已经——”


砰——!!!

巨大的响声打断了二者的对话。

魔力组成的光弹,击中了两人身边的地面,强力的冲击让道中的污水都一齐溅了起来。


阿兰娜赶紧看向光弹击来的方向,发现,光弹的发出者是——

欧诺拉。


“有其他人过来了吗?可恶……”

艾米丽一脸计划被破坏的难看表情。

“没办法了……”

艾米丽突然压低声音,用只有她和阿兰娜两人才能听见的音量说道。

“明天凌晨之后,到这城北方的科科斯镇去,我在镇前的那棵树前等您,这次请一定要来……”

说完,艾米丽就拔出自己的佩剑,假惺惺的朝阿兰娜空砍了一剑。

“哼!这次就到此为止!下次一定会是你的死期!”

装模作样的说完这些台词,艾米丽便飞速的转身跑走了。


于是,现场只剩下阿兰娜和欧诺拉两人。


很不可思议的,这次欧诺拉居然没出现任何的过激反应,而是非常平静普通的走到了阿兰娜的身旁。

“欧,欧诺拉……”

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阿兰娜完全不明白该说些什么。

“你要去吗?”

“嗯?”

“我是问你是不是要跟那个女人一块回到人类那边去!”

欧诺拉咆哮着,但眼神却与平常那种单纯的愤怒不同,而是异常的严肃与认真。

“你听见了啊。”

“当然听见了!你们的对话我全部都听见了!包括那个女人自作聪明以为我听不到的部分!但这些现在全部都无所谓!”

欧诺拉继续咆哮着,声音已经开始哽咽。


“所以,你要去吗?”

“不,我才不会……”

“别骗我了!”

欧诺拉打断了阿兰娜的话,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被迫成为魔族的你,现在有了回归人类侧的机会,你会跟我说不想去,别骗人了!”

“这肯定是你日思夜想的机会吧!你一定是连做梦都想要有这种事情吧!所以……”

在朝阿兰娜吼完这些话后,欧诺拉转过身开始离去。

“要去的话,就像那个女人说的一样,趁着夜色离开吧,我不会,向任何人说的……”

“什么啊,稍微听下我的话,欧诺拉……”


欧诺拉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使用传送魔法消失在了阿兰娜眼前。


“真是的……”

将腋下的脑袋拿出,阿兰娜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这次,你真的是给我搞出了个大麻烦啊,艾米丽……”



——————————


欧诺拉是个极端任性的孩子。

所以,离家出走也做过非常多次。

但是,现在已经不做了。

因为她在最后一次的离家出走中,找到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当时,欧诺拉与母亲的泽诺亚又吵了一场起因非常无聊的架,因而第四百九十九次离家出走。

毫无目的地的她,随性的在魔界中到处走着,最终到达了一个人类王国的边境城镇。  

在那里,她的魔族身份被发现了。


人们出于对魔族的憎恨与恐惧,聚集起来决定消灭她。

在她看来这种行为毫无意义,因为对身为支配者阶级的欧诺拉来说,只要展现真正的力量就可以轻松的在瞬间将这个城镇本身消灭掉。

因此人们的围剿丝毫没有让欧诺拉感到恐惧,她反倒还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准备好武器和军阵,想看看他们到底要以什么方法来消灭自己。


这时,一个女骑士出现在了欧诺拉的眼前。

是由于什么原因呢,只是因为那个女骑士是唯一不愿杀死自己甚至还出面保护自己的人吗?不,绝对不仅仅如此,虽然欧诺拉自己也无法说清,但——

在看到那个女骑士的瞬间,欧诺拉灵魂中的『什么』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唤醒了,现在想来那应该就是所谓的名为『喜欢』的感情吧。


因为那个女骑士欧诺拉自愿接受了平常绝对不可能接受的监禁,仅因为那个女骑士说今后一定每天都会来看她。


女骑士确实履行着自己的诺言,每天都来牢房中看望欧诺拉,而且总是一待就待上大半天。

欧诺拉和女骑士每天都在牢房中进行着交谈。

在交谈的过程中,欧诺拉还是保持着自己的性子,无论女骑士说什么她都会一个劲的唱反调,要是换成其他的任何人都绝对连一天也受不了,但女骑士却从来没有失去过耐心,无论欧诺拉不讲理的说出什么她都会温柔的对欧诺拉做出解释,还尽全力的收集对欧诺拉来说有趣的话题,并总是给欧诺拉带来她只是随口说出的想要的东西。

二者之间就这样建立起了一条奇妙的纽带。


就算是不坦率到极致的欧诺拉,在心中也不得不承认。

自己确实在意起了这个人类的女骑士。

在意到想要让这样的日子永远继续下去,在意到想要让她成为属于自己的东西,在意到想要让她永远只看着自己,在意到愿意为了她让自己的身体全部连同每一根头发都彻底燃尽……


两人分别的时刻还是很快就到来了。


一个月结束以后,暴乱的人们还是决定将欧诺拉处刑,女骑士则在提前得到消息后擅自将欧诺拉放走。

原本,欧诺拉想过用自己的力量将其他的人们全部杀掉,然后直接和女骑士一块离开。

但是,之前的交流中,女骑士多次跟欧诺拉说过魔族那种随意杀人的生死观是不正确的,她不想做会让女骑士不高兴的事。

就算,两人要不得不因此分别也——


在分别前,这辈子几乎就没说过一句坦率话的欧诺拉,主动要求跟女骑士约定。

两人一定要,再次见面。


这个约定最后的确实现了。

但,这也是欧诺拉最后一次见到,身为『人类』的女骑士。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