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部分

作者:泠花潘刹悠
更新时间:2017-11-27 23:40
点击:645
章节字数:44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希尔达城,一座魔界纳托美亚中随处可见的魔王城,此处虽然规模不大但却是在奉行弱肉强食原则的魔界也几乎无人敢侵犯的地方。

作为强大而可怕的女魔王·泽诺亚的居城,这里是只有女性存在的,女性魔族们的领地。

我们的故事就在这里发生。


魔王城的城壁上,数人的魔族女骑士正聚在一块聊着天。

“……说起来,阿兰娜大人真的好帅啊!”

“是啊是啊,我也完全迷上她了,不光很帅而且实力也好强,最重要的是对我们这些弱小的部下态度也一直那么温柔,她真的是很棒的上司呢!”

“其实,我,在昨天的战斗中被阿兰娜大人给救了……”

“欸!真的!?”

“嗯,她用自己的身体护在我之前,还对我说了‘没事吧’……”

“啊~真好呢,真羡慕你!”

“羡慕什么的……只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正式向她道个谢呢……”

“道谢?我看你是想趁机跟阿兰娜大人约会吧!”

“喂!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突然,一位女骑士的发言让所有人几乎都瞬间严肃了起来。

“对对,发发花痴什么的也就算了,如果你真的敢打阿兰娜大人的主意,小心有生命的危险啊。”

“要是这话被欧诺拉大人听见,可能就不止是生命危险的问题了……”

众人一齐点头表示同感。


“那个,大家,闲聊差不多该到此为止了哦。”

声音忽然从众人的背后传来,因为是非常熟悉的声音所以众人瞬间就明白了是谁,于是大家一起回头的同时身体反射性的做出了立正的动作。


银色的铠甲和蓝色的披风,右手握着一柄血红色的长枪,只看这个描述的话可以很容易的明白来者是个骑士这点,但,其身上有着一处相当诡异的地方,那就是这个骑士虽说脖子以下的身体非常完整可脖子以上的部分却根本不存在,原本应该是头部所在的位置完全空荡荡的一无所有,换言之,其是个没有头颅的『无头骑士』。

当然,要说其没头其实也并不完全正确,在其左臂的腋下,好好的夹着一颗女性的头颅。

那是一个有着橘红色头发和鲜红色双瞳的女性,脑后长长的马尾辫在只有头的情况下格外显眼,其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面容总体上来说并不适合漂亮或者可爱之类的形容词,要说的话就是——帅气吧。

她就是众人所谈论着阿兰娜,也就是这个魔王城的近卫骑士团的团长。


“阿,阿兰娜大人!”

所有的魔族女骑士一齐对阿兰娜兢兢战战的敬礼,大家都因偷懒摸鱼被发现而吓了一跳。

“虽然我是很理解你们想要休息的心情,但是离换班还有段时间哦。”

阿兰娜的话语并不带责备的意思,反而如朋友之间在开玩笑一般的轻松。

“如果被凯迪丝发现的话就会变得很麻烦了,所以就趁还只有我知道的现在快点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吧。”

“是!”

女骑士们快速的解散,准备全员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啊,对了,你稍微等一下。”

阿兰娜叫住一个走过自己身前女骑士。

“欸?什,什么,阿兰娜大人……”

“不需要对我郑重其事的道什么谢哦。”

这个女骑士,正是刚才说要向阿兰娜道谢的那个。

“我们是同伴吧,同伴之间不需要说什么谢谢啦,因为保护同伴是理所当然的吧,我说不定有一天也会被你所保护呢,不是吗?”

说着,阿兰娜将右手的长枪用魔法收纳,用空出的右手摸了摸这个女骑士的头。

“阿,阿兰娜大人……”

被摸头的女骑士脸瞬间红成了苹果,因为过大的喜悦她连话都说不太清了,其他的女骑士也在心中对其受到特别优待而感到严重的嫉妒。

“好了,去吧。”

“是!”

女骑士带着隐藏不住的兴奋神情快速的跑走了。


一会儿后,现场已经没有除了阿兰娜以外留下的骑士了,而就在这时,一股强烈的,能够让任何人明确的感到周围的温度在降低,使所有生物本能的感到恐惧的『杀气』从阿兰娜的背后传来。

『啊,麻烦了』

阿兰娜夹于左腋的头上露出这样的表情。


“阿·兰·娜——”

一位金发的女性突然出现在了阿兰娜的背后。

嘴中念叨着如同教科书般的恶魔一样的低语,被不明黑气所覆盖的脸上,仅露出的只有眼中那诡异吓人的迷之光芒。


“哈,哈哈,那个,欧诺拉?”

带着尴尬而勉强的笑容,阿兰娜转身面对着那位杀气腾腾的女性。

“我是不是应该给你个机会解释一下?”

女性口中说出这样的话语,口吻宛如阿兰娜是将要受到审判的犯人一样。

“那个,欧诺拉,其实……”

“够了!不用解释了!”

女性怒吼着,好像完全忘了明明自己才说过要给机会让阿兰娜解释的。

“果然你还是觉得别的孩子更好是吧!?”

“不,不是这样的,刚才那只是……”

“我说了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解释了!”

女性别过头然后迅速的向与阿兰娜相反的方向跑了起来。

“欸?喂!等等!为什么又跑起来了!?等等我啊,欧诺拉……”



——————————


魔王城内的长廊中,两位女性正在追逐着。

跑在前方的是身着白色连衣裙的金发的魔族女性,在后方追着的则是一边将脑袋抱于腋下一边全力奔跑着的女性无头骑士。

这两人,自然是欧诺拉和阿兰娜。


“停下来啊,欧诺拉!好好听我说话啊!”

“我才不想听呢!反正不管你说什么肯定都只是为哄骗我才编造的谎话!”

“为什么就这么擅自确定了啊!”

“因为你就是这样的家伙啊!”

“才不是吧!”


追逐中的两人,互相以大叫进行着对话,理所当然的这让全城所有的人都立刻知晓了,两人『又』吵架了这点。

二者一路上所经过的地方,旁观者们对她们的态度不尽相同,有以温情的目光守望她们的、也有摆出一副『怎么又来了』的无奈模样的、亦有忍不住捂住嘴脸上写满兴奋的、甚至还有不知为何露出一脸嫉妒表情的,但共通点在于,没有任何人表现出惊讶,或者倒不如说所有人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似乎对二者的追逐戏已经看过许多次了一样。


“真是的!所以说,你先停下来再说啊,欧诺拉!”

“不要!”

“说起来你到底为什么要跑啊!?”

“还不是因为你在追呀!”

“是我的错吗!?明明是你先跑起来的好吗……”


终于,在又五分钟无目的的追逐后,阿兰娜决定结束这场闹剧。

将原本怀抱着头颅移到手中,做出标准的投掷姿势,然后——

阿兰娜将自己的头朝前方远远的扔了出去。


头颅在空中经过数个连续的回旋后最终稳当的以脖子向下的状态落在了欧诺拉即将落步的路径上。

“!!?”

欧诺拉高速的脚步在快要踏向阿兰娜头颅的时候伸了回去,而就是这一瞬的停滞让后方的阿兰娜的身体足以追了上来。

“好了,这样的追逐游戏也就结束了哦。”

阿兰娜的身体从后面一把抱住欧诺拉然后迅速的使用了近距离的束缚魔法停止了欧诺拉进一步的反抗行动。

“你干什么!?想造反吗!?快点放开我!不然的话我可要让母亲大人处死你哦!”

阿兰娜完全没管欧诺拉的怒吼,而是先将落在一旁的自己的头颅捡了起来。

“好好,不管是想说我造反还是想向泽诺亚大人报告都可以,但是在那之前先好好听我说啊。”


欧诺拉,这个魔王城的主人,魔王泽诺亚的女儿,也就是相当于是这里的公主之类的存在,其也是阿兰娜的恋人。是个人尽皆知的超级嫉妒狂,是会对阿兰娜仅仅只是跟别人说了话这种事而发脾气的,有着几乎已经可以说是达到了病态等级的嫉妒心的麻烦家伙。


“首先第一点,你是对我摸了那个孩子的头而感到生气对吧?”

用双手将自己的头捧到与欧诺拉同等的高度,阿兰娜以与欧诺拉眼神相对的状态说着。

“哼!”

欧诺拉只是怪哼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想回答还是觉得没有回答意义,亦或者是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生气的原因也说不定。

“我摸那孩子的头只是单纯想鼓励一下她而已,并不是对那孩子有什么其他的意思,这点你应该完全明白吧?”

“不管你有没有意思都无所谓吧!?”

“哈?”

“反正这个魔王城里喜欢你的家伙到处都是,就算你自己没有那个意思,只要你稍微示下好想跟你成为恋人的比我优秀的孩子就会有一大堆吧!”

“而相对的我则是……”

欧诺拉别过头,眼里开始逐渐渗出泪水。

“性格糟糕至极,会因为莫名其妙的事而大发脾气,从小不要说朋友就连可以随便说话的人都没有,任谁都不愿意接近的任性公主,这样的我,果然根本不可能留住你的心对吗!?”

“你干嘛又开始自我贬低了,我说啊……”

“已经够了!说白了如果不是因为我是母亲大人的孩子的话你根本就不可能和我这种家伙交往吧!所以这种虚假的交往就在今天结束好了!你就快去找其他的比我优秀的孩子做恋人吧!”

欧诺拉说到后半段的时候声音都已经开始哽咽了,阿兰娜也一时间没再继续接话,而是静静的看着她哭了一会后才继续开口。

“说完了吗?那,轮到我说了哦。”


“我不是因为你是泽诺亚大人的女儿所以才跟你交往的,这点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吧。”

阿兰娜的语气还是那么冷静轻松,但其中也流露着某种真实的感情。

“都说了已经够了!虚假的安慰已经……”

“这不是虚假的安慰,而是我的真心话,你明白的吧。”

转为用一只手拿住头,阿兰娜用空出的手拂去欧诺拉的眼泪。

“跟你一样,我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你了,这点也告诉过你很多遍了吧。”

“说谎!我这种一无是处的家伙有哪里值得你……”

“你绝不是一无是处。”

“确实,你性格糟糕,嫉妒心过剩,还总是乱发脾气,真的是个麻烦到无与伦比的家伙。”

“但是——”

“你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爱着我的人,那份爱比什么都要深厚,比什么都要热烈,我明白那是任何人都绝对无法胜过你的,任何人都不可能超越的爱意。”

“被你这样深邃的爱着的我,怎么可能还会去找其他人做恋人呢。”


当阿兰娜的话说完的时候,欧诺拉脸上那悲伤的神色已经被异常的脸红所取代了。

“你,你——”

“你说谁是麻烦到无与伦比的家伙啊!”

『啊,又来了』阿兰娜想着,这孩子明明自我厌恶的时候说的比谁都起劲,却丝毫不允许别人说她的缺点呢。

“还,还有谁是这个世界最爱你的人了,别往自己身上贴金了,你这种家伙又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

连这个都否定吗?这家伙真是在闹别扭上堪称极致了。

“哼~,如果你不喜欢我那刚才怎么还是中了那种老把戏呢。”

阿兰娜说起刚才自己投掷脑袋那一招。

“如果你不喜欢我,那又为什么在快要踩到我脑袋的时候把脚缩了回去呢?”

“谁说那是因为喜欢你了,我不过是因为觉得你的脑袋太恶心连踩都不愿意踩而已!”

『啊啊,实在是太别扭了,这孩子』

就算是阿兰娜也开始有点感觉到不耐烦了,她准备现在就彻底结束这场日常的吵架战。


“欧诺拉。”

“什——”

用一只手搂过欧诺拉的脑袋,将另一只手上的自己的脑袋推上,二者直接碰触——

阿兰娜深深的吻住了欧诺拉的唇。


“————啾”

“好了,这样心情就稍微平静了点吧,欧诺拉。”

如果欧诺拉的情绪无法简单平静下来的话,就什么也别说,直接用亲吻解决,这是阿兰娜与欧诺拉数年交往来的经验。

“别……”

“嗯?”

“别以为用接吻就可以每次都糊弄过去啊!我可是最讨厌你这种应付的态度了!”

『啊啊——,今天看来是要打延长战了』

阿兰娜苦笑着,自己的恋人不光是对自己的爱意,闹别扭的程度也绝对是世界上无人能比啊……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