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4-5

作者:山足鹿
更新时间:2017-11-26 16:07
点击:740
章节字数:34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

民国三十三年。

这一年在中国抗战史上称得上是非比寻常的一年。年初时,中国远征军重组完毕,在司令官卫立煌的带领下,以二十万精兵装备德系武器,在缅甸发起全面反攻。

五月初,滇西大反攻时局已经成熟,二十集团军司令部自离怒江不到五十公里的保山县光遵寺搬出,顺着北线从绵延两百公里的怒江渡口强渡过江,自高黎贡山攻向腾冲县。

最先渡江的是198师,于5月11日凌晨,顶着江雾和风冻强攻渡江,随后投入战争,开始夺取高黎贡山东坡小横沟——灰坡山顶一带。因山高坡陡、敌人火力集中,负责主攻的592团一营几乎全军覆没。

5月11日晚,自主请缨从军部下调来的上校参谋长蒋周格在警卫队的护送下急行军追上198师。当晚师部召开作战会议,由参谋长蒋周格上校主持。

5月12日凌晨,蒋周格带着一小队警卫及半个参谋部亲临前线考察,在与日军交火中受伤,被紧急送往师部后方的战地医院。

5月12日拂晓,198师组织第三次攻击灰坡。师长叶佩高身穿军官服亲临前沿阵地指挥。

同时急派第593团第一营从右翼增援。592团也派第二营从左翼绕攻敌灰坡后路。

蒋周格躺在临时手术台上,失血过多导致头晕到不行,伤口周边也撕心裂骨地疼,反倒是被子弹打中的那块地儿已经麻木无知觉。

听老人说,人死前都是会走马观花重温自己的一生经历,蒋周格倒是没碰见,她现在意识清醒地很,还能理智地判断时间,在心中推演她制定好的战术,听外边的炮火声,应当是开始按照计划交战了。

蒋周格闭了下眼,头晕。随后听见守在门外的副官扯着嗓门威胁医生:“要是你们救不了她,委员长怪罪下来,都他妈吃不了兜着走!”

说得好像委员长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山里管用似的。

蒋周格在心里扯一下嘴角,费劲地偏头,张嘴要叫副官别为难医生,但是声音太低,叫一声“汝明”就已经费掉全部力气,更别提让门外的人听见。

蒋周格还想再叫,却看见在自己前方的椅子上突然出现一个人,穿着单薄又奇怪的衣服,领口再低一些就能看见锁骨,头上戴着像是帽子一样的罩子,将头发全都掩进去,还带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这样看来,对方全身都几乎裹得严实。

一个凭空出现的奇怪的人,就像是希尔亚先生讲的故事中的“时间旅行者”一样。【注1】

蒋周格低低咳嗽一声,感觉伤口处又有血涌出来,她失血太多了,撑到现在已是强弩之末,她很想问那位凭空出现的“时间旅行者”是谁,但是她想,在这种医生推门后尖叫、副官紧随着拔枪相对、“时间旅行者”举手慌张解释的情况下,她那如耳语的声音根本传不过去。

“我、我是医生,我真的是医生,我……别、别开枪……”那位“时间旅行者”害怕极了,她哆哆嗦嗦地边说边试探性地往蒋周格这边靠,当然得到副官抵枪的待遇。

“她的伤势……我……”

蒋周格使了些劲咳嗽一声,震得伤口处有肉眼可见的血涌出来,“汝明……”她叫道。

副官此前就注意着她,现在见她嘴唇翕动,即是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也赶紧跑过去,半跪下,侧耳对着她,“长官,您说。”

“让他……让那个人……”蒋周格缓了口气,力气已经用尽,又是咳嗽几声。

副官从她当兵后就跟着她,了解她的一举一动,当即起身,“喂,你不是医生吗,我们长官让你过来。”

“时间旅行者”哆哆嗦嗦走过来,路过副官时低着头连步伐都快了几分,蒋周格现在状况糟糕得要命,也顾不得再让副官收敛不要吓到对方。

“时间旅行者”走过来,走到她跟前,蒋周格虚弱地使劲把眼睁一条缝,虽然模糊着,但她知道,对方不是“他”,而只是个眉清目秀的女子。

“你……”那女子过来,刚才还吓得哆嗦,现在却镇定地不得了,手是微微抖,但是随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而越来越稳。她迅速检查蒋周格的伤口,“伤口离心脏太近了,你失血过多……”

“瞎子都能看出来失血过多,老子是问你要怎么救!你要是救不了,老子就把你当奸细就地枪决了!”

女子皱眉,但对副官的话置之不理,她摘了口罩后对医生说:“把你们这里最好的消过毒的医疗器械拿过来,你们两个是医生,应该知道需要什么吧,还有,我需要验血,你们这里有没有……”

“A型……”蒋周格声音孱弱道,“我是……”

女子打断她,眼中是藏不住的惊讶,“好,我知道了。”复而又看副官,“你们这里有没有A型血库存?”

副官去看在准备器械的医生,医生茫然地摇头,副官面色变了,“你们这群庸医,老子……”

“你们会抽血吗?”女子没管副官,直接问医生,医生点点头,女子伸出胳膊,“用我的。”

医生照着女子的话抽血300cc,抽完后女子面色苍白,额头上冒出汗粒,她现在这幅样子,不知情的人见了准以为受伤的人是她。

“偏偏在这个时候低血糖……”女子低骂一声,甩甩头,从旁边拿了一瓶酒精用来泡手,边泡边说:“家属出去,另外两位担任我助手,等下都拿酒精泡手消毒,术前准备交给你们了。”

被喊“出去”的副官急了,又要骂人,却被蒋周格叫一声,“都听……她……”

副官明显不满,但碍着蒋周格而不得不出去,不过他看上去五大三粗,心里却细腻,脚步声放低了,关门声也小,随即就听见他在门外重重骂道:“妈的,什么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女子没管这些,她泡好手后呈一个双手悬空在胸前的状态,随口说道:“手术衣。”

两位在准备的医生愣了一下,满脸茫然,女子说完后也愣一下,懊恼道:“阿西吧,忘了这破地方是……”后边声音越来越小,已经听不清楚。

其中一名医生问她:“这位、小姐,你说的手术衣是?”

“没什么。”女子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衣服,嘟囔一句:“算了,凑活吧。”她好像破罐子破摔一样,对医生说:“口罩总有吧?消过毒的那种。你们术前要怎么消毒,不用我教你们吧?”

两医生急忙点头,去做术前准备。女子重新将蒋周格的伤口看一遍,皱眉抿一下嘴,目光一直盯着伤口处,好像在想什么。

直到术前准备完成,女子才收回目光,微微侧头由医生帮她戴上口罩,站在蒋周格床前。

蒋周格在麻药药效产生时,隐约看见对方接过手术刀,目光坚定,声音沉稳:“手术开始。”

她在那一刻忽然就不怕了,好像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对她说:“相信她,你不会死的。”

蒋周格彻底闭上眼,放任意识沉沦,她第一次把命交给一个见面不到五分钟的陌生人。


【注1】:希尔亚先生,引自英国作家赫伯特·乔治·威尔斯的《时间机器》,讲述了时间旅行者发明了一种机器,能够在时间纬度上任意驰骋于过去和未来。希尔亚先生则是本文的叙述者,他是主角“时间旅行者”家中的客人,对“时间旅行者”以及“时间旅行”本身怀有极大的兴趣和好奇心。——注释来自百度百科



(五)

张汝明,南京人,陆军军官训练团二期生,少校,民国二十四年起任蒋周格中尉的副官至今。

回想近十年副官生涯,他跟着蒋周格走南闯北,西安那会儿他护着蒋周格毫发未伤,淞沪那会儿他拦着蒋周格乖乖待在南京,南京那会儿他顶着蒋周格的枪把她往飞机上拽。从民国二十四年至今,他护着蒋周格、为蒋周格挡子弹奋不顾身,可唯独这一次,参谋部那么多人,就唯独蒋周格冲在前面身先士卒,而他呢?却因为那堆见鬼的地图,差点让他的长官丢了命。

临时医院中,张汝明失魂落魄地站在手术室外。

“吱呀——”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一个女人身形不稳地走出来,张汝明急忙迎上去,他还没开口问,女人就摘下口罩答道:“手术很顺利,患者身体内的弹片已被取出,但是……”她犹豫一下,张汝明急了:“但是什么?我就问你,里面的人能不能活下来?”

女人身子晃了晃,张汝明注意到她面无血色,连嘴唇都趋近白色。“我不能保证。你们的设备和条件都太简陋了,我只能说手术顺利,但是之后会不会感染……”她抬头看一眼天,想说什么,嘴型却又到一半改口:“没有消炎措施,感染机率会很大。”

“消炎……”张汝明想到药品,急急问她:“盘尼西林可以吗?”

女人一瞬间睁大眼,仿佛不可思议:“你们有盘尼西林?那真是太好了!”

“如果有盘尼西林,里面的人能活下来吗?”

女人的身子又晃了一下,她闭眼使劲摇一下头,这不像是否决的摇头,而更像是因为头晕从而下意识想让自己清醒一些,“我只能说我尽力了,手术很成功……”她额上、鼻翼间都有汗水滑下来,甚至衣服胸前也有被打湿的痕迹,“但是消毒、术后感染都是问题,还有输血,虽然血型相同,但是没有仪器检测我不能确定会不会产生排斥……”

“不是有盘尼西林吗!还有血型,长官已经输了血怎么还会有问题!”张汝明上前抓着女人,女人却晃晃,整个人都往地下栽。

“喂,你!”张汝明下意识拦着她,同时手往她鼻间探。

“盘尼西林,现在……快……”女人闭着眼趋于昏迷,却还是嘴唇微动,用气音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