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天 遗忘

作者: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更新时间:2017-11-21 12:36
点击:509
章节字数:84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天 遗忘

“花花~~”舒正雨站在广玉兰下喊了两声,一只小小的花猫将脑袋从旁边的灌木丛中探出来,看见是舒正雨,立即从灌木丛里跑到她身边。

舒正雨把猫粮放在地上,蹲下身摸了摸花猫的脑袋。站在她身边的程泉同样蹲身,想要抚一抚花猫。

花猫却受了惊吓般跳到一边,威胁地冲程泉龇起牙,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啧,没良心的,漂亮姐姐前天才喂过你,这就不记得了?”舒正雨用指节敲敲地面,示意花猫温顺点。

程泉倒是无所谓地笑笑,“毕竟是小野猫啊。”

这里是程泉的小区,程泉很喜欢小猫小狗之类的小动物,但因为之前的工作太忙,她又怕照顾不好小动物,于是一直也没有养过。为了补偿自己对小猫小狗的喜欢,才常常带猫粮狗粮喂小区里的流浪猫狗们。


“走吧。”眼看花猫吃得差不多了,舒正雨站起身,准备送程泉到楼下。

“小雨,又来喂小猫小狗啊?”迎面走来一位牵着雪纳瑞的胖大婶,笑容可掬地同舒正雨打招呼。

“嗯,和小泉一起。”舒正雨点点头,一旁的程泉也对着大婶笑了笑。

大婶看到程泉笑着,有些奇怪又有些尴尬似的点点头,继续遛狗去了。

看到大婶的反应,程泉心里说不出地奇怪。

大婶是程泉的邻居,热情又热心,程泉刚搬来的时候大婶帮了不少忙,后来程泉稳定下来,舒正雨常常跟程泉一起喂猫,一来二去也就跟经常出来遛狗的大妈熟了。

但今天大妈怎么不和程泉打招呼?而且那表情,简直像不认识程泉了似的。

这样想着,走到了程泉家楼下。

程泉转身帮舒正雨理了理并没有很乱的衣领,“我回家了,小雨拜拜。”

“嗯,拜拜,晚上可别熬夜。”

走在回家路上,舒正雨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你喜欢的人得了绝症哦。”身旁突然响起一个漫不经心的女声,舒正雨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发现对方也正在看自己。

一个留着黑色齐肩小卷发的女孩,嘴角微微勾起。

“我是在和你说话啦,程泉得了绝症。”女孩的笑扩大了两分,伸出手弹了一下舒正雨的额头。

“……你是谁?”舒正雨被弹过额头,有些惊疑不定的模样,最终还是开口问了。

“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最关键的是我怎么会知道程泉得了绝症的?”女孩语速偏快,嘴角带着天然的笑意,“我的名字是Raindrop,你可以叫我林德洛,我有事情告诉你,找个咖啡厅坐一下吧。”

舒正雨仍然犹疑着,她不是轻信的性格,不会随意相信一个陌生人。

“放心吧,我不是什么传销组织的,也不是什么网瘾戒除中心的,只是去个咖啡厅,不会把你怎么样。况且程泉确实得了绝症,你不关心一下吗?”

说着话,林德洛已经开始向咖啡厅走去了,她的最后一句话显然戳中了舒正雨,舒正雨跟了上去。

“我知道关于你的一切事情,所以你不用告诉我什么,现在我要开始告诉你一些事,内容很多,有些可能是你一时无法接受的,中间我会停一会儿让你消化信息量,但我不希望你打断我,有问题就敲一下桌子,明白我的意思吗?”林德洛的语速比刚才还要快,仿佛例行公事一般,只想快点把话说完。

“嗯。”舒正雨下意识点头,她对这女孩有莫名的信任感,在不危险的环境下,这信任感大了几分。

“首先从我的身份说起,我是一个死神,字面意思的死神,不是中二病和神经病。我知道此处你会有疑惑,我可以通过列举一些事情来证明我的说法。”

“刚才也告诉过你,我知道关于你的一切,包括很多你以为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的事情。比如你十岁的时候父母外出反锁了门,你被困在家里四天饿到奄奄一息,甚至吃过报纸,他们回来还毒打了你一顿。你十一岁的时候有一天半夜起床倒水喝结果被开水烫到,父母没有带你去医院,你的左腿内侧留了巴掌大的疤,比如你虽然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但心理却很不扭曲,甚至相当正常或者说早熟。五年级上学期老师问你你的理想是什么,你说科学家,但实际上你的理想是做金融学家以后把父母整到破产。我说的对吗?现在相信我是死神了吗?”

舒正雨沉默,林德洛所说的都是事实,也的确都是一些她以为这辈子不会有其它任何人知道的事。但“死神”,这一说法未免太过荒谬。她宁可相信林德洛是精通催眠术的室外高人,曾在某个夜晚潜入她的梦境诱导她说出自己的记忆。

“就知道你不信。”林德洛无所谓地耸耸肩,站起了身,下一秒,她忽然消失在原地。

正在舒正雨茫然无措以为自己做了个白日梦时,林德洛忽然又从四面八方出现。

是真的四面八方,许多个不知是幻影还是真实的林德洛包围住了舒正雨,林德洛们同时抬起手,弹了一下舒正雨的头。

舒正雨被四面八方的林德洛们弹得不知荤素,脑袋直嗡嗡。

“现在相信了吗?”林德洛们合而为一,重新坐在舒正雨对面。

舒正雨仍心有疑虑,但害怕林德洛又玩刚刚的把戏,只得点头说信。

“由不得你不信,信不信我都要往下说了。你不要走神,如果觉得无法接受就强行记住回家再慢慢消化,我只说一次。”

“死神并不只有我一个,你可以认为我们是一个分工严格的种族。人类的死亡方式通常有自然死亡,疾病死亡和意外死亡三种。死神们根据人类的死亡方式和死亡地域来分配管理死去的人。例如我是疾病组10921302号死神,这个代号的意思是我负责管理地球上第302号辖区所有死于第10921号疾病的人。”

舒正雨不敢走神,全神贯注听着。

“人在将要死亡的时候,会经历一个意识脱离肉体进入虚空的状态,我们称之为‘渡’,处于这个意识离体状态的人类,我们称之为‘待渡人’。”

“而死神的工作,即是引领意识脱离已经死去的肉体,并护送其安全进入虚空。我们称之为‘引渡’。不过死神的工作也不仅仅是这个,毕竟有人干活就得有人安排活,有人挖煤就得有人记账。”说到这里,林德洛叹了口气。

“因此,除了我这种正儿八经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死神,还有两种吃干饭的死神。一种是后勤,少数负责其它死神们的饮食起居,交通出行,业绩记录等等;大部分负责处理人间不太科学的现象,具体说来就是洗脑工作,让大家觉得世界就是他们认识的样子。第二种俗称领导,负责调配工作制定法律实施惩罚之类的,说明白点就是居委会大妈的工作。比如我的直属上司。”

说到上司,林德洛又叹了口气。

“真不明白她那个人是怎么胜任居委会大妈的,她那么冷,又不爱主动说话又不爱笑。敦煌莫高窟的壁画都比她情绪丰富。”

舒正雨听着这话,感到一丝不对劲,林德洛这是在吐槽上司??

“十分钟了,我给你一分钟理一下思路,我去买热牛奶。”林德洛起身就走。

舒正雨仍有些混乱,分辨不清林德洛到底是怎么个画风。

而且好像到目前为止,林德洛还没有说到重点。

“可以了,甭想了,就知道你想不明白,接着听。”林德洛捧着热牛奶,又敲了敲桌子。舒正雨这才压下诸多疑问望向林德洛。

“一般来说,为了避免引发不科学现象,死神们是统一居住在海拔大约15000米的一座悬浮城市里的。但也有少数例外,比如我和我的上司,我俩都住在H市,生活很滋润。”林德洛顿了顿,又开始吐槽,“我们的悬浮城市名字叫无涯城,其实本来应该叫无路城的,但是无路太难听太富有乡土气息了,死神们一致不同意,才改叫无涯城的。”

舒正雨又愣了一愣,林德洛这又是在吐槽??

她算是明白了,林德洛是个大话唠,重点隐藏在诸多槽语里,得自己动手挖掘才能找到。

可是又很奇怪,林德洛坐在那里,说话的时候甚至有些眉飞色舞,嘴角总带着天然的笑意。可她的眉眼间却十分淡漠,如同被薄雾掩着的远山。

察觉到舒正雨的目光,林德洛忽然抬头笑了一下,“哎呀不要这样看我啦,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这么淡漠,其实不是这样的。”她再次叹气,神情活似大树底下乘凉的老大爷。“我是死神,和普通人发展革命友谊是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性质类似于老师强收补课费。”

舒正雨算是服了林德洛的话唠力了。她想到一个问题,于是敲了敲桌子,示意林德洛停一下。

“那你是死神,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默认了“死神”这个事实。

“这个问题问得好!”林德洛打了个响指,甚至有点兴高采烈,“但我现在不准备回答你,现在我要先讲关于程泉的事情。”

舒正雨心头一惊,忙打起精神。

“我并没有骗你,程泉的确得了一种无法治疗的绝症,这绝症的名字,叫做遗忘症。注意,我说的不是无法治愈,而是无法治疗。”

“从命名上来讲,遗忘症这名字其实并不准确,准确地说,它应该叫做‘被遗忘症’。这是一种来得快去得也快的病,来得快么,就是来得猛烈,却难以察觉。去得快,是因为这病只会在人身上留六天,144个小时。所有患病的人,会在患病后的第144小时死去。”

舒正雨盯着林德洛,心里全是惊慌,恐惧和不信任。

幸好这孩子是慢性子啊,要是个急性子恐怕就拍案而起了。林德洛心说。

“现在我讲一下这个病到底是什么东西。说起来其实很简单,患病的人会在六天里逐渐被身边的人忘记,首先是陌生的,疏远的人,其次是亲近的人,最后到了患病的第五天,患者会忘记自己,等把自己也忘个干净的时候,患者也就去世了。但遗忘症不是魔法,人死了,遗忘症的效果也会消失。也就是说,等程泉死了,你立马就能知道她死了,但要问她怎么死的,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荒谬,扯淡,这简直是瞎说。

舒正雨后悔跟一个陌生人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她想离开了。

“可别急着走,仔细想想,程泉以前是不是很有动物缘?小猫小狗小刺猬都喜欢往她身上蹭那种?但是不是昨天上午九点开始小动物们就都不爱她不愿意和她耍朋友了?”

舒正雨先是呆了一秒,想了想,确实是这样。她脸色有些发白。

“再想想,隔壁家的大婶是不是有点怪怪的,好像不认识程泉了似的?”

是这样的。

舒正雨无话可说。

“这就是了啊。遗忘症真的超麻烦的,被其他人忘记已经很凄凉了,到最后自己都会忘记自己,简直是凄惨啊。”林德洛状似无意地说。

舒正雨脸色已经由白转灰了,她咬住下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然,这种遗忘效应也并非不体现在亲近的人身上,例如,你和程泉认识多久了?”

“十二年。”舒正雨脱口而出,同时为自己并没有忘记而心生慰藉。

林德洛却早捕捉到这一丝慰藉,她笑眯眯地继续问:“那请问你们是因为什么认识的呢?”

“是因为……”舒正雨忽然停住。

她不记得了。

她吃力地想着,食指狠狠扣在拇指指背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不记得,再怎么努力,在脑海里对应的记忆区域,只有一片空白。记忆仿佛被凭空偷走了一般。

“我来告诉你,”林德洛收敛了一些笑意,“你十二岁那年,父母在家吵架,你翻窗户逃出来到了河边,一直哭,想自杀,遇到了偷了老爸的鱼竿跑去钓鱼的她。”

是的。舒正雨想起来了,她以为自己记得很清楚,只是在这一秒之前,记忆如同被水汽氤氲的镜面,怎样也看不真切。

“想起来了?不过不要紧,不到一分钟你就会忘记。”林德洛看着舒正雨的反应,口吻很淡。

“不会的……”舒正雨无力地反驳。事实一定不是这样的,自己只是最近太累,忘记了一点点而已。

唉,凡人的接受能力,太差了。林德洛默默庆幸自己不是凡人。

“那好,我等你五分钟,你且使劲记着。五分钟之后,你还记得,算我是骗子。”

语罢,她也不再理会舒正雨的反应,摸出手机给林佩斯发短信。

----和人类讲话好麻烦,要时刻照顾他们的接受能力。

想到这句林佩斯很有可能不会理,她又添了句:

----还是佩佩好。

尽管加上后一句林佩斯也很有可能不会理,林德洛还是一时沉浸在“佩佩会回我些什么呢”的自我陶醉里无法自拔了起来。

----居委会大妈不敢当。

什么?林德洛看到这句,惊得手机险些掉下来。她心怀不安地环顾了一下,并没有看到林佩斯的身影。

自己不是打发她去做旅游攻略了吗?而且明明叮嘱过不要跟过来的。

----攻略早上做好了,你衣领上有录音器。

林佩斯似乎长了千里耳,还是隔着肚皮听人心那种,还是对林德洛格外有效那种。

林德洛一阵羞恼,这家伙居然敢装录音器??朋友没得耍了!绝交!她气呼呼地伸手便要捏掉录音器。

----捏掉没饭吃。

林千里耳的短信又来了。

林德洛瞬间吃瘪,什么叫吃人嘴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霸王的计划彻底泡汤。

这时候她才想起被晾在一旁的舒正雨,林德洛摸了摸脸,调整了一下表情,又观察了一下舒正雨。

舒正雨从林德洛说“算我输”的那一刻起便一直在努力记忆甚至是硬背相识的过程。但没有用,不到三分钟的时候,她就陷入了一种“背了后句忘了前句”的状态。

记忆的速度跟不上遗忘的速度。

林德洛看着舒正雨陷入死胡同,开了口:“没什么好难过的,你的情况已经是很好的了。一般的肿瘤之类的疾病不过是造物者在创造人类时留下的恶趣味的玩笑罢了,遗忘症却是连神也无法克服的不可抗力呢。”

她敲敲桌子:“可以了不用悲伤了,下面有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舒正雨有些木讷地望着林德洛,眼眶染了两分红意。

啊这泫然欲泣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不行我不可以违背职业道德!内心戏丰富的林德洛默默夸奖了一下自己的职业操守。

“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你要听简略模糊的还是清晰详细的?”

“详细的……”联系到舒正雨之前的天马行空马不停蹄的吐槽能力,舒正雨不觉得她有把话说简单的能力。

“好。”舒正雨颇满意地点点头,不为别的,她自己也不想这么三言两语地敷衍过去。她思考了十秒,理了一个大概的思路,开了口。

“大约一百多年前,我们死神界出了个大意外。那时我还是个业绩久A不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新晋死神,和同事们相处得很融洽,我不在绝对不分零食那种融洽。有一位死神,名叫Maple,和我非常有缘。他管理的地区正好和我管理的地区是同一片地域,只不过我们分管的疾病不同,他管理的疾病是流行性出血热,有点像鼠疫的一种吧。”

林德洛把脑袋撑在手背上,眼神渺远,似在回忆。

“总之我和Maple成了好朋友,有时候一起出门听戏什么的。后来有段时间我忽然很忙,大约长达半个月时间忙得屁股不粘板凳脑袋不粘枕头的。忙完之后得知Maple摊上事了。”

“其实也说不上太大的事,只不过这种事出现的概率太小,也许之前也只出现过一两次,所以也没人知道怎么处理。我说过,死神的工作就是引渡。但有两点,第一点,待渡者必须确认自己的死亡,也就是自愿,第二点,待渡人在魂体分离的状态不可以超过42天,否则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这后果反馈到死神身上便是长达一百年的监禁和失去半数以上的权利。”

说到这里,林德洛第不知道多少次地轻轻叹气。

舒正雨可以明显察觉,这一声叹和先前那些类似“世界居然要我这样的美少女去拯救”的玩笑叹不同,这一声叹息里,林德洛是真正在表达惋惜与不可名状的……悲伤。

“Maple的不幸在于他同时摊上了两件意外。第一件,就是他遇上了一个求生执念很强的待渡人,她叫白小芸。”

“白小芸活着的欲望非常强,已经成为了一种坚固的执念,这是非常罕见的。根据后来的估算,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只有十的负十次方。正因为概率很小,这执念也十分强大,我们都对它束手无策。”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们之前并非没有遇到过不想死的人,但那些人都很简单。他们不是贪念未已,就是余情未了,这都是很好解决的。可白小芸太不同了,她不贪也不爱,她就是要活。”

“Maple当时很难做,如果待渡人不确认死亡的话,引渡就无法进行,所以他那时每天得花一般的时间苦口婆心地劝白小芸,什么招都用了,可也许是因为Maple太老好人太有同情心能力又不太强,他对白小芸没效果。他在那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很严重,也没有像上级回报请求协助解决。”

“这之后他就摊上了第二件意外,他和白小芸相爱了。”

林德洛停顿了一下,手指拂过阖上的双眼,试图调整情绪。

“直到现在我都想不通,他俩是怎么天雷勾地火宝塔镇河妖地爱上的。”她的声音甚至有些沙哑,妄图以吐槽掩盖情绪。

“而且很雪上加霜,他们的爱意也很强,这种爱意的发生概率大一点,但也只有十的负八次方。Maple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同时摊上两个这么小概率的小概率事件。”

“意识到这份爱意之后,Maple才想到上级,他向上级递交申请,请求让白小芸转生成死神。”

“但这怎么可能?别的不说,白小芸要是还想活,就必须有一具契合的身体,可一百多年前那时,她的肉身被丢弃在乱葬岗,早就腐化了,去哪里再给她找身体?”

“上级非常震怒,派了我现在的上司去处理这件事,我因为某些能力,也被派去处理。”

“大概爱意还是更强一些,Maple最终还是妥协了,白小芸因为Maple的妥协而松动,她同意被Maple引渡。在这之后,Maple引渡白小芸之后,他去洗尘了。”

“洗尘大概类似洗脑吧,只不过洗得更干净一些,洗过尘的死神像新生儿一样,什么都不会记得。”

林德洛停止讲述,似乎是要自己缓一缓。差不多过了一分钟,她才继续道:

“接下来是好消息。”

舒正雨连忙拉回注意力,点头示意自己在听。

“我是疾病组10921302号死神,我所管理的疾病是遗忘症。你的好朋友兼暗恋象程泉就在我的辖区之内,她归我管。在昨天,我观察到你对程泉的爱意很强烈,不亚于Maple和白小芸的那种,很强烈。”

“所以这里有一个对你们来说的好消息。因为之前Maple的事情,上级对这种强烈的爱意感到很不确定,所以派我和我的上司来调查一下。我之前没有告诉你的是,死神还会做一件事,叫做返渡。返渡的意思是死神可以把离体不超过五分钟的意识塞回到身体里,俗称死而复生。不过返渡是严重违背职业道德而且违反死神法的事情,再加上五分钟的时间要求有点苛刻,所以没有死神这样做。好消息是,目前我们不确定程泉死后你和她之间的爱意会造成什么不可估量的影响,但很难不比返渡她带来的麻烦大,因此上级特批我可以返渡程泉。”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林德洛竖起一根手指,“第一,放弃你现在已知的一切,我会让你安心地继续做无知的普通人,只要程泉死的时候你不要一哭二闹三上吊。”

“第二,”她竖起第二根手指,“你现在和我打个赌,如果到最后一小时,今天是星期一,也就是说星期五早上九点,你可以准时赶到拂堤公园湖边第二条长凳那里,告诉我程泉的生日,我就返渡她,你们俩从此过上睡美人与醒美人的快乐生活。如果你没有做到,我会摆脱自然组死神在程泉死的时候顺便把你也收走,省得你为祸人间,接受吗?”

说罢,她也不理会舒正雨,摸出手机看看林佩斯有没有发短信。

并没有。她幽怨地把手机放回口袋,瞅着舒正雨思考的表情。

“……我接受。”

舒正雨不是没想过这件事的真假性,可是她没有办法不信了。她刚刚思考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从今往前五年,有关程泉的事,她全都不记得了。

“很好。”林德洛打了个响指。“对了,你不要把我讲的事情乱说,否则你会被告上死神法庭。”

“我知道。”但死神法庭是个什么东西?

“最后提醒一句,”林德洛忽然俯身,嘴唇几乎贴在舒正雨耳屏处。

“去表白吧。”

舒正雨被林德洛的动作吓到,下意识往后退,却被林德洛摁住肩膀,天知道林德洛怎么会有那么大力气。

“如果在一起的时候多一些,说不定就没那么容易忘记哦。”

舒正雨还未反应过来,林德洛却又站直了。她装模作样看看并没有戴手表的手腕,很贵气地说:“好了,很晚了,你快走吧,我还要和上司约会,她肯定想死我了。”

可怜舒正雨一下午被塞了满脑袋信息量,还落得一个被林德洛赶出去的下场。

而门外,林佩斯也正等着结束了的林德洛。



“很有自信?”林佩斯随手取下林德洛后衣领的录音器,问道。

“那可不咋,”林德洛得意扬扬,尾巴都翘到天上去,“我是谁啊?我想出的法子能有岔?况且21世纪伟大的诗人Raindrop曾经曰过,克服不了遗忘症的爱意就像入了秋的知了,猖狂不了两天就得死翘翘。”

“这件事没有先例。”林佩斯轻声道。

“我也没听说过偏得什么事都要有个先例才行的。”

林佩斯垂下眼帘,不知在想什么。

“走啦佩佩,咱们去约会,老实说你是不是想死我啦?”林德洛又发起羊癫疯,俨然一个欢脱的精神病患者,“我带着你你带着钱,何不纵情欢乐啦啦啦………”




ººººººººººººº

舒正雨走在回家的路上,仍然有些恍惚。

她试了不知道多少次,哪怕用力到眼珠发痛,也没有办法想起来。

记忆如同被上了锁一般,且这锁的钥匙,并不在她的手中。

……说不定还有办法,舒正雨用掌根拍拍额头。

先把记得的那些写下来……

念及此处,她飞奔回家,掀开电脑便开始写。一个一个的时间点,从最近五年开始,记得的事情,全部都写了下来。

完成时已是凌晨三点,她有些疲惫地看着文档,点击保存,然后关上电脑去洗澡。

莲蓬头的水哗哗流下,舒正雨想起白天林德洛在自己耳边说的话。

要去表白吗?

暗恋这么多年,舒正雨不是没想过表白,只是她会害怕。幼时的成长经历在她心底埋下深深的自卑,尽管舒正雨在后来仍成为了心理健康的大人,这自卑却并未消失,在偶尔的梦境里,它依然会闪现,提醒舒正雨,她的过去曾经是多么不堪。

而在残损的记忆里,程泉却是极其温和而又美好的人。她偶尔会贪玩,大部分时间都保持理智和好脾气,舒正雨从未看到程泉和谁大声争论过,程泉会原谅所有人的愚蠢。也许也是因为太聪明,程泉懂得和人保持适度的距离,懂得在合适的时候装成无知的样子,她用好人的外壳伪装自己,也隔开了其它想接近的人。

除了舒正雨。这么多年,程泉的好朋友,也只有舒正雨一个而已。

程泉在最晦暗时救了舒正雨,这绝不是夸张话。舒正雨如今不过是个性格有些慢有些寡淡的普通人,但若没有程泉,她大概连今天都活不到。

对舒正雨而言,程泉是暮色笼罩的海平面上渺远而明亮的灯塔,是雨霁时云层缝隙间泄出的金色薄光,让她只敢保持遥望的距离。

而今要去打破这距离吗?

舒正雨看着自己的手心,轻轻阖上眼。

再不抓住就要失去了,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