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天 渡者

作者: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更新时间:2017-11-21 12:33
点击:803
章节字数:38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第一天 渡者

“喂,佩佩,我收到你的谷歌地图死神版了,嗯,应该是挺好用的吧…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辖区已经九十九年零十一个月又六天没有新的待渡人了,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给领导当了九十九年零十一个月又六天的任差遣劳动力!我告诉你,我最多再等三天,三天,要是过了三天还是没有新的待渡人,我就递申请书申请调去自然组了。”

戴着银色细框眼镜的女孩一边摆弄手上的ipad,一边絮絮叨叨讲着电话。“唉好了,没人的时候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习惯了,不期待奇迹发生了,申请书我都拟好了,你到时可得盖章签字啊,不然和你绝交。”

“说实话我挺喜欢这个辖区的,也蛮舍不得调走,不过等时限到了被强行调配也太掉份儿了,还不如自己申请调走呢。不说了,拜拜啦。”

女孩挂断电话,把手机反扣在桌子上,又开始摆弄ipad。

她眯了眯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原本一片莹蓝的屏幕中央,出现了一个闪烁的小红点。

有新的待渡人出现了!

她高兴地挑了挑眉,旋即戳了戳红点“查看详情”。

一个25岁女人的资料出现在屏幕上,女孩划了两下屏幕,浏览完资料,又拿起手机打电话。

“喂,佩佩,哈哈哈,我刚刚发现了新的待渡人,这叫天无绝人之路啊。我决定亲自下凡查看查看情况,啥也甭说了,我向你邮箱里发了下凡申请书,你记得盖章签字,我不接受任何驳回,否则绝交!”


ºººººººººº

林佩斯颇有些无奈地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头疼地揉揉眉心,打开邮箱开始拟对上级的申请书。

她只是四级领导,这种“下凡”申请需要三级领导的授权才可以批准。

“叮--”林德洛的下凡申请书到了。

林佩斯看到林德洛的邮件,注意到一个附件,她想了想,把林德洛的邮件顺便转发给了上级。

“叮--”这一次是上级的邮件。

“批准关于D-10921302号死神林德洛关于‘去普通世界出差’的申请。鉴于D-109210302号死神林德洛近50年来业绩评级为B,此次出行由D-00000311号死神林佩斯陪同。时限一周,望尽早解决任务。”

林佩斯在心里默默将邮件念了两遍。

林德洛这么不靠谱的申请居然通过了?居然还要自己和她一起?上一次一起出行是什么时候了…好像还是一百多年前…

林佩斯这般想着,两根修长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最终,她端起冷掉的咖啡抿了一口,把上级的邮件转发给林德洛。

“叮--”来自林德洛的回复。

“居然让我和你一起去??orz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已经无话可说了!佩佩你能不跟我一起吗?总觉得你会坏我好事…”

林佩斯没有理她。

“叮--”

这次林佩斯没有急着看邮件,她先从桌前起身倒掉冷咖啡,又走到阳台给盆栽浇过水,在房子里忙活了一圈才回到桌前看邮件。

“哈,我就知道佩佩你是想和我一起去的对不对?那么既然你诚心诚意地请求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同意了!不过你要穿好看点,我要看你穿裙子,蓝色的,粉色的也勉强可以,不接受紫色。我给你10分钟时间换衣服,我们马上出发,今天下午到A市,休息一天,顺便看看A市新开的游乐场质量怎么样。明天下午去看看待渡人是个什么情况。”

……其实你只是想找个借口出去玩吧?

也怪不得林德洛这么想出去玩,她和林佩斯都是少数拥有“特权”的可以居住在地面上的死神,偶尔在普通人面前露个面也不是不可以。但一切正常的社交活动都是被禁止的,这直接导致居住在地面的死神们不得不常年开启“隐身模式”,让见过他们的人转眼就忘。

试想一下,连和普通人说句话都得向上级递交5000字申请书……偏偏上级在审核这种申请的时候效率奇低,用林德洛的话说,“还批什么申请,花二十年批个社交申请,有没有这样的?人家普通人早就生老病死了!上级就是看我们想下凡玩,嫉妒我们,就不给我们批,让我们当一辈子任差遣劳动力,过分!”




“叮--”这次响起的是门铃,看样子是林德洛来了。

林佩斯穿着拖鞋去开门。

“不是吧,佩佩,”林德洛看到穿着拖鞋的林佩斯,撇了撇嘴,“我给了你十分钟诶!你就算是处女座也该换好了啊!”

“上级批了一周,很久,不急。”林佩斯转过身,走到沙发前开始换衣服。

林德洛目瞪口呆,赶紧关上门,又开始了啰里八唆:“佩佩你怎么这么没有自觉性,你可是个女孩子诶,而且还是个长得好看的女孩子,换个衣服居然就在客厅也不关门你知不知道这样blablabla……”

林佩斯早就习惯了林德洛的话唠,她侧过身开始穿长裤,假装没有看到一边的林德洛“惊讶中带着羡慕”的目光。

我噻原来佩佩的身材这么好的??看着她平时好逸恶劳深居简出不食人间烟火的…怎么做到的??

沉溺于胡思乱想和美色的林德洛,没有注意到林佩斯颊边耳际飞起的一抹樱红。


“出门吧。”林佩斯环顾了一下屋子,提起电脑准备出门。

“哦哦,”林德洛反应了两秒,看到林佩斯除了电脑什么都不带,多嘴了一句,“佩佩你什么都不带么,这次要出门七天诶。”

“我有钱。”

“……难道这次出门上级会给报销?”

“做梦吧。我有业绩,等于有钱。”

林德洛哑口无言。

不就是业绩一百年全A+吗?很难?如果不是我的辖区一直空荡荡我也全A+好不好??得意什么??

“你业绩只是B,维持花销太勉强。”林佩斯看到林德洛吃瘪的样子,有点开心。

林德洛迅速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弦外之音,“那我就不客气了哈哈哈,佩佩啊还是你最好,一百多年前刚见到你我就看中了你的业绩能力blabla…”

这一笔是不得不讹了,谁让林德洛业绩水平那么低,不够维持花销呢?谁让林德洛这次刚好带了个业绩全A+,大把现金花不完的上司呢?谁让林德洛恰好和上司有点交情呢?

而且…谁让这个上司暗恋林德洛呢?

林德洛显然没有意识到最后一点,丝毫没有“无意中卖了自己”的自知能力,屁颠颠地就跟着林佩斯上了她的保时捷Cayenne。



上了车林德洛才知道,林佩斯不是没有准备,她简直准备得太周全了,从洗漱用具到零食干粮,就差把卫生间和厨房搬进车里了。

“啧啧,佩佩,车里堆这么多,是不是早就想和我一起出远门了?”林德洛撬开一听黄桃罐头,一边吃一边打开ipad连上林佩斯的热点。

她和林佩斯认识一百来年,深知林佩斯是那种铁面菩萨心的老好人。早些年林佩斯凭借果决的引渡手段闻名于整个D组,刚上任二十来年就升任四级领导…这份荣誉纵观整个死神史也是少有。然而上级忽略了林佩斯的本质,把她调去做类似“调解员”的工作,这不是为难面瘫话少的林佩斯吗?如果不是这么多年林德洛多次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出嘴相助,林佩斯毫无疑问不可能在四级领导这个位子上坐这么久。

她是感激林德洛的,林德洛却毫不在意,这些年B级业绩的配给津贴紧巴巴的,她也从没开口和林佩斯说过分毫,倒不是因为她故意清高不爱欠人情,而是因为如果要收林佩斯的“上贡她起码得坐10个小时飞行大巴转到总部才能接收转账…真不知道上级这些见鬼的规定是为了什么,明明她家和林佩斯家就隔两条街。



“佩佩啊这次还是有点意思的,”林德洛把吃完的罐头封进垃圾袋,漫不经心地说,“这时隔九十九年零十一个月又六天出现的我的待渡人名叫程泉。”

“程泉是一个很普通的二十五岁女人,这是没什么好说的,但她身边的好朋友舒正雨可很有得说。”林德洛继续划着屏幕,找出一串数据,“舒正雨本人呢也是个普通的二十四岁女人,这是没什么好说的,但她有件事可很有得说。”

“舒正雨暗恋程泉十二年了,啧,以好朋友的身份,整整十二年,”听到这句,林佩斯的眉头不宜察觉地抖了抖,但林德洛并没有发现,只是自顾自说着。

“其实一般的暗恋也没什么,但这份爱意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林德洛把屏幕上的数据往林佩斯眼前晃了一下,“如果你传送给我的谷歌地图死神版没问题的话,这份爱意大概能和一百多年前Maple和白小芸的相比。”

林佩斯感到诧异,转头看了一眼林德洛。

察觉到林佩斯的诧异,林德洛颇有些自得:“佩佩,你是不是没看我给你发的附件?哼我就知道你那德行,你也不想想,仅仅是时隔九十九年零十一个月又六天的一个待渡人,能说服上级那个周扒皮放我们一周的假?他可是一直拿我们当挖煤矿工来用的。”

林德洛的话不假,死神一向人手紧张,所以上级格外不能放过林德洛这种长期“赋闲”的死神,经常派她去给四级领导们打打下手或者去给后勤部跑跑腿。可怜林德洛,挂了个赋闲的名头,还得干着听任差遣的活,这就是挖煤工的命啊……

“那你准备怎么做?引渡的人最终还是你。”林佩斯收起诧异,这便要做计划表了。

“能怎么做?我是有法子的,不棘手的话就直接引渡程泉,棘手的话就返渡她,活人不能自挂东南枝啊!”说着,她又叹了口气,“爱真是麻烦的事,生活总是充满意外……幸好这次程泉和舒正雨都是拿着小红花大奖状长大的,应该都比较温驯乖巧人畜无害吧。不过舒正雨小时候遭受过比较严重的家庭暴力,也难怪她爱程泉爱得像救命稻草啊……”

林佩斯知道林德洛又要开启小蜜蜂模式“嗡嗡嗡”,颇无奈地在心里扶额。

这厢林德洛却又说开了:“不过这次如果返渡程泉的话,我大概就不能再留职了,唉,说实话,我真的舍不得这个职位啊,清闲自在的,况且别的不说,我也舍不得你这个面瘫话少爱起早,人傻钱多身材好的上司啊……”

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林德洛立刻住了嘴。

晚了。林佩斯在心里冷哼一声,又默念了一遍林德洛的话。

面瘫话少爱起早,人傻钱多……身材好??

“你这一周……”林佩斯故意停顿一会儿,给林德洛一种她下一秒就要说“去睡桥洞”的错觉。

“吃素。”林佩斯终于吐出后半句。

然而这对于林德洛来说,无疑比睡桥洞还要残忍。

“这怎么可以呢???”林德洛惊呆了,手里的ipad掉到膝盖上。

“不接受任何反驳,否则连甜点都没有。”预感到林德洛马上又要开始小蜜蜂嗡嗡嗡,林佩斯语速极快地补充。

甜点显然比林佩斯一张面瘫脸更有说服力,林德洛只好缩缩脑袋再小小声地说:“我们的革命友谊哪去了……”

林佩斯轻轻抿唇,掩去唇角的一丝笑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