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剧变

作者:今晚打蚂蚁
更新时间:2017-11-21 00:52
点击:467
章节字数:41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迟大作家,方便我坐下吗?”原来写着写着,我竟陷入了恍惚的状态,那一刻的停顿,我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随着咖啡店老板娘的声音将我唤醒。我放下笔,抬起头微笑着看向她。

“正好休息一下,大脑运作太久了,有点麻麻的感觉。”迟旭指了指脑门,“方老板,你好。”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味道还是一如既往得好,光闻一闻,就知道是你亲手调制的。”

“嘴越来越甜,真得不考虑我一下吗?”方媛暧昧得冲我眨了一下眼睛,现如今这个时代,同性相恋已是见怪不怪,就算在这个国度得不到官方的认可,但男人喜欢男人,女人喜欢女人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包括咖啡店的老板娘方媛,从我第一次来这里写书开始,就对我做出有意无意的邀请,比如希望我去她家里坐坐。很可惜,这番美人恩我无福消受。

透过咖啡杯的边缘,我望着坐在窗前的那对身影。

“她们是一对。”方媛直接回答了我的困惑。不,实际上这两个人我再熟悉不过了。

“看不出方作家,原来喜欢吃嫩草。”方媛见我没有移开目光的意思,继续说道。

“呵呵。”我只是淡淡一笑,“坐在左边位置的那个女孩名叫夏萱,是个哑儿,从小就不会说话,是附近学校的大学生,平时周末会来我这儿帮忙。”我点了点头,“右边那个可不得了,据说是沐家的大小姐,叫沐世希,比夏萱年长几岁,似乎是夏萱大学里的老师。”

“方老板消息真是灵通,佩服。”我再次拿起笔,“哪里~沐大小姐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我照顾好夏萱。倒是迟作家,看上得是哪个?”方媛轻笑着问道。

“两个我都惹不起,方老板就别埋汰我了。”我半是认真得说道,在心底里想着这也确是大实话。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迟大作家,这一次写得文章题材是什么?”我主动把本子递给她。

“看着像是北欧神话一类的.......”方媛随便翻了几页,就兴趣乏然得把本子还给了我,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女神之间的爱情吗?”方媛一手支着下巴,认真得思考到。“神也好,人也罢,在爱情这一点上,我觉得并没有任何差异。”我笑道。

“可是中国的神仙能相恋吗?啊!抱歉,你写得是北欧神话,死亡之国的女王吗?听起来挺诱人的。”方媛又来了兴趣。

“道理是一样的,就算同性相恋得不到父母和家人的认可,当事人难道就不会选择继续相爱吗?”我说道。

“哎~~你们搞艺术文化的想法就是不一样,虽说很多人还是会选择坚持,但现实里这条路确实不好走,大部分人到最后还是会结婚生子。”“海拉也是一样的,撇开复杂的身世,她的恋情同样都不到天界众神的祝福,但她愿意反抗。”

“反抗众神之王奥丁吗?听起来好酷!可她有这样的资本不是吗?”方媛反驳道。

“曾经有过吧。”我感叹道,“哎?”方媛疑惑得看着我,“曾经她得到众神之父无上的宠爱,就算其他人反对,也无法动摇她在阿斯嘉德的地位半分。”“但神和凡人本质上并无区别,能拥有全世界,也可以在瞬间变得一无所有。”“然而,又可以从无变有,世间万物总是在周而复始的轮回中度过。”

“迟作家,你真得很会讲道理,但有一点,人是人,神是神,二者拥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神犯了错,来人间受罚后又可以重新回到天上,但人不管犯多少次错,轮回多少次,无非就是在地下和地上蹦跶。”“难道不是神比人更拥有打破宿命的力量吗?”方媛阐述道。

“不,你错了。世间万物运行的规律,就连神也难逃其末日的终点。”

“神也有宿命。”



一切发生得就是那么突然。一道神旨降临在海拉的头上,她必须前往尼福尔海姆清除瘴气,以方便日后预言中的冥界之主入住。因为从奥丁的预言来看,距离冥界之主诞生的日子不远了,而在之前没有人知道此神的身份和来历。但也说明离诸神黄昏来临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小白,在阿斯嘉德乖乖得等我回来,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出发前一天的晚上,海拉的寝宫内。海拉让芬里尔顺势躺在自己的怀中,轻抚着她的白发,说道。

“我想陪你一起去。”芬里尔开口道,同时翻了个身,让自己脑袋枕得更舒服点。

“你呀!最近越来越爱撒娇了,是舍不得离开我吗?”海拉勾起嘴角,打趣得说道。

“嗯~我不放心你。”芬里尔闷闷得说道,语气有些低落。

“我发现你这一阵子越来越爱睡觉了~”海拉爱怜得揉了揉芬里尔的下巴,“为什么我就不能和你一起去呢?”芬里尔忽然抬起头说道。

“我需要你替我守护阿斯嘉德。”海拉闭了闭眼,半晌才说道。

“他们不需要我保护,我只想守护你一个人。”芬里尔一双蓝眸几乎可以滴出水,执拗得盯着海拉。

“小白,这是父王委托给我的任务。我答应你,这次回来我就向父王提我们之间的事,如果他不答应,我就带你离开这里。”闻言,芬里尔竟发愣得看着海拉,“小傻瓜,你一直想离开这里不是吗?你以为可以瞒得过我。”海拉宠溺得一笑,又抱紧了她。

“这里是你的家,你真愿意为了我离开?”芬里尔不确定得说道,“我和你本就不属于这里,为什么不能离开?就算父王待我恩重如山,我也不能选择牺牲你。更何况只要阿斯嘉德有难,我一定会回来。这并不违背我守护阿斯嘉德的誓言。”海拉摸着芬里尔的脸,认真得说道。

“我愿意为了你留在这儿。”芬里尔感动得说道,“哈哈~我当然明白你的心意,所以等我回来。说不定结果未必像我们想得这么坏。”海拉用手指轻点了一下芬里尔的鼻尖。

“好,无论如何我都会等你回来。”芬里尔喃喃得说道。



海拉离开阿斯嘉德不过才短短一日,芬里尔心中已感到空虚。她已经习惯了和海拉相伴的日子,当然海拉以前也有离开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可这一次她心中隐隐生起了不安感。近些日子以来她时常会感到身体虚落,感光的敏锐度也大不如从前,最奇怪的一点是她竟感到了害怕和不安,这在从前是没有过的事。小时候,她莫名其妙得被扔在了这里,所幸遇到了海拉。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恐怕早已被这些神大卸八块了,那也是在她刚懂事不久才知道的事,她是魔狼芬里尔的女儿,当然她对这个父亲根本没印象,也不知道自己体内另一半流得是谁的血,她也不知道亲生母亲是谁。莫名其妙来到这世上的她,孤身一人,对周遭的一切都感到茫然,可她并不恐惧,有得只是困惑。她本是一头狼,能够嗅出这些神身上对她所抱有的恐惧感。是的,不是她害怕他们,而是他们惧怕她,就像他们嫌恶海拉一样。

在这世上,只有海拉愿意真心对她好,照顾她、教导她。她所相信的人也只有海拉一个,所以不知从何时起,她心中只有海拉一个,愿意为了她做任何事。似乎在她的认知里,一旦认定某个人,就会义无反顾得遵从于此人。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她和海拉做了那档子事,当然她知道海拉是故意勾引她的。初尝禁果的美好,竟令她识得了情爱的滋味。

海拉告诉她这是爱情,不单单只是亲情和朋友之间的情义,是超越这世上所有一切感情的存在。起初她并不是很明白,只知道海拉对自己做那档子事并不讨厌,相反喜欢得紧。而且渐渐得,只要海拉一不在她身边,她就会发疯般得想她,海拉不开心她也会不开心,海拉高兴她也会心情变得好。光只是待在海拉的身边,她感到了巨大的满足感。最后,她相信自己是彻底爱上了海拉。


“谁?!”站在寝宫中的芬里尔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并感到了深深的敌意。

“我妹妹的宠物,你好啊。”光明神巴德尔在她面前现身了,“这里是海拉的家,滚出去!”这个叫巴德尔的神祇以往总会有意无意得针对于她,何况还对海拉意图不轨,她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区区一条孽畜,脾气好大啊!”巴德尔当然不会就这样离开,“我有父王的命令,要带你前往天牢。”巴德尔得意得说道。

“奥丁的命令与我何干,我只听海拉一个人的。除非她回来,我哪里也不会去。”芬里尔抬起右手,手中幻化出一柄利刃。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所以这一次我可以毫无顾忌得出手了。”巴德尔手持黄金利刃攻向芬里尔。

“不自量力的是你!”兵刃相交不过才片刻,巴德尔明显败下阵来,他虽是奥丁之子,却没有弟弟雷神托尔那样的力气,论战斗力,在阿斯嘉德的众神里实属一般。

芬里尔一脚将他踹倒在了地上,剑尖直抵他的喉部。“滚!”芬里尔命令道。

“畜生就是畜生!呵!”巴德尔只是冷笑,芬里尔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无形锁链牢牢得禁锢住了自己的四肢,手中的长剑也掉落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鬼东西?!”芬里尔拼命挣扎,但就算用尽她最大的力气也无法挣断锁链,更何况她根本看不见锁链本身具体的形态。

“尝尝雷菲耶的滋味吧~你那畜生父亲可到现在还被它锁着!”巴德尔反手就给了芬里尔一巴掌。

“你说什么?!我的父亲!”芬里尔睁大蓝眸,不可置信得瞪着巴德尔。

“海拉给你灌迷魂汤太久了吧,哦对了,你还不知道自己和她的真实关系吧。”巴德尔咧嘴笑道。

“我一定会杀了你!”芬里尔一双眸子透着杀气,用孤狼盯住猎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巴德尔。

“我那可爱的妹妹,阿斯嘉德的小公主,正是你父亲的亲妹妹!”芬里尔心中一窒。

“你和她又苟合在一起,现在又怀了杂种。用凡人的话说,乱lun??比起你们本身邪恶的存在,真是令人作呕!”巴德尔用憎恶的语气恶狠狠得说道。

芬里尔的大脑仿佛被重击,消化着巴德尔的话。他的意思是自己怀孕了??

她下意识得就想要去摸肚子,然而只觉得手腕一紧,整个人随之飞了出去,脸朝下倒在了地面。

原来锁链的一端就在巴德尔手中,“阿斯嘉德就不该容忍你们的存在,你们只会带来灾祸,带给阿斯嘉德厄运。还好母后终于说动了父王,把海拉流放到了尼福尔海姆。”

巴德尔用一只脚踩在了芬里尔的背上,“如果海拉选择嫁给我,她也可以不用去那不见天日的鬼地方。”“听说那里终日只有冰与雾,不见阳光,一个只有亡魂徘徊的鬼地方。”

“上一任的冥界之王已经失踪了很久,尼福尔海姆没有人管理,就变成了一个只有亡灵和毒气的鬼地方,也是理所当然。而我亲爱的妹妹海拉,就是预言中的新一任冥界之王。其实她也不算流放,就当换一个新环境好了。”

“至于你就没那么走运了,绝对不能留你们的孽种出生!”巴德尔又狠狠往芬里尔身上踹了几脚。

芬里尔并不关心他说了什么,也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海拉被流放到了尼福尔海姆,换句话说奥丁骗了她。尼福尔海姆是个危险的地方,不要说凡人,那里寸草不生,就连阿斯嘉德的神本身想要深入那里都很难,上一次她只带了一小队人马进去,光是到达入口处,他们就无法再前行了。那时候她担心海拉,所以选择了撤离。

不行!海拉有危险,她要去找她!

巴德尔见芬里尔不发一语,沉默得令他愈发得焦躁了。他走近一步,“啊!!!!!!”猛然间芬里尔嘶吼了一声,从身上迸发出的白色光芒,让她瞬间化身成了一头巨狼。

她龇牙凶狠得瞪视着巴德尔,由于体型上的巨大差距,巴德尔当时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害怕得往后退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