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如果我会毁了阿斯嘉德,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作者:今晚打蚂蚁
更新时间:2017-11-21 00:51
点击:534
章节字数:75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小白!”被囚禁在大牢深处的白发女孩正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海拉激动得跑了过去。

“我们回家,小白!”海拉轻轻摸了摸她的脸,惊叹于小白的一头白发,以及脑袋上露出的两只尖尖耳朵,她的手下意识得就摸向了对方的臀部,果不其然在那里有一条长长的毛绒绒大尾巴,手感柔软,海拉忍不住用手捏了捏。

“呜......”白发女孩微微睁开了眼睛,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盯着海拉,有些许的困惑及害怕。

“别怕~小白,我叫海拉,从此以后这里,阿斯嘉德就是你的家。我会照顾你,教导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海拉见这一次女孩没有躲开的意思,心里有些许的高兴。

“啊呜~?”白发女孩只会发出这样的叫声,似乎并不会说人话。她脑袋上的两只耳朵敏感得动了动,伸手摸上了海拉的手背,正是之前被她爪子弄伤的地方。

“哈~不要担心,伤口早就愈合了。不过小白你还真是厉害,居然可以害我受伤。你看,现在只有淡淡的爪印哦~”海拉故意把手伸到白发女孩面前。实际上这点痕迹海拉完全可以轻易得消除,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不想抹去这样的痕迹。就好像这是她和小白羁绊的见证。“呜呜~”白发女孩“嗷嗷”叫唤了两声,伸出小舌舔了舔海拉的手背。

“哈哈!好痒~小白,你在做什么?我没事啦。”海拉笑个不停,情不自禁伸出手摸了摸小白的耳朵。白发女孩舒服得晃了晃脑袋,似乎很享受海拉的抚摸。这下海拉可以确定对方是彻底信任了她,而且就算小白不会说话,她也完全能理解对方的意思,这也是小白向她敞开心扉的另一种证明。


从此以后,海拉的寝宫又多了一个人,她给白发女孩取名芬里尔,沿用其父之名。而且后来她发现小白对自己的身世似乎一无所知,并不知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海拉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海拉和芬里尔在寝宫同吃同住,几乎日夜形影不离。海拉接受的所有课程和训练,芬里尔也要参与。空闲的时间,海拉也会教芬里尔说话,虽然她学得很慢,甚至在语言这方面她显得极为笨拙。而且芬里尔也不愿意在其他人面前开口,除了海拉。这一点海拉也并不在意,小白算半个兽类,就算她不说话,她也完全能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海拉在外人面前还是会称呼小白的名字芬里尔,但私下她还是喜欢叫她小白。小白在战斗方面的天赋尤为优秀,和海拉一起配合训练几乎天衣无缝,并且可以任意幻化自己的形态,随时现出原形,变成一头通体纯黑的巨狼。


时光飞逝,十年过去了。海拉和小白从女孩成长为了少女。这一天,海拉被派去约顿.海姆(巨人国度)清剿几个在人界长期骚扰人类的冰巨人。骑在天马之上的海拉,率领部队正行进在铁森林深处,即将到达巨人国度的边界处。

“停!”海拉挥手示意士兵们停下脚步,她翻身下了马,“从这里开始,你们原地待命,我一个人去就好。”海拉冷然宣布道。顿时引起了士兵们的抗议声及窃窃私语,海拉站在原地,只是微闭着眼睛,双手交叉抱着胳膊。如今她已出落成身高一米七八的少女,肌肉结实有力,又分布均匀,身形矫健。一身黑绿相间的铠甲正是由奥丁亲自赠予的神物,据说是由冰霜巨人之始祖尤弥尔的遗体,部分骨头锻造而成。此刻,她背后的红色披风正乘着北风微微飘荡而起。海拉会下达此命令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军队中有不少士兵对她的出生怀有敌意,他们不愿意听从她的命令,或屈居其之下。但她要完成父王的命令,剿灭那几个作乱的巨人,所以就算只靠她一个人也要亲自完成。而不让这些士兵跟着去,只是不想造成他们无畏的伤亡,毕竟他们也是阿斯嘉德的子民。

海拉右手一挥,手中出现了一柄黑色连体利刃,那是她的贴身武器加尔姆,由瓦特阿尔海姆的侏儒亲手打造。所有的士兵瞬间都安静了下来,海拉只给出一个冷冽的眼神,转身飞向了空中,一路穿梭至巨人国度的边界处。

不料,对方早已做好了准备,似乎已然知晓了她的到来。四个冰巨人一起围堵她,海拉不得不退出他们的包围圈,移动到了外面,挥起加尔姆砍向了其中一个冰巨人的脚跟。

“哦哦哦哦!”冰巨人吃痛,捶胸咆哮着,反手一拳击向了海拉。海拉运用瞬移出现在了它的头顶,双手握住黑剑,自上而下贯穿了冰巨人的头顶。

就这样一连干掉了三只,不费吹灰之力。然而,背后露出的破绽给了敌人可趁之机。从冰巨人口中吹出的寒冰,冻住了她的双脚,令她无法动弹。

“可恶!”海拉试图用加尔姆去砍,竟然砍不动分毫,这令海拉感到意外。

“你这个叛徒之女,今天我誓要从你身上讨回一切,但也弥补不了你那狡猾的父亲所犯下的罪孽!”海拉微微转过身子,见冰巨人一巴掌朝自己头顶拍了下来,她想到用瞬移挣脱,却发现瞬移也不起作用了。“我的力量居然消失了?!为什么会这样?”海拉反手将加尔姆掷向了冰巨人脸正中央的独眼。

“哦哦哦哦!!!!”眼睛被刺瞎,冰巨人痛苦得咆哮了一声,响声惊天动地。右手拔出眼球上的黑剑,扔了出去。弯下身子张嘴冲海拉大吼一声,从口中喷出的冰霜之气几乎将海拉的身体给冻上了一层寒冰。

海拉发现就算巨人瞎了一只眼,她依然无法挣脱脚上的禁锢,眼看巨人胡乱挥舞的双手,一巴掌就要正中自己,千钧一发之际,一头黑色的巨狼从天而降,挡在了海拉身前。

一双蔚蓝色的眸子睁圆瞪着巨人,同时身形在瞬间扩大数倍,几乎到达了和巨人同等的大小,挥起一爪子划过巨人的胸膛,留下了一个狰狞的大窟窿,蓝色的液体不断那里渗出。

“小白,小心!”海拉眼中闪过惊喜之色,又担忧得看着巨狼英勇搏斗的身姿。

巨狼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得咬住了巨人的脖子,巨人的拳头一下又一下揍向它的脑袋,想要让巨狼松嘴。

“哦哦哦呜呜!”巨狼死命咬住巨人的脖子,誓要将它脑袋扯断才肯罢休,四肢拼命得撑着地面。它的脑袋已经受伤了,血液缓缓落下,但巨狼就像感受不到痛感。双眸中燃起了熊熊烈火,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死敌人。

海拉看得焦急,情急之下,用拳头砸向脚上的冰块,一下又一下狠命得砸。“小白,再等等我,我马上就来了!”“该死的!”海拉咬住了嘴唇,为什么没用,她的神力为何突然消失了。小白有危险,她必须去救她。

直到她的拳头已经血肉模糊了,“啊!!!”又是重重得一击,她听见了骨头断裂的声音。而在恍惚之间,她仿佛看见自己的右手变成了森森白骨。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海拉管不了那么多,猛然间从手中凝聚出黑色冰锥,成功得击碎了冻在自己脚上的冰块。

终于挣脱,海拉迫不及待得飞身跃向空中,落在了巨狼的肩上。

“哈哈哈哈!海拉,你果然是我们的一员!”海拉并不明白巨人口中的话语,她也不想知道。这一次,双手掌心中同时幻化出黑色冰锥,刺穿了巨人的脖子,它整个庞大的身躯轰然向后倒去。

海拉松了一口气,摸了摸巨狼的脑袋,从它身上落下。刹那间,她看见了覆盖在地上冰层中自己的身影。那张再熟悉不过的容颜,有一半化成了白骨。


“啊!!”海拉惊吓得身形一晃,径直向后倒去,却稳稳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小白。”海拉目光变得温柔,伸手摸向白发少女的额头,“你受伤了。”海拉柔声说道。

“不碍事。”白发少女蓝色的眸子专注得盯着海拉,轻轻摇了摇头。

“下次不许再这么莽撞了。”海拉从她怀中离开,正面向着她。片刻,右手捧过白发少女的脸,吻了上去。

“嗯。”白发少女乖乖得站着,任由她亲吻着。海拉满足了,最后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嘴唇,才放开她。

“你怎么会来?父王不是派你去尼福尔海姆侦察了吗?”海拉搂过她的肩膀,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心满意足得说道。

“担心你。”原来白发少女正是已经长大的芬里尔,个子稍微比海拉矮一点,穿着一身银色铠甲,黑色的披风在她身后摇曳。同海拉身上的铠甲不同,这身铠甲是她自己幻化出来的。她是魔狼芬里尔的女儿,继承了其血脉和同等的力量。虽然时至今日,海拉依然没有告诉她和自己的关系。但这并不改变海拉对她的心意,海拉爱这个女人,这次回去她甚至准备请求父王,让她和小白完婚。

“傻小白,你这样算擅离职守,被父王知道了要责罚于你的。”海拉担心得说道,“你更重要。”白发少女抬起了蓝眸,眼神执拗,透着坚定。

“我们回去吧。”小白虽然话不多,但每一句话海拉都能感受到她深深的情意,她与小白早已心意相通,对方所思所想,她完全知道。“哦,对了,你的伤,我先替你治愈。”海拉刚要运用神力为她治疗,小白却握住了她的手。

“不用,我自己来,你身体比较虚。”说着,不给海拉拒绝的余地,小白死死得握住了她的手。然后单方面得拉着她往前走。

海拉勾了勾嘴角,温柔得望着对方走在前面的身影,心中充满了无限暖意。


“父王,芬里尔擅自违抗你的命令,离开了前去尼福尔海姆探察的小队,险些让那些士兵丧了命,我恳请父王对她作出严厉的处分!”大殿之上,说话得正是光明之神巴德尔。

“海拉回来了没有?”坐在宝座之上的奥丁,此刻只关心一件事,那就是围剿冰巨人之事。近些年来巨人国度有再次崛起之象,对于人界的骚扰更是越来越频繁。他相信海拉一定可以顺利完成任务,同时他也担心海拉的安危。

“父王?”巴德尔有一瞬的迟疑,他确信奥丁听清楚了他的话。

“恕我直言,陛下,此次围剿巨人,应该派我前去,海拉毕竟还年轻,就连托尔都比她更加胜任此次任务。”战神提尔也发言道,同时他侧目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奥丁之子,雷神托尔。

“都住嘴吧,现下我只关心一件事,海拉在出发前向我起誓,一定会亲手带着那些巨人的头颅回来见我。”奥丁朝众人摆了摆手。

“陛下,海拉答应你取下巨人首级是一件事,芬里尔违抗命令那又是另一件事,切不可将此二件事混合。”弗丽嘉眼见自己的儿子脸色逐渐变得难堪,发话了。

“这一点,你放心,我自会秉公处理。”奥丁冲她微微点了点头,“狼女芬里尔擅自违抗军令,理应.........”突然之间,从宫殿门口处传来野兽的嘶吼声,一头巨大的黑狼直冲了进来,坐在它背上的则是海拉。她飞身跃下,右手一挥,四颗圆滚滚的脑袋“咚”得一声掉在了地上,一路滚到了弗丽嘉的脚跟前。

“谁要定芬里尔的罪?”海拉迈着步子,眼神扫了众神一圈才站定,恭敬得冲奥丁行了一礼。

“父王,我回来了。”海拉骄傲得说道,“海拉,你回来就好。”奥丁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不仅如此,我和芬里尔还带回了巨人的脑袋作为礼物。”海拉在大殿之上,每一句发言都十分响亮,似是故意要向众人展示自己的功绩。

“而且我有一事要向父王禀报。”海拉单膝跪地,缓缓开口向奥丁报告道,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此时,巨狼的身影再次幻化成了少女,白发少女芬里尔就那样静静得站在海拉身后,目光只注视着眼前人,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这么说,是芬里尔保护了你。”奥丁作出了沉思状,片刻就宣布今晚将在英灵殿举行庆功宴,为了褒奖海拉的凯旋而归。至于前面说要处罚芬里尔的事,被他撇在了一边。

“谢父王!”说完,海拉以休息为由,直接拉过芬里尔的手走出了大殿。

“怎么了?”海拉发现身后的人有一丝迟疑,她回头问道。“你不高兴了。”芬里尔开口道。

“呵~他们摆明了要欺负你,我当然不高兴!”海拉朗声说道,“他们也惹你不开心了。”芬里尔眨了眨蓝眸,盯着海拉,眼底燃起了杀意。

“他们这样针对你,我自然不开心。所以小白你要替我报仇吗?”海拉半是开玩笑得说道。

“我去把他们全杀了。”芬里尔说完转身就要朝大殿走去,“慢着!”海拉快一步得挡在了她的面前,用手背轻轻蹭着她的脸颊。“小白,你怎如此可爱~”“我真是越来越爱你了~”海拉捧过她的脸,轻轻吻着她的嘴唇。“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芬里尔双手环抱住了她的腰,算是回应海拉的感情。她本就不是善于表达的人,可是对于海拉,她却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就算是死也可以吗?”海拉看着她的眼睛,手轻轻拨开她的额前的白发。

“嗯,只要是你下达的命令。”芬里尔认真得点了点头,清澈的蓝眸里不牵扯任何一丝杂质。

“你真是我的小傻瓜~”海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搂过她的脑袋,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这样子就真得像一只忠诚的小狗狗了。”海拉感慨得说道。“我不会让你死的,就算有一天你的生命逝去,我会亲自前往冥界找回你的灵魂,甚至我会为了你成为“死亡”本身。”

“不是狗,是狼。”芬里尔弱不可闻的声音在海拉胸口响起。海拉勾起的嘴角更高了,她听见了。


英灵殿。奥丁手下最英勇的战士聚集地。更确切得说是那些生前拥有无数功绩,死后被追封为英雄,后世为人所传颂的人。这些英雄的灵魂都会被女武神引渡到英灵殿,继续接受训练,随时为诸神黄昏的战斗做着准备。但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享受着美酒与佳肴,过着无忧又快乐的日子。而每当阿斯嘉德有重要的宴会也会设宴在此处,与众英雄一起狂欢。

今晚也不例外。英灵殿内摆满了各种美食,还有美酒,英雄们比平日来得更加兴奋,他们甚至借此机会进行切磋,因为能与雷神托尔或是战神提尔这样的神祇比武战斗,机会可谓少之又少。

作为宴会的主角,海拉却是迟迟才到来,她跟小白在寝宫里亲热了好久,才依依不舍得开始打扮。因为小白并不喜欢这样热闹的场合,其他人也并不欢迎她这样的存在,所以基本她不会出席。于是每一次海拉独自出席,小白则在英灵殿附近等她。通常海拉也不会在宴会里待很久。

“瞧瞧谁来了!”提尔正端着酒杯,望着出现在人群之中的海拉,不得不说换上便服的她更美了。“我的姐姐海拉都快美得超过母后了~”托尔在一旁不动声色得说了一句。

“我天真的侄子,还真把她当成你的姐姐了?”提尔转身看着他,“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海拉一直对阿斯嘉德忠心耿耿的,对我也不错。虽然偶尔会抢了我的风头,但总得来说我并没有太大的不满,倒是母后整天神经兮兮的。”托尔完全沉醉在美酒之中,故作轻松得说道。

“给你一句忠告,千万别在你母亲面前说这样的话。”提尔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看海拉也没有想坐王位的意思,要明白整个阿斯嘉得都知道她眼里只有那条蠢狼。”托尔打了个酒嗝。“好了托尔,我看你是喝多了,我带你去旁边休息吧。”说着,提尔看了看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旁的巴德尔。“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奥丁之子,雷神托尔!”“我怎么会喝醉呢?!”托尔此时注意到了他的兄长巴德尔。“巴德尔,你来了啊!咱们一起喝酒!”提尔冲巴德尔点了点头,强拽着托尔离开了。

从海拉进门开始,巴德尔的关注点就在她身上。

“恭喜你~首战告捷。”女神西芙见海拉一个人站在偏僻的角落,主动端着两杯酒,走过去打招呼。

“谢谢~但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出任务了。”海拉也不自谦,相反有些许的骄傲。

“以往都是你跟在陛下身边,这一次是你一个人,哦不~还有你的宠物。”最后两个字,西芙故意加重了语气,娇笑着说道。

“芬里尔也是阿斯嘉德的战士,她并不是我的宠物。”海拉脸色阴沉了下来,“是吗?据我所知你早就把她吃干抹净了,而且整个阿斯嘉德她只听从你一个人的命令,这已经不是秘密了。”

“是,我喜欢她。”海拉并不避讳,反而大胆得承认道。“你觉得陛下听见你的想法会怎么打算?当然陛下一直都很宠你,可在一些事情上他有着绝对的立场。”西芙假装漫不经心,继续说道。

“我并不觉得父王会不知道此事。”海拉抿嘴笑道,“整个阿斯嘉德,包括人界,有谁能逃得过父亲的眼睛?”“海拉,你太自信了。”西芙的眼神不自觉得望向人群中的巴德尔。

“因为我有自信的资格,就如同你们全部忌惮我的出生以及那个可笑的预言。”海拉冷笑着,“是吗?我更觉得陛下有意撮合你和巴德尔。”西芙得意地说道。

此时,巴德尔发现海拉和西芙已然注意到了他,他便大方得朝她们走了过来。

“我不打扰你们了。”西芙识趣得率先一步离开了。

“海拉妹妹,恭喜!”巴德尔举高了酒杯,海拉却只是抿了一小口酒,微微点头示意。

“这杯酒敬得应该是芬里尔。”说着,海拉将杯子里剩下的酒倒在了地上。

“我亲爱的妹妹这是生气了?”巴德尔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许是感到了难堪。

“不敢,毕竟你是我名义上的哥哥,但请哥哥你少打芬里尔的主意,她是我的人。”海拉一语双关,不给巴德尔留任何情面的转身离开了。

巴德尔感觉自己被羞辱了,他是光明之神,更是众神的宠儿,论出生长相和能力哪一点不比那头畜生强,阿斯嘉德的女神们更是对他青睐有加,唯独海拉除外。他跟海拉只是名义上的兄妹,况且私底下父王也曾透露过有意撮合自己和她。对这个妹妹并没有谈得上多么喜欢,只是因为长久以来他一直做着噩梦,梦中他被人暗算而死,然而他却无论如何都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包括自己的死因。有一次,他无意中从母亲弗丽嘉口中得知,海拉是未来冥府的女王,他心想要是能娶了海拉,那么就算自己有朝一日真得被人暗算而死,也可以再次复活。他心底是这么盘算着的,然而海拉却只中意那个畜生,两人苟合在一起的事,他也知道,所以他更加不甘心。


海拉走出英灵殿的时候,远远就看见那个伫立在月光之下的身影。于是她飞快得跑了过去,“小白~”恰巧芬里尔在此时转身,自然得张开了双手,接住了海拉。

“今天比以往更早一些。”芬里尔摸了摸海拉的头发,“嗯,我还是喜欢跟你待在一起。”海拉用脑袋在芬里尔怀中蹭了蹭,“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芬里尔敏感得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我还是喜欢你变成大狗那般的模样。”海拉不回答的问题,反而闷闷得说道。

芬里尔闭上了眼睛,宠溺得笑了。只一瞬,她又化作了巨狼的身姿,并主动压低身子,匍匐在地,让海拉坐上她的头顶。

海拉整个身子趴在她的头顶,握住她两只毛茸茸的狼耳,有用脸蹭了蹭。

“走吧~去我们的秘密基地。”海拉大喝一声,巨狼点了点头,迈开了矫健的四肢,奋力向前跑去。

所谓的秘密基地,是指海拉和芬里尔初遇的地方,每当海拉心情不好的时候,总喜欢让芬里尔驮着她来到此处休息片刻。

就像现在,芬里尔乖巧得趴在草地上,海拉的脑袋枕在她的前爪上,身体躺在她柔软的肚子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得拨弄着她柔软的毛发。

“从小我就做着一个梦,在梦中我化身成了邪神洛基的女儿,毁灭了阿斯嘉德,把这里变成了一片炼狱。”海拉自言自语道。

“小白,我的亲生父亲是火神洛基,我身上流有一半巨人的血统。”“所有人都认为我父亲是一个邪恶的存在,整天想着毁灭整个世界,所以到后来他们只称呼他为邪神。我是邪神的女儿,自然我也是充满着罪恶的。”

“但父王对我如此仁厚,我怎么可能成为毁灭阿斯嘉德的那个人。”海拉凄然得说道。

芬里尔只是安静得倾听着,她明白海拉心里积着很多事,背负着什么。她和海拉一样,同是阿斯嘉德的异类,其他人看待她和海拉的目光是同样的,充满了不屑与嫌恶。

“然而就算我们是神,依然和凡人一样拥有宿命,诸神黄昏是阿斯嘉德的未来。如果我真是预言中那个注定要毁灭阿斯嘉德的人,我想我会选择了断自己,到那时小白你还会陪在我的身边吗?”

芬里尔用她那粗长又毛茸茸的尾巴轻轻抚过海拉的脸颊,“你生我便生,你死我也会随你而去。”

“呵~小白,你居然开口说话了,而且是以这副模样,我好高兴。”海拉揉着她的尾巴,开心得说道。

“你高兴就好。”芬里尔的声音有些低,倘若现在她是人身的话,估计一定脸红了。

“我不相信这世上有宿命,若是有,那也是我和你之间注定相爱的结局。”海拉轻声念道。

“如果我会毁了阿斯嘉德,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