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兵无常势

作者:兔小顺
更新时间:2017-11-20 23:00
点击:1334
章节字数:23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很多事一旦开了头就像射出去的箭,不可能有回头的一天,而事无其一,有二则有三,三之后,成习性,无可改之。

齐太妃被温勍所谓的“尽孝”逼得进无可进、退无可退,她明知两人这般关系着实荒唐,却又像上瘾了一般,能拒绝一次两次,无法拒绝第三次第四次,不然浑身难受,夜不能眠。温勍凭借多年行军布阵的经验看出不谙心计的齐太妃的心理,绰绰有余,每次齐太妃拒绝她也不强求,抱着对方自顾睡去,等时机差不多了,在对方欲拒还迎中不费吹灰之力拿下对方,一满需求,以致二人皆是满意至极、皆大欢喜。

虽然如此,齐太妃还是顾虑重重,可惜她因为从小失去母亲,被继母暗地里欺负,没有机会结交闺中密友,导致她在此事上不知与谁商量。反复斟酌良久后,她决定先去找老齐王的三名妾室,探探她们的口风。

“温大将军多温柔啊,如果她是男子,妾定要求太妃休了妾,去给将军当洗脚婢子也是愿意的。”

“温将军是女子妾也想给将军当婢子呢,只是将军不爱用婢子,着实让人遗憾。”

“将军岂是一般女子?英姿勃发、爽朗率性,就是这满大昭想找出一个能跟将军比肩的男子都不易。”

“其实啊,要我说,皇上既然那么忌讳将军,就不该让将军嫁人,而是应该让将军娶一个,这样一来,全天下谁还能全心全意的跟着将军?”

“这话妹妹在咱们府里说说便罢了,千万别说出去,不然就是害了将军。”

“我知道的,将军待咱们这么好,我才不会害了将军。”

“前两天将军又将皇后赐下的手镯赏给我了,我拿给你们看看?”

“好哇,将军还是偏爱姐姐一点。”

“胡说什么呢?皇上皇后赏赐的东西,哪一次将军不都是将最好的给太妃?也就太妃看不上的破落便宜了我们。”

……

在几个妾室屋里坐了半天,听着她们翻着花样赞美温大将军,又翻着花样说着温大将军对自己有多好。齐太妃默默喝了三壶茶,最后选择尿遁了。

齐太妃在自己屋里吃过午膳,小憩了一会儿,决定去找自己格外用功练武的儿子,侧面打听一下自己与温大将军夜夜同床共寝的事可有流传出来。

“娘,我天天练功到半夜,回去就睡死了,哪知道她什么回房的啊。”

“娘,你们难得婆媳关系融洽,没事就在一起交流一下做女人的心得呗,让我媳妇像个女人点。”

“娘,你有时间和温大将军说说,让她别那么勤快的往巡城营跑,多指导我练功啊!”

“娘,你要没事了就走吧,我得继续练功了。”

……

被自己的儿子“赶走”后,齐太妃迷茫的站在花园里,突然觉得自己好孤独,身边连个说些体己话的人都没有,只有晚上那个混蛋回来后,才能感受到片刻的安心,才能感觉到自己被需要着。

“温勍……”齐太妃望着池中红鲤,轻声喊着那混蛋的名字。

“喊我什么事?”身后一具温热的躯体轻轻搂住自己,在耳边戏谑的问道。

齐太妃侧头看向脸庞突然出现的笑颜,一瞬晃神。

温勍爱怜的在齐太妃脸颊上亲了亲,问道:“怎么了?不开心吗?”

齐太妃在对方不同于女子的馨香中醒神,摇了摇头,没说话,只是身体往后靠了靠,想要更加贴近对方。

紧了紧环抱住纤细腰身的手,温勍在齐太妃脖子后深吸了一口气,笑道:“婆婆,你今日去找了周氏几人?”

神色慌张的回头看向温勍,齐太妃惊诧对方居然连这点小事都了如指掌。

“婆婆,你知道她们为什么要那么说吗?”温勍眼里全是柔情,看得齐太妃又是一阵恍惚,下意识的摇头。

“因为啊,”温勍故意拖着嗓子道,“我早已收买了她们,让她们为我做事。”

“做什么事?”

看着齐太妃懵懂的样子,温勍撩开她脸颊的发丝,说:“我要你,自然得从你身边的人开始收买。”

齐太妃皱了眉头,咬着下嘴唇不语。

“还有啊,我也收买了齐王呢。”温勍像没看见齐太妃的脸色一样,继续说道。

脑门一阵疼痛,揉了揉额角,齐太妃清冷的开口问:“现如今你已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还想要什么?”

温勍垂下眼睑,齐太妃错过她眼里的落寞,只听见她声音如常的说道:“我还想要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啊婆婆,你还有什么能给我的?”

“除了这具皮囊,本太妃不知温大将军还能看上什么。”

“我想要的,其实至始至终只有一个……”温勍笑容灿烂的看着齐太妃。

齐太妃冷漠的回望,像例行公事一般,问道:“竟然还有东西能入温大将军的法眼,不知此物是何。”

“是一颗心啊。”

心漏跳了一下,齐太妃震惊的看向一脸笑的无所谓的人,分辨不出这人哪句真哪句假。

温勍也不解释,从怀中掏出一个红色穗子,珍爱万分的抚了又抚,然后递与齐太妃道:“明日我要南下打倭寇了,倭寇素来狡诈,而我又不识水性,此次前去,也不知是否还有归来的一天,此物便还给你吧。”

“……为什么是还给我?”温勍的一番话让齐太妃方寸大乱,只能揪着最后一句自己能理解的话问。

温勍低声笑了笑说:“你想吧,想明白了,可能我们就会见面了。”

“温、温勍……”齐太妃看着对方,第一次恨自己口齿笨拙,无法说出心中所想。

温勍留恋的看了一眼齐太妃手中的穗子,摸了摸鼻子道:“你别这样,明日也不要去送我了,我堂堂镇国平疆威武大将军可不能在百万大军前像个娘们一样,磨磨唧唧的,丢人。”

“我是一品诰命也是你婆婆,儿子是齐王又是你夫君,无论于情于理,明日肯定是要在场的。”

“那你随便找个借口不去,皇上不会为难你。”

齐太妃看着状似云淡风轻的温勍,忍了又忍,没忍住,质问道:“你夜夜宿在我房里,现如今占足了便宜就走,是耍我吗?觉得我傻,好欺负吗?”

听了这不客气的问话,温勍到咧开了嘴笑道:“是觉得你挺好欺负的。”

“你!”

“我只想欺负你一个,欺负一辈子。”

齐太妃霎时羞红了脸颊,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婆婆,你看我们多有缘。你叫辛晴,是我辛苦得到的晴朗;我叫温勍,默默温情着你的强大。名字里全是情,你怎么能到现在都不懂呢?”

“婆婆,我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晴儿,我会在南边等你,死了,魂也一直等你。”

温勍那日留下这几句话后就走了,齐太妃也听话的没有去送行,只在府中等着杨宁远回来转述见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