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章

作者:南拾北辞
更新时间:2019-03-24 09:03
点击:731
章节字数:44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卫微沉不住气了,“陆望,我觉得靠我爹他们找到我们,我们可能要在柳府终老了!”

陆望一斧头劈开前面的木柴,“我们连劈柴都是在自己的院子,根本见不到张大娘,根本吃不到豆腐花,天天都在劈柴抄书背书……”

说着说着,两个人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陆望把手中的斧头一扔,“我们来就是为了吃豆腐花,现在连张大娘的面都见不着,我们还留在这干嘛!”

卫微恍然大悟,懊恼道:“果然读太多书能使人变蠢!”

两人叽叽咕咕了一番,决定趁着今天中午人少的时候出去了解下这柳府的布置,卫微用木条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再把圆分成两半,“看,这就是柳府,我们分头行动,你走这边,我走这边。”

陆望严肃地点了点头,看着那个圆,“我们回来之后就把自己看到的标记在这个地图上,到时候商量什么也方便些。”

这个计划一听就觉得很靠谱,卫微开心得想要落泪:“我们终于可以出去了!”

中午一吃完饭,陆望和卫微就悄悄地溜出小院子。陆望沿着左手边的青石小道踩着树荫艰难地往前跳,走了许久也见不到一个人,看着树荫外被太阳照得反光的小池塘,头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蝉鸣,陆望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再踏出这个小树荫,她眯着眼睛自言自语道:“不行不行,现在不是探路的吉时,瞧这大太阳的,能这时候出门的,也只有蝉了,而我,不是。”说罢就要回小院子。

“喂喂喂小姑娘!”一个身着和她差不多服饰的男人从前面挥着手向她这边走来,一边走还一边喊。

陆望望了望四周,确定他前面只有她一个人,只好问道:“这位大叔,有事?”

男人迈着大步走到她面前,厨房煮了绿豆汤要给各个院子送过去,可是这大太阳的谁都不想出门,只好用抓阉的方式决定,他已经给老爷夫人他们送了,现在正要去小姐的院子,结果路过这的时候,看到这个女子大热天的站在池塘边看鱼,还嘀嘀咕咕的。男人暗暗惋惜,这孩子长得挺标致,可惜就是傻了,既然她不怕热,那么……男人这么想着,把手中的食盒递给陆望,“你大热天的出来乱晃什么,赶紧把这汤给小姐送过去吧。”

陆望赶紧摆摆手,“不应当不应当,我只是个劈柴的小姑娘。”

“没关系,我不嫌弃,小姐仁厚,也不会介怀你的身份的。”男人把食盒放在陆望脚下,关切道:“这大热天的,你送完就赶紧回去吧,别晃悠了,免得中暑。”

“唉。”陆望无奈地提起食盒,小姐的院子在哪里啊!

陆望提着食盒,自然不能再跳着走路了,可是走了许久还是一个人都见不着,她也不知道小姐的院子在哪,急得想要融化。

“大热天的这喝什么汤呢。”陆望打开了食盒,她发誓她就看看。

一摸到汤盅,陆望不禁瞪大了眼睛,好凉爽!冰的!陆望赶紧打开盖子看了下,是有些浑浊的汤水,用勺子搅拌一下,沉在底部的绿豆随着勺子转上水面,很快又隐入浑浊的绿豆汤中不见。

是冰镇绿豆汤,陆望面无表情地盖上盖子。

是看起来就很好吃的冰镇绿豆汤,陆望的手搭上了盖子。

可这是要给柳小姐送的绿豆汤,陆望皱起眉头,手离开了盖子。

可是她都不知道柳小姐的院子在哪,等找到,绿豆汤都不凉了,如此,这冰镇绿豆汤原本的意义何在?陆望提起了食盒,罢了,自己现在就找个亭子把绿豆汤吃了吧。

陆望爬上一旁的树上眺望,隐约可以看到不远处有一棕色的六角亭顶,隐在郁郁葱葱的枝叶里,亭子是依河而建,它的左边是一条清澈见底的蜿蜒小河,右边则种植了许多草木,还有一排长长的藤架,从刚刚走的路看来,料想藤架下必然也是一条青石路,沉朴素雅。望着这片随风浮动的绿色林海,陆望决定马上带着绿豆汤起身前往那个六角亭。

等她风风火火地赶到亭子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那女子穿着一件袄裙,上衣粉色白领,上绣蓝色与梅红花纹,下身是一条蔚蓝色的裙装,正面对她这边看书,额间的碎发垂落在她的脸边,又被她慢慢捞到耳后。她看得十分专注,连蒲扇落在脚边也不觉。

陆望看到那女子就是一惊,赶紧把袖子举起来挡住自己的脸,转身就要走。

如此大动作,非常轻易地引起了亭中人的注意。柳倾叙看着那个身影再看她的动作,马上认出陆望来,她轻咳了一下,“站住。”

那人马上停住不动了。

“过来。”

那人用袖子遮住脸,非常有骨气道:“不过。”

柳倾叙:“……”

“那好,那我过去了。”柳倾叙说着就要起身。

陆望马上把袖子放下,“我来了。”

柳倾叙把脚边的蒲扇捡起放到一旁的石凳上,再把书放在上面,对陆望拍了拍右手边的一张石凳,“过来坐。”

陆望走到她对面的石凳坐下。

柳倾叙轻笑,“你怕我?”

“没有。”

“没有你为什么离我这么远?我又不会吃了你。来,坐这边。”柳倾叙看了看她右手边的石凳。

陆望还在别扭着,这个上次听到她说柳小姐坏话的女人也不知道什么身份,和柳小姐什么关系,有没有把那事告诉柳小姐,但转念一想,人家说不定早就忘记了,而且自己进了柳府之后这么辛苦,瘦了黑了,和之前还是有点区别的,就算记得这件事也肯定认不出她这个人。陆望放下心来,坦然走到柳倾叙身边的石凳坐下。

柳倾叙觉得她这脸色变化十分有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陆二。”陆望还是没有忘记自己进来时的化名的。

“陆二?是因为你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为了方便所以就这么叫的吗?”

陆望想了想,回答,“是的。”

“这样啊,那你原来的名字叫什么?”

陆望顿了顿,想说这个就是自己原来的名字,可是又觉得告诉她真名也没什么,“我叫陆望,你可以叫我望。”

柳倾叙的手指在下巴摩挲了一下,严肃提出,“望?这样似乎对我有点不妥,要不我叫你小望?”

“小望?这样似乎对我有点不妥。”

“那就叫小陆?”

陆望想捉弄别人不成反被捉弄,重重叹了口气,“你还是直接叫我陆望好了。”

柳倾叙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在桌上随意划着,“好,那就叫陆望。你刚刚为什么见到我就跑?”

陆望一脸正直:“我没有啊,我看你在这看书,怕打扰你才走的。”

“那你为什么遮脸?”

“我……”陆望一时慌乱,脱口而出:“我丑!”

柳倾叙没料到她会这么回答,她看着那双漆黑的眸子,慢慢靠近她的脸,用目光一寸寸描摹她的轮廓她的五官,看着那双淡定的眼眸慢慢染上慌乱,终于远离了一点,认真告诉它的主人,“你不丑啊。”

陆望艰难地扯了扯嘴角,“嗯,我随便说的,我可好看了。”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陆望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如果说唯一特别点的……陆望看了下地上的食盒,她叹了口气,“好吧,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柳倾叙:“嗯?”

“但是我也是无奈的,因为我根本找不到柳小姐的院子在哪。”

柳倾叙:“啊?”

陆望把绿豆汤拿上来,依依不舍地放到柳倾叙面前,“不要告诉柳小姐,这个分你一半。”

柳倾叙:“什么?”

陆望动作利落地拿出食盒里的小碗给柳倾叙装了一碗,然后把汤盅放到自己面前,“趁凉吃。”

说着就自己先吃了起来。

柳倾叙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脸复杂地开始吃绿豆汤,感概道:“要是厨房再让你送几次,柳小姐怕是这个夏季都吃不到绿豆汤了。”

陆望“嘿嘿”笑了两声,“才不会,我不是送这个的,我只是个砍柴的,只是今天中午出来闲逛遇到个大叔帮忙送一次。”

柳倾叙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由有些心疼,“你吃慢点,没人跟你抢。”

“唔……不行,待会我还要赶回去的。”陆望说着看了一眼柳倾叙的碗,挥了挥手,“你也快点吃,我等会把东西送回去。”

柳倾叙现在一点食欲都没有了,她抓过那只手,指腹抚过上面的破皮和虎口的薄茧,“砍柴是不是很辛苦?”

陆望愣了一下,感受到掌心另一只手的温度,平生少有的不好意思,赶紧把手抽回来,“没有。”

陆望吃完了自己的绿豆汤一抬头,见柳倾叙那一碗还没怎么动,她有些出神地望向亭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不开心了?”陆望敏感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

“没有不开心,只是想到点事情。”柳倾叙微微笑了下,把碗里的绿豆汤喝完,碗递给陆望,“碗给你。”

既然她不说,陆望也不打算细究,“成,我先走了。”

陆望要回到院子的时候,看见卫微正站在院门前,和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说着什么,那管事的人嘱咐了几声就要走,转身看到了回来的陆望,“陆二!你回来得正好!赶紧收拾下包袱跟我走。”

陆望一听,赶紧跟在卫微身后进房间收拾,面上难掩喜色,“卫微,他们来接我们了?”

卫微摇了摇头,“不是,不过也差不多了,这次是把你调到柳小姐身边,好像是做丫鬟什么的,我去当门房,等我当值那天,我就跑,回到家就着手安排接你!”

柳小姐……

陆望现在一听到这人就觉得不安,“那你回去后一定马上来接我啊!”

“放心吧!”卫大小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陆望跟着管事到了柳小姐的院子,管事到了之后大手一挥,“竹姑娘,这个就是小姐要的陆望,交给你了。”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听这语气,这柳小姐似乎想弄死自己啊,难道今天中午那个漂亮姑娘把自己偷吃她的绿豆汤和说她坏话的事告诉了她?陆望内心绝望,这越漂亮的女人就越狡猾。

小竹看到陆望的脸,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怪不得小姐对这个叫陆二的这么上心,这不是自己和她说的那个很有意思的姑娘吗?

她正了正脸,“陆二,跟我来。”

陆望跟着小竹跨过柳小姐书房的门,每一步都仿佛踩在钉子上。

“小姐,陆二带到了。”小竹对着前方在书架前整理书册的柳倾叙道,接着就退了出去,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陆望看着前方的背影心中涌起骇浪,老卫啊!我翻船了!

那人转过头来,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陆望你来了?”

陆望:“……”

现在的心情已经没有字词可以形容了,何以解忧?一而自己晕倒,再而柳倾叙失忆,三而她还瞎。

卫微在陆望走后马上被安排到了值班,她走在这班人的最前面,一路快步往府门而去,然后穿过府门,快速消失在了街角。

后面的门房大惊,“那个新来的你走过头了!”

卫夫人正在花园修剪她喜欢的花草,看到卫微穿着粗麻布衣跑回来有点诧异,“你这孩子怎么了?这次好玩吗?感觉怎么样?”

卫微略微沉思,“学习氛围浓厚。”

“累坏了吧,瞧你穿的什么,赶快去洗漱一下,娘这就去吩咐厨房做几样你爱吃的菜。”

“不了娘,我还有要事要做。”

卫夫人并不觉得卫微能做出什么正事,“有什么比吃饭还重要?赶紧的,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去做什么事呢?”

卫微一想十分有道理,“好的娘,我要吃红烧狮子头。”

柳倾叙的眼睛不仅没瞎,还特有神,她有点无奈地看着陆望委屈又紧张的模样,“你做的那些事我都还没有凶你呢你紧张什么,抬起头来。”

陆望双手背在身后,像做错事等夫子教训的皮孩子。

“你好像每次见到我,都很紧张?”

“如果你每次做坏事都被当事人撞见你会不会紧张?”陆望反问。

柳倾叙一脸嫌弃:“我要做坏事怎么会被撞见呢?”

陆望一窒:“你赢了。”

柳倾叙继续回去整理书册,一边对着陆望道:“别傻站着了,坐吧,桌子上的点心都是给你准备的。”

陆望看着桌子上粉黄的绿豆糕、白色松软的桂花糕和灰白色的芝麻糕,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赶紧坐到桌边,“谢谢。”

陆望吃得非常安静,她用筷子轻轻夹着边把糕点送进嘴里,另一只手在下面托着,一点糕点屑都没有掉在地上或是桌子上,两下就把一个糕点消灭了。

柳倾叙刚想问她陆言染的事情,回头见她吃得这么认真,一时竟忘了开口,就这么呆呆看着她吃了一块又一块的糕点,吃完一碟又一碟……嗯,这人吃东西的样子还挺赏心悦目的。

嗯?不对,她怎么这么能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