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作者:南拾北辞
更新时间:2019-03-24 09:03
点击:999
章节字数:52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陆望柳倾叙

城东半年前新开了一家卖豆腐花的店,卖豆腐花的张大娘为人友善大方,做的豆腐花又滑又嫩,入口即化,再加上一勺糖,真是好吃到让人舍不得放碗。渐渐,来吃豆腐花的人越来越多,其中,就有城南陆老爷家的千金。陆小姐自从被发小卫微带来这里吃过一次豆腐花之后呀,就开始惦记上了,每天都必须要来这吃上一大碗。

陆望是一个倔强的女子,今天的豆腐花,就一定得今天吃到。

陆望是一个好强的女子,不仅要今天吃到,还得是第一个吃到。

原本需要陆夫人叫两三次才会起床的陆望自从有了要第一个吃到豆腐花的执念之后,每天天还没有亮堂就骑着自己的小白马往城西去,风雨无阻。就这样靠执念坚持了月余,竟也成了一种习惯,陆望每天到时候就会自己醒过来,然后去张大娘那吃一碗甜甜的豆腐花,等到张大娘收摊之后再骑着小白马晃悠悠地穿过已经非常热闹的集市回家。

今天陆望转过街角,就看到张大娘正踏上一辆马车,手上还拿着一个包袱,陆望顿觉不妙,赶紧打马上前,“大娘!”

“陆姑娘你来了。”张大娘下了马车,拉着陆望的手,神情有些愧疚,“大娘的店不开了,但想着你这孩子每天都来大娘这吃,还每天都第一个,有时候大娘还没有摆好桌子,还会帮大娘的忙,经常也是等大娘收摊子了才离开,这相处下来,大娘也是打心眼喜欢你这孩子,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大娘……”

陆望觉得自己今天起得有点早,大脑一片空白:“大娘您不开了?”

张大娘拍了拍陆望的手背,叹了口气,“是的。大娘现在就要走了,你也回去吧。”

“哦哦哦,好,大娘再见。”陆望朝张大娘用力地挥了挥手。

张大娘欣慰地笑了笑,陆姑娘真是个豁达的孩子。转而对车夫道,“小伙子,走吧。”

陆望看着马车渐行渐远,挠了挠脑袋,打算调转马头回家,刚走两步似乎才想起什么,赶紧往张大娘离开的方向追过去,“大娘大娘!”

大娘掀起帘布,“陆姑娘,怎么了?”

“您为什么不开了呀?”

“柳府的人昨天来找我,说他们家小姐想吃我做的豆腐花,于是想请我专门到柳府去给她做,柳府是书香世家,昨天那小伙也十分有礼,给出的报酬我也很满意,就答应了。”张大娘看着陆望欲哭无泪的脸解释,唉,原来不是个豁达的孩子,是个反应慢的孩子啊。

“啊?那那那……大娘您能不能来我家啊?我家可以给您柳府双倍的报酬。”她怎么就没想到把人请回家呢?陆望气得差点从马上摔下来,万恶的官权主义。

“你这人……”这时,一个年轻女子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

“竹姑娘稍安勿躁,陆姑娘性子比较直接没有恶意,我和她说清楚就好了。”张大娘对刚刚出声的人道。

那人的声音瞬间变得柔和:“好的都听大娘的。”

陆望:“……”这人是戏班出身吗?

陆望看向大娘低低又喊了一声,“大娘……”

“我先答应了柳府,自然不能食言,大娘还在这帝都,以后有机会再给你做好吗?”张大娘突然觉得不舍。

陆望点了点头,“嗯好。大娘我送送你。”

“好。”张大娘笑应下来。

目送着张大娘进了柳府,陆望闷闷不乐地牵着马走到柳府门口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拿刚刚折来的树枝有一下没一下地和马玩着,“小白,你说这柳小姐是个怎么样的人?”

小白把头扭到一边不理陆望。

陆望只好自己接下去,“我也觉得,她就是个又懒又娇气的姑娘。”她为什么就不可以和她一样五点钟起床去张大娘的店里吃呢?

一个路过的女子突然转头看了她一眼。

陆望乱飘的眼睛正好对上那双诧异的琥珀色眼瞳,脸顿时红了,就像背后说人坏话,结果被本尊撞见了一样不知所措。所幸那女子只是看了她一眼,便雍容雅步离开了,她看着那个女子离开的背影手不自觉摸上了小白的头:“小白,你说那个漂亮姐姐为什么要看我呀?”

小白也和陆望一起看向女子的背影,然后,一人一马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那个身着淡蓝长裙的漂亮姐姐步履翩然地迈进了柳府。

陆望赶紧翻身上马,“小白快走,那个漂亮姐姐是柳府的人!刚刚我说了他们小姐的坏话,等会她可能带家丁出来打我们了。”

小白一惊。

柳倾叙进了家门之后一回头,就看到刚刚说她又懒又娇气的小姑娘慌慌张张地爬上马,一边爬还一边对马说着什么,然后她就看到那匹马头一转,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火速载着它主人消失在柳府门口。

柳倾叙忍不住轻笑出声,“有意思。”

正要去找柳倾叙的小竹见到她家小姐不禁好奇,“小姐,什么有意思?”

“方才在门口见到一个小姑娘,很有意思。”

“说起来,小竹今早也见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姑娘。”小竹想起今早那个追着马车的女子,觉得非常新奇,不就是豆腐花嘛,张大娘不做了还有王大娘,帝都这么大,豆腐花的铺子可多了,那位姑娘至于嘛?

“哦?怎么个有意思法?”柳倾叙笑问。

小竹突然不知道怎么形容,“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她,比较执着吧。”

“执着算什么有意思,我知道的好多人都挺执着的,这种人啊,通通跟木头一样。”柳倾叙并没有放在心上,“对了,张大娘的豆腐花买回来了吗?我有点饿了……”

“今天可没有。”小竹顿了顿,“二公子直接把张大娘请到我们府上了,以后专门给小姐做豆腐花。”

“二哥这么做父亲同意吗?”父亲一向教导他们要节俭的。

“老爷同意了啦,但是张大娘的月钱要从二公子的月钱里扣了,二公子真疼小姐。”小竹感慨。

柳倾叙的内心一点也不感动。

柳倾策的月钱?柳倾策的月钱每次一发就用完了,现在的状态是还欠着大哥上百两银子,和她共用一份月钱!

柳倾叙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对了,二哥请张大娘,有没有和人家说月钱多少?”

“这个不知道,但是二公子现在就在府上,小姐要去找他吗?”

“找!我现在去找他,你去帮我准备点吃的,送到我房间,我待会回来吃。”柳倾叙疾步往柳倾策的院子走去。

柳倾策正和南阳王世子周航切磋武艺,见到妹妹来便收起了剑,“倾叙,找我有事?”

柳倾叙直接问道,“听说你把人家张大娘请府上了?”

“对啊。”柳倾策回道,颇为自豪的样子。

“你给人家月钱多少?”

“五两银子。”

“什么?”柳倾叙心在滴血,“人家请人月钱都是铜钱做单位,怎么你直接开两啊?”

“啊?”很明显,柳二公子对这个钱并没有太大的概念,“五两银子我觉得很少了,铜钱什么的……”他转头问正在一边看戏的周航,“周航,你知道你们家下人一般的月钱多少吗?”

周航想了想,“我记得我有次听我母妃提起过一次,她身边的一个管事丫鬟,好像是……三两吧,平常的五百铜钱或是一千这样。”

柳倾策:“……”

今天的陆望回来后无精打采的,连她最喜欢的绿豆糕也不能让她打起精神,卫微伸出手在她的面前甩了甩,“喂怎么了?今天的张大娘没开铺?”

“对啊。”

卫微觉得这孩子也太没有出息了点,“啧,不就是一天吃不到嘛,用得着这副样子吗?”

“以后也吃不到了。”陆望抱着一个枕头,看样子准备要哭了。

卫微:“怎么回事?”

陆望把今天早上张大娘的事情给卫微仔细说了一遍。

卫微哭丧着脸,“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方法啊?!”

“现在该怎么办啊!”陆望仰天长叹。

“我觉得我们首先得接近张大娘。”卫微想了想。

说到计划,陆望精神一震,“怎么接近?混进柳府?”

“你傻啊,柳府那种地方肯定守卫很严,我们估计墙都还没有翻过就被逮住了。”

“不用翻墙不用翻墙!”陆望想到个办法,一脸兴奋,“我说的是我们混进去当下人那种,这样就很容易接近张大娘啦,你快去打听一下,柳府最近有没有缺人。”

卫微效率很高,不一会儿就回来,“缺缺缺!还缺两个厨房劈柴的,我们两个自小习武,劈个柴完全没问题啊,而且还是在厨房!我刚刚就去给我们两个报名了,现在去让管家看看。”

陆望听罢,和卫微两个人火速赶往柳府。

两人进门的时候却被门房拦住,门房见两人衣着华贵,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富贾或是官家的千金小姐,客气道:“两位姑娘,你们要找谁?”

卫微轻咳了一声,“这位大哥,我们听说柳府现在还缺两个劈柴的人,我们是过来自荐的。”

门房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两位姑娘稍等,我这就去告知管家。”

管家正在给柳夫人报告府内近期事务,听到门房的话摆了摆手,“劈柴的罢了,你直接领去厨房管事那吧,让他看着满意便好。”

“可是……门外那两人是个女子,并且小的看她们的打扮非富即贵,担心有情况。”

“嗯,那我待会去看看,你先领她俩进来。”管家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去看看什么情况。

正拿着一本书在柳夫人身边看的柳倾叙闻言叫住了那个门房,“等等,带我去见见那两人。”

柳夫人看着自己的小女儿疑惑,“叙儿,怎么了?”

柳倾叙勾起嘴角笑了笑,“今天可真有意思。”见柳夫人还要问自己什么,柳倾叙迅速走了出去。

柳倾叙远远看着那两人,认出了其中一个正是今天早上的那位姑娘,她站在水廊处,等到管家出现唤了一声,“齐叔。”

管家走上前来,“小姐有何吩咐?”

陆望和卫微见管家出现上前行了一礼,“见过管家。”

齐叔点了点头,心中暗猜着两人的身份,一般下人虽然也会行礼,但或不规范或无力,少了那种气度。但是对于一些官家富贾的人来说,礼仪这种东西是自小就要学习的,是属于骨子里的东西,模仿不来,“不知二人怎么称呼?”

“我叫卫一。”

“我叫陆二。”

卫、陆,管家想了想,陆姓在帝都比较出名的就是城南陆家,陆家现在的家主陆域眼光独到,行事果决且大胆,陆家在他这一代成为了大周的首富,他还有一个姐姐,去参加科举一举夺得状元,如今官至一品,陆家这一代也算辉煌了。

卫家属于江湖势力,与陆家是世交,相比陆家的多产业来说,卫家祖上冶铁起家,此后专注兵器打造,卫家的兵器制造精湛,杀伤力大,虽然价格昂贵,制造用时不短,但上门相求的人仍然不计其数。

“你们这细胳膊细腿的,真的劈得了柴吗?”管家一脸怀疑。

“当然,如果您不信,我们可以现在就劈给您看。”卫微道。

陆望紧跟着点头。

“不不不。”管家笑着摇了摇头,“比起蛮力,我们柳府更看中人的内涵?”

“什么?”陆望一脸迷茫,比起蛮力,更注重内涵?她们不是只是个劈柴的吗?

卫微更加迷茫,“那个,管家啊,我们不是只个劈柴的吗?”难道是用脑袋劈吗?

“虽然你们是个劈柴的,但是我们小姐说了,我们老爷一直都是倡导百姓多读书的,既然这样,自然要从自己的府中做起,所以,我柳府的家丁,对于《论语》等书籍都是很熟悉的。”

陆望小心翼翼地问,“是柳太傅吗?”

“是的。”

陆望想打人,就是这个柳太傅,倡导大家要多读书,对柳太傅有点崇拜的自家姑姑马上严格执行这个建议。年纪小小的陆望那段时间淹在书海里,生生瘦了半斤!

管家看向卫微,“卫一,你说说,‘君子无所争’下一句是什么?”

卫微:“……”我想回家了。

管家摇了摇头,望向陆望,“‘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告诉了我们什么道理?”

陆望:“……”告诉了我快点回家,还有,你们小姐真是个麻烦精。

“罢了,看你们也是可造之人,这次就让你们过了,以后要好好学习才是。”管家摸了摸他的胡子,宣布道。

陆望:“!”别!管家你看错了,我们又懒又笨,快放我们回家!

卫微:“!”不!这位管家,我们后悔了!我们不想来了!

“小武。”管家叫来了一个家丁,“这是新来的劈柴的,这个是卫一,这个是陆二,你带她们到厢房吧。”

“是,”小武应道,转而对陆望和卫微道:“两位随我来吧。”

陆望一惊:“那个,管家,我们是直接在府里住下来了?不用回家收拾包袱吗?”

“不用了,缺什么就和你们的管事说,会备好的,至于包袱,我们可以派人帮你整理,你们住哪?”

卫微:“……我们想起来了,也没什么好整理的,不用麻烦了。”

不一会儿,两人见到了自己的厢房,这间房只有她们两个人住,虽然不大,也还算干净。卫微倒在炕上,“陆望,我怎么觉得这柳府这么可怕,有种进来了就出不去的感觉。”

陆望倒在她的旁边安慰道:“别担心了,我们不回去的话,我爹和你爹肯定会来找我们的,到时候就可以出去了。”

“嗯,也是。”

管家跟在柳倾叙身后:“小姐,为何要出题考她们,然后又把她们留下?”劈柴工其实是只要力气够就行了,柳府也是一样。虽然老爷倡导大家多读书,却也不会强迫府里的人读书,只是刚刚他来的时候,柳倾叙特地吩咐他这么说的。“而且那两人是陆家和卫家的千金无误了,小姐留她俩在府中,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这个我和父亲说,让父亲告诉陆大人她的侄女要留在柳府中玩,再由陆大人转达陆老爷和卫家主,这样她们两人就没什么事了。”

管家一愣,“小姐为何要花这么多心思留下她们两个?”

“不,我只是想留着陆望在府中,但是卫微既然跟着来了,她回去的话陆望肯定也要跟着回,所以只能委屈下卫大小姐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要留着陆望呢?管家还是不懂,小姐这说了和没说一样。

当晚,陆言染上门,“阿域,阿蔚,你们女儿跑柳家去玩了,要住一段时间,不回来了。”

陆夫人:“好呀。”

陆老爷看着马上应声的陆夫人:“……”

陆言染又跑到卫府,她记得卫藏和他夫人最近来了帝都,“卫藏,阿月,你们女儿和陆望跑柳府去玩了,要住一段时间。”

“她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吗?”卫藏问。

“好的。”卫夫人应道,转而看向卫藏,“她什么时候回来你心里没点数的吗?她每次跑出去没有一个月都不会回来,而且这次去的是柳府,就让她和别人多学习学习好了。阿染啊你要留下来吃饭吗?”

三天过去了。

这三天里,陆望和卫微过着每天四点起床背书,六点劈柴,十二点等饭,两点抄书抄到六点然后用抄书换晚饭,吃完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洗浴然后累瘫在炕上的规律生活。

为什么还没有人来接我们回家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