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荷(一)

作者:頹慵
更新时间:2017-11-18 16:56
点击:333
章节字数:45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從小就比別人還要聰慧些,不管是什麼科目,在我看來都不值得一提。也因為如此,從小大家都認為我會是個模範生,但……我不想要當個好學生,不想要別人稱羨的眼神,不想要爸媽為了成績的讚美,我想要的僅僅只是……



升上高三,認識了班上更多的人,即使課程苦悶,下課了也仍可以與大家聊天、嬉鬧,所以我很開心。


除了在我看到林紫玫的時候。


對於她,我總是有種說不明白的情感,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面對她的時候,彷彿答案就自動消失般,等我一回神,喜歡和討厭又再腦海爭奪。


同樣是高一同班同學的江桐就可愛的多,至少她是我的好朋友這點就大大加分。


為什麼我無法和林紫玫好好相處呢?


高一的時候,明明還能聊上一兩句,或許是因為那件事後,她就對我感到恐懼了,一見到我,雙眼能好好對上的不下五次。


啊,尤其是在寒假過後的一年級下學期,她甚至開始忽略我的存在。


害我也氣得不再找她講話,有了小家子氣的想法,開始交起班上的朋友,天天和她們嬉鬧,聊韓團、聊韓劇、聊遊戲,然後不時看看林紫玫會有什麼反應。卻只看到她和另外兩個同學聊天,根本不管我在幹嘛!


為什麼啊!和我聊天就一臉快哭出來,和她們就能有說有笑的……林紫玫真是令人討厭!



由於我家離蘭花女中很遠,遠到搭公車、火車要一小時以上,所以我是住在學校宿舍裡。


只有在假日,我才能回到家和家人相聚。


跟我同房間的莊薰也是高一同班同學,只不過現在是在社會組資優班,為什麼同樣聰慧的我卻沒有上呢?這個答案恐怕暫時是不能回答了。


因為我不太想說。


莊薰是自己的好友之一,我常常向她吐關於討厭的人的苦水,本來會提到的人名,都漸漸轉換為林紫玫,但我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討厭她,問了莊薰也只得到她無奈的眼神。


「今天林紫玫竟然對後桌的人笑!為什麼和我就不行!」我抱著枕頭坐在床邊說,因為今天另外兩個同寢室的人還沒回來,所以我們照常舉行這個會議。


「是是是……然後呢?」莊薰坐在她的書桌前讀書,以往她都是用這樣子來聽我的抱怨。


雖然希望莊薰能更認真聽我的煩惱,但我自己也知道她能聆聽我千篇一律的抱怨,就應該感激她了。


鵝黃色的檯燈讓房間變得暖活些,莊薰對我一向都很溫柔,所以才想要向她撒嬌,這樣鬱悶的心情也會好點。


「我知道林紫玫是個好人,她對大家都很不錯……我所不能釋懷的,只是那時她沒有來關心我吧。」


「妳是說妳暈倒的那個時候?」莊薰停下閱讀,轉身看向我。


「嗯,從那時候開始,我想我就有些討厭她了。」


莊薰聽完沒說些什麼,只是她的表情看起來很哀傷,為什麼每當我談到我高一暈倒的時候,她總是一副愧疚模樣?


「算了,當我什麼都沒說,我要去讀書了。」我開啟房內電燈,一瞬間光線變得明亮,我坐在自己的書桌前。


「曉和……如果……」


「什麼?」我回頭看著欲言又止的莊薰。


最終她閉上嘴,視線落在地上,「什麼事也沒有。」


房間再次沉默下來。




雨天,待在座位上聽課,因為課程大都簡單無趣,我通常會選擇趴下睡覺,但今天我沒有。


因為昨晚和莊薰的對話,我偷偷看著林紫玫,她是個好學生,每個老師的課,她都認真地聽課。


配合老師的問題,偶爾會托著下巴思考,偶爾會因為知道答案而笑笑的,偶爾則是沉默不語發呆。


高一上學期的時候她會盯著我看,害我以為她對我有意思,忍不住高興地與她聊了好多次天,只不過通常都以她閃躲的視線,和拒絕的話語結尾。


結果寒假過後,她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漸漸不再看我,卻也不閃躲我的視線……但仍是拒絕……拒絕著我的接近。


好不甘心……為什麼我就是不行呢?


如果有一天……她能夠……開心地對我笑就好了呢。


那麼我……


肯定……會……


也笑笑地回應她。


……


……


「吳曉和……吳曉和!」肩膀被人搖晃著,我睜開雙眼發現是左邊的好友──鄭瑜在叫我。


「怎麼了嗎?」我撐起上半身,笨重的腦袋還在清醒中。


她翻了下白眼,「什麼怎麼了……現在是打掃時間!我們要倒回收。」


「啊,抱歉……走吧。」腦袋一會兒就清醒許多,我們一同到回收櫃那,整理要丟的回收物。


「曉和、鄭瑜!下節是體育課,我也要跟妳們一起去!」張依雙手環住我的脖子,我因為重心不穩,往前踉蹌了下。


「小心點啊!張依!」我拍了身後的人肚子,接著我們三人一同往回收室移動。


鄭瑜自己撐著一把傘,拿著回收籃的一頭,我則負責另一頭,與張依共撐一把。


「等下聽說要到善麗樓看影片,所以倒完直奔那!」張依做了個GO!的手勢。


「唉,說不準老師又要給我們看運動類電影。」我撇嘴沒什麼興奮的精神。


「這又沒什麼不好,多接觸各方面的事情才能增廣添聞。」


「哇!不愧是班上第一名會說的話!」張依替我說出心聲,我們一邊嬉鬧一邊到達回收室。


出來的時候仍然下著不小的大雨,操場上沒什麼人,頂多也是和她們一樣撐著傘過來倒回收的人。


「我們向右走吧!我可不想弄濕鞋子。」張依提議道。於是我們便拐向體育館方向。


沒想到一轉彎就看見隻身佇立於體育館屋簷下的林紫玫,她似乎凝視著遠方,整個人散發出一股與世隔絕的氣息。


她注意到我們,轉頭看過來。


「林紫玫?妳知道體育課是在善麗樓嗎?」鄭瑜問。


她尷尬地笑了笑,「我不知道。」


「還好妳有遇見我們,有傘嗎?」這次換張依問。我沒說話,看著林紫玫盯著我們的視線,一想到林紫玫如果沒遇到我們,那她不就會一直站在這裡,只有……她一個人。


有時候她是個傻得很可愛的人,我的心情很沉重。


「有。」林紫玫轉身去拿傘架上的黑傘。


她拒絕了張依的邀請,打開傘就要進入雨中。


「紫玫真是可愛呢。」我忍不住脫口而出。


林紫玫轉身看向我,眉毛驚訝地揚起,隨後又笑了笑沒說什麼,她毅然地步入雨中。


「紫玫外表呆呆傻傻的,很可愛呢!」


「沒錯沒錯,尤其是很容易害羞這點。」我附和張依,一旁的鄭瑜挑眉看著我們,「妳們在發什麼神經,趕快出發,要遲到了。」


我回想起方才林紫玫對我的笑容,高興不起來。


因為……


沒有什麼溫度呢。



放學,我一邊收拾書包一邊和鄭瑜聊天,「明天要出去玩嗎?」


鄭瑜低頭操弄手機,想必是在班群發布國文科的行程表。「別玩太久,我都行。妳和江桐她們討論好再跟我說。」


「了解!」張依從我身後跳了出來,「張依,妳玩不膩啊。」我一巴掌便抵擋她欲要親過來的嘴。


「曉和真討厭!算了,瑜瑜會安慰我的!」張依嘟起嘴改撲向鄭瑜,她馬上一個閃躲。眼看張依就要倒在鄭瑜腿上,我趕緊拉住張依的肩膀,避免事後的慘況。


「妳們真是……啊,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宿舍了。」我背起包包,提起學校公用手提包,走向門口。


在經過林紫玫的時候,忍不住眼睛偷瞧向她,沒有預想中的相遇,她只是低頭看著書包,我別開視線。


我知道,她不會再向從前一樣,看著我離開。不會再向從前一樣,視線總不期而遇。不會再向從前一樣,對我露出嬌羞表情。


……


莊薰說過在我們班走廊等她,所以我靠在我們班外的欄杆等待,往教室一看,便注意到林紫玫正和余罄局談話。


雖然聽不到聲音,但林紫玫看起來很困擾,而余罄局一臉微笑,真好奇她們在說些什麼。


啊,林紫玫忽然背了書包往門口走,她連看都沒看我一眼,直直地經過我。那一瞬間,心裡突然發了慌。我望著她的背影一會,視線移回教室時,才發現余罄局正看著我。


我們對視數秒,最終換來她無法明白的微笑。


什麼意思啊?


我皺起眉,心裡不太舒服,感覺得到那雙眼裡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


「曉和…曉和?」


一回神,莊薰已經站在我身旁。


「啊,抱歉,不小心發了呆。」我在離開前再次望向余罄局,她已經轉而和她人聊天。無法明白剛才視線與微笑的用意,我帶著煩悶的心情坐上公車。




莊薰雖然要回家的路與我不同,只要約四十分鐘就可以下站,而我得繼續航向還有二十分鐘的終點站。有很長的時間供我們利用,我們要嘛聊天、要嘛各自玩手機。


「莊薰……妳覺得一個人真的有辦法討厭一個人嗎?」


她托腮望著窗外,外頭不斷晃過一閃即逝的鵝黃路燈,「怎麼了?」


「不……只是想到我根本不了解林紫玫,憑什麼因為那次就否定了她?」


莊薰沉默沒有回答,我明白她只是在想該怎麼回覆我,所以把目光投向另一頭窗外,過涼的風從冷氣孔傳出,我抖了抖肩抱緊自己。


莊薰將她的學校外套蓋在我身上,「謝謝。」她的眼神露出微微笑意,隨後像是想到什麼,眉頭緊蹙起來。


她深呼吸了好幾次,最後眼露決意看著我。


「吳曉和,我現在要說一件很重要的事,妳給我仔細聽好。那是關於妳高一時候暈倒的事。」


我點了點頭,雙眼盯著她。


莊薰道出我從來不曾想過、驚人的事情。



高一下學期的第一次期中考,大家難免帶著散漫的心面對。


但我身旁那兩個傢伙可不同,直到要考數學的前一刻,還待在我兩旁,要我教她們數學。


吳曉和我是不太擔心,她基礎很好,也懂得解題。江桐就有些棘手,她雖然不是那種差到無法拯救的地步,但常常自己陷入莫名的死胡同,只能慢慢地開導她。


「妳們兩個,加油啊。」


在考試前最後的印象,便是那兩人奇葩詭異的姿勢,但我明白她們是在表達謝意。


畢竟是好朋友嘛。


數學考試進行到剩十分鐘,我再一次確認時間,然後從容看向最後一題自己無法解的題目,必須思考題目有的提示以及會用到的觀念。


「碰。」右後方忽然傳出物品掉落聲,我看過去,是吳曉和發出的,接著她像是要抓住快掉落的鉛筆盒。


我本來以為是如此,可她卻整個人倒了下去。


我還來不及思考發生了什麼,「曉和!」在吳曉和稍微後面點的林紫玫站了起來,她衝到吳曉和那邊。


「快打電話給健康中心!」監考老師的喊叫讓我意識到嚴重性,我拿起話筒,撥了健康中心的號碼。


一邊等著護士阿姨接起的同時,我一邊看著那邊的情況。


沒幾秒,林紫玫忽然衝離教室,沒人知道她要做什麼。


時間宛如熱鍋上的螞蟻,刺得我心慌。十幾秒過去,換了的是一個嘟聲。


「老師,沒有人接……」我感覺自己快哭了。


「別擔心,紫玫應該是去叫老師了。我們現在先把桌椅移開點,讓曉和好些。」回話的不是老師,而是同班的游堇。


在吳曉和周圍的人立刻將桌椅搬遠,騰出一個空間。明明是在考試時間,但因為突然的緊急事件,大家不得停下筆,擔憂吳曉和,同時希望林紫玫能帶來可靠的老師們。


大家屏氣凝神,靜靜等待分針向上移動了五格。


「暈倒的同學在哪裡!」最先衝進來的是教官,再來是學務處主任以及護理科老師。


大家彷彿看到救命的稻草,淚水沾濕的雙眼瞬間閃爍起來。一兩分鐘後,一個國文科老師抱著輪椅出現。隨後是護士阿姨和林紫玫。


她喘著氣,雙眼全程只注視著吳曉和。


她辦到了。


我們看著吳曉和被抱上輪椅,送去醫院。伴隨著鐘聲響起,響完教室反而一片寂靜。學務處主任說因為突發事件,所以考試時間延後五分鐘。


教室恢復成先前的模樣,只有一個人消失,一切都沒改變。


但我知道,我的內心深處……已經變了。


揚起微笑,那是個連我自己都無法明白的意思。



隔天,吳曉和先是去了趟學務處,把沒考完的科目補完。


直到中午,她才回到班上。


大家當然是一窩蜂擁上,少數不熟的人在旁看著。一時間熱鬧非凡,因為彼此很熟,所以有人好奇問她暈倒時的事情。


「我其實只有睡著的印象欸……」吳曉和搔了搔頭,「妳是說妳完全感覺不到妳要暈了?」


「對啊。」她露出傻樣的笑容。


馬上響起眾人笑聲,「妳害我們很擔心欸!結果妳跟我們說妳只是在睡覺!」跟她要好的朋友開始嬉鬧她。


「傻眼!哈哈哈!」


隔絕在眾人笑聲外,從吳曉和進來到現在,最大的功臣林紫玫只是投射出欣慰的視線,她跟著眾人微微一笑。


坐在一公尺外的位子上,她默默吃著自己的飯。


沒有任何人提起過程發生了什麼,因為話題隨即改變,這個對眾人來說,只不過是突發事件,才因此不甚在乎吧。


但對我而言,卻是讓自己徹底明白,林紫玫的喜歡,是眾人望塵莫及的深度。


我大概也不會說出口……因為,一旦說了。


我害怕吳曉和會離開自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