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菊(三)

作者:頹慵
更新时间:2017-11-15 00:52
点击:1158
章节字数:44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們高三社團是額外獨立出來,可以自己在網路上選擇,我們班因為是班導自己開的社團,所以全班參加,除了轉班過來的學生。


社團內容主要是看電影、討論心得、靜坐……


這一天,我們來到團體輔導室,一節拿來討論電影,一節拿來靜坐。


老師開頭就讓我們重複看一次電影片段,看著熟悉的場景又一次發生,男主角和上帝……關於痛苦、信任、救贖。


「第一個問題,妳們小組印象最深的話是什麼?第二個……妳最痛苦的事是什麼?」老師說完把一位同學帶出去。


我們按照號碼分的小組就開始討論,說起自己的故事。


吳曉和因為是畢冊負責人,所以不在。林紫玫則是在別組,我偷偷看向那邊,她正靠著椅背似專心地聽同組說話。


不知道她會不會說出口……


關於她和她的故事。



我們這組從王綺開始分享,她緩緩道出她的家庭,一個愛喝酒的父親、無能為力卻守在身邊的母親、很討厭卻也無可奈何的自己……


我一邊聽著,一邊思索自己最痛苦的事情。


如果真要說的話……爺爺過世?


但……我只覺得悲傷,並不痛苦。


王綺說到在醫院探望戒酒的父親時,淚水就從她的眼滑下,其他人趕緊拿衛生紙給她擦拭。


我這才注意到其他組別也有哭紅眼眶的人。


看來大家說到自己的過往,也都承受不住情緒。


林紫玫那邊,卻笑笑地說著什麼,儼然和周遭形成強烈對比,雖然林紫玫看起來只是在望天花板發呆。


沒多久,老師就進來,「好…我們現在一組一組上來說。」


我們派王綺上去,「第一個問題,我們這組認為,『當你只看見痛苦就看不見我。』這句最印象深刻。」


「為什麼?」老師問。


她先是看了我們一眼,向我們求救,我們彼此搖搖頭,「呃……就是,印象深刻。」


大家笑了。


但接下來可就笑不出來了,當王綺說起自己的家裡,她的眼睛泛紅,聲音哽咽,老師把衛生紙拿給她。


大家安靜下來,有的人安慰她慢慢說沒關係,有的人則低頭想著事情,大家都因為有自己痛苦的過去,所以才為此沉默吧。


最後,響起了掌聲,王綺回到我們旁邊坐下,我們拍拍她的肩膀。


接下來的幾組,都各有各的見解,關於最印象深刻的話。以及各自痛苦的事情。大家時而歡笑時而專注,或是為同學所遭受到的事情抱不平、哀傷。


來到第四組……是林紫玫。


她站在前面,望著眾人的眼神帶著不安與慌張。


「我們這組最印象深刻的話是,『當你只看見痛苦就看不見我。』我認為是因為你一直看著痛苦,就看不到其他在你身邊的快樂、幸福、家的溫暖之類的。」眾人響起讚嘆歡呼聲。


我也為林紫玫的這番註解感到驚嘆。


「然後第二個問題……是關於,我的外婆。」


全場安靜下來,林紫玫說起我們在慈福堂相遇,她對我說的那個故事。


她雖然一副快流淚的樣子,卻毅然拒絕了老師的衛生紙,惹得大家想哀傷卻又想笑,到了這種時候還是堅持自我,真的是……好可愛。


「雖然我很悲傷,但我相信外婆會在天堂過著快樂幸福的生活,就像男主角的小女兒……」她朝我們鞠躬,回到自己的位子。


在掌聲結束後,老師替林紫玫做結尾,肯定了她從負面轉向正面的心態。


剩下的時間,我們開始靜坐,我一邊聽著老師的聲音,一邊想著──


如果吳曉和也在場的話……


那就好了。



時光飛逝。


等我們考完學測,開始努力準備備審資料,以面對各個大學的面試時,一晃眼,就已經四月了。


我已經確定考上心中的第一志願,班上大部分人都是公立,少數成績不理想的選擇私立。


而林紫玫……她跟我同一所大學不同科系而已。當我這麼跟她說時候,她只是微笑附和,我感覺得到她話裡的敷衍,卻不知道是為什麼。


一直是班上學霸的吳曉和,她考上滿級分的榜首,上了一間人人稱羨的頂尖大學。



現在是體育課,我們站在跑道上,開始做起暖身操,只有遠處的兩個人,因為穿著制服而被迫待在那看我們運動。


那兩個人偏偏是林紫玫跟吳曉和。林紫玫明明很喜歡運動,為什麼今天卻穿著制服?吳曉和雖然不到喜歡,但也從沒在體育課休息過。


是說好要一起穿制服嗎?


心裡忽然一陣刺痛,我低下頭,靠在一棵樹的樹幹上。


同組的吳少恩跑去拿棒球手套,我趁著這空檔,偷偷看向階梯那,兩人已經開始聊起天。林紫玫臉紅通通,視線不停四處看,吳曉和則是揚起笑容戳著林紫玫的臉頰。


我不得不把目光拉回,回到腳前繁雜的小草,以及身後一棵開滿花的大樹。


我不懂自己是怎麼了。


像個迷路的孩子,慌亂、迷茫、恐懼……種種負面想法充斥腦海裡。


突然一朵又一朵的花落下,我這才注意到白色花朵還有特有的清香,樹上的牌子因為字跡模糊,只能確認跟蘭花有關係。


我用手指頭摩娑著牌子,左方一陣強風襲上,我收起雙臂好以抵擋風,抬眼的時候,我看見成群的花朵順著風飛落,飛向遠處,到達林紫玫與吳曉和的那方。


我睜大了雙眼,在雙臂的縫隙中,吳曉和靠在林紫玫肩上,閉著眼,臉上安寧舒適。林紫玫拿起花朵,將它別在吳曉和劉海上。眼神一如既往的……帶著她對她的……深切的愛慕和……溫柔。


那兩人以及她們身邊好像成了一幅畫,我垂下了手臂,呆愣愣看著眼前。


直到吳少恩搖晃我的肩膀,我才回到現實。


「罄局……妳還好吧?」


「……」


「罄局?」


我撇開視線,回到滿臉擔憂的友人身上,我笑了笑,「啊哈,想嚇嚇妳罷了,走吧。」


我們走向與那兩人截然不同的方向。


我一邊和吳少恩聊天一邊觀賞地上的花朵,雖然心很痛……


但這就是現實──


林紫玫說她不喜歡我。



林紫玫看我的眼神,呈現一潭平靜湖水,雖然視線時不時飄移。


我們學測一完,大家開始部分缺席,大都為了準備上大學的資料。三年級上課是自由活動,以不吵到學妹為主。所以想在教室讀書就讀書,想運動就運動,想玩的就玩手機,很自由。


我們班來到操場,打著排球,一些人跑去打籃球。


我本來打算坐著看她們,卻被林紫玫拉到一個離大家很遠的地方。


她看著我,我感覺得到她在緊張。


涼爽的微風吹拂著我們的雙頰,溫暖的陽光灑在身旁。


「罄局……」


「嗯?」


她的雙眼湧出我看不出的情緒,下一個瞬間心裡突然沒理由煩悶。


「我……喜歡吳曉和。」


耳邊傳來班上的人歡呼聲,聽起來很快樂。


我盯著林紫玫看沒幾秒就移開。


「嗯。」我點點頭。


為什麼要告訴我?沒說出口的話堵在心頭。


「不需要再擔心我了。」我看向她,她卻將臉別開。


原來是這樣啊……「嗯……對不起。」嘴上說著抱歉,心裡卻湧上更深的哀悼。


「我要說的話就這些,走吧。」林紫玫率先邁開步伐。


她的背影透露著一股堅決,在我眼裡成了殘忍。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微風依舊涼爽、陽光依舊溫暖、大家的歡樂聲仍在。


只是我的心……卻彷彿酷似還未學測時的寒冬。



從那次之後,我就不再和林紫玫交談了。


偶爾的眼神相對,也只換來她沉默地離去。


我們的關係持續到了今天。


過了今天,我們可能就從此別離,我有這個預感,因為──


今天就是高三的畢業典禮。



或許因為是畢業典禮,難得的全員到齊。大家早早來到教室,連平時總會在最後一刻才進教室的林紫玫,也提早十幾分鐘到。


教室滿是人聲,大家都在利用這時刻吧,做最後的別離。因為之後就會在禮堂度過我們的一天,想好好聊天都沒辦法。


我們在今天之後……就會各奔東西。


我正和吳少恩聊天時,左方忽然傳出一陣喧鬧聲,看過去發現是吳曉和被人群圍住。


「發生了什麼?」我向不遠處的同學詢問。


對方哈哈笑著,「吳曉和說她交到男朋友了啊。」接著便起身加入她們。


什麼鬼!我尋找林紫玫的身影,發現她已不再教室。


「該死……」我暗暗在心底罵著。


我站起身,不管疑惑的吳少恩,走出教室。一股清爽的風襲上,我才發現是教室太悶了。往右看去,林紫玫靠著欄杆眺望遠方,臉上沒什麼表情。


「妳早就知道了?」


她聽到我的問題,卻沒轉過頭看我,只是保持同樣的姿勢,「嗯?妳在說什麼?」她的聲音很輕很輕,輕到我的心沉重起來。


「媽的,別給我裝傻,我在說吳曉和的事。」


林紫玫閉上眼,「男朋友?那還真是恭喜她了。」語氣聽起來很是悠哉,她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慵懶氣息。


我卻對這樣的她不爽。


「就這樣?妳不打算做點什麼?」


「為什麼?」


「妳不是喜歡她嗎!」我左手砸向欄杆,管手痛不痛!我現在只想揍眼前的渾蛋!


「妳為什麼能那麼淡定?難道就這麼看她被人牽走嗎!」


「噓……小聲點。」林紫玫終於看向我,她看教室沒人注意到剛才的喊叫,神情才漸漸放鬆。


「我不是說不要再擔心我了嗎?」林紫玫拉起我的手臂,用她的手輕輕按摩在我紅腫的地方。見我仍怒氣沖沖的樣子,她輕輕笑出聲,「看來我不說些什麼,妳是不會甘心罷休。好吧,我就說吧。我之所以如此淡然的原因。」


我看著她緩緩道出她的過往。


「我……從以前開始,就是個害羞內向的人。國小是每兩個年級就會換新的班級,所以我還沒跟朋友混熟,就馬上又接觸新的人際關係。舊的朋友在換班後,就不常說到話,而我的注意力便從她們身上轉移到新的朋友。五、六年級的時候也是,在畢業後,朋友們就都消失了。從我的世界裡,完全地。」


我發現林紫玫放下我的手,她靠著欄杆,將臉趴向雙臂。


「國中的時候,因為班上的女生,好不容易敞開心胸,也交到不錯的朋友,甚至是有了很喜歡很喜歡的人。國一上是我所活的十八年人生中,最開心的一段時光。」


「但是……在我國一下的時候,我的父母離婚。我發覺,我所處的班級和朋友並不如我所想像的那麼美好。在要升上國二時,我發覺,我的好朋友喜歡上了我喜歡的人。」


「呵……我知道她是個很好的人,絕對比這樣的我更適合她……為了成全,我主動退出,開始冷淡喜歡的人、宅在教室讀課外書,拒絕他人進入到我心房。所以……我搞砸了,全部。直到畢業,我也沒能修復這段關係。」


林紫玫看向我,露出微笑,我卻認為那個笑容比苦瓜還苦,「多麼自以為是的人……不是嗎?我認為時間和距離會阻斷感情,不管……再怎麼喜歡……不管……對方曾和妳有過怎樣的回憶……就連吳曉和也是一樣,總有一天,我的這份感情,也會……消失殆盡。」


淚水從我的眼眶滑下,滑過我的臉頰,滴向地板。林紫玫看起來很震驚,睜大雙眼,連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哭,明明不是當事人,卻哭得像是我的故事一樣。


「罄局,妳……唉,真是笨蛋……我們都是。」一瞬間,我被林紫玫抱進她的懷裡,鼻腔傳來她的沐浴乳香味,還有柔柔的觸感,好溫暖……我忍不住啜泣起來。


我感覺得到她的手撫我的頭髮,另一隻手輕柔拍著我的背,「好好好,罄局小朋友,乖…乖…乖,不哭不哭,眼淚是珍珠……再哭等等變豬。」雖然她試著逗我笑,但我的淚水止不住。


教室裡頭的人發現這邊的情況,一些人出來詢問。林紫玫都只是笑笑說:「沒事沒事,一談到大家要各奔東西,她就哭慘了。真是個小孩子。」


有的人跟著摸摸我的頭,「沒想到罄局會哭,別怕!寂寞了就大家約出來聚一聚!」


有的人看我這樣,也開始泛淚哭出聲音。一個一個……走廊聚集了我們班的人,哭泣是會傳染的,一陣一陣,哭泣聲從四方襲擊,一時間,安靜的只有我們的哭聲。


「哎呀哎呀……妳們……這樣會打擾到別班的。」雖然林紫玫聽起來很困擾,但她卻沒有把最讓她困擾的我推開。


我想……她的制服,應該已經被我的淚水沾濕了吧。


而我下定決心,一定要讓林紫玫的觀念改變。


即使不能是妳喜歡的人,我也想成為妳的朋友,一輩子的…朋友。


我越想越發的收緊懷抱。


從頭到尾,林紫玫都沒有哭泣。



操場那棵開花的大樹,依舊佇立在那裡,見著一代又一代的學生成長,開著一場又一場的盛況。


它所散發的香味,也只有向它靠近的人才聞得到、才能去欣賞。


這是我所知道的──


不變的真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