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菊(二)

作者:頹慵
更新时间:2017-11-28 08:50
点击:1184
章节字数:32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打開門,我回到家,大廳黑漆漆的,看到地上的鞋子,我知道爸媽都還在家,我走向他們的房間。


門縫裡沒有燈光,「爸爸?媽媽?」我敲了敲門。


「罄局……」媽媽把門打開,露出一張疲倦的臉,眼睛微微的血絲。媽媽對我一笑,感覺出她的勉強,接著她回到椅子上。


我看向裡頭,爸爸坐在沙發上,桌上擺了啤酒和煙。爸爸的臉同媽媽,但透出一股滄桑感,他的雙眼更顯得通紅。


即使看到我,他仍舊沒改變臉色。


「我回來了……我要先去讀書了。」


在我想離開的時候,爸爸從身後傳來一句。


「今天早點睡,明天一大早就要去看妳阿公。」


「我明白了。」


在逐漸縮小的縫隙裡,我看見媽媽摟著爸爸。


「碰。」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隨手把書包丟在床上,毫不在意有無洗澡,我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回想起最近發生的事。


發現林紫玫對吳曉和的情感,並且和她說上話,看到她有趣的臉部表情,就更想欺負她。


想到這,忍不住笑了笑。


接著腦海裡浮現不久前的……阿公、爸爸……


這個星期六……明天……


……


……



我人站在慈福堂的門口,叔叔、阿姨和一些親戚人早已待在這裡,幫忙確認人數以及分送的毛巾是否齊全。


四周被矮山環繞,遠處有一區又一區的墳墓,附近則是有火葬場,也可以選擇置放在靈骨塔裡。


我是第一次來到殯儀館。


今天即將要被火化的是──


我的爺爺。



我被帶到裡頭,戴上頭套,感覺輕飄飄的……前方爺爺的照片,讓我有種虛幻卻又真切的實感。爸爸和叔叔正在交談著什麼,媽媽則是陪嬸嬸聊天,在爺爺過世後,來到爺爺家總可以看到眾人的紅眼,就奶奶重頭到尾神色淡然沒有哭。


但我知道……她的心裡一定是很難過的。


因為奶奶的回憶裡,爺爺所佔的分量比我們重太多了。



舉行完儀式,我們要走山頭的一段路,前方是載著爺爺的車子,以及扶著奶奶手的媽媽,我們剛離開門口,轉彎處前就站著一排軍人,那是爸爸的同事兼朋友,方才的告別式他們也在。


穿著莊重的軍服,他們頭戴綠色軍帽,由最前頭的人發號命令,「禮正……敬禮!」


刷的一整排的軍人同時向我們敬禮,他們舉著手,直到我們消失在轉彎處,我回頭頻頻望著還未放下手的他們,淚水開始在眼裡打轉。


我們來到火化場。


之後的事,我就不清楚了。因為我的生肖好像沖到什麼,被要求待在外面。等了一小時左右,我看到爸爸捧著骨灰罈,他的雙眼呈現紅色,背後的大家也都沉默垂著頭。


接下來,就要將爺爺放進塔裡了。


我站起來跟在他們後面,因為暖人的太陽,外頭的天氣很舒爽。



「爺爺,謝謝你照顧小時後的我,雖然我們不能再相見,但我會時不時想念你的。」向爺爺說了聲掰掰,我深深地看著眼前的罈子,閉上眼。


來到靈骨塔外面,我想爸爸他們應該會講很久,而我不太想一直沉浸在哀傷的環境裡。


今天的藍天白雲都有,四周種樹種花草,欄杆前方都是停車場,我倚著欄杆,觀察起樹上的獨角仙。


此時,一台黑色車子從遠處開往這而後停住,從車上走下一名婦人、還有年輕男女生。


直到他們越來越靠近這裡,我發覺自己的雙眼移不開那女生,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吵雜的蟬聲漸漸聽不到。


「林紫玫……妳怎麼會在這裡?」


林紫玫本來要打在男生的手,因為我的出聲倏地停下,見到我的眼睛也驚訝地睜大。


「是認識的人?」婦人朝我看過來,稍微化妝過的臉,以及上了年紀的紋路,但仍可以看出對方是個美人。


「嗯,是同班同學。」林紫玫對我揮手,臉上有多不自在我可以看得出來,我向婦人點點頭。「媽,你們先進去吧,我聊一下天。」


我們坐在離門口有些遠的長椅上,林紫玫的媽媽和弟弟已經進去,但沒多久,又有年長老人和男人、女人、兩個孩子一同進去。


「那是我外公以及舅舅、舅媽、兩個表弟。」她看著他們進去然後對我說。


「為什麼……要來這裡?」


林紫玫聽到後,表情又顯得猶豫,雙眼不斷游離在我和周遭,最終像是妥協般,「唉,其實是因為我的外婆。」


「她在四月的時候……過世了。」她用淡然的表情說,「是一場車禍,搶救過後被宣告……死亡。」彷彿事不關己,她的視線落在地上。


「對不起啊,妳才剛發生過,還真不想跟妳說這些。」


「是我的錯,抱歉,讓妳想起過往。」


「沒關係,只是……我覺得命運真是捉弄人啊。我以前明明很討厭外婆對我碎念房間要整理,現在卻巴不得她天天唸我……」林紫玫看著遠方,像是想起什麼,輕輕地笑了。


我沒有回話,「明明不久前才見過面,為什麼下一次的再見,卻是永隔天地人間呢?有時候,我會想不清。不過也因為經歷了這些,我才漸漸懂得珍惜,不管是和家人還是朋友,班上的大家我也想珍惜。不想後悔……這是我得到的結論。所以……」她說到一半停頓了下,接而用她那雙能把人看穿的眼看著我。


「罄局妳能向我搭話,我很開心。」她綻放出我至今為止看到過最美的笑容。


「雖然星期五的對話,讓我感覺妳好像在欺負我……」她嘟起嘴說,我為太突然的轉變笑出聲。


林紫玫不明所以看著站起的我,「紫玫……謝謝妳陪我聊天,我的心情好多了。那……禮拜一我要聽到妳的回答喔。」我向她眨了一下眼,隨後揮手說掰掰,走向從門口出來的爸爸、媽媽,以及我的……所有家人。


在回家路上,我拼命開啟話題,試著讓爸媽露出笑容。雖然離真正放開懷的笑容還差了一大截,但我會努力的,去珍惜我所擁有的……



星期一,寒冷。


穿上自己的外套再加上學校的,讓黑色帽T露出來。


這就是我的防寒衣物。


現在還不是最冷的時候,只是剛進入冬天而已。雖然如此,大部分學生都會有自己的保暖措施,然而看到林紫玫,總有種讓人覺得是自己太弱的錯覺。


她只穿了一件自己的衣服加上運動服,而且都是短袖短褲……


看著她被後座的人問不冷嗎,林紫玫搔了搔頭,「我不太怕冷。」


在林紫玫身上,我看不到四季。


但她的內心,卻像個令人捉模不透的四季。



外頭正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配著講詞的國文老師,我想起了一首歌,關於下雨、關於愛情、關於默默的喜歡。


「妳們知道教學二樓擺著一個公告嗎?」話鋒一轉,老師忽然看著課堂的大家。


我想起之前曾看過,好像是關於某個老師的追思會。我不明白老師為何突然轉到這話題上,講台上老師擺出沉重的表情。


國文老師是個剛結婚的年輕女老師,高學歷、高顏值,她的丈夫也是一表人才。她為高三的我們也付出心血,努力要把我們成績拉起。


「最近……我們國文科的一位同仁,他過世了。他是我在教之前就在的老師,教了很久很久。本來病情有好轉,聽說是復發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他在家休養,沒讓我們去看望他。他說希望自己在大家心中保持美好的樣子……就連好友的美寧老師,也沒能去看……」國文老師說到這哽咽了下,我看出她正試著壓住情緒。


「她為了接替他的課,原本退休也特地趕回來。」原來如此,我還在想為什麼退休的美寧老師會出現在校園裡,她曾教過一年級的我。


「因為看到李煜寫的這首浪淘沙,別時容易見時難……所以突然想到──一旦分別……想要再見到,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國文老師垂下眼簾,班上的大家彼此看看,但我卻和林紫玫對到視線,她沒做任何表示,沒多久就撇開看向老師。


老師重新整理了下思緒,她轉身拿起粉筆,「所以要好好珍惜身邊的人,等回首才發現對方是多麼重要的時候,是會後悔一輩子的。好……我們回到課堂,李煜的這首詞──」


課程就這麼接續下去,之後老師也沒再多說什麼,而下課後林紫玫也待在位子上,看來是不會解釋方才的事了。



中午,我特意沒喝完湯,站在回收櫃旁,林紫玫見到我只是微微一笑,接著把回收籃拉出整理。


「紫玫……妳聽見下雨,會想到什麼?」我靠過去。


她低著頭,手上動作沒停下,「妳想聽哪個答案?文青版還是通俗版?」


「喔~還有分啊,那就文青版吧。」


「泰戈爾曾說過:『眼睛為她下著雨,心卻為她打著傘,這就是愛情。』……妳聽得懂他在說什麼嗎?」林紫玫看著教室裡頭。


「呃……似懂非懂。那通俗版呢?」


她的目光很溫柔,臉上帶著輕微的笑,我順著她的視線來到吳曉和身上,站在人群中心的吳曉和正激動跟人辯著什麼。


「因為妳而流下眼淚,但我依舊會為妳撐起一片天,我的愛是堅定不移的。」她說完看向我,目光已經改變,如以往溫和……


「紫玫是個詩人呢。」


「這只不過是從別人那截取過來。即使是個偉人,在任何情感面前,我們都一樣。」


「沒錯……」我點頭附和。


我們的對話在雨聲下結束。


等我發現的時候,一切都來不及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