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北冥有鱼干
更新时间:2017-11-01 08:19
点击:824
章节字数:49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一月二十三日,夜。

前一日下了一整天的雪换来这一夜晴空中的满天星子,当然也有因融雪带来的难耐的低温。

Chris伸手紧了紧肩上的披风,却依旧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颤,活动下依旧在发僵酸痛的后颈,怨念着被Jodie抢走枕头所导致的落枕颈痛。

余光看到一边的男伴使过来的眼色,Chris抿了抿唇,把面部表情调整到了一个合适的状态。男伴躬身拉开车门,她提了提裙角,将手搭在男伴掌上,向着闪烁的闪光灯和镜头露出标志性的笑容,朝着一众的记者与影迷们挥手致意。

“Fuck the bad weather.” 红毯走了过半,周边的闪光灯不再那样密集到晃得眼睛生疼,她低声骂了一句,余光看到探到面前的话筒的瞬间又在脸上挂出明媚的笑意。

终于红毯走尽,宴会厅的暖气扑面而来,因寒冷而僵硬着的肌肉稍稍松弛下来。在登记表上签上花体的名字,找到邀函上标注的位子,Chris舒口气在黑暗的会场中彻底放松下来。

“喂,这可是直播!”一旁的男伴是个出道才不久的少年,见到自家前辈懒散的样子吓得连忙出声提醒,一边还悄咪咪地往四处瞅着生怕被哪家媒体偷拍到前辈懈怠的画面。

“All right.”嘴上说着其实也不过稍稍把身体坐正了一点而已。

“Chris.”男伴见状也只好仅仅开了开口就不再多嘴,远方的聚光灯滑动着渐渐转了过来,他看到身边的前辈瞬间挺直了脊背,在灯光打过来的同时已经坐得端庄,脸上的笑容无可挑剔。

“Good job.”在灯光滑过之后Chris眨着眼暗暗地向男伴竖了个拇指,少年苦笑着点下头,也不禁佩服起身边前辈的好演技来。

“Ladies and gentlemen......”如每次晚宴开场那样的致辞,身着燕尾服的主持人略一躬身后退场,各界名流们签下支票投入募捐箱。之后灯光亮起,人们携着舞伴涌入舞池,他们谈论新上映影片的票房与收益,聊起华尔街的股票和不久前再度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所谓的“慈善晚宴”不过是一个必要的幌子,上层的人士们通过这样的方式维系着自己的社交网络并通过一次次这样的活动互换着自己所需要的业界情报。

“还真是无趣。”Chris小声嘟囔,在灯光突然亮起之时敛起打到一半的哈欠,在音乐响起之时滑出舞池溜进天台的花园。不过说是花园,但在露天呼啸的寒风中却光秃秃的甚是荒芜,不知晚宴的举办方是处于何种理由并未打理花园。身后的宴会厅灯火通明,显得眼前这片空地愈发荒凉起来。

又一阵风吹过来,Chris克制不住地又抖了一下,探手往身侧摸去,直到并未像平日一般摸到烟盒与火机才想起在入场之前所有的随身物品都已被寄存在前台。她又低声暗骂了一句,重新把酒杯端起来回到室内,靠在窗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酒杯。

“美丽的女士,可以邀您跳支舞吗?”男伴挤过层层叠叠的人群,在距她三步之外的的地方调匀呼吸。他走近,微微躬身,向Chris伸出手掌。

“美丽的女士也需要休息。”她将酒杯顺手放回身边侍者的托盘上,“记得帮我向他们问好,唐璜。”她又拍拍男伴的肩膀朝他示意一下另一边围成一圈不知在谈论什么的男女演员和导演编剧们。

“喂——”男伴还来不及对她“唐璜”的称呼和不负责任打算开溜的行为做出抱怨,另一边已经有人端着酒杯凑了过来。

“这么早就走吗?这才刚刚开始,而且Chris你可是今天的主角啊。”随着一个人凑了过来,方才凑成堆不知说着什么的人们也往这边聚了过来。

“家里养了猫,不回去的话担心她在家里惹麻烦。”她勾勾嘴角找着借口,心想自己着大概也不能算是说谎。Chris抬手整了整耳边的发丝,眼睛却借着手掌这一瞬的遮掩狠狠地瞪了男伴一眼。

少年偏偏头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明明是你人气太高”,他向对方暗戳戳地做了个口型。

“前辈养猫了?怎么之前没有听说过?”同公司的晚辈女演员凑上来搭话也同时截下了Chris即将对男伴的反击。

“昨天在门口捡的。”她礼节性地接了话,表情却完全示意着“不想继续话题”的意味。

“Chris还真是好心,”又有同组的人过来继续接茬。

“不知是否有幸可以——”

“抱歉,是确实要先走一步,失礼了。”才开口的电影男主话音未落就被打断,Chris微微低了下头告辞的同时阻下对方疑似想要参观的请求。

她去前台取了手包,提着裙摆从台阶上跑下从宴会厅的后门悄悄离开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像极了童话中在午夜之时逃跑的灰姑娘,不过话说回来她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应酬的事情会有男伴帮她应付过去,而她自己这种时候只想是回到别墅。感恩节这样的日子为什么要和一群并不愿意相处的人聚在一起,还要把本该属于温情的时间消耗在无谓的社交活动上呢?

车子飞驰着穿过城区,相对于往日中宴会结束或是从片场赶回的时候都已是深夜,这种时间对Chris而言勉强也能够说得上是“时候尚早”。只是偏偏赶在感恩节这样全家团聚的日子里,连市中心的商场橱窗中的灯光都灭了大半,即使不是深夜时分,却让人更感觉孤寂。

一瞬间Chris有了想要掉头返回晚宴的冲动,至少待在人群中“一个人”的感觉不会那样明显。

刹车发出刺耳的长音,车子停在十字路口的红灯前,正要向左打着方向盘的手顿住。红灯转绿,她踩下油门,车子继续往郊外驶去,她想起来:这一次她已经不再是孤身一人。

车身在穿过别墅区的时候有一种将黑暗划破的感觉,邻居家的狗在发动机的翁鸣声中又吠了两声,接着在男主人的呵斥声中停了下来。Chris看向旁边的那栋别墅:灯火通明,透过窗子能看到在男主人耳边低语的女主人,嘁嘁喳喳比划着不知说着什么的小孩子,以及满桌的丰盛的晚餐。她突然感受到浓重起来嫉妒感,毕竟这是她长久来渴望着无数次饰演过却从未体会过的“家庭”的感觉。

前方不知哪里的野猫从树上跳下,黑影在路灯下一闪而过,Chris下意识间一脚刹车踩过去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做了开车时走神那样危险的事情。不过幸好没有什么意外发生,而右前方一层房间的窗子里也第一次在她到家之前泛出暖色的灯光来。她把车子停在路灯下松开安全带靠到座椅上细细打量着不远处属于自己的那一小栋别墅,自打搬过来第一次地感觉到由房屋所带来的平和。而实际上较之从前有所改变的也不过仅仅是屋内多了一个人,房间里多亮了一盏灯而已。

系上安全带,打火右拐,车子驶进车库。推开屋门的时候,房间里的灯光照得Chris有些不适,她翻过手背来遮了遮眼睛,屋门被手肘撞到后碰在墙上发出“哐啷”的声音。

“who`s there?”房间里传来试探性的声音。

“Chris,Chris vineyard”她揉了揉眼睛适应屋内的光线,然后回应。

“你回来了?出去了好久。”

“很久么?”Chris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外出开始准备晚宴的着装,到现在进入家门还不到十点,前后不到六个小时的时间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好久”的程度。不过一想到对方失忆又被独自留在一个并不算是熟悉的地方的现状,Chris大抵也能明白她的恐惧的原因。

“所以说,要吃东西吗?”本来从晚宴上偷跑回来并未有什么感觉,只是听到Jodie这样一说Chris起了些饿意,再算算从下午到现在除去晚宴上那半杯红酒之外自己也是滴水未进,饿意便更加强烈起来。

“做了些咖喱,需要的话就去热一下。”

“你有出去过?”Chris说这话的时候Jodie皱了眉看她,显然是不知道她究竟是为何在自己的话中抓出这样的重点。

“冰箱里剩的食材不多,就去外面买了咖喱块煮咖喱......”明明并没有什么不占理的地方,但看着Chris冷下来的脸色她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一会儿去录个进门的指纹,下次回来的时候也方便,”Chris话锋一转突然又没了责备的意思,“还有,你什么时候会做饭的?”在她的印象里,自幼丧父又把全部精力投入FBI工作的Jodie理应是对下厨这样的事情一窍不通才是。况且一个纯正血统的美国公民即使会做饭,但是会做咖喱这种食物也未免有些奇怪。

“大概以前有和朋友学过?”她耸耸肩,“你知道的呀,现在都不记得了,”说着曲起食指敲敲自己的脑袋,“说起来倒是Chris你有没有知道是我之前认识的什么人——”

“我要是知道的话还会问你?”

“对啊,不过要是你知道就好了。”

“我去热饭了。不要太在意,总会好起来的。”Jodie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她莫名觉得Chris有点慌张,而她说着“热饭”离开的时候似乎又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大概是想多了吧。”她这样向自己解释。

Chris走进厨房点火的时候手还在有点发抖,Jodie失去记忆后将过往忘了个干净,可是自己却怎么会不知道她过去的事情。

冲矢昴,她刚刚想起来这样一个名字,这是FBI王牌调查员赤井秀一在日本时的曾用假名,而赤井秀一本人正是促成组织覆灭的银色子弹。当然,这都不是重点,关键在于那人偏偏是Jodie 的前男友,在日本的时候又额外偏爱咖喱,不用想也知道Jodie的手艺也该是那个时候在日本学来的。

Chris知道这种时候就算是提起赤井秀一的名字也不会让Jodie多想起来什么,而另一方面出于有助于其恢复记忆的目的,她本该是多在她面前多提起过往的东西才是。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解释的借口,她就是不知该如何与一个完全记忆的Jodie相处,从带她回家的举动开始所有的所做都是为的自己的私心。

解决掉盘子里的食物又洗漱完毕之后回到房间的时候Jodie已经团城一团睡着了。这样的场景反倒让她稍稍松了口气,不必刻意去考虑应当以何种姿态与Jodie相处,而房间中由她带来的存在感却又使Chris在这样的夜晚渐渐心安。

之后的日子里Chris越来越多地没黑没白地忙于影片的拍摄,大部分的时候干脆整夜地留在片场,偶有回去的时候也不过是把自己往床上一摔就睡了过去,不几个小时候迷迷糊糊地勉强爬起来便又要往片场去了。

“你这个样子大概会折寿。”又一天凌晨Jodie被她进屋的声音吵醒后打着哈欠这样提醒她。然而得到的也不过是Chris含含糊糊的一声答复,再想去仔细验证她究竟说了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她趴在枕头上已经睡了过去。Jodie放轻动作把床上的杯子盖在Chris身上,又打开柜门取了条薄毯来搭在自己身上,这才团在她身边,过了一会儿也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在冬天像这样睡去的话是很容易受凉感冒的,多年的生活经验让Jodie清楚地明白前一夜自己举动的后果。只是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照在Jodie的脸上,她揉着眼睛哼唧一声翻了个身从柔软的枕头上跌了下去,在柔软的床垫上打了个滚,由身上棉被的重量所带来的安全感让她一下子清醒过来。昨夜身边的人早已不在,身上的棉被还有橘子味淡香水的残余,Jodie把脸埋在被子里细细地嗅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自己如此举动的不妥,不觉地红着耳根偷眼往一边瞅瞅,生怕Chris从不知什么地方突然窜出来把自己好一顿打趣。

话说起来Jodie一时觉得自己如此的举动和反应似乎很是奇怪,而且就算除去这些不谈的话,单单两个成年女子共处一室同床共枕的事情也已经是不合乎常理。

“不过反正Chris她又不常回来,而且主卧的床又确实舒服。”仅仅是感觉不妥了一瞬间Jodie就给自己找好了借口,“一大早就想这样多一定是才睡醒的原因。”虽然无任何逻辑可言,但她坚持这样来安慰自己。

又在床上抱着被子滚了几圈直到再也躺不下去的时候Jodie才慢腾腾地从床上爬起来,她打着哈欠揉着尚且惺忪的睡眼慢腾腾地往餐厅的方向挪着,一边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干脆把早午两餐合为一顿。

在走进餐厅的时候Jodie的一个哈欠却硬生生地被卡住,桌上精致的瓷盘里烤制好的面包片和玻璃杯中倒好的牛奶,在家里不会进来其他人的情况下,这些无疑是Chris留下的。只是当走进仔细看去的时候才忍不住吐槽因过了太久时间而变凉发干的面包片以及冷透了结了一层奶皮的牛奶。不过话说回来到底还是要怨她自己的贪睡晚起。

“不对,明明是她半夜才回来吵醒自己才害得自己早上起不来的。”Jodie转念之间又为自己找到了合理的借口,不过无论怎样Chris的好意却是她无法拂去的。端起来牛奶杯子放回微波炉重新加热,Jodie怔怔地盯着盘中的面包片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可以将它挽救的方法。她想了想只好拉开冰箱门取了只鸡蛋磕在锅里又调了些酱汁出来,只求让面包的味道不那样寡淡。

片场那边Chris的心情却是好得异常,一方面是有想到Jodie在看到自己特地留下早餐时的惊喜,而更重要的是圣诞节的假期快要来了。虽说像她这样作为一线的影星,圣诞节即使不会忙于影片的拍摄也会有其他各种的晚宴邀函送到手上,这无异于平日的工作无差,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去寻个借口将这一切推拒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