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无标题

作者:北冥有鱼干
更新时间:2017-10-31 22:23
点击:1147
章节字数:30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一月二十二日,雪。

是感恩节的前一夜。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子——传言中很是著名的那个女演员,尽管在之后的很多次中她提起初遇时的事情的时候对方总是勾勾嘴角,笑得莫测却从来不发一言,她虽是觉得蹊跷但也从未对此有过什么表示。

十一月二十二日,雪。

商业街橱窗里暖色的灯光,车灯前纷繁的雪花,积雪上被印上车辙与脚印,人群熙攘让雪夜中多了些许的人气。次日就是感恩节,与家人相聚共进晚餐想来就会令人心情舒畅许多。十字路口的红灯闪了几下变绿,Chris踩下脚下的油门,车子往城郊的居所飞驰而去。

感恩节又如何,次日夜间的慈善晚宴还未到来就已经想要逃离,明明是名为“感恩”的节日却连点想要感恩的事情都想不出来。组织破灭已经过去很久了,身为boss的父亲不知许了怎样的条件替她当下一切罪名,甚至连她如今重返好莱坞也并未受到太多阻拦。

如此说来还是有那么点值得感恩的事情,即使她与父亲的关系多年一向不佳,更何况在大多数时候她还是感觉组织破灭对大多数人而言也是罪有应得罢了。

路过市中心的商业街的时候她看到店铺的橱窗里为感恩节而特别放置的商品,暖色的灯光营造出一种温暖柔软的感觉,Chris透过车窗往外看去,一时间心里有点发堵:感恩节这样的日子里,她竟然连个可以去赠送礼物的人都找不到了。

Chris再踩下油门的时候有些赌气的意味,车子从城区飞驰着离开,但在她看来这却更多的是逃离的意味。

车子呼啸着拐进城郊的别墅区,总算从片场出来,算上在次日晚宴前的时间还有22个小时,四舍五入勉强算是一天的假期。不过要是算上提前化妆整理的时间也就不到20个小时了。这么一想她赌气地甩上车门,进屋在酒柜上拿了瓶酒下来,坐到窗边。把冰水淋在杯口的方糖上,酒液冰水沥沥拉拉地顺着杯壁往下滑淌,再把勺子探入翠绿色的酒液中搅拌,便是一杯乳绿色悬浊着的液体。

“green evil”她嘟哝了一句,抬头将液体一口吞了下去,酒液极烈,她忍不住咳了两声。尽管每每饮罢难免难受烧灼得很,但vermouth仍是她最喜欢的酒。是绿色的精灵又是绿色的恶魔,是她曾经的名字,是过去的世界留给她最后的印记。

“evil”,她食指抚上玻璃上映着的自己的侧影,窗外邻居家的狗吠了两声,她稍稍回神,接着一个影子跌跌撞撞地摔进她的视线中,还不及看清那人的样子就看到她噗通一声跌在了雪地里。

邻居家的狗又叫了两声,街对面传来男主人的呵斥声,狗吠停了下来。不知出于怎样的心理Chris往外多看了一眼,女子外衣头发上落了细细密密的一层雪花,金色的正统美国人的发色让她莫名地想起来个人,Chris偏开头去心想是不是酒喝多了竟然有了致幻的效果。

掩上窗帘,一时间竟有了些放心不下的感觉,靠在沙发背上闭着眼捏了捏眉心。到底还是认了命般地披上件大衣踩上鞋子出了门。

Chris俯下身看到女子的侧脸,身子僵了一瞬,随即蹲下身子去摇晃她的肩膀,雪地中的女子哼唧了两声却并没有醒转的迹象。Chris抿着唇小小地纠结了两秒钟,拢了拢衣摆把人横抱起来,女子手掌冰凉,脸颊额头却烫得厉害——是发烧了。

暖风调高,给女子换下被雪水浸湿的衣物,把一条薄毯子搭在她身上。去储藏室取了退烧药又兑了杯温水回到卧房里的时候女子已经醒转过来。

“Jo,Jodie?”她顿在门边,捉摸着开了下口之后便陷入一片沉默。

“who,who are you?”她揉搓着太阳穴挣扎着直起身子,眼神混沌不清。这一瞬间在Chris眼中Jodie的形象与许久之前的那个抱着泰迪熊玩偶的小女孩重合,也正是这个时候她才发现Jodie的眼镜不知在什么时候遗失了。

或许从一开始她身为FBI外勤人员的Jodie就未曾近视过,一副眼镜佩戴了那么多年也不过是因为这是已故之人留下的遗物而已。

“who,are,you?”她抬起头一字一顿地又问了一遍。

Chris认真地盯了她好一段时间也无法分辨出她究竟是假装还是真正忘记了许多事情,不过再联想到之前有关她辞职以及辞职后遭到各种帮会恶意报复的事情,Chris说服着自己相信了第二种的猜测。

“Chris,Chris vineyard”

“我们,之前认识?”Jodie仰起头,蔚蓝色的眸子直直地盯着她。

“算是吧。”她挑下嘴角,想来自己也不算在说谎,只是之前的交集并没有太过愉快而已,“有点发烧,先把药吃了,”并不打算再往下继续有关“失忆”的话题,Chris把水杯药片放在床头柜上,“一会去洗一下,要么明天会严重的。”

“Chris,you’re so nice.”Chris看着她扬起的笑容有点惊诧,只是很快借着强大的演技把心事掩下。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见到Jodie这样笑,不再是往昔中板脸皱眉枪口互指针锋相对。

明明只不过是摘下眼镜勾起嘴角而已,然而在Chris那里Jodie一瞬间就变得明媚起来。平心而论她一直觉得Jodie无论姿色身材都可算上称,而对她不知何处而起的莫名的好感更是她这些年来最大的秘密。

大概是最初那个不足膝高的小女孩抱着玩偶抬起头承诺着会留下来陪着父亲不会离开的时候心念一动,收起枪口想着让她的生死自由天定,却没想到她真能这样逃过一劫;又或者是隐约听闻她幸存的消息之后开始瞒着组织内部去追踪,满月下对立之时枪口相向子弹飞过却不取她性命;明明并无太过亲密的接触依旧可以信手装扮成她的样子,在潜伏之时将她支开又在樱花林中取下黏贴在她袖口的窃听器,尽着所有可做而又不出格的力量去保她周全。

不过还好,Chris终究不是什么太会为情所困的人,说起来她最为出格的也不过是最后那场战斗中在茫茫的火场之中看着那只迷失的小猫吐出一句“右边”罢了。

“竟然连句谢都不说。”想起往事Chris撇撇嘴角,转眼看到Jodie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脚踩在地上的时候身子忽地一软。

“I'm fine.”被扶住身子的Jodie撑着Chris的肩膀稳住身形。Chris皱皱眉只当她是在逞强,但到底还是放开了手。

“衣服和浴巾都是新的。”说完不再去过多关注Jodie的动作,在这种时候被戳破只会让人更加尴尬。

倔强又莫名地在许多地方逞强,从某些地方来讲她们也算很是相似,“你当心点。”到底不放心又冲着浴室的方向补了一句,只是语落的音节和落锁声撞在了一起不晓得到底对方有没有听清。

讲道理说辞职之后FBI对其前任成员并无什么特别的照顾,更何况据她所知选择从那里辞职的人也并不在多数——特别是像她那样掌握了不少机密情报又频繁出外勤的成员,毕竟很可能在请辞的第二日就登上报纸头条——前FBI成员今晨暴尸街头。其实说起来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太多,估计已经沦落到连报纸头条都不愿刊登的地步。

这般想来她这里反倒成了较为安全的地方,前任的组织高层,即使组织没落了也依旧不得不给着几分面子。更何况组织残余势力的暗潮涌动和她如今好莱坞一线女星的身份在这里撑着多少可以一些必去不必要的麻烦。

浴室淅淅沥沥的水声突断,中断掉Chris零零碎碎的思路,她才想起来由于长久以来的独居以及忙碌时直接留宿片场,家中的客房并未打理,甚至连在冬日中多余的可用的被褥都没有配备。

只用几秒钟考虑了一下客厅并不适合躺人的布艺沙发和房间里地毯的厚度,“凑合一晚也无妨吧”,这样想着就并无太多的纠结就接受了此夜两人同眠的事实。

Jodie反倒只是应了一声后就钻进被子里缩成一只团子,霸占掉了全部的枕头被子和大半的床铺。

“大概,还真是忘得彻底。”Chris顺手扯了只抱枕垫在颈后,拽过薄毯的一角搭在身上,探手把暖风调至舒适的温度之后侧身睡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