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三

作者:年行澈
更新时间:2017-10-30 20:13
点击:407
章节字数:15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年冬天,我在漆黑的课室里被陌生的男人猥亵未遂。在那漫长的挣扎里流逝的几分钟里,我没有叫喊,或者说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倒地时头顶着教室的铁门,我就顺势用头拼力撞击,以期发出的声响能吸引到过往的人。

我知道我为什么发不出声音:我希望能来救我的人,没有出现的可能。呼救的话,梗在喉咙里,出也出不去。

那件事之后,我的额头留了一个黄豆大小的疤。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发型的变化,我时常伸手抚摸额头凸起的疤痕,却想不起来它是因何故而留下的。直到写下这桩往事时,才蓦然想起。


我承认我的性格带着过多的懦弱,尤其是面对与夕阳有关的事情时。我将心刨开毫无保留放在她面前,其中又夹杂着无处可逃的弱点。

分手后不久又遇上了留下疤痕的事,在初中只剩下一个学期,大家都在着急中考升学的时候,我却坚决要求转学。

表面上的理由自然是冠冕堂皇的,暗地里,对自己迫切的渴望而不可得的心思却心知肚明。

赌气一样的逃离:得不到,那就失去的彻底些吧。同时心底深处却在呐喊:留下我留下我留下我……

我擅自以为,离开这个我们牵扯至深的学校,我们之间就没有维系了。见不到了,思念就会慢慢的慢慢的淡掉吧,对你的感情,也会慢慢的在时间的流逝里模糊、消逝吧。

但我和夕阳的牵扯,就像朋友无奈的评论那样:你们俩啊,简直是造孽。

令人啼笑皆非的,我父亲给我选的学校距离原先的中学不过一街之隔。

开学第一天上学的路上,夕阳遇到我,脸上露着惊喜:我还以为你转学到山旮旯去了,原来还在市内啊。而当知道我转去了四中的时候,她又露出那种看白痴的眼神了。

彼时我藏在校服袖子里的左臂上,捆着自己绑的绷带。说不清到底是因为什么,痛苦、悔恨、压抑...还是都有,都,说不清楚。知道的是在前一晚,我用匕首给自己的手臂狠狠地来了一刀。手疼不疼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那几年每每遇见她,我的心就会疼得发颤,那次也不例外。

分手半年没有联络的我们,却从那天以后在每个周五放学后一起去图书馆。只是以朋友的身份相处。可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在很久以后的大学,她打那通电话给我的时候,才明白,那些周五的夕阳里柔和的光芒之下,她在我记忆里模糊的面孔和深奥的眼神里,写满的都是愧疚。

我一直到高三将近毕业前,在厕所的隔间里用折断的发卡划破手背之后,才停止了从初三那次划破手臂开始的自虐。那之前,我试过用匕首,用刀片,用玻璃,用针筒,用指甲,只为血流出来那刻的快感。而舌尖也一直知道,血的味道是腥而咸涩的。

夕阳在陪我买绷带那次,在药店门口要我打开绷带给她看缝了针的伤口。看过之后她用发颤的声音问我:是不是想试试身体和心哪个更痛?

夕阳,我们的孽缘,是不是只要当初我转学转的彻底一些、转的远一些,就不会、不会有了……

最后一次约出来是在初三的尾声,她穿着令我觉得疑惑的熊猫样式的外套,又一次撩起我的衣袖,盯着已经成形的长长的伤疤看了很久,蓦地低下头吻了它一下。我全程沉默无语。

那晚正值春季,英州大道种的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阔叶树正处在簌簌地往下落褪下的嫩叶衣的时节。那些叶衣啊,就像浅绿色的花瓣一样,在路灯下翩跹起舞。因为停坐的草坪旁有棵长着茂盛枝桠的大树,叶衣一直不间断的落下:落在自行车的车篮里,落在周围的草坪上铺成一片,落在夕阳的肩上,落在、悄无声息地落进了我的心里。

那晚的景致无疑是美的,就在这样美而梦幻的夜里,夕阳她用一吻,无声的与我道了别。

那晚之后我一共自说自话的与她道了二十三天的早安晚安,在中考的前一天,她终是回复了:唉……你,好好考。

我知道,那是无奈的叹息和衷心的祝福。你因担心和愧疚陪我走过初三,见我成绩稳步上升,知道自己不会再误我;每周的相见,你看得到我看你时眼中的炽热,知道我还放不下你。

可是,从此,我们便是陌路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