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下

作者:圆圆的大冰冰
更新时间:2017-10-28 23:14
点击:754
章节字数:89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洗手间里好像并没有人存在,德井自嘲的笑了笑,果然是自己疑神疑鬼了吧,这种在电视上或者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桥段怎么会让自己碰上呢,解决了下个人的生理状况后,德井正准备推开门走出去,结果听见了熟悉的谈话声。

“呐,绘梨子,我每次和你发邮件你回复的速度都很慢啊,不感兴趣么?”

德井的心瞬间凉了下去,自己现在应该推开门走出去么,还是说在这里接着听下去,偷听别人谈话是不好的,德井很清楚,但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像是一个魔障死死地将的经的脚步定格在了那里,动都动不了,想听下去,想听下去···

“是吗,那么我会很开心的。”

“下次要一起去么。”

“绘梨子真可爱。”

“我很喜欢绘梨子的笑容哦。”

“嗯,我们回去吧,大家该等急了,尤其是空丸,我不在身边那孩子会很着急的吧。”

听这两个人的脚步慢慢的走远,德井这才推开门走了出去,在洗手池前站住,低着头,良久良久,突然打开了水龙头,水流哗啦啦的流了出来,德井捧起水一下又一下的冲在了自己脸上,很快就呛到了自己,泣不成声,脸上分不清是水滴还是泪珠,声音不只是水流声还是哭声,哭泣的原因不知道是因为呛住了还是其他的事情···

德井终于明白了,原来从很久之前开始自己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三森和那个女孩第一次见面的晚上,自己在前面卖力的唱着歌,而三森则是在下面和那个女孩开心的聊着邮件,自己是有多傻才没有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之间,自己和三森已经隔了一个世界···

“不,这不是真的,长得可爱,笑容最喜欢了,这些玲子只会和我说才对,是的,玲子一定是鬼迷心窍了,她对那个女孩一定只是友情而已,很快她就会回到我的身边了,说好的我才是可以陪伴她一生的人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此时的德井显得格外的狼狈,凌乱的头发不断地滴着水,德井看着自己脸上突然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

我并不伤心,我真的不伤心···

我这算是被甩了么,在玲子的眼里我到底算是什么呢···

回去之后的德井没有多说什么,三森问道为什么出去那么久也用自己一不小心迷路了的理由搪塞了过去,三森笑着摸了摸德井的头,温柔的说:“真是的,这样都能够迷路,空丸果然离不开我呢~~”德井傻笑着靠在了三森的身上,贴着她的胳膊静静地听着三森心跳的声音···

玲子,不论你是否变心,不论在你的眼里我是什么样地,我对你的心思都是永远不变的,即使这份心意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错过了就真的是错过了,在见到三森的瞬间,德井没能说出自己的爱意,两人擦肩的瞬间德井在犹豫,当两人擦肩而过之后,德井转过头却发现三森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在她的身边多了一个新的身影,代替了属于过去的自己···

再后来的时间里,德井依旧没有多说什么,还是是像之前一样默默的陪在三森的身边,而和那个女孩关系越来越好的三森,开始找自己的闺蜜讨论关于自己恋爱的问题。


“你说你···喜欢她?”德井突然停住了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三森,“可是你们,都是女孩子啊···”

“那有什么,现在腐女多如狗基佬遍地走,百合什么的不是很正常么。”三森对着镜子整理了下自己的刘海,毫不在意的说。

“原来是这样啊···”德井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空丸,空丸,你可是我最好的姐妹,你一定要帮帮我啊~~”三森拉着德井的手撒娇般晃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德井。

“啊,好的好的,我帮你···”德井笑着说,其实自己的内心早就满是后悔和痛苦了。

“买戒指送给她吧,女孩子都喜欢亮晶晶的饰品。”德井微微考虑了一下,轻声地说着。

“真的吗,空丸也喜欢?”三森歪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德井。

“喜欢啊,但是没人送我···”德井没有在意,只是低着头继续翻着菜单。

“诶···是么,我们家的小空丸那么可爱难道没有男孩子追么~~”三森把玩着头发,脸上带着小恶魔一样的笑容轻声地说着。

“我这样的绝对没人喜欢吧,像个搞笑艺人一样,还没有身材···”

“怎么会,同样没有身材,年纪比你大比你还像搞笑艺人的阳子桑都有人喜欢啊,何况是你呢···”三森又在拿不在场的人开枪了···

“嘛,就算拿阳子桑来比较,我也不会高兴的···”德井点好了菜把菜单交给了服务员,接着从包里拿出了两张电影票,“给,事务所的后辈送给我的,反正我也用不到,你拿了去和她看吧。”

“诶,真的么,谢谢啊,空丸,最喜欢你了!”三森兴高采烈的结果了电影票,看了两眼后装到了包里,抱着德井在她的脸上蹭了蹭。

“啊,小孩子嘛你!”德井一脸无奈的随她去了,只是心里有些低沉,这两张票其实原本是准备和三森一起去的,现在看来有更好的人陪伴她一起了···

周末的时候,难得休息的日子,德井却把自己一个人锁在了家里,手机关机,拒绝一切和外界的联系,只是呆在家中对着自己的电脑不停地看着自己之前和三森在一起的演唱会还有生放送···

今天原本应该是自己和三森一起去看电影的日子,可是现在,自己却呆在这里,一个人孤零零的,而三森则是和那个女孩拿着自己给的电影票看着电影,啊,大概还在陪她买首饰吧,我应该嫉妒么,又有什么好嫉妒的呢,电影票是我给的,买首饰的建议是我提出来的,甚至连三森也是我拱手让出去的一样···

说到底还是我自己的原因,害怕被拒绝,结果到了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越走越远,有些人之间的爱情就像是花期已远,春天没有盛开的花,到了夏天就只能消逝···

我们两人间的爱,花期已逝···

德井在被窝里面哭了一夜,而这一夜的时间,都是在听着两人之间合唱的歌曲度过的,第二天早上,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颓废,憔悴,用了大量的时间补妆才勉强掩盖掉了脸上疲惫的痕迹。

来到工作的地方,今天的三森也是十分开心的带着大小姐一样充满贵族气息的笑容和大家打着招呼,看见德井来了立刻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德井身边拉着一脸迷茫的德井跑到了会议室的角落里。

“诶,玲子,玲子,怎么了,这么着急···”德井奇怪地看着三森。

“很成功啊,大成功,简直是玲子酱的大胜利啊昨天晚上!”三森激动地握着德井的手,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让情绪有些低迷的德井的心情也晴朗了起来。

“那个,很成功呢,果然女孩子很喜欢首饰呢,我们之间的关系进步了很多呢!”

“啊,是吗···”德井的笑容微微顿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只是很短的瞬间,三森并没有注意。

“所以,谢礼。”三森从包里变魔术一样拿出了一条亮晶晶的手链,“给,虽然不是多么珍贵的东西,但是我很喜欢这种样子呢,看上去就觉得和空丸很般配所以就买下来了。”

“诶,是么,这个,我很喜欢,谢谢。”德井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接过了那条银色的手链,只是普通的银饰,造型也很简单,只是在中间有着一个小小的心形,是一颗碎钻。

“嘛,就是这样了,你可是我最珍贵的朋友呢。”德井看着手里手链,轻笑着点了点头,“嗯,我也是呢,最喜欢玲子了···”

在你的心里,我永远只是姐妹么,即使你喜欢的是女孩子,我们,也不可能么···

“缪斯,要解散了。”突如其来的消息如同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所有人的心上,而在伤心之余,德井居然发现自己还有一丝小小的欣喜,“以后,玲子就会回到我的身边了吧。”


在她的眼里只要这个组合解散,那么自己就又会回到之前那种只有她和三森两个人的世界了。

“我打算和她结婚···”三森静静的看着手里的啤酒突然没由来的冒出了一句。

“什么···”正在准备点歌的德井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她。

“这大概是最后的机会了吧,因为一旦组合解散,我们大概以后很少能见面了吧,所以我想在最后的最后和她结婚好了···”三森咬着杯子的边缘双眼出神的说着。

“啊,你有那么喜欢她么···”德井的语气明显的有些低沉只是已经完全入神的三森并没有注意,如果是平常的话,不管德井的语气有多么细微的变化,三森都是会发现的。

“是啊,喜欢到不得了呢,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呢,啊,这种感觉应该不是喜欢,而是爱了吧。”三森似乎想到了什么,一瞬间十分少女的捂住嘴轻轻的笑了笑。

“话说回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企划开始的时候不是第一次见面么。”德井放下了话筒,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什么想唱歌的心情了。

依旧是昏暗的KTV包厢,一如当初得知三森和那个女孩恋爱时的一样,只是今天这件小小的包厢里面只有三森和的德井个人。

原本这是最让德井高兴的时间,因为每当这个时候,德井就会觉得好像在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了三森和自己,而这正是让她觉得最幸福的时候···

“最初对她有兴趣的时候是因为之前看了她出道的第一张单曲,感觉这孩子很有意思。”德井慢慢的靠在了后面的抱枕上面,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之后就开始关注她了,结果不停地注视着她,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孩好漂亮,她的每个笑容,她的每个动作我都想深深地印在脑海里一样。”德井的目光看向了屏幕,此时没有人唱歌所以屏幕里放着的是开了原唱的歌曲,中岛美嘉的《一番绮丽的自己》,这是德井最喜欢的一首歌。

“她开心的时候我也在开心,她伤心的时候我也在伤心,不知不觉中,就发现自己好像开始喜欢上她了···”德井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反应,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这样了吧,明明我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明明我在爱着你,可是你却在和我说着另一个人和你之间恋爱的物语···

“我觉得我不能再等下去了,现在就想让她知道,让她知道我自己的心意是什么···”德井低下头,紧紧地抓住了身边的沙发,因为太用力气,手指发白,甚至发出了“咯咯”的声音···

“空丸,怎么了,不舒服吗?”三森终于发现了德井有不对劲的地方于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的问。

“啊,心口很痛啊···”德井轻声地说,突然伸出手按住了三森的肩膀,而三森被德井这突然的大动作吓了一跳。

“空丸,你怎么了···”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明明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是我啊!”德井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三森。

“在你的眼里我真的只是姐妹和闺蜜吗,为什么你只看着别人却看不到我呢,明明爱你的人就在你身边啊!”情绪激动的德井离三森越来越近,几乎要贴了上去一样。

“等一下,空丸,太近了,空丸···”三森已经有些害怕了,连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结婚,结婚,你的眼里除了她之外就不能多看我一点点么,我在你的眼里到底是什么定位,朋友?妹妹?还是一个只要一点点恩惠就可以很高兴的宠物!”德井又向前移动了一些,结果因为太近的原因整个人贴在了三森的身上。

“空丸,不要,啊!”三森为了躲避德井尽量的想往后倾,结果手下一滑,被德井整个人压倒在了沙发上。

德井微微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脸已经紧紧地贴着三森的脸颊,呼吸中满是三森头发的香味,身体紧紧的贴着,德井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身下的三森身体的温度和因为紧张害怕加速跳动的心脏。

“空丸,起来,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我只当你是···是我最好的朋友···”三森侧着脸,双手想用力把德井推开,但是害怕用力太大摔倒德井效果并不明显···

只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句话剪断了德井脑海中理智的最后一根弦,德井的脑海中剩下的只是愤怒和不甘还有被三森的身体撩拨起的欲望,她开始疯狂的亲吻着三森,顺着她的脸颊吻过修长的脖颈,亲吻迷人的锁骨,接着开始撕扯起了三森的衣服···

粗鲁而又野蛮的动作让三森哭了出来,即使这种情况下三森依旧顾虑着德井,没有很大力的将她推开,只是挣扎着,默默的流着眼泪···

突然德井的动作顿住了,她的嘴唇触碰到了什么,微热的,苦涩的液体,三森的眼泪,和三森在一起那么久了,这是德井第一次把三森弄哭了,一瞬间的经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缓缓地起身,看着三森,倒在沙发上,长发凌乱,衣衫不整,满面泪水的紧紧咬着嘴唇,目光中除了惊恐还有悲伤和歉意···

“这个时候,为什么还对我那么温柔···”德井红着眼睛,小心的伸出手想拉三森起来,结果被哭着的三森一巴掌打开,三森坐了起来拎着包包和外套,一句话也没说起身离开了包厢,走之前微微回头看了德井一眼,那目光悲伤地让人心碎···

德井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好像周围的一切都静了下来,她目光无神的看着屏幕,屏幕上依旧播放着那首她最爱的《一番绮丽的自己》缓缓从地上捡起话筒,德井默默地注视着屏幕,轻声地唱着···

“若是在那个春天没有和你相遇,飞舞的樱花看起来也不过是纯白的吧。”如果当初没有和你见面,我的人生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若在那个夏季没有和你一起度过,焰火的光叶晖不留痕迹的消逝吧。”那年和你一起看的夏日祭,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烟火···

“抱过最美丽的我,是你吧。”每一次在我悲伤的时候,给我力量的总是你温暖的拥抱和温柔的话语···

“怜惜季节的流逝而去,现在也只能认为是命运吧。”我们两人到了今天的地步,只能认为是上天的捉弄了,看来我和你今生注定是有缘无分了···

“啊···你也在牵挂着我吧。”是否在伤心呢,是否在生气呢,在此之后,你是否还会想起我呢,那个在你忘记歌名时提醒的我,那个和你在舞台上一起唱歌跳舞的我,那个在夜里和你抱在一下睡觉说着悄悄话的我···

“再也回不去了,已经失之交臂的时候···”再也回不去了,真的已经错过了,玲子,我已经完完全全的失去你了,完全的失去你了!

一曲唱完,德井抱着双腿低着头坐在空荡荡包厢的角落里,泣不成声···

第二天三森向那个女孩求婚了,德井静静地站在周围的观众中默默地注视着她们,好像全世界都在祝福的她们,而就在三森开始用目光寻找德井时,德井却悄悄地离开了,对于她来说,那里已经不需要她了。

婚礼的时间在一周后,结婚的前一天,一直把自己锁在家里的德井打开了手机,上面显示着一百多个未接来电和新邮件,德井默默地按下了三森的电话,很快电话通了,但是两人之间都没有说话,彼此之间静静地聆听着双方呼吸的声音,良久之后,德井用微微有些沙哑的嗓音轻声的说着:“婚礼的时候,我可以当伴娘吗,身为妹妹,一定要看着自己的姐姐幸福啊···”

“当然可以,空丸···你,永远是我最珍贵的妹妹···”在得到答复后,德井面带微笑的挂上了电话,然后注视着手机上的大头贴,忽然捂住嘴,剧烈的咳嗽,看了看手心里面的鲜血,德井泣不成声···

在三森和那个女孩的婚礼上,一身白色连衣裙素色打扮的德井一直默默地站在三森的背后,捧着婚纱的裙摆,静静地看着三森一步步走向对面那个同样是一身婚纱的女孩,这个自己默默注视了五年多的身影,这个在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马上就要在自己的眼前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了,从教堂门口到神父前的距离很长,德井却觉得太短,真希望时间就停止在这个时刻,或者,自己不是伴娘,而是她的新娘。

每一步的声音都像是扣在自己的心上,这一段路,德井想了很多很多,第一次遇见三森,第一次和她吃饭,第一次被三森抱住,唯一一次的亲吻,而这些记忆如今都化作了泪水一点一滴的流去,滑落在手心化作了最珍贵的珍珠,德井把这些珍珠一颗颗的收集起来埋藏在心底的盒子中,用一根根的长钉封住了盒子,永远沉入了自己灵魂深处的海湾,永远···

德井亲手把自己最爱的交了出去,站在三森的身后看着两人在神父面前宣读誓言的时候,看着两人交换戒指的时候,看着两人相拥相吻的时候,德井在笑,一直都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她们鼓着掌,而在内心里也是在默默祝福着。

对不起了,玲子,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

人生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悲伤和别离,上一秒山盟海誓的人,下一秒就可能说再见,但是我依旧感谢你,照入我人生中的第一缕阳光,在我最迷茫的时候一直在我身边的你,虽然没有陪伴我走到最后,但是至少你牵过我的手。

再见了,三森玲子,未来的路,有人会代替我陪伴你走下去,会有人代替我守护你,给你幸福,一直走到最后···

时间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缪斯解散后辞去了声优的工作一心一意的做起了漫画家的德井渐渐和大家的联系少了起来,到了后来因为身体的原因不得不到海外安静的地方休养身体,在那里的孤儿院,德井收养了一个孩子,有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和温暖的笑容的小女孩,已经是年过花甲的德井看见她的时候露出了惊愕的表情,颤抖的摘下了老花镜擦拭了好几遍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这个孩子,简直和自己记忆里的那个身影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经费了些功夫收养了这个孩子,并且给她起名字叫做德井玲子。

为了纪念一个可能再也见不到的人···

在小玲子的陪伴下,一直一个人生活的德井度过了愉快的十几年晚年生活,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越来越弱,年轻的时候曾经因为感情受挫留下来的创伤不但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愈合反而越加的严重,终于有一天,即使重病在身依旧伏案创作的德井口吐鲜血倒在了工作室里,助手一片慌乱的情况下被人送到了医院急救室···

一路上,小玲子一直在默默的流着眼泪,她紧紧地握住自己奶奶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她的名字,直到嗓子哑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或许是这个名字的原因,让这个远在大洋彼岸的孩子,继承了那个人的温柔。

就在德井被推入手术室的瞬间,从海外的故乡传来噩耗,德井最好的朋友,前声优三森玲子和她的妻子在半个月前无疾而终···

所有人都觉得还是暂时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老人比较好,毕竟上了年纪的人,大概受不了那种友人离世的巨大打击。

手术结束后,医生摇了摇头告诉了围在手术室外的众人,关键是看能否撑得过这个冬天。

这里的冬天是比较温暖的,但是再温暖的冬天北风中依旧带着萧索与凄凉,躺在病床上,面容枯瘦的德井静静的闭着眼睛,一头花白的长发看起来让人心酸不已。

德井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自己来到了缪斯曾经的会议室里,推开门,一切的一切都是十分熟悉的样子,抬头看了眼镜子,镜子里的自己是曾经最美好的二十多岁的样子,就在自己还惊讶的摸着脸不可思议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啊啦,空丸也过来了啊。”

德井顿时呆住了,缓缓地转过头看见的是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了大半生的面孔,“玲子···怎么会···”

“见到空丸很开心,只是现在来这里对于你来说似乎早了一些吧,你不是还有一个孙女要照顾的么?”外貌看起来是二十多岁的三森正坐在会议桌旁静静地喝着茶,而在她的不远处,那个女孩依旧坐在窗户边听着音乐望着天空发呆,在她的手上有着一个和三森手指上一样的戒指。

“就是,就是太早了啊对不对小鹿。”坐在一边一身男孩子打扮的南条爱乃正在玩着游戏机。

“爱乃酱,先暂停一下,过来把今天的蔬菜汁喝了。”穿着围裙留着长发的久保由利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把手里放着绿色蔬菜汁的茶杯递到了南条的面前,南条无奈的看了一眼,捏着鼻子喝了下去,“是啊,我也觉得太早了,你的孙女现在可是很伤心的哦。”小鹿接过空空的杯子,这才微笑着和德井说。

“大家,都在么···”德井有些迷糊的看着,这些记忆中熟悉的面孔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哦,emi和kssn还有里P可没来哦。”回答德井问题的是穿着女仆服在镜子面前转圈圈的内田彩,“她们估计还要很久呢,真是的不愧是emi,明明一大把年纪了,身体状况还是那么好···”

“总之,回去吧,现在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三森看了看窗外,樱花开得正绚烂,大片的粉红色将天空也渲染成了浪漫的色彩。

“那里,还有人需要你,过几年再来吧,好好的活下去啊,空丸···”

德井慢慢地走到三森的面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抚摸到了三森的脸颊,久久的凝视着,泪水不知不觉得就涌了出来。

“我们,还能再见面么···”

“到最后,大家都会回来的,在这里见面···”

“能抱抱我么···”德井轻声的问。

三森没有说话,张开双手紧紧的搂住了德井,“我最爱的妹妹,好好活下去吧···”

德井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美很美的梦,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纯白色的天花板和紧张看着自己的孙女,德井看了眼窗外,窗外,原本光秃秃的树枝已经开始冒出了嫩绿的新芽,冬天过去了···

“樱花,没有开么···”轻声的低喃着,半空中,一片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樱花瓣好像传递着某人的思念一样缓缓地落在了德井的枕边···

两个月后,带着自己的孙女小玲子回国的德井来到了自己的好姐妹们沉睡的地方,最先故去的是南条爱乃,其次是随她而去的久保由利香,接着内田彩也安详的离去了,半年前,三森玲子和那个女孩也携手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小小的墓园里,德井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座坟墓,普通的大理石墓碑上写着在这里沉睡的人的名字,德井轻声的叹了口气,“她真的一直陪伴你到最后了啊,真正的一生一世都在一起了,真是让人羡慕啊。”

“奶奶,我的名字···”小玲子在轮椅后面轻声的问。

“嗯,为了怀念她,当时收养你也是这个原因,不会怪罪奶奶吧。”

“怎么会呢,能遇见奶奶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小玲子低下头轻轻地靠在了德井花白的头发上面轻声地说。

“是吗,原来即使是这样的我,也是被人需要着的啊。”德井闭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了眼泪,“啊,人上了年纪了就是不好,风一吹就容易流泪···”

“玲子酱,我们回去吧,和老朋友也打过招呼了,接下来要给你去办理大学的入学手续了。”德井抬头看了看天空,初春的阳光格外的明媚,周围开满的樱花随风沙沙作响,“哦,是在送我么···”

“玲子酱,你今年十八岁了吧···”

“是啊,奶奶,今年就是大学生了呢。”小玲子轻声地说着,推着德井走出了墓园。

“还有两年的时间啊,我就在稍稍努力下吧,还要再晚一些才能见到她们啊···”德井闭上眼睛缓缓地摩擦着手腕上那条陈旧的手链···

两年后,在德井玲子成年礼之后的晚上,回到自己房间睡觉的德井在梦中安然离世,第二天,痛哭的德井玲子在整理德井的遗物时发现了两样东西,一个是把所有遗产都留给自己的遗书,另一个是一副画···

画上画着的是一对年轻女孩的背影,她们手挽着手静静地走在开满樱花的小路上,在画的上面有着一行小字。

“如果能更早的遇见你,我是否能够陪伴你,一直走到最后呢···”

春末的樱花正在渐渐的凋零,慢慢的走在上学的路上德井青空抬头看了看天空,清晨的阳光透过樱花树投下了斑斑驳驳的阴影,微微眯起眼睛,德井青空叹了口气,低着头走进了学校。

走进教室后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闹钟,离上课的时间还有一会儿,德井青空看了看周围正在聊天的同学们,默默地掏出了书本看了起来。

上课了,老师推开了门站在了讲台上轻声对大家说:“在开始上课之前呢,想跟大家说一个事情,有一名转校生要过来,进来吧。”

德井抬起头看向门外,一名长发的少女走了进来站在老师旁边,迷人的大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带着迷人的笑容温柔的说着,“大家好,我叫三森玲子,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德井静静的注视着少女,窗外,樱花盛开,正是花期,阳光下,少女眉目如画,笑颜如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