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

作者:圆圆的大冰冰
更新时间:2017-10-28 23:14
点击:822
章节字数:90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春末的樱花正在渐渐的凋零,慢慢的走在上学的路上德井青空抬头看了看天空,清晨的阳光透过樱花树投下了斑斑驳驳的阴影,微微眯起眼睛,德井青空叹了口气,低着头走进了学校。

自己作为高中生的三年生涯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开始了,或许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到最后,直到结束。

德井青空是个文静的女孩,至少现在还是。

从小就很少说话,小学毕业时老师的甚至差点忘记了有这个学生的存在,初中的时候也是,每天静静地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户的位置,要么认认真真的学习看书,要么就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老师说的东西,她很少去听,因为她觉得书本上的知识自己随便看看就能学会,后来她知道,那仅仅是自己的错觉。

人一孤单,就喜欢自言自语。

德井青空在自己小学的时候开始喜欢上了自己和镜子里的自己说话,从开始的自言自语,到后来的模仿两个人对话,到后来来想到谁就用谁的声音讲话,闲暇时间大多如此,并且乐此不疲。

对于她来说自己有着属于自己的一个世界。

她喜欢明日香,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角色,不是因为她的强大,不是因为她的倔强,而是因为和自己一样,在看似坚强的外表下有着一颗不安脆弱的心。

十四岁开始,德井青空学会了享受孤单。

自己一个人么,没有关系,我的世界,你们看不懂。

自己一个人么,没有关系,在我的脑海中有着无数的朋友。

自己一个人么,没有关系,不需要人情礼往乐得轻松快活。

是的,每当看着同学结伴从身边走过,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时候,德井青空就会在自己的心里一遍遍的重复这些理由,来麻醉自己。

只是,这是徒劳的,这些话语,这些孤单化作了一把把无形的刀剑在她的心口上刻下了密密麻麻的伤痕。

德井青空的家人很爱她,她有一个弟弟,只是她不知道如何去关心,父母并没有偏爱她们任何一个人,可是德井青空一直觉得自己在家里是那么的多余。

我是否真的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呢···

我的未来又会是什么样呢···

如果我死了,有人会为我哭么,爸爸妈妈会的,弟弟也会的,还有谁会为我哭呢···

在进入高中的第一节课上,老师召开了班会,选定班干部,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德井只是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默默地注视着其他人,她和前排的距离是一厘米,旁边的距离是半米,后面的距离是一厘米,另一旁是外面的世界,蔚蓝的天空,可是德井觉得,自己和其他人之间同样隔了一个世界,一片天空。

没有存在感的人会生活的很痛苦,没有人会和你说话,没有人和你分享喜悦,也没有人和你分享背上,当第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大家三三两两的说笑着结伴离开,教室里很快的就只剩下德井一个人了,她坐在座位上,夕阳的余晖将教室里染上了一片朦胧的金黄色,德井慢慢的收拾好了书本,缓缓的离开了座位。

在黑板上写着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也是今天班会的主题,“成为一个别别人所需要的人。”

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多的是为了他人,一个人,如果不被人需要,那么就和死了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成为了一个被人需要的人了么,会有人需要我么,以前有过么,现在有么,将来会有么?

十六岁,刚刚走进高中的德井青空,在自己的心里记下了这个问题,并且亲手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三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对于德井来说这三年的生活真的很平淡,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没有参加过一次联谊,校园祭和运动会的时候也只是充当观众和背景,但是在毕业的时候她依旧很开心,因为在她看来自己终于可以离开学校了,接下来就是走上社会,寻找自己的路了。

我,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的。

十八岁走出高中的德井,决定成为一名声优。

或许这是对于一个喜欢自言自语的最好的一个职业了。

德井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并且报名参加了声优学校,在走进学校的一瞬间,德井忽然发现,一切的一切,还是和之前一样,自己是灰白的,默默注视着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和其他人绚丽多姿的人生···

走上社会的时候就一定可以改变,一定可以改变···

一遍遍,在心里默默的说着,德井鼓励着自己,每天努力的学习着,为了遇上一个能够需要自己的人。

很快,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

2009年,二十岁的她开始正式接触声优这个工作,在那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经纪人告诉她,接下来德井要去参加一个声优团体,作为偶像声优出道。

偶像声优,自己真的合适么···

一边这样想着,德井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十二月的东京是很冷的,德井穿了一件深色的羽绒服,长发披散着,双手插在口袋里,低着头将下巴缩进了毛衣的领子中,走进会议室的一瞬间,德井看见了正对着自己的一个女孩,白色的大衣,绯色的围巾,白色的针织帽,即使是这种穿着依旧可以在她的身上感觉到一种淡淡的高贵感,只是坐在那里喝着热茶,感觉却像是某个大家闺秀,在午后的花园中品尝着红茶。

女孩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了看德井,美丽的大眼睛眨了眨,对着德井微微笑了笑,打了个招呼,这是第一次被陌生人报以微笑,德井有些不知所措,红着脸点了点头,快步的走到了另一边坐下。

女孩被德井这可爱的反应微微吓住了,稍稍怔了一会,笑得更开心了,低下头用刚好能让德井听见的声音轻声的说了句:“居然会害羞,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2009年的十二月二十五号,德井人生中第二十个圣诞节,一直不相信有圣诞老人的她,收到了自己人生中最珍贵的礼物···

“虽然晚了一天,要不要去聚会呢,圣诞节的庆祝聚会。”会议结束后那个女孩轻笑着提出了这个意见,可惜的是另外两个声优似乎接下来有工作,所以委婉的拒绝了她,“是么,那么就没办法了,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那个···我···”德井张了张嘴,怎么办,虽然很想去,但是会被这个女孩拒绝么···

“嗯,怎么了,你接下来也有工作么?”女孩笑着看着德井,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弯弯的像是一勾新月。

“不不不没有,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去么···聚会···”德井低着头声音小的几乎让人听不清楚,那样子就像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对自己暗恋了很久的男生告白一样···

“啊,可以啊,不过两个人的话可就不是聚会了,两个人的叫做约会哦。”伸出手指调皮的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女孩笑眯眯的说了句让德井瞬间心跳脸红的话。

“三森,玲子小姐,不要拿我开玩笑啊···”德井窘迫的扭过头。

“叫我玲子,叫全名不觉得太见外了么。”三森伸出手用眼神意识了一下德井。

“玲子···”德井小心的伸出手,在没接触到三森手掌的时候就被她一把抓住,“这才对嘛,乖孩子。”

“明明,不比我大多少···”德井小声的说了句,然后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跟着三森离开了。

“咦,我们,去吃拉面?”德井看了看前面,一家随处可见的拉面流动小摊,橘黄色的温暖灯光,透过红色的幔布透了出来,“在这种天气,拉面是最棒的选择了,不觉得么。”三森搓了搓手,走到了面摊前面坐下,和老板说了自己要的口味,回过头来看着德井:“空丸,你要什么样的拉面呢。”

“嗯···和你一样就行了···”德井坐在三森的身边,看着静静坐在那里偶尔和老板笑着聊上几句的三森,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明明是一个看起来好像贵族大小姐的人,现在却陪着自己坐在路边的面摊和老板聊着天,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么···

“怎么了,不喜欢吃拉面么?”发现德井很沉默,三森转过头看着她,表情带着些许歉意,“啊,不,不是的,我很喜欢吃拉面,真的很喜欢,我一次可以吃三碗呢···”德井紧张的解释道。

“噗,真可爱,不过我只会请你吃一碗哦,晚上吃太多可是会发胖的。”三森的笑容很温柔,有些人就是这样,说不出哪里与众不同,但是在你的眼里她就是那么的独一无二,三森的笑容像是一抹阳光,刺穿了德井的心房,在自己的内心外,将自己封锁阻隔了二十年的围墙,在一点点的崩塌。

德井觉得,三森就是那个闯入了自己的内心深处,握着自己的手一笔笔的勾勒出这个世界颜色的人,德井的灰白色世界中,是三森玲子留下了第一抹彩虹···

“啊,来了,谢谢老板,给,空丸,这是你的。”三森接过两碗拉面将其中的一碗推到了德井的面前,“吃吧,这家的汤很好喝的哟。”

“啊啦,三森小姐,不要说得我们店的拉面只有烫好喝一样哦。”拉面摊的大叔抽了口烟,笑着打趣道,看得出来三森经常来这里吃面和这的老板很熟悉。

“哈哈哈哪里哪里,老板家的拉面可是连酱油都很有味道呢。”好奇怪的称赞方式···

“吸溜吸溜···”挑起了一些面条,吹了吹,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唔,真的,很好吃哦!”德井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种冷冷的天,能够喝上一口热汤,确实是挺让人开心的事。

“啊啦啦,笑了呢。”三森侧着身子看着绽放出笑颜的德井,轻笑着说。

“啊,那个,请不要这样看着我···”德井还不习惯他人的目光。

“诶,明明是这么可爱的孩子,我还想多看两眼哦~~”三森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德井柔软的头发。

“真是的,玲子,我不是小孩子!”德井红着脸气呼呼的说。

“诶,生气了,不好,更想欺负你了呢~~”三森微微靠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德井被三森的动作吓了一跳,“玲子,你想做什么···”德井的脸已经红到耳根了,就在她准备把玲子推开的时候,三森伸手在德井的嘴角抹了一下,接着拿了张纸巾擦了擦手,“嘴角沾上酱汁了哦,小笨蛋~~”

“啊,啊,哦···”低下头,不知为何德井的心头缭绕的更多的情感,是淡淡的失落···

那天晚上回去后,德井失眠了,只要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女孩精致的容颜,秋水一般的眸子,和那越来越近樱色的嘴唇···

二十岁的德井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在经过岁月的流逝之后,这颗种子在未来会成为美丽的花朵,而在那时,德井希望能和那个女孩在一起,她要亲口对她说出资金内心深处的情感,将这首名为恋爱的歌,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吟唱···

二十岁的德井在心里默默更改了人生的目标。

“成为一个被他人需要的人。”

“成为一个被玲子需要的人···”

这是处在还有些稚嫩的年纪,默默在青春结束的时候,立下的遵守一生的誓言,三森玲子,我想成为那个可以陪伴你一生的人。

在人生的旅途上充满了太多的向左或向右,人有时会迷茫,有时会无措,只要给自己找到一个风向标就够了,你的方向,就是我的方向,你的未来,就是我的未来···

“啊,不行啊,完全记不住啊。”三森头痛的看了下手里的歌曲名单抱怨的和德井说,“嗯,什么记不住?”德井凑过来看了看,“歌曲的歌词还是曲调?”

“都不是,是名字。”三森顺手摸了摸德井的头笑着说。

“都说了不要摸我的头了,我是你养的宠物么~~”德井轻轻拨开了三森的手,嘟着嘴理了理头发。

“我养的宠物,晚上可是要陪着我睡觉的哦,你想当吗?”三森故意轻佻的伸出手指挑起了德井的一缕头发把玩着。

“谁会想陪你睡觉啊!”德井满脸羞红的喊了出来。

“笨蛋,声音小一点,嘘!”三森伸手捂住德井的嘴巴,小心的看了看四周,结果发现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看她们,发现三森看向他们后又立刻扭过头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

“完了,我已经看见今晚的推特上面会说什么了···”三森一脸生无可恋的松开了捂在德井嘴巴上的手。

“啊,抱歉,我马上去和大家说清楚···”的竟有些慌乱,想站起来去解释。

“哎哎哎,小笨蛋,那么认真干什么。”三森伸手揽住了德井,点了点她的脑袋,“你这一解释,大家会觉得尴尬的,没什么,也会怀疑成有什么了好吧。”

接着又好想象到了什么笑了笑,“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受到了影响的话,你就为我负责吧,我要是嫁不出去,怎么想都是你的责任~~”

“啊,好啊···”德井满面羞红的低下了头小声的说,只是三森并没有听见···

那天晚上,果然推特上面出现了很多很多的相关话题,什么“三森要求德井陪睡”,“两人说不定在恋爱”,“百合最高!”什么的,低下偶尔会看到三森的回复,大多是调笑意味的回答,而德井则是躺在床上,一遍遍的刷着推特,和这件事有关的留言都看了一遍,面红耳赤的直到天亮。

之后,德井开始努力的记着三森的每一首歌的名字,在三森忘记的时候,就会在她的耳边小声的提醒她,为的只是三森一个感激的眼神,和一句温柔的道谢。

德井第一次觉得自己成为了被别人所需要的人,自己的生活开始变得更加的有意义。

“啊,喜欢什么,我很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呢,唱歌啊,跳舞啊什么的。”这是有一次三森再广播里面提到的话,本人也许没有在意,粉丝也是没有在意,但是德井却记了下来,记载了自己的心里。

第二天,三森莫名的发现德井工作起来更加的认真了,舞蹈跳的更加的卖力,唱歌唱得更加的认真,整个人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唔,果然很招人喜欢呢,这个孩子。”三森轻轻的笑着,掏出手机偷偷的拍了张德井练习时压腿痛到哭的照片,“黑历史入手呢,以后可以用来嘲笑空丸哦~~”

有人说过,如果你喜欢一个人,目光就会不自觉的固定在她的身上,你会注意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然后将这些牢牢的印在了自己的内心深处,你的身体会开始记忆这些东西,在你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你···

爱一个人就会越来越像她···

德井觉得这句话是实话,不知不觉中,自己和三森的距离越来越近,两个人之间也越来越相像,有着共同的话题,无间的默契,越来越多的合作与互动。德井也开始改变的,变得更加地活波开朗,她经常的大笑,笑得十分开心,没有人知道她笑什么,没关系,只要她自己知道就够了,她的笑容,又是仅仅是因为想起了前天晚上三森临睡觉前的一条短信,一声晚安···

德井二十一岁的那一年,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年,在那一年里,德井青空这个名字,好像和三森玲子绑在了一起。

德井开始习惯每天都能看见三森的日子,三森也开始习惯每天都有德井存在的生活,两人之间是真正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般的思念着对方···

2011年,德井接到了三森的一个电话,“空丸,我这里有个新的工作,我感觉很有意思呢,要和我一起去看看么?”

“当然,可以,是什么工作呢?”没有一丝的犹豫,甚至都没有听是什么工作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因为德井知道,三森是不会欺骗自己的···

因为她所做的一切,在自己的眼里都是正确的···

选拔比赛进行得很顺利,为了能够和三森有更多的机会在一起,德井是拼了命的豁了出去,取得的结果也是让人高兴的,在夏天,德井被告知了自己入围的消息,她立刻高兴地给三森打了电话,“玲子,玲子,你知道么,我被选上了!”

“啊,是么,恭喜啊,我也被选上了呢,又可以在一起工作了。”不知为什么,德井觉得电话里的三森似乎有些提不起精神来。

“怎么了,身体不好么?”德井轻声的问。

“没事的,早点休息吧空丸,明天我们一起去报到地点。”三森那边挂断了电话。

德井还有许多话想和她说,自己的努力希望被认可,自己的喜悦想和她分享,可是现在在她耳边响起的只是久久的“嘟嘟”的忙音···

“玲子,我被选上了哦,你很意外吧,毕竟有好多人看起来比我更适合这个角色呢,我很开心啊,不是因为有了新的工作,而是因为又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如果之前是每天有半天的时间见面,那么现在我们就可以整天在一起了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已经习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了,如果和你离开的话,我大概一秒钟都待不下去吧,好想见你···好想见你···每天都在一起多好···知道么,玲子,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可是如果真的说出来,你会觉得奇怪吧,你一定会觉得很恶心的吧···”

寂静的夜里,德井一个人对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泣不成声,回应她的只有单调孤寂的忙音···

第二天,和三森一起去企划报道地方的德井,注意到了三森的反常,她的目光中一直集中在手里的文件夹上,德井看了一眼,那是这次企划入选九人的照片,“玲子,是在看我么···”德井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到了集合的地点,德井发现自己两人来的算是比较晚的了,其他人已经基本上都到了,“玲子,我们到那里···玲子?”想拉着三森坐到一边,德井却伸手抓了个空,惊讶的扭过头,德井看见三森快步的走到了一个靠窗户坐着的女孩身边,小心翼翼的打了声招呼,那个女孩看起来很酷,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歌,看见三森过来,现实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接着聊了几句两人就很快的开始熟络了起来。

德井静静的站在会议室的门口,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和那个女孩聊得很开心的三森,她感觉到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要被人夺走了,因为她在三森的脸上看见了熟悉了表情,那是自己第一次见到三森时的表情···

结束后作为队长的新田惠海提议大家一起去K歌,除了那个女孩因为有工作要事先离开,其他人都同意了,德井一直跟在三森的身边,一起唱歌,一起喝酒,只是德井注意到,在自己唱歌的时候,三森会时不时的拿出手机来看上几眼,把玩几下,德井以为三森是在刷推特或者是在玩游戏,就没有多在意。

第一天见面在很愉快去的气氛中结束了,离开的时候德井不放心喝醉了的三森,所以主动地送她回去。

“呜啊,大家都是很好相处的人呢···”三森轻轻的靠在德井的肩膀上,脸上带着醉酒后的潮红媚眼如丝的看着德井说。

“啊,玲子,好好走路啊,这样会摔跤的···”德井有些窘迫,一只手扶着三森,另一只手拎着两个人的皮包。

“开始很担心啊,因为年龄都不一样,万一聊天没有共同的话题怎么办呢,结果,除了那个上了年纪的宅女以外,大家都是很投机的嘛···”

“不是,不能这样说南条桑啊,人家怎么说也比我们年长啊···”德井小心地扶着三森向最近的地铁站走了过去。

“啊,有拍大头贴的机器呢,空丸,陪我拍照片~~”笑嘻嘻的三森双手搭在了德井的肩膀上,软绵绵的语气似乎能将空切也融化掉一样撒娇的说着。

“好的,好的,太近啦~~”德井在这短短几分钟的路程,被三森折腾了一身汗···

扶着三森到了照大头贴的机器面前,德井操作好了之后对三森小声的说:“开始了开始了,注意一下啊。”

“一,二,三!”

“啾!”

自己的脸颊感受到了一种软软湿湿的东西贴了过来,下一秒那种麻酥酥的触感瞬间占据了德井的整个大脑,德井呆呆的看着前方,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但是她依旧可以确认,刚才···三森亲了她···

“空丸,这是谢礼哦,谢谢你陪我过来呢···我很开心···”三森带着甜甜的笑容在德井的耳边轻声地说着。

直到德井把三森送回家里,自己回到住处时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捂着脸躺在床上,一直觉得自己现在脸皮已经相当有厚度的德井此时面红耳赤的不知所措···

那张大头贴被德井贴在了手机的背面有些美中不足的是因为按快门的时间有些早,所以并没有拍到三森亲吻德井的那一幕,即使如此两人间的距离也是很近的,近到只是看上去德井就会满脸羞红不好意思的地步···

或许我可以和三森表白,但是万一被她拒绝了怎么办呢···德井的心一直在苦恼着,自己在动摇,一直都在动摇,虽说自己觉得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这种优柔寡断的性格还是一成不变的呢···

“算了,或许再等等,再等等就好了···”德井这样安慰着自己,手里拿着手机静静的睡着了···

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除了后悔,就只有重头再来,但是人生只有一次,所以当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再回头,就注定看不见她的背影···

之后的时间,就这样在每天繁忙的工作中悄然流逝了,时间来到了2013年的平安夜,今年的平安夜依旧是由新田提议大家一起去K歌度过的。

之前的两年也是的,这两年的时间内德井和三森之间的关系不知为何似乎止步不前,三森就像是忘记了那天晚上的一吻一样,德井也没有说出来,只是觉得原本亲密无间的两人之间似乎多了一道无形的壁障···

德井看了下四周,没有发现三森的身影,聚会开始了一小时了,大家已经完全玩疯掉了,前两年的时候这种情况三森要么和大家一起玩闹,要么自己在那里玩着手机,德井微微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空气,她看了眼女孩的位置,也是没有人在,是巧合呢,还是···德井不敢想下去了,或许马上三森就会回来了吧,德井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着···

“嗨嗨,大家,大家来一起玩游戏吧!”另一旁,喝得有些醉醺醺的小鹿伸手从南条爱乃那里抢过了话筒,一把推开了正在唱《唯我超电磁炮》的南条,顺便吐槽了一句:“都唱走音了还唱什么唱!”

“我不是走音,我是在尝试新的唱法!”趴在沙发上的南条伸出手悲鸣道···

“好啊好啊,玩什么?”新田拍手高兴地说着。

“emi小心一点,这是五楼,会塌了的···”楠田亚衣奈伸手扯了下新田衣服。

今天新田和小楠两个人都穿着圣诞老人一样的短裙服装,站在一起南条一直在说她们是在穿着情侣服秀恩爱。

“所以说,都是圣诞老人,麋鹿呢?”明明昵称是小鹿的人此时却发出了疑问。

“哈哈哈,太天真,我们两人正是一心通体的圣诞老人W!”新田和小楠靠在一起摆出了很酷的姿势大声的喊。

“假面骑士啊你!”躺在沙发上的南条大声地说。

“那么就战队好了。”新田挥手摆出了拿着长剑的姿势,“我是恐龙战队红战士!”

“我是爆龙战队红战士!”小楠做出了手里拿着长矛的姿势。

“什么战队只有两个人啊!”南条继续吐槽,看的很开心的小鹿很不爽的打了她一下。

“那就影武者好了。”新田表情变得很快立刻换成了历经生离死别的样子伸出手大声的喊:“我愚蠢的弟弟啊,你要去做什么!”

小楠立刻心有灵犀的转向一边:“哥哥,不要拦我,让我去吧,上杉军听好了,武田信玄在此!”

“噢噢噢噢!”一边看着的里P拿出KTV里面的那种喇叭大喊了一声:“全军注意,那人就是武田信玄!”

在后面配音的彩彩伸手做出了举着枪的动作嘴里喊着:“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啊,我的生涯一片无悔!”小楠大喊了一声,用舞台剧女主角倒下的姿势绕了三四圈最后躺在了新田的怀里,两人四目相对,泣不成声,“哥哥,如果有来生,希望做你的妹妹,因为只要有爱就算是哥哥也没问题了吧···呃~~”

“不不不~~~”新田仰天大喊中···

“吵死啦,所以说最后是耽美吗!”已经被小鹿用抱枕压在身子底下的南条依旧在持之以恒的吐槽,“啊,好痛,小鹿你打我,我爸爸都没有打过我!”

“闭嘴,你是阿姆罗么!”

“小鹿,你算计我!”

另一边彩彩也拿起了话筒,“嘛,一直以来就想试一下了,今天来试试吧,反正是喝醉了吗···”

“锵锵!欢迎来到武道馆,今天是缪斯人气投票结果出来的一天,我们首先有请得到的票数最低的内田彩小姐发言。”

接着彩彩又换上了小鸟的声音十分的悲伤地说:“呜呜呜,没想到我是最差的一个,我只想说就算大家讨厌我也请不要讨厌缪斯~~”

“呜啊!!!饿了,加餐,加餐!”新田在那里咬着筷子大声喊。

“那么emi,要吃什么呢?”小楠温柔的问。

“回锅肉油淋鸡棒棒鸡!还有中国终南山古墓特产小笼包!”新田嗲声嗲气地说着。

“乖,那种小笼包油太大了不能吃啊。”小楠摸了摸新田的头。

德井默默地看着大家,她一直在笑,但是一句话也没说,她的视线一直在看着三森的位置,最后默默的站了起来轻声的说了句:“我去下洗手间。”然后推开门走开了···

玲子,你真的不要我了么···

一边这样想着,德井快步的走向的洗手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