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严冬(上)——HE

作者:巡回君
更新时间:2018-08-09 09:28
点击:1091
章节字数:420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一天是夏至,天早早的就亮堂了起来,美琴跟黑子也早早的起来了,他们讨论了许久的问题,就是去哪里玩好。“今天热成这样,都不想出去了吧。”美琴看著外面烤炉般的世界,有些抓狂的说。“就是啊~今天我们就呆在宿舍吧!”说罢黑子就打算扭上去抱住美琴。


哔哩哔哩!白井黑子又一次被电焦在原地,发出了:“啊啊~是姐姐大人爱的鞭打!”的变态呻吟。 “呆在宿舍我是没有意见,只是黑子你不要太变态就好。”美琴警惕的瞪了瞪黑子。“黑子哪里是变态,黑子是太过爱……”话还没说完,就被来电铃声打断了,“什麼嘛,我正在进行爱的告白呢。”


“快听吧。”美琴在一旁督促著。“喂,是初春啊!怎麼了?嗯?……嗯……嗯……好的,我马上过去。”看著黑子变得有些严肃的脸,美琴关心的问著:“怎麼了?又有工作吗?”“是的呢,姐姐大人。”黑子耸了耸肩,”开来今天跟姐姐大人呆在一起一整天的愿望是实现不了了。“”没关系,今天我会一直在这,下午赶回来还可以呆半天呢。“黑子笑了,笑得极灿烂,如夏花一般:”姐姐大人这是在邀请我吗?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说罢,就消失在了原地。


“放什麼心啊,真是的。”美琴冲著黑子消失的地方喊了一声,”不过还真是热呢,出去买个雪糕好了。“美琴如此想著,变换好了衣服。手机就不用带了吧,反正马上就要回来了,美琴如此想著,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这是一个平常的夏日,所有人都按著既定的轨道前进著,只不过有些直走,有些分岔。


只是场盘台的这间宿舍,显得空荡了些。


黑子很快抓到了那个抢银行的人,把那人交给了警备人员,就走在了回学校的路上。她又叹了口气,随意的往身边望去,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平时大家一起去的咖啡馆。不如去买点饮料和蛋糕,带回去给姐姐大人吧。“姐姐大人,我现在在咖啡馆,想买点东西回去一起吃,你想要点什麼呢?”黑子按下了“发送”可是等了十分钟左右,美琴仍旧没回复。


“怎麼了?难道姐姐大人没看到?”为了以防万一,黑子拨打了电话过去。打了两遍,都没人接。


“嗯……姐姐大人难道在睡觉?还是在洗澡?”


就在黑子还在犹豫要不要进店买蛋糕时,她察觉背后突然传来“崩……崩……崩”一连串的崩塌声,黑子顺著声响处望去,只见一排路灯被生生的折断了,而肇事者正在往远方逃逸著。黑子没有犹豫,而是飞快地追了上去,用她引以为傲的瞬间移动。


被黑子摸过的门把上还遗留著温度,只是留下这温度的主人已经不在这裏。而这残温也很快会因为主人的离去而消散。




此刻的美琴正在游戏城中,她疯狂的击打著机器。她本来打算吃完雪糕就回宿舍的,但不知为何,心裏烦躁不已,所以跑来游戏城打游戏,只是不知道为什麼,平时最喜欢的游戏,却还是消灭不了内心的烦躁。黑子不知道回宿舍没有,应该还没有吧,才过了两个半小时而已。这些念头占满了美琴的大脑。这时,美琴遗留在宿舍裏的呱太手机萤幕上显示著“11:30,未接电话:2 未读短信:2”


手机的萤幕发出幽冷而寂寞的光,似乎在静静的等待著,名为御阪美琴的女孩的归来。


也许这是一场无尽的追逐。白井黑子正以熟练的姿态穿梭在这高楼间的夹缝中,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业开始15分钟了。


黑子很久没尝试过跟别人追逐这麼长时间了,如若不是她的能力带给她的方便,她现在恐怕就要透支了。但好在对方停了下来,那地方像是一个开阔的操场。场地的周围被栅栏铁网围绕著,只有一条通往中心的道路——就是黑子来的那条。


一切都那麼顺理成章,极其容易被捉住的银行抢劫犯,一看就是新手;故意弄倒的路灯,仿佛就是为了引起注意,一直保持著与黑子相当距离逃跑的人,像是要引她来到此地;那没有退路的空旷之地,突然停下的人,像是在预示著这是一个被人设计好的陷阱。黑子根本没有机会问为什麼要布这麼大一个局来捕杀她一个人。她不知道什麼时候跟别人结下了那麼大的仇。


可是越是不为人知的仇恨,越是可怕。因为它隐藏在深处。


可是黑子没有一点迟疑,她也没有任何时间迟疑,她现在只能不断地向前攻击。和那些素不相识的人打起来,心裏有疑惑也没有用,她有种感觉,这些人不会给她答复的......


这场战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初春看著显示幕上陷入困境的黑子,心裏十分著急,她马上拨打了美琴的电话,在她心裏,御阪美琴这个名字代表著强大、善良、可依赖。可是连著几通电话都没有打通,初春只好发了一条短信。


“御阪学姐,你是怎麼了,在这种关键时刻,你怎麼能不在?”初春焦急地盯著电话,要是——要是黑子遭遇不测怎麼办?


御阪美琴正在奔回宿舍的途中,也顾不上天气炎热。


她不知道为什麼,心中越来越焦躁,连游戏也打不下去了。她心裏只有一个念头:黑子在宿舍等急了吧。


“12:03,未接电话:6 短信:3”


白井黑子陷入恶战当中,她不是没有试过以一打多,只是那些都是小喽啰,哪能跟现在这群比。这群人像是训练有素的暗杀者。她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动作也越来越迟钝。这样的感觉让她想起之前与结标淡希的决斗——由於过度疼痛而无法计算公式进行瞬移,导致差点死在那栋大厦裏。最后要不是姐姐大人、要不是那个先生,自己就不会得救。但是这一次,她会来吗,好像不行了吧。


黑子在被刺中时,脑海裏滑过这些念头。身体被冰棱贯穿,两腿被打断。


好像真的不行了呢。


她就这样倒了下去。



那群人好像笃定她活不下去了,在她倒下后就迅速且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现场。


她的伤口在不断流血,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她艰难地摸出手机,在上面敲了几下。没有报警,她知道自己来不及了。人在寿命将尽时,总有一种莫名的预感。她只是费了她最后的力,完成了她一个小小的心愿。


她突然看到美琴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朝她挥手,明明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她已经因为失血过多导致视野一片模糊,她自己也深深地明白这一点,但她还是伸出了手,拼命地想要触摸到那个美琴,那个仅存在於她脑海中的美琴......


那麼努力,却还是那麼遥远。


可是呢......能够在我人生最后的时刻看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是啊,在这种时候还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黑子想。


而在现实中,黑子正被她伤口涌出的鲜血包围著,那血是那麼鲜红、那麼温热。可她只觉得越来越冷,因为她即将离开这人世。


好冷呢……像是最寒冷的冬天,姐姐大人要是在就好了,这样就能抱住她了,就像以往的冬天一样。


「白井黑子因被冰柱穿体,失血过多而死,她的身体因此结冰,手向前伸去,像是要抓住什麼一样。」


那是最炎热的夏天,那是最寒冷的夏天。


那明明是一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白井黑子却也在这天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后来啊,她穷尽追逐的人——御阪美琴在她的葬礼上,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吻。在她死后,这个感情迟钝的少女终於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心意。她在她的葬礼上哭的差点昏死过去。


也许她们两个人一生最遗憾的,还是没有互相表明心意,没有亲口说出那句:“我爱你。”


初春看著黑子就这样死在她眼前,却什麼都做不了。


她在危险关头向警备员求救,警备员也往那裏赶去了。


只是,终究赶不上。

她呆呆的看著黑子跌倒在地,向前伸出手,然后又倒下。她放大画面看到黑子最后的表情,也看到她口型,那句话是熟悉黑子的所有人都明白的。


“姐姐大人。”


初春一直都记得黑子是永远自信且骄傲的,笑容永远是阳光的,眼睛永远是明亮的,只是偶尔提到她的姐姐大人时会变得有点不自信,笑容会变得有些苦涩,眼睛的神采才会暗淡些。黑子是用那样深沉的爱去面对美琴的,初春知道。


然而今天,她的太阳消失了,那个会在她脆弱时安慰她,彼此相互扶持到今天的人不见了。


初春不知道该怨谁,是不顾危险的黑子?还是没有回复她的美琴。是无能为力的自己?还是那群害了黑子的人。


她发愣了许久,然后她慢慢地,慢慢地趴在桌子上,大哭了起来。


其实心裏最明白,是那群黑衣人。


可就算杀了他们又如何?心中的太阳再也不会升起了。



“12:27,未接电话:6 短信:6”


御阪美琴一回到宿舍启动了手机萤幕。就看到了这条提示。


五条短信来自黑子,一条来自初春;两桶未接来电来自黑子,四通来自初春。


让她有点不安的是,黑子还没有回来。


或许,黑子没有回来的理由就藏在这些短信当中。



她马上拨了黑子的电话,但不管打多少次都没有人接,她想了想,接著打了初春的电话。通了!就在美琴以为初春也不接电话时,电话通了。


“学姐……你来晚了……”对面传来初春抽泣的声音。


“怎、怎麼了?”美琴突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白井同学她……死了……”


美琴愣了:“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明明知道初春是不会拿这种是开玩笑的。但她还是问出口了,她不愿意接受。


“学姐,是真的……她……”


“好了,不用说了。”美琴果断的挂掉电话,她明白了,她明白自己今天的焦躁从何而来,原来早就有预感,预感会有一件令她痛苦一生的事情会发生。


那些泪水汹涌而来,没有给美琴阻挡的机会。


她愣愣的看著手机,手机上出现的是初春刚发来的资讯,一定是告诉她黑子在哪家医院。但她没有打开,而是往下翻著之前那六条短信。


“姐姐大人,我现在在咖啡馆,想买点东西回去一起吃,你想要点什麼?”


“姐姐大人,怎麼了吗?如果你现在没空的话,黑子就自作主张的买一点带回去了哦。”


“看到这条短信就说明我处於很危险的状况当中了,如果我不在了,姐姐大人也一定要幸福。“


“姐姐大人,我爱你。”


“请姐姐大人一定要先查看一下自己的邮箱,再登陆这个邮箱。”这条短信裏还有这一串邮箱地址以及密码。


美琴登陆了那个邮箱,看到在列表裏只有一封邮件,名为“绝密”的,寄信地址是美琴熟悉的那个“白井黑子”。她犹豫了一下,点开来。

她看得很慢、很仔细,她是在那字裏行间裏,寻找那个人留下的‘生’的气息。


美琴在看完邮件后去了黑子在的那家医院,,看著躺在停尸房裏的这个人,她想起自己刚刚在自己邮箱裏发现的那封信,突然无力的蹲了下去,把头埋下去,又一次哭了出来。


这一世,我们都在不断地错过,少时,我救了你,你不知道是我,我也不知道是你;后来,我喜欢上了别人,可你又喜欢上了我,我却不知道,现在我知道,可你却不在了。或许是作为我长期视而不见的代价,上天让我再也感觉不到你的温度,听不见你的生硬,看不见你的面孔。

从今以后,那句“姐姐大人”或许只能遗落在梦裏。


FIN.


















致我最亲爱的姐姐大人: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估计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曾经想过,如果当我离开这个世界。我,白井黑子最舍不得的人是谁?答案很简单的就得出来了,就是现在在看这封信的你。我在很久以前就写好这封信,还有那些短信,都是我想对你说的话。你一定很奇怪为什麼我要事先写好这封遗书,并保存在草稿箱裏吧。因为我总是很害怕自己突然死去,更害怕的是再死之前还没有说完我 想对你说的话。但我突然发现,我对你的话是说不完的。



我真的很喜欢姐姐大人,真的。你是我仰慕的前辈,更是我爱慕的人。「那个先生」吗,我总觉得他配不上你,但如果姐姐大人真的喜欢他的话,黑子我也不会反对的。因为姐姐大人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姐姐大人真的很孩子气呢,喜欢呱太,喜欢儿童睡衣,喜欢甜食……还经常意气用事,爱逞强。以后黑子不在了,姐姐大人要学会照顾自己呢。有烦恼要找人说,不要老是憋在心裏。要适当地寻找别人支援,不然当姐姐大人陷入困境时,姐姐大人身边的呢人也会担心的。比如我。我知道姐姐大人喜欢什麼事都自己扛著,什麼事都不愿意跟黑子讲,但黑子一直以自己的方式支持著姐姐大人,就比如每次姐姐大人在夜晚去冒险时黑子都会开著灯等待姐姐大人归来。我知道姐姐大人的许多事黑子都是插不了手的,所以也没有时时刻刻的跟著姐姐大人。


但我希望你能知道,我白井黑子,最喜欢的就是你,且有自信登上世界上最爱御阪美琴的人的前三位。


姐姐大人要记得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一个可靠的朋友……还是找多一点可靠的朋友比较好。


一定要幸福,姐姐大人。


在未来我不能陪你走过的岁月裏,请你一定要坚强。



黑子绝笔





P.S. 如果你能拿到我的手机,密码是你的生日。

P.P.S.那个邮箱只告诉你一个人哦,裏面没有信,但可以通过那个帐号登上我的私人网站。

P.P.P . S. 裏面有很多东西,姐姐大人要认真看哦。床底下有很多你的照片,当然还有我的。


14年写的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henzijie
chenzijie 在 2017/12/09 17:23 发表

woc,好虐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