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飞花(BE)

作者:巡回君
更新时间:2018-08-09 09:28
点击:1281
章节字数:39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御坂小姐,有人找您。”


御坂美琴疑惑地向声源处望去,只见一个服务生装扮的男人正站在门口朝她这里看过来。


现在,会是谁找自己呢?


“对方有说自己是谁吗?找我有什么事呢?”毕竟马上就要准备去参加婚礼了,她不是很想要拖着长长的裙摆走来走去。


“嗯,有的,对方说是您初中时的学妹。”


当侍者说完这句话的瞬间,她的脑海中就闪过了一个酒红色头发少女的身影。


“好,我这就过去。”会不会是她呢?好久没有见到她了呢。


“唉?现在吗?要我陪你去吗?”负责帮她提裙摆的女性问道。


“嗯,那就麻烦你了。”虽然感觉有点麻烦人家,但是就这样放任裙子在地板上摩擦好像不是很好。


走过了长长的走廊,只见在那尽头深处有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子,她静静站在那里,就算是这样远远的看过去,也能让人能感受到她周身不容忽视的气场,让人无法转移眼球。


再走近了一些,御坂美琴已经能够看到对方的容貌了。尽管对方没有看过来,只是一个侧脸,就不难看出来对方的美丽出众了。若是转过头来,想必更是炫目夺人了吧?


像是感应到美琴心中的想法,对方把头转过来,视线先是看了她的裙子,接着就停留在她的脸上。


“好久不见,姐姐大人。”樱唇轻启,同记忆里一般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还是记忆里那个人,叫着令人怀念的‘姐姐大人’,让美琴有一瞬以为自己还在许多年前的常盘台里面。


她不知道那一瞬间涌上心头的是什么样的心情,只觉得眼眶有一瞬间的酸涩。


“好久不见,黑子。”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她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唤出了面前这个人的名字。


啊,当初那个总跟在自己身后的这个小学妹,当初叽叽喳喳的这个小学妹,现在变得如此的沉稳动人了吗?


白井黑子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个微笑:“姐姐大人穿成这个样子,还真的是漂亮呢,很有女人味。”


说到这里,黑子有些眯起了眼睛,像一只爱使坏的小狐狸。


美琴知道她什么意思,不就是在对比过去在常盘台的自己嘛,意思就是说以前的自己一点都不女人味咯。


但她也没有因此生气,她认为,黑子这样是不见外的表现。


她跟黑子已经有好久没见面了,这些年黑子一直在国外,尽管她们有通过视频聊天,但是多年的没有面对面接触让美琴还是有些忐忑,在她心里,这个小学妹始终是十分重要的。


她也不是没有叫对方回来,或者提出要出国找她的建议,但是黑子总说,她很忙。过去是忙于学业,现在是忙于工作,周转在世界各地,像是没有家的鸟儿,不断的飞,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美琴也没有办法,只能期待黑子时不时打过来的电话或者视频请求。


不知怎么,看对方打量自己的目光,美琴感觉脸上有些烧。


但是,她也没有多想。


只是觉得,很就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这时她才想起来,她不是一个人过来的,旁边还有一个人。


“山本小姐,不好意思,你先回去吧。”说到这里,美琴看了一眼黑子,“我还要跟她再多聊一会。”她略带歉意的说。


“好的,我知道了。”山本点了点头,本来是十分干脆的答应,可又像是想到什么一般,把转到一半的身子转了回来,“你一个人回去,没问题吗?”她看了看美琴长长的裙摆。


“没问题,我帮她提着就好了。”站在一旁的黑子突然开口道。


见美琴没意见。山本闻言点了点头,“那就麻烦您了。”


“其实,就这样放下也没有关系的。”美琴说。她是真的无所谓,而且也觉得要黑子一直提着裙摆跟她聊天实在是不太方便。


“可是放下会垂到地板上的,那样的话....”没想到,在意裙子的不是身为新娘的美琴,而是黑子,她此时有些为难的盯着裙摆,似是不知道是否要按照美琴说的做。


洁白的婚纱可是很容易就会沾染上污垢呢。


“没关系,就一小会罢了。”美琴看黑子这幅纠结的样子有点好笑,她怎么比自己还要在意?


“姐姐大人还是这么不拘小节呢。”黑子无奈的笑了笑,还是没有松手。这可是一件对于姐姐大人而言有重要意义的衣服,可不能仍由姐姐大人乱来呢。


“话虽如此,姐姐大人不觉得这样说话挺累的吗?”黑子看了看现在她们俩的站位,确实如此。黑子现在拎着美琴的裙摆站在美琴的斜后方,而美琴正以一个有些别扭的姿态扭过头来。


再说了,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处休息的地方,把裙子提到那里就好了。


“说、说的也是呢。”


美琴也看到了前方的椅子,这才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感觉这不是不拘小节啦,而是真的觉得这没有什么,反正外面看起来不脏就好了哈哈哈...”


这一点都不淑女的笑声,一下子就将刚刚横亘在她们之间似有似无的距离感消融了。


“而且啊,其实我也是有变化的,黑子你也是啊。”当面见的时候,才能感受视频中感受不出的气场,以及,更清晰的感觉到,黑子比过去沉稳得太多了。反观自己,或许可能都没有现在的黑子成熟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有变化也是很正常的,不过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黑子笑得颇有深意。


但是美琴没有读懂她的意思,“对啊,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就好比我们一直都会是好朋友,对吧?”


好朋友吗?黑子咀嚼着这三个字,“对,我们一直都会是好朋友。”


“话说,现在姐姐大人想必过得很幸福吧?”刚刚黑子打量了一下美琴,感觉美琴气色还不错。


“哪、哪里会,也就马马虎虎吧。”本来是端庄贤淑的新娘子,毫无形象的用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这一幕让黑子不禁把眼睛都给眯了起来,轻轻笑出了声。

那双眼睛眯起来,没有把眼睛中的神采遮掩,反而是看起来更加溢彩流光,美琴还记得,过去这双眼睛曾无数个日夜注视着自己。黑子做事总是很认真的,她看着人也是很专注的,让她总觉得,她不仅是她眼中的唯一,也是心中的唯一存在。


真好啊,这种跟黑子在一起的感觉,如果,黑子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多好,那么......


那么什么?她不知道会变得如何,但是总觉得,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未来。笑笑自己也真的是好笑,怎么就牵扯到自己的未来了呢?但是刚刚自己真的是下意识这么想的,看来黑子真的是对自己十分重要的。


总觉得黑子脸上揶揄的笑意好像维持时间有点太长了呢,美琴有些不自在起来。


“别笑啦,我...这样很奇怪吗?”果然自己还是没有成长成一个优秀的大人吗?在黑子眼中,自己是不是一个不成熟的大人呢?


“不会啊,姐姐大人还是如以前一样可爱呢~”回答美琴的是,黑子略带调侃的话语。


是呀,你还跟以前一样,我也是,所以我们注定只能是平行线,就算挨得再近,也无法相交。


“对了,姐姐大人。”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黑子问到,“这裙子也太长了吧?感觉不像是你会喜欢的裙子呀。明明你那么怕麻烦的呢。”


听到黑子这么问,美琴白皙的脸微微红了起来,她又挠了挠脸颊,说:“啊.......因为我家那位说长的好看点呢,比较有.......结婚的感觉?”


“哇哦~‘我家那位’啊,看来姐姐大人很喜欢你家先生呢~”黑子打趣道。


“胡、胡说什么呢!”美琴脸更红了。


姐姐大人跟以前一样一点都不坦率呢。


“呐,很喜欢吧?”黑子知道答案是什么,却还是想亲耳听到。


“嗯...嗯!”美琴用无比灿烂的笑容回答了黑子。


嗯,那就好。


这样就足够了。


“那就好!”黑子突然对着美琴的肩膀大力的拍了下去。


“好痛!”美琴吃疼地用手扶上肩膀,并埋怨地看了黑子一眼。但是黑子知道,美琴并没有真的生气。


“这一巴掌,因为姐姐大人比我先一步找到幸福了,我实在太嫉妒了,所以实在忍不住我的手哈哈哈哈~”


“嘿嘿,黑子也会找到自己的幸福的。”美琴用着肯定的语气说着自己的祝福。


自己的幸福吗?


“走吧。”黑子说。


“哎?”这不是正在走吗?


“属于你的时间就要来了。”黑子看了看腕上的表,有点遗憾的说。


啊?这么快吗?她还以为还有很长时间呢?明明还想着坐下来跟黑子好好聊一会呢,怎么就这样杵在路上毫无情调的就让时间过去了呢?


唉?自己怎么想到情调这个词呢......


“作为新娘子你可不能迟到呀,不是吗?快走吧!”黑子边催促着,边推着美琴向前走。


“啊——我知道啦、我知道啦,我自己能走的......”美琴被推着往前走,吐出的虽然是带有嫌弃意味的话语,但是心里却有一种喜悦感漫延开来。黑子还愿意跟她这样亲近,真好啊。


愿时间无法冲淡她们之间的友情,愿黑子永远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愿黑子可以获得幸福。


“不——行——”黑子才不听美琴的呢。


虽然不是我跟你一起踏入婚姻的殿堂,不是我跟你完成那个神圣的仪式。


可我要你永远记得,是我把你推进去的。


一步一步。






那还是高中的时候吧,刚刚参加卒业典礼的御坂美琴站在校门口与他人道别,虽然有很多仰慕她的人会停留下来跟她交谈一番,但到最后留下来的还是只有那个人。


最重要的那个人。


“黑子,以后我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希望我们可以做一辈子的好朋友。这句话美琴没有说出口,或许是觉得这句话更像是一种敷衍,感觉说出来了,就失去了价值。


有些话还是不说出来的好,不然会显得矫情。


御坂美琴有着矫情的梦,可她不愿意说出来。若是说出来,她怕日后这个梦不成真之时,她会觉得更加难过以及尴尬。


‘看啊,你当年不是那么的相信那么的信誓旦旦,可是现在呢?’或许未来的自己会这样嘲笑自己。


原谅这样懦弱的我吧,黑子。她承认她一向口是心非,要面子,不敢说出实话。生怕说出了自己的感情就被人抓住了把柄。


不觉得吗?如果说出了自己的感情,就仿佛被人抓住了什么,那个人还可以耀武扬威的用来伤害自己。


话语就像是利器,她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弱点给别人,让别人刺伤她。


黑子早就知道了,但不可避免的还是因为美琴的这句话难过了起来。


她低下头,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让美琴看不清她的神情。只觉得少女周身的气场有些低迷,不似平时的元气满满。


美琴想她们之间应该很少有这种感觉,只有寂静与沉默,不复平日里的欢声笑语。


她想道歉,又不知道以什么立场、以什么为由。


‘对不起,黑子,我不应该留你一个人。’


不对。


‘没关系的啊,黑子,就算我离开了学园都市,我们还是可以联系的啊。’


不对。


听起来都没错,听起来都是可以说出口的,可美琴却觉得哪一句都不对。可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美琴还在犹豫是否要说什么,却只见面前的黑子将头抬起,露出了那张清丽的脸,她的眼中是一片坚定,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


“我要姐姐大人答应我一件事。”


“只要我能做到,别说一件事,十件事都不是问题啊。”只要是你说的。


“如果......以后姐姐大人结婚了,不要忘记叫黑子我。”


只是这样?美琴有点吃惊,但还是应承:“好。”啊,结婚什么的,自己还没想那么远呢。


“如果姐姐大人过的很幸福,那就穿着长摆的婚纱,好吗?”


不幸福,自己怎么会结婚呢?


“好,我答应你。”


如果你不幸福,我就把你从对方手里抢走,如果你幸福,那我祝福你。






白井黑子看着在众人前方笑得十分幸福的御坂美琴,努力抑制住了想要哭的冲动。


姐姐大人,祝你幸福。


御坂美琴,再见了,以后你会冠上他人的姓,这世界上,也就不存在‘御坂美琴’这个人了。


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的。


她不想再听宣誓词了,她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哪里都好,只要不是这里。


她知道来这里会让她难过,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只是想要再真正的见一面,只是想要亲眼确认这个人是快乐的、幸福的。


她看着漫天的樱花花瓣在空中飞舞,眼泪终于顺着脸颊流下。


那天也是,她记得那天也是这样的。无数樱花花瓣的飘落,见证她再一次地求而不得。


‘我的感情也像这些花一样呢......没有人注意就落到了地上。’


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努力不去联系她,知道她永远不会对自己抱有那种心思,所以自己才......


可还是没有用呢,就算如何想要刻意的去遗忘,也忘不掉。


一直担心一直惶恐,在想会不会有那一天,自己会收到一张写着她名字的喜帖会送过来。可终究,还是来了。


果然呢,从开始到最后,留给自己的就只有这漫天飞舞的樱花了吗?




FIN.


很久以前写的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