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无标题

作者:EAisa
更新时间:2017-05-24 21:58
点击:56
章节字数:43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十九章 新生/黎明

关于卡特莉娜后来到底去哪里一个人冷静了这种事,就连克里斯蒂自己都不大清楚。她当然也不打算把昨天晚上谈话的内容告诉任何人,就当那是属于她们二人之间的小秘密好了。不管外面发生了些什么,不管别人谈论了些什么知道了些什么,亦或者是立下了什么决心之类的——这种种事情都和房间里的一人一龙关系不大。


毕竟,艾尔莎这个一贯的早起党个,这次居然一直睡到了中午。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那名为莉亚的龙的女伴,甚至还没有起床——一直以不需要休息自称的莉亚·拉法尔,一旦真的老实睡下,就会睡上很久。


艾尔莎识图在不惊扰到莉亚的情况下爬起来,伸个懒腰,抒发一下对明媚清晨,或者说中午,的愉快感受,却发现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如今都变得有点困难。一阵特属于疲劳感的酸痛,夹杂着某种难以言说的感觉,那种感觉或许可以命名为愉悦的残韵?迷迷糊糊的重新躺下来,刚刚迎来清醒的,不知何时变得如此迟钝的大脑,开始一点点回放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记得没错的话,是莉亚慢悠悠的醒了过来,突然抱上来,突然开始说“大笨蛋!”,一边哭着一边……吻了上来?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但似乎是这样没错,自己也没有什么招架的力气,于是放空大脑随便莉亚怎么办了。再接下来的事情……


艾尔莎裸露的颈部泛起了点点红晕,这丝丝红晕顺着她白皙的皮肤往上扩散着,染满了她的脖颈,再染满了她的脸庞。她一手捂着泛红泛热的脸颊,一手轻捂着自己的嘴——贝齿不经意的轻轻咬在食指上,不知该用力还是该放松——视线往下移去,发现自己原本贴身的衬衣,如今的确像是自己回忆中的一样消失不见了,这也足以证明自己没有在做梦。喉咙里发出不像话的,包含着疑惑、青涩、羞耻和不安的丝丝声音,呼应着残留在大脑和身体上的,初体验的欢悦余韵,交织起来的混乱感让艾尔莎更加觉得无所适从。


腰腹上传来的沉重感,从那个质感上判断,是莉亚的手臂环抱在上面。大脑比昨晚还要干净和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闭着眼睛,将嘴唇贴在自己肋下,沉沉睡着的金发少女——金发的龙。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当时要是后悔了该多好啊,如果稍微抵抗一下的话莉亚说不定就停手了。呜哇现在想起来真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样了,莉亚醒来的话第一句话该和她说什么?她会露出什么表情,不对,自己该露出什么表情?


完全不知道!现在后悔也没什么帮助了吗,不如想想接下来到底——


不行不行,完全不行,艾尔莎的大脑如今正像个粉红色的漩涡一样,已经差不多连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这种事都想不出来了。倒不如说她现在就是在苦恼于这种问题。是不是应该掀开被子装作什么事一样,跑到厕所去洗漱整理?——不行,且不说会惊醒熟睡的莉亚,对于艾尔莎自己来说,掀开被子的话,大约会看到什么让自己难以直视的印记吧。艾尔莎不得不感慨,龙真是如同传说中的一种精力旺盛的麻烦生物。


继续这样睡吗?已经充足的休息过了,虽然还是有种微妙的疲劳感,但想要重新陷入梦乡是不大可能的了。况且,就算隔着窗帘都能看到外面洒入的阳光,现在一定已经接近午饭时间了。该起床了,但是很奇妙的,在艾尔莎的心理,有着不太想起床的想法。想要重新躺下去,搂着莉亚的裸身,将指尖贴在她的背脊上,穿过柔软的金发,温柔地抚摸。


真是奇妙。这是自己的初体验,但是,该做什么,事前该做什么,过程中该做什么,事后还做什么,这种事情就像是什么烙印一样,朦朦胧胧的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那是出于什么被自己忘记的羞人的梦的臆想吗?大约不是,大约是什么,连自己都已经忘记了的记忆的内容吧。不管那么多麻烦的事情,艾尔莎弯下腰,把身子往下挪着,一面因为皮肤间的接触和摩擦,因为那过于滑腻的触感而羞涩的脸红,一面贴近了莉亚的面庞。


要把嘴唇印上去吗?撩开额前的发丝,印在那雪白的额头上?——要这么做吗?


本心和灵魂驱使着行为,羞涩的感觉却像是绳索,纠缠着青涩的身躯,让身体没法顺着心意乱来。该吻上去吗?不该吻上去吗?明明昨夜才刚刚放飞自己,大脑空白毫无顾忌的乱来,现在却犹豫起来了。以前的自己,大约会把这样的犹豫视为无意义,虽然现在也是,但不知不觉间,这样的无意义也能绊住自己的手脚了。被危险和黑暗磨得细腻的心思,却因为捉住了这种甜美的细节,而让嘴角挂起了微微的笑容,像是自嘲,也像是某种意义上的解放。


撩起耳旁垂下的发丝,闭起眼睛,俯下身去,把双唇往莉亚的额头贴过去——却没有成功。宛若闪亮的红宝石,那双瞳孔无言地注视着她,饱含着笑意。艾尔莎感到腹上传来的重量一轻,带着惊讶和疑惑的睁开眼睛,却看见了莉亚贴上来的双瞳。龙种美丽的竖瞳凝视着她,她想到了自己的行为,感到了慌乱——这是不是也算得意忘形的举措?想要缩回去,莉亚确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莉亚主动地迎上了艾尔莎的双唇。


柔软的双唇贴了上来,那种温润中带着丝丝冰凉的触感,刺激着艾尔莎的神经,让她不由自主的将手环在莉亚的背后,拥抱住了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小得多的孩子。莉亚的眼中包含着浓郁的笑意,她也拥着艾尔莎,一下一下的重复着双唇分开再交合的动作。呼吸与呼吸交错着,甜美的香气,让人联想到水果、蜜糖、花蕊的气息,凡俗少女的味道被那顶上的甜美交融着,纠缠着,没入艾尔莎的鼻腔,让她的大脑因为甜蜜而泛着甘美的眩晕。


嘴唇和嘴唇分开,彼此之间恋恋不舍的拉出一道银丝,垂着,在阳光的映射下撒着淡淡金辉。淡淡的潮红翻倒在艾尔莎的面颊上,她的呼吸凌乱不均,身体里残留着的欢悦的余韵被一点点的挑起,让她感到坐立不安。


“早安,我的下仆;午安,我的伴侣。”


莉亚的双臂环抱着,勾着艾尔莎的脖子,莉亚的脸上也同样泛着源于欲求和兴奋的红晕,愉悦的残韵让她伸出舌尖,润湿着自己的下唇,明明是龙,这时却有点像猎物前的蛇。虽说这算是艾尔莎“这一次的”初体验,但对于莉亚来说,这却只是相隔了一万两千年的“再一次”而已,艾尔莎或许觉得有点过于刺激了,不过莉亚没有这样想,否则的话,艾尔莎今天也许无法离开这张床,这种事情也是有可能的。


“早安,我的主人;午安,我的伴侣。”


当然,即使发生那样的情况,艾尔莎也不会介意——口头上当然会有抱怨,浪费了半天的时间做了些无意义的事之类的,心里倒是不会有一点的不乐意。当然不会有不乐意,这种宛若天堂的体验,凝视着恋慕的人的脸庞,动手动脚,放空大脑,做些自己都不知是在做些什么的事。十指相扣,无止境的索吻,皮肤间的亲密接触,温热的视线对撞着,湿热的气息弥漫着。虽然很想继续放空大脑,可是既然梦醒了,倒也没有别的办法。


褪去的白色衣裙没有消失,不像莉亚平时的作为,而是静静的躺在被扔下的原处,等待着谁来拾取。没有言语,没有直接的命令,艾尔莎便像是听到了命令一样的,从地上拾起那象牙白的连衣裙,为莉亚更衣。像是为了排解身体里残留的欢悦,艾尔莎的指尖借着更衣的机会游走着,划过莉亚背脊上的线;为她穿上洁白的凉鞋,像是不经意,又像是故意一般,唇间触着她无暇的脚踝。莉亚只是轻笑着,再没有对她的“恣意妄为”加以斥责——毕竟,都说了,这是她的伴侣,现在也好以前也好以后也好,无论何时都只有一位的伴侣。


洗漱,打理及至脚踝的长发,为她的金发上扣上漂亮的发饰。而后才穿上自己的衣服,简单的洗漱,当然,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装备,被克里斯蒂整齐摆放好的两柄匕首。


昨夜发生的一切,就当是连接不断的一日又一日间,偶尔会出现的脱节。虽说这脱节以后可能每晚都会有,但姑且先回到正轨。摇摇头,把凌乱的杂想甩出脑中,艾尔莎轻轻地用公主抱的姿势托起了莉亚。


“为什么要这样呢,下仆?”


嘴上说的是这样的话语,莉亚的脸上没有露出讨厌的表情。勾着艾尔莎的脖子,她的表情相当的愉快。


“因为这样子,比较……嗯……”


话语已经徘徊在嘴边了,艾尔莎的脸上又泛红起来,没法说出口。因为比较浪漫,因为比较像一对情侣,明明都已经想好了,无论怎么样都说不出来。明明是自己主动抱起对方,自己却在这种时候害羞了。


也不再过问,莉亚将脸轻轻贴在艾尔莎的怀中,艾尔莎还没有穿上皮甲,莉亚便将双唇贴在她的衬衣上,吐着热气。可爱的声音在艾尔莎的喉中徘徊着,莉亚的脸上则是挂起了恶作剧的笑容。


“一是为了祝贺艾尔莎的复出,而是为了祝贺……嗯,姑且免费赠送两则情报,一定会是你们感兴趣的内容哦。”


今天的午餐是烧烤拼盘和面包。酒保小姐一边将火候刚好的烤肉、红肠、烤鱼和蔬菜端上来,一边递上果酒。她的话成功的引起了艾尔莎的兴趣——当然不是对祝贺后面的内容的兴趣。对方听起来似乎很清楚艾尔莎想要知道的事情。


“哼嗯?允许你说来听听。”


整块的烧烤被无形的力量切割成小块,莉亚看上去饶有趣味。


“那我就简单的概述下吧。”酒保小姐笑了笑,接着说道:“第一条是,除去原本参与攻城的魔兵和魔物之外,异世界的异物也加入了攻城战的行列当中,温尔顿的各个城市,防线都开始变得岌岌可危,希德利尔因为雷蒙德等人的存在,倒是暂时不用担心,不过本地的国防军已经被调去其他城市参与防守了。”


“那样的话,这里的防线不是会变得很微妙吗?虽然国防军只不过是有着蒸汽兵甲和战车装备的常规军,但驻扎在希德利尔的,记得有将近十万吧,之前是分散在周边城镇协防的。他们全部撤走的话,城外不会变得很危险吗?”


对于艾尔莎的疑问,酒保小姐只是摇摇头:“还没说完呢。正规军现在已经被调离了,作为替代,有新的战力被补充过来。猜一猜是谁吧,提示,是很讨厌的人哦?”


“很讨厌的?”


“很讨厌的……我想想,唔,该不会是首都的……”


“猜对啦。”酒保小姐打了一记响指,“‘伟大的’宰相大人带着亲兵前来助阵,是最近才宣布建成的第十三戍卫兵团哦。虽然用的是正规军的番号,但是谁都能猜到那是宰相的亲兵团。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根据不负责任没有依据的情报,宰相这次御驾亲征,大约是和这里的遗迹有关系哦——虽然这边完全不清楚他的来意。”


“遗迹,吗?”


艾尔莎看上去也想不到什么关键点。那个一向和冒险者协会作对,站在官方的立场总是对协会不利的王国宰相,看上去也没什么理由对遗迹感兴趣。


“准确的说不是冲着遗迹而来的。”


清丽的女声从一旁传来,那种夹杂着可爱口音的通用语让人心生好感,看过去,才发现是云雨。穿着不像是一位冒险者,倒像是作为卡特莉娜秘书的办公室装束,依然扎着单马尾,笑吟吟的和众人打了招呼。


“是云雨——黑鸢尾呢?明明今天还在休息中,没和你一起吗?”


云雨无奈的对酒保小姐摊了摊手:“被她从家里赶出来啦。想要一个人思考人生什么的——真是的,她在想什么我怎么会不清楚呢。但不管怎么说,既然她想安静一下的话,那我就只能自己出来闲逛了。”


“原来如此。”


“那么继续讲解关于宰相的事情吧。”


看着云雨的笑容,艾尔莎沉吟着,用指节摩擦着桌面:“刚刚说的是,他不是冲着遗迹来的吗?这和酒保小姐的情报……”


“这就是理解上的偏差了。”云雨从包里拿出了几张文件,“他并非冲着遗迹本身的建筑、遗产、装备之类的而来,他大概只是为了‘缪拉姆帝国’这个名字而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