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无标题

作者:EAisa
更新时间:2017-05-20 22:07
点击:78
章节字数:42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十八章 心结

事情的经过,倒也没有什么复杂的过程。即使当时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说出,在这么多年之后,卡特莉娜也已经对于向着友人述说这件事情没有什么排斥感了。的确,没有什么复杂的要素,无非是完完全全的失败而已。


攻击没有效果,防守不起作用。无论如何凌厉的攻势都如同沉海之砂砾,溅不起一点波纹,以强大为傲的骑枪和佩剑,别说肉体和物质,甚至连空间都能撕裂的攻击,那肮脏的银色的身影只需要用手指轻轻一点,就沉进了完全的虚无之中。铠甲在他的面前仿佛是不存在的事物,只需要一句“碍眼”,只需要一个眼神,混合着龙之血脉的矿石打造的黑色铠甲,就变成了银雾中四散的点点碎片。


力量没有优势,速度不占上风。那个阿尔比昂常规军中最强者的卡特莉娜,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磨练到了周围人认知中的极限,数倍音速的移动易如反掌,虽然没有全力测试过,但根据理论数值,只需要拳风就能移平小山——即使是这样被称作怪物的肉体,在那真正的怪物面前,还是脆弱的如同人类面前的蝼蚁。无论多快都会被追上,无论多强都会被压制,引以为傲的武力在那种超越人智的存在面前,起不到任何作用。


——毕竟,根据赫普尔的言论,那就是那样的怪物。神之子,收割者之子,停滞的使者,明明披着人类的皮囊,却和人类根本不在同一个次元的怪物,它的名字是马瑟斯。


将对手设定为那样的怪物的话,对于当时的卡特莉娜来说,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也许是有的吧,在虚数的彼方,无限的尽头可能有着被称为不可能的可能性,不过如果是就常理来说的话,没有。作为将军的卡特莉娜没有战胜真教主马瑟斯的可能性。那时候的她远不如现在的她,更不用说和身为“人类史最强的边角”的那些存在相提并论的可能。


正因为无法战胜,正因为实力的差距如此之大,名叫马瑟斯的怪物,很简单的就限入了无聊之中。


“明明是被命运纠缠不清的人类,却只有这点程度吗?”“真令人失望啊,垃圾”“稍微不小心用力了一点——死了吗?回溯时间,再玩一会好了”。说着让人胆寒的话语,从四肢折磨到躯干,再从肉体折磨到精神,收割者之子渐渐地找不到乐趣了。虽然凌虐命运加身之人是他的乐趣所在,但是眼前这个被庞大命运包裹的人,似乎也太无趣了点。


不过,这样的担忧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很快就找到了新的乐趣。


“啊,啊——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幸存者呢。”


他看起来显得很疑惑,似乎完全无法理解眼前这个容貌尚佳,实力却完全不行的人是如何活到现在的。无视着卡特莉娜愤怒的哀嚎,一步步走进颤抖着,却没有后退的丽萨身边,收割者之子突然开心起来了。原因无非是,他找到了一件更好的玩具。


“命运缠身之人,卡特莉娜,你知道一件事吗?如果一个玩具……很简单的就坏掉了的话,那样事情就会变得非常无趣无聊无意义没品味,是这样吧。”


他的瞳孔扭曲着,他的表情扭曲着,他的脖子折弯成了九十度,然后被他亲手摘下来:“看,就像是这样。如果我因为‘失去了头颅’就会简单的死掉的话,那么接下来什么有趣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我想你能理解吧?很容易理解吧,更何况,你可是命运之子,能理解这种程度的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说的没错吧?”


他抱在怀里的头颅维持着扭曲的笑容。


“——所以啊,一个外形完好,里面却烂光了的玩偶,可比一个七零八落的坏玩偶有趣多了。”


所以他牵起线,牵起时滞神的权能碎片,构架起发条、齿轮、指针、弹簧的器具,拉出钢丝,牵起卡特莉娜扭曲的四肢,让那残破的身体重新动起来。


“你们是二人一体的命运缠身之人呢。恋人啊,爱啊,多好啊,多么美丽的事物,太棒了,太完美了,太耀眼了——多好啊。真棒,真棒,又是可以收割的东西,真是心情愉快。爱也好希望也好友情也好未来也好梦想也好,一切一切的美好都会在‘结局’化作没有后续的泡沫,这怎么对得起这种美丽的事物呢?”


他牵着线,让卡特莉娜捡起了残破的骑枪。


“来,看着我,表情——对,对,表情,再绝望一点。在迎接‘结局’的时候,只需要这种东西就可以了。”



他打起了一记响指。


“……但是,现在的你,应该可以正面对抗那个马瑟斯了吧?”


克里斯蒂自己也不敢肯定这个结论,唯一能确认的事情,只有“现在的卡特莉娜要远远强于以前”这一点。并非是作为命运之人的阿尔比昂的陆军女将军,在命运的红线被收割者之子撕扯的七零八落之后,成为了“原本不应该存在的,身为冒险者的卡特莉娜”……也正因为如此,获得了比原本要更为宽广的可能性。更高的境界,更高的层次,名为“黑鸢尾”的存在至此才达至完成。


然而,力量,为了复仇而获得的力量,是一柄无主的枪。如果说使用者本身没有刺出这一枪的意志,那么无论这柄枪多么的锐利,多么的无坚不摧,终究也只是徒劳而已。


“你害怕他吗?害怕因为在一次被挫败,所以没有向他挥出最后一枪的勇气吗?”


望着卡特莉娜的脸,克里斯蒂并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卡特莉娜摇了摇头:“应该也……并非是这样吧。我是卡特莉娜,是黑鸢尾,是冒险者中被称为撕裂一切的黑色风暴的人。只要我再度拔出枪,就没有能阻碍这一枪的人存在。更何况,虽然并没有告诉我,但是赫普尔也好,你也好,都在为了那一天做着自己的准备吧,用你们自己的方式。既然如此,便没有失败的理由。在这个特异点圣域,也没有后退的余地。”


确如此,无论如何都要成功,无论如何都会成功。参与者们互相之间没有交流,但彼此之间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做着准备,目标是共同的。一个根本不能称之为“局”的局,正在不断地展开和完成,距离最后收网的期限,如今正变得越来越近。这样的事情,卡特莉娜自己自然是无比清楚。原本被雷蒙德怀疑为恐惧的心,如今也在一点点的化解,已经逐渐的接近于消失。但无济于事,卡特莉娜依然无法下定挥出最后一枪的决心。


有什么东西,化作荆棘的壁障,阻挡在卡特莉娜的面前,而她自己似乎并不具有跨过这道障碍的能力。


“我只是不明白……”


卡特莉娜的发丝从脸旁垂下,黑色的长发在月光的点染下微微散发着幽光。她的眼神看起来迷茫而困惑,无限的迷雾笼罩着她,让她看不到自己前进的道路,也找不到那个与自己一同前进的人。她低下头,轻声的说着自己的烦恼。


“命运,到底是什么呢?”


克里斯蒂沉默着,静静的听着自己曾经喜欢的人的言语。


“我一直能够感受到的那种东西,名为命运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那种纠缠在我的身上的红线,那就是命运吗?它不会言语,它不会行动,它仅仅是这样缠在我的身上,用模糊的直觉告诉我,下一步我应当怎么做。从我的出生开始,这些自称为命运的红线就这样纠缠着我,从我那黑鸢尾花的胎记中延伸出来,紧裹着我,一次一次的告诉我我应当怎么做。


我曾经一直以为,这些红线会是我的伙伴,我的导师,我的友人。即使它们不会说话,却总是能够帮我获得机遇,帮我脱离危险,它们给予我的不求回报的帮助,曾经一度让我站在军旅生涯的巅峰。我相信它,曾经相信过它,相信那些红线所引导给我的一切。


可是,那些命运的线,却被马瑟斯如此轻松的扯断了。像是手指划过的蜘蛛网,那些纠缠在我身上的线,如此不堪的被扯去,被撕开,被拉断,像是晶亮的红色琉璃的碎片,就这样消散在这个世界了。和我的丽萨一起。


我曾经没有如此在意的思考过后来的事情,即使那些红线继续纠缠在我的身上,继续包裹着我的身体,继续引导着我的前进,我也不过是把这当做一种必然。我依然做着那直觉引导我要做的事情,直到那个时候为止。直到那命运的红线为我牵来了云雨的手为止。


流笙……我们的相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对着命运的红线产生了疑问和不信任。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如果说我和丽萨的相遇,全部都是命运的安排的话,我便视其为蜜酒甘露,是照耀了我人生的我希望的道标。丽萨……改变了我,一度赋予了我作为‘黑鸢尾诅咒的怪物’之外的人生,但是……


将她从我的身边夺走,经由我自己之手,这是否也是命运的安排呢?马瑟斯扯断了我的命运,但让他这么做的是否又是命运的气息?他曾经说过,说我是命运之人,这也正是他狩猎的理由——他对丽萨出手的理由,仅仅是因为他看见了她的‘命运’。这也是命运的安排吗?引导我与她相遇,又将她从我的身边夺走,她,我的荣誉,安稳的未来,阿尔比昂的军人们,将这一切夺走的,也是那命运吗?让我体验到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滋味,让我看到名为希望的飘渺的光辉,让我的心获得短暂的温暖——而后将之夺取,是这样吗?


若是如此的话,那命运之于我,便如同毒酒,如同蚕食我心底的银雾。我将视其为我一生的大敌,我今后的人生便将为了斩断那红线而存在,我人生的尽头将被划定,我的破灭、我的身死都将成为既定的结局。即使如此我也不会回头,因为那是我为了反抗我毕生的大敌而付出的必须的代价。但,命运却试图告诉我,并非如此。


所以我遇见了云雨。不,我也无法确信这究竟是否是命运的安排,那是发生在我看不见那些命运的线的日子中的事情。在酒吧里帮她从麻烦中解围,以此为起点,我一点点的选择了她,也一点点的被她所选择——现在回想起来,这是背叛吗?这是我对丽萨的背叛吗?这是引导吗?这是命运对我的引导吗?越是思考,便越深陷那迷雾之中。越是和云雨生活在一起,便越无法弄清自己对她的心意。


徒劳的用手指勾起那命运的红线。它回归了,它却什么也不愿意告诉我。它仅仅是简简单单的,用脆弱的一根,将我和云雨连在一起。它什么也不说,它什么也不做,它用没有话语的语言告诉我,让我自己做出决定,让我自己去弄清自己的想法。我不明白,我摸不到雾中的繁星,我触不到海底的砂砾,我的手指在无物的风中伸展,想要牵住云雨的手,却怎么也下不了决心,无法肯定那种心情。


如果说,我和丽萨的相遇是命运,我和丽萨的离别是命运,那么我和云雨的相遇呢?


我究竟是怎么看待她的呢?我真的爱她吗?我的这份心情,是属于自己的吗?


我和她……也会迎来离别吗?”


这便是卡特莉娜的心结。宛若荆棘织成的大门,牢牢锁死在卡特莉娜的心路上。门上挂着锁,锁是命运的红线织成的链,伸出手去,触不到那门,也触不到那锁——那扇门便自然无法推开。谁能帮助她吗?似乎没有谁能帮助她,没有谁能为她指明道路,作为她的灯塔。


克里斯蒂揽着她的肩头,轻轻抚摸着,凑在她的耳边,小声倾吐着。


“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强势又高冷的卡特莉娜,现在的你软弱得像兔子一样哦?如果不是我已经有了莉莉丝,说不定就不管你的感受把你抱到床上去了——迟钝这一点倒是从以前就没变过呢。”


“克里斯蒂……”


“如果你真的想解开这个结的话,为什么不试试咨询一下呢?”克里斯蒂的指尖点在卡特莉娜的唇上,她笑了起来,“去问一下云家大小姐的看法,怎么样?明明是恋人之间的事情,只有一方在这里苦思冥想也太狡猾了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