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无标题

作者:白桃絢爛
更新时间:2017-05-12 22:56
点击:312
章节字数:38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04


复习备考的日子过得特别稠。每天稀里糊涂做一大堆卷子,抄各种笔记,一转眼就过去一个多月。许莓洲看着原先的手机锁屏觉着难受,随便找了张自己画的美少女顶掉了她和梅子望阳光灿烂的笑容。这才几周啊,梅子望耳朵后面的香味她还想得起来,可是梅子望的脸,还有脸上那些微小的细节,许莓洲如果不看照片,已经没有办法丝毫不差地在画纸上复现出来。

“你这算是失忆,还是算绝情啊?”课间操结束,许莓洲趴在走廊栏杆上毫无前兆地干嚎。刘迟走过来吓了一跳:“姐姐,演戏哪?”许莓洲嚎完了心里变得舒坦,也不求别人理她。

她走进教室,常名正襟危坐,像做化学实验似的往杯子里加咖啡粉。常名书包里一堆口味的速溶包装,她有喝这玩意儿的习惯。许莓洲忍了几天才和她说,多喝咖啡会长不高,常名听了顿了顿,继续把颗粒粉末往杯子里搁。搁完了常名捧着杯子去教室后面兜了一圈,回来杯子还是空的。

“热水没开,”常名转了转杯子。

“怎么可能,我早上到教室还帮赵有天换了水桶,顺手把热水开了。”许莓洲想了想,索性去找赵有天,结果赵有天也不明情况。

“不是我,但变态喝咖啡的事儿全班都知道,谁捣乱关了热水都有可能。你就别操这份没用的心了,瞧瞧,刘海儿又乱了。”

许莓洲挥散赵有天的爪子,腾腾回到座位,常名已经从王星语那儿打听到了办法。

“老师办公室饮水机有热水,”王星语一年四季都喝热水,她特别注意这个,“隔壁班可能也有,但你和他们不熟,不太方便。我们一起去办公室吧。”

许莓洲看着常名和王星语并排出去。梅子望的离开让她和王星语生疏了许多。其实那一天值日的不止王星语,但赵有天不至于和梅子望过不去,要真发现了什么,也会顾忌许莓洲,先找她来商量。后来赵有天也确实找她谈过这事儿,还挺后悔没抢先打扫她们那排座位。许莓洲不想刻意指责王星语在这件事上的做法,要换了梅子望捡到个手机,还不带锁屏密码,那里面不管藏点了什么,老早被翻了个天翻地覆。许莓洲比较在意的是梅子望被老齐找出去那一会儿,常名脸上来不及收回去的冷笑。常名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那天她跟踪她到家,还拿了她的手机……

许莓洲一阵后怕,再看人的眼神都不对了。

王星语一个人回来了,给许莓洲带话说老齐找你过去。许莓洲神情黯淡走去老齐那儿,常名也在。马上要大考了,老齐还是担心她数学,让她晚上和周末多找常名补补课。许莓洲一百个不情愿,但成绩摆在那儿,也只好答应下来。

一出办公室常名就说:“你不愿意的话,可以不用来,我不会说的。”

“还是补吧,”许莓洲恹恹地,“我也不想闷在家里,耳根总不清静。”

常名看了看她:“你也会怕吵?”

“怕,家里唠叨起来特烦,”许莓洲歪着头,“你是不是觉得我平常话多,觉得话唠应该很耐噪?”

“你话也没那么多。”常名的口音让她话里的可信度都打了折扣。许莓洲哼了一声:“是,我和梅神经凑一块话才多。”说完她都想咬舌头,这梅子望怎么鬼打墙似的,她说什么都能扯到她。不过,说都说了,许莓洲索性一说到底:

“对了,王星语捡到手机那天,是不是联系了你?”

“嗯?”常名没什么反应,“怎么还问这个?”

许莓洲不想承认她放不下:“你就说是不是吧。”

“是联系了,她那段时间什么都找我,是我建议她找老师,”常名捏着咖啡瓶,“就是这么一回事。”

“手机,不是你故意偷的吧?”许莓洲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嘴了,“我的,还有梅——”

常名突然站住了。她的手指在瓶子上攥得发白。她一个字也没说。

许莓洲被常名的氛围所感染,终于闭上了嘴。常名出了个坏主意,有意无意赶走了梅子望,这是一码事。如果她再偷手机,那性质就不太一样了。

上课铃声把她们从无言的对峙中捞了起来。许莓洲暂时松了口气,但她很快发现,常名完全不理她了。

整整三天,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常名都当她空气一样。开始许莓洲还以为是常名自己的问题。毕竟从常名转学进来就没少受全班排挤,日子久了,常名练就了一副目中无人的高姿态,除了任课老师,其他同学她连看都不看一眼。像赵有天葛亮那种爱挑衅的,她就直接骂回去;班上关于她特别低级的流言蜚语,她选择性地听不见。常名从来不主动挑起话头,就连王星语也是做同桌黏得久了才能偶尔搭上几句。许莓洲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常名对她和梅子望的态度尤为古怪。

这人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许莓洲看着奋笔疾书的常名,觉得自己完全不了解她。

“明天周末,”许莓洲试探着迈出一步,“我去你家补数学?”

常名笔也不停,话也不说。许莓洲又重复了一遍,常名说:“没空。”

许莓洲心里翻了个白眼:“齐老师她……”

“我和她说你去过了。”

“常名,你是不是撒谎成瘾?”

“是,”常名翻了一页,“我还偷东西呢。”

“你还干什么了?”许莓洲简直说不下去。

常名眯起眼睛,笔下没停:“我倒是想干。”

“想干什么?”

常名呵了两声,什么都没说。许莓洲压着牢骚与火气:“你真不让我去你家?”

“你可以来,”常名改了口,“我不保证你能活着回去。”

“常名你有病!”许莓洲忍无可忍,在同桌耳边发了脾气。她骂了一句便觉自己无趣,再没什么可说,只是轻轻地喘,胸脯一起一伏。常名听了一会儿她的呼吸,然后平静地说:“对,我是有病。”

老齐很负责,隔周找她们来问补课的情况。许莓洲瞎说了几个考核重点,常名顺着她说的补充了几条,马马虎虎敷衍了过去。许莓洲回去按着常名所补充的重新看了看相关内容,不出所料都很关键。她觉得更可疑了,琢磨了半天也得不出答案,索性又绕回补课的由头。

“你饶了我吧,”常名毫无起伏的语调衬着她的说法更加滑稽,“就剩一个月了,你干嘛非要和我扯上关系。”

许莓洲知道常名的意思是毕业之后江湖相忘,她假装听不懂:“就剩一个月了,再麻烦也就麻烦这一个月,拜托拜托,我真的在家里待不下去了。”

“和一个小偷撒谎精待在一起复习,你还想学好?”常名认真说话的时候口音会变淡,许莓洲听出她这是在取笑。

“我管你什么人,成绩第一,别的都是废话。”

常名听了,半晌才说:“那你来吧。”

“我不知道你家住哪儿,”许莓洲顺势提出要求,“放学一起走?”

从常名表情来看,这个不算蛮横的要求给她造成了很大困扰。许莓洲咧嘴一笑:“你写作文都没露出过这么冥思苦想的表情。”

“写作文?”常名眉头紧紧攒着,“写作文有套路。”

“你真傻,”许莓洲看两边没人注意,伸手抹了抹同桌眉心,“放学回家也有套路,顺着答不就得了。”

常名盯着她没说话。许莓洲从本子背后撕了张纸给她:“这么难想就算了,你画个地图给我吧,我自己去找。”

常名把纸还了回去:“我不懂怎么画地图。”

许莓洲哦了一声:“你也有不会的东西啊?我还以为……”她草草几笔勾出了学校附近几条主要街道,商店、地标、小摊、小巷,都画在了纸上。常名看着她画,目光追随着许莓洲左右移动的手。

“现在能找到你家了吗?”许莓洲把基本成型的地图拿给她。

常名没有在地图上落笔:“话说,为什么不去你家?”

“我爸妈周末在家,我不想听他们唠叨。”

“哦,那平常呢?”

许莓洲顺着就答了:“平常回来得晚,但我到家就不爱复习。”

“你就上网。”

“我就上网,”许莓洲歪过头,“你很了解我嘛?也对,我自己说的。你回家不上网?”

“我家没接网线,”常名轻轻地说,“怕影响我学习。”

“真没劲,不过也好,就去你家吧!”许莓洲催促常名在地图上画出路线。常名试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

“放学我带你走吧,”常名显出懊恼的样子,“走过一次的地方我都不会迷路,但纸上这个,不行。”

许莓洲想起之前的事:“那你也记得我家怎么走?”

“记得,但要我在地图上找是找不到。”

“你真奇怪。”许莓洲笑着用笔帽戳了戳常名手背。常名缩回了手,过了一会儿说:“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许莓洲没跟上思路。

“以前我说你声音黏糊不好听,”常名喃喃道,“其实不是。”

“现在改口还来得及,”许莓洲笑眯眯地抬高了声音,“有没有发现你话变多了,快赶上我这个话唠了。”

“是是是,”王星语在她们后面不知道听了多久,“她和你坐一节课说的话比和我坐一天说得还多,哦哟。”

许莓洲又笑了笑,脸有点发僵。有件事常名说对了,还剩一个月,毕业之后谁还记得谁,王星语,刘迟,葛亮,老齐……多少人都会被她遗忘。就连梅子望,唉,这个梅子望。三年级最后一个学期转学离开,不知道哪里能收容她继续读书,中考铁定要被耽误……其实她那视频算什么事儿呢,也怪她自己,脸皮太薄,平时还装得挺像,人人都说她万事不挂心的……

许莓洲想着有的没的,回过神来,发现纸上已经被自己描出了半个梅子望,眉眼朦胧的,细节都有出入,她不说应该没人会认出来这画的是她曾经最好的朋友。

“梅子望,”常名看着画上的美少女,“眼睛和下巴有点歪。”

“瞎说什么呢?”许莓洲把本子合上。

“改得比真人好看,尤其眼睛。”

“常名我发现你话真是有点多啊。怎么着,喜欢我?”

“嗯。”

“嗯什么嗯,”许莓洲看看常名,常名没避开她眼睛,“不是吧,真的啊?等等你先别说话。”她摸了摸常名的脉搏。常名手腕也细,许莓洲摸下去碰着一手骨头。她手就搁在那儿,指腹贴着常名跳动的血脉,半天都没离开。

“不快啊,没发烧吧。”许莓洲把手拿开了,常名没动,维持着那个姿势。

“怎么了,常名不舒服?”王星语听不清她们嘀咕些什么,单看见许莓洲的架势和常名的脸色。

“诊断过了,没毛病。”许莓洲摆了摆手。常名手动了一下,也和王星语说没事。王星语显然还不放心,但也没再多说什么,因为放学铃响了。

许莓洲悄悄舒了口气,她对常名说:“你先走,我追上你。”一个月虽然不长,但也不短,能不招惹闲话就不招吧。许莓洲看着常名走出教室的步速,正盘算着待会儿要和常名保持多少距离才算安全,王星语收拾完东西,从背后捅了捅她。

“怎么了课代表,要给我补英语?”许莓洲露齿而笑。

“你和常名,怎么回事呀?”王星语拢了拢头发,“以前和梅子望也就算了,常名不是那么爱说话的人啊。”

闲话这就来了。许莓洲想了想:“老齐……齐老师想让常名给几个同学最后冲刺补补课,她不是不热心嘛,齐老师让我来说动说动。”

“这样啊,”王星语好像有点信了,许莓洲听说她也给几个女生补过英语,都是老齐的好安排,“那她答不答应啊,不行我和她谈。”

“她说明天再给齐老师答复。要是本人不乐意,我们也不好强求呗。”

“那齐老师是信任她才……”王星语是齐月砚的第一门徒,这种时候就看出来了。许莓洲一笑:“对啊,我也和她这么说的。”

“那行,”这么来回一折腾,王星语脸色好看了些,“我还以为你和她怎么较上劲了呢……”

“谢谢课代表关心,先回去了!”许莓洲不胜其烦,就这会儿工夫常名不知道走多远了,还能不能追得上。她下到一楼,隐约听见极富特色的外来口音。回头一看,常名正靠在楼梯口死角的墙上背单词。她把常名招呼出来,示意常名先走,自己隔了一段跟着。等到了学校外边拐了两次,周边没什么校服晃荡了,许莓洲快走几步追了上去,劈头就问:

“王星语是不是喜欢你啊?”

“哪有那么多同性恋?”常名不以为意,“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变态?”

“嘿!”许莓洲绕到她前面堵着,“我说我是了么我?”

“你不是?”

“我不是变态!”

“嗯,你不变态。”

“那你刚为什么说我变态!”

“我说了吗?”常名板着脸,然后绷不住笑了起来。许莓洲也莫名其妙跟着她笑了一路,她第一次觉得常名的口音听起来不那么刺耳了。

“常名你说,喜欢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许莓洲瞧着常名侧脸,“为什么女生会喜欢女生?”

“你有多喜欢梅子望?”常名看看她,“喜欢到想亲她?”

“嗯,不止。”

“想抱抱她?”

“就,想到她,会……有反应。”

“反应?”常名上下来回看她,“什么反应?”

“你是不是故意的?”许莓洲愤愤地,“好了我知道,你肯定是故意的。”

“许莓洲,”常名表情严肃,“我就喜欢你这么没皮没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