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标题

作者:白桃絢爛
更新时间:2017-05-09 18:49
点击:370
章节字数:48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02 放学后梅子望没再提刚才的事,单是看着新买的漫画杂志痴笑个没完。许莓洲拉着她躲了几辆贴身擦过的自行车,总算平安走过从报刊亭到饰品店这一小段路。许莓洲在闪闪发光的玻璃柜前挑来拣去,见梅子望抱着杂志仿佛已经入定,她没好气地问:“什么东西那么好笑?”“你不懂,”梅子望随口敷衍,“这个小受啊……”许莓洲撇了撇嘴,拉她同桌过来:“你说我买粉钻还是透明钻?最近好像流行自由搭配的彩色款。”“都没差,你狗爪那么欠,贴什么款过两天还不是一样给挠下来。”“你别看了,”许莓洲把书抢过来,“见色忘义,梅神经。”梅子望不高兴了:“许莓洲,你管我管得跟我妈似的!”“说好了陪我出来买东西!”许莓洲把书抖开作势要撕,“要看你回家去慢慢看,一边看一边自摸我都不管!”话一说出去她觉得害臊丢脸。好在刚放学,他们班溜得又早,店里没进来几个同学,站得离她们俩都比较远。“哎你别撕,别撕!”梅子望凑过来赔笑,“还我好不好,我保证认真帮你挑,水钻公主小骚包。”“现在知道叫公主了?”许莓洲没想多作弄她,可梅子望的眼睛明显跟着她手里那团书走,“真是,本公主还不如一本书。”梅子望嘿嘿一笑:“公主大人画女生画那么好,怎么就不能多给小的画几只妖媚小受?”“少来,”许莓洲把书还了她,“我才不画那种。”“我说莓狗,你该不会和常名那木头一条心吧?怎么,觉得同性恋变态?”“我没那么说。”“画个男人又不会让你少块肉,”梅子望给她选了好几版彩钻,“你要不喜欢,画个平胸美少女给我也行啊。”“画女硬说男?”许莓洲在樱花粉和吸血鬼红之间犹犹豫豫,“而且你不是喜欢看肉吗,我不会画男的那一块儿。”“红的好。”梅子望拍板,“没事,我觉得男的那个挺恶心的,你可以不画。”“我没听错吧?”许莓洲瞪着她,“恶心你还干?”“全放进去就看不见了呗,”梅子望随口就来,“看不见就不觉得恶心,而且进去了也没啥感觉。”“没感觉?”许莓洲听不懂了。“是没感觉,”梅子望拿了红钻陪她去收银台,“那什么里又没有神经……常名?”许莓洲顺着梅子望眼光看过去。常名和她们中间隔了一排矮架子,这会儿正低头挑拣着什么,好像没发现她们也在。“她还会逛这种店啊,”梅子望夸张地抖了一下,“我们快走。”许莓洲应了一声,被梅子望牵着去了收银台。数硬币的时候许莓洲发现零钱不够,转头让梅子望给她补两块钱,结果一天里不知道第几次对上了常名那双眼睛。她心里一紧,梅子望给她的钱差点没接住掉到地上。“你说这个常名,嘿!”出了店门,梅子望又要借题发挥,被许莓洲强行截断:“打住,我耳朵都磨出茧了。”从转校过来那天起,常名就不受全班待见,偏偏又一直处在八卦的最中心。每天不一惊一乍弄出点动静,好像她就不姓常不叫名了。这个自带谣言的传说人物在学校里已经让许莓洲够烦的了,课下她不想再和这个人有任何交集。“那不说,”梅子望一副无所谓,“明天小考,下周市统考,等出分了寡妇齐肯定还要折腾换座位,我可不想挨着那谁同桌。”“谁想啊。”许莓洲附议道。“我们都是变态,变变变变态态——”梅子望亮嗓唱了两声又吹了几下口哨,她们就到了十字路口,两人说了明天见,各自回家。许莓洲住得近,转个弯拐进小巷很快就到了,这会儿爸妈还没下班,她没胃口吃零食,直接穿过卖快餐的小摊小铺上了楼。掏钥匙的时候发现手机不见了,许莓洲心跳漏一拍。她手机款式不新,但拍照镜头像素高,偶尔还会被梅子望借去和人炫耀画质。这一下子找不到,更让她在莫名其妙的自习课后倍感焦虑。是丢在哪儿了?梅子望买杂志的时候她还掏出来看了一眼……许莓洲跺了跺脚,决定回饰品店找找。反正也不远,就当锻炼消耗热量。她下到楼下,发现了东张西望的常名。许莓洲感觉自己生吞了条泥鳅,分外恶心。绕是绕不开了,她加快脚步不理不睬。“我捡到这个。”常名递来什么她也不想看,“是你的吧?水钻公主手机。”听到这个称呼,许莓洲的火气蹭地窜了老高。“为什么你总爱偷听别人说话!”她一把夺过手机,就是她的那个,外壳水钻剥落的痕迹还很清晰,“你还跟踪我?!”常名好像不想解释什么:“是你的就好。”她掉头准备走,被许莓洲拽住了书包。“你还听见了什么?”许莓洲觉得自己蛮没道理,而且常名也不像会和她敞开来说真话的那种人。“你是不是喜欢梅子望?”“啊?”“没事。”常名从她手里扯书包。许莓洲没放手。“为什么这么问?”“没为什么。”“是因为我说让她教我,做……”“都说了,没……”“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变态?”许莓洲眼眶发热。常名看着她,一时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常名拍拍她手,许莓洲触电似的把手弹开。常名抿了抿嘴,轻轻开口:“我没那么觉得。”“算了,”许莓洲摇了摇头,“反正你说出去也没人信。”“许莓洲,”常名用滑稽的口音叫了她,“我没觉得你变态。”许莓洲盯着地面,指甲磨着机身上的水钻:“我告诉你,我没喜欢女生。我就是好奇我……你说的对,同性恋是变态,我不是变态。”她抬头的时候发现常名已经走了。攥着手机许莓洲回到家里,天色已经暗了。她觉得自己真是傻了,居然想在常名身上寻找肯定和认同。常名自己就不是正常人,但至少常名有一点说对了,同性恋,男生爱上男生,女生想碰女生,肯定是一种变态。许莓洲倒在沙发上,手机锁屏是梅子望和她在操场一角的自拍。那天阳光很好,梅子望脸上的绒毛都晕着淡淡的金,许莓洲本想咬上一口,被梅子望笑骂一声“莓狗”用手挡了下来。许莓洲想着阳光下那些金色的绒毛,想着梅子望耳朵后面的香气,想着梅子望和男生做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想多了她忍不住把腿夹起来磨蹭,蹭舒服了还哼哼两声。她觉得自己的确无药可救,彻头彻尾是个变态。许莓洲跳下沙发,从书房抽屉里翻出几张自己画的半成品。都是梅子望喜欢的美少年勾搭美少年。为了给梅子望画一张好看的图,许莓洲练了好几个月,画残了一堆小攻小受。她不知道男生那里长什么样,为了画好也偷偷参考了不少片子。和梅子望不一样,许莓洲不觉得男生那里恶心,她单纯是没兴趣。看着两个男的抱在一起,她不像梅子望那样脸红心跳。“也是奇了怪,觉得恶心她怎么还看片子?”许莓洲自言自语,“好吧,也是,班长找的资源,码都打得挺厚。”张正也是个奇人。许莓洲上周才知道他们班长在什么网站上写文,写得还挺好,具体内容不知道。她一走过去张正就把连文带字的发布界面给最小化了。许莓洲挺熟悉那个网站,梅子望每次上电脑课都看。网站分好几个频道,梅子望看的和张正写的不一定是一个品种。许莓洲都没什么兴趣,她爱看外国人写的书,越偏门的越喜欢,看多了也想自己写写,但没写两行就画小人去了。第二天许莓洲进到教室才想起小考的事。她昨天在学校把作业都抄完了,回家连书包都没打开。这会儿她有点发懵,早饭在胃里不听话地翻涌。她来得早了些,教室里还没几个人,通常听她诉苦倒垃圾的梅子望从来都踩着早读铃进来,这会儿自然指望不上。常名倒是一早来了,后背朝着她,小声读着什么材料。许莓洲想起昨天的遭遇,一阵尴尬。她咬咬牙,拿笔帽戳了戳常名的肩。常名悚了一下,反手猛地扣住她的手。许莓洲吃痛哽了一声。常名反应过来,转过来看她,手上力道松了松,但没彻底放开。“你要干嘛?”常名脸色不好,眼圈明显。许莓洲被这么一抓,一时忘了要问什么,她张了张口:“你,没睡好?”常名突然抽回了手,转了回去,也没答她话。许莓洲缓了缓神,放下水性笔,徒手戳了戳常名的肩。常名又反射性地扣住了她。许莓洲忍着常名的手劲儿说:“你能借我……你能不能先把手放开?”“怎么了,许莓洲?”常名刚把手松开,王星语就进了教室,“手不舒服?”“啊没事,我想借数学课的笔记看。”“我数学不好啊,”王星语不好意思地说,“常名数学好,你是想问她借吧?她一般不借人东西……”她没能把话说完。在她讲话的同时,常名的笔记本已经越过肩头,塞到了许莓洲桌上。“上课前还我。”常名头也没回,重新拿了本别的出来读。王星语和许莓洲面面相觑了半晌。落座挂书包的时候,王星语还悄悄和许莓洲说:“从没见她脾气这么好过。”“这也不算什么吧,一个笔记……”王星语摇了摇头:“她不让人碰她东西。挺怪的,我也说不上来。你别管了,快抓紧时间看,过会儿你同桌来了又该聊天了。”“我和梅神经有那么吵吗?”许莓洲接着她话问。“哎哟,吵啊,不过还挺有趣呗。”王星语脸红扑扑的,抿嘴一笑。许莓洲打了个哈哈,低头开始看常名的笔记本。和印象中易怒的常名不同,她的字方方正正,看过去安稳又固执,笔锋处理得也很漂亮,虽然不像专门临过字的,但比起赵有天的幼儿园字体是强了十个年级不止。重点公式和定理都用蓝笔抄了出来,许莓洲趁着早读前的混乱,出声念了几遍要考的重点,又抄了两道题解,信心回来了一些,连带着翻腾的胃酸也平复了不少。许莓洲理好笔记,第三次向常名的肩伸出手去,她想了想,没再戳人脊梁,而是拿手掌过去拍了拍。常名身体偏瘦,这一拍下去,许莓洲感觉没碰到肉,直接咯着了骨头。不过肉很快就来了。常名第三次拉住她的手,这次攥着她手指,还逆着摸了摸许莓洲的指腹。许莓洲傻眼了。这都几个意思?她赶紧说了谢谢,用笔记本把手换了出来。常名可能也发觉了失态,接过本子看她一眼就匆匆转了回去,配合着王星语大声练习英语对话。早读铃声如期送来了梅子望。她这同桌一坐下就开始打趣:“想谁呢一直发呆?脑子都飘上火星了吧?”“想你,行不行?”许莓洲没好气地摊开英语课本,“今天念这段,快点,老齐进来巡视了。”“想我?你就编吧!”梅子望嘻笑着开始读布朗先生的台词,“‘不如今晚我们吃鸡’?”“‘哦,天天吃鸡!’”许莓洲捏着嗓子把布朗太太念得尖细,“‘这真是个好主意!’”听说葛亮他们已经把布朗一家要吃的鸡改成了其他内涵的“鸡”,每次念到这段男生们都格外激动,一片默契的坏笑。齐月砚显然明白男生那点心思,她点了刘迟起来:“你笑得最欢,你来给大家讲讲,这鸡要怎么吃才不腻味?”刘迟啊了半天才说:“就……每天叫不一样的鸡……”底下一阵乐。刘迟恼羞不已,硬着头皮找话说:“用不同的体位,不是,口味……”登时没人敢笑了。刘迟乖乖闭上嘴等着挨训。齐月砚走过去把他按回座位:“听好,要拿鸡的不同部位,换着法子烹饪,才不会腻味。刘迟,把这句翻成英语,上课前给我。”刘迟没底气地答应了。梅子望看热闹正看得欢,不料齐月砚突然点了她名字让她去办公室。梅子望和许莓洲对视一眼,不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许莓洲用口型说“你快去吧”,梅子望点点头,跟了老齐出去。许莓洲目送她背影消失在门外,转过头来好巧不巧又撞见了常名的脸。常名嘴角还扭着,许莓洲猜测她刚把一个笑容收了回去。于是她也对着常名扮了个假笑,鼻子眼睛都皱着,露出两排牙齿,别人瞧见了,应该觉得她挺凶的。常名几乎立刻恢复了面无表情,眼底重新升起了防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