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标题

作者:草匠先生
更新时间:2017-05-08 04:08
点击:814
章节字数:99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草匠先生 于 2017-5-8 04:21 编辑


Chapter3


抵達霍格沃茲時夜幕已沉沉降下,冰冷的空氣撲面而來,畢博不禁打了個寒顫,搓搓手臂試圖讓自己暖和一些,追求風度只穿著簡略外袍的杰克也皺起眉頭。

一同下車的沃森也不例外,拉高衣領想阻止溫度的散失。瓊注意到他們的動作,悄悄揮動魔杖——她可不想引人注目。瓊為自己的好友們施加了溫暖咒。

「謝謝。」琳達拉著杰克擠到瓊身邊。「急著下車我們都忘了。」

發覺寒氣驟然消失,沃森轉頭看向了身旁的人,只見她正和誰說著什麼,側臉因光線不足顯得有些朦朧。

沃森有些走神,卻見她突然回過頭來向自己神秘的眨眨眼,掃了四周一眼,示意她不要說出去。

見她故做鬼祟的表情沃森不禁笑了起來,恰巧響起的粗曠聲線掩蓋了她的笑聲,她們看向不遠處的高壯男子,顯然那是他的聲音。

「一年級新生!一年級新生到這邊來!」

男子的聲音重複了一次,人群開始流動,朝著他移動。

「傑瑞,到這邊來,你好嗎?」

響亮聲音喚出的名字顯然引起了不小的騷動,原先混亂的人群便得更加吵雜,這讓瘦小少年感到了不小的壓力,不過男人似乎沒有注意到這點。

一名想擠到前頭的男孩與瓊擦撞後略一停頓,穩住腳步又朝前奔跑,絲毫不在意方才造成的事故。瓊來不及多做反應--她的反射神經本來也不怎麼發達,腳下不及站穩又絆到不平的地面。她無疑會摔在地上了。瓊無奈的想著,自己的手腳總是跟不上大腦。

沃森發現了搖晃的瓊,迅速伸手扶住她,卻發現她又絆到了地面,只好伸出雙手用力一拉,有些大的力道讓瓊像是被拉進了她懷中。

另一側的琳達還沒反應過來,定睛一看,友人已經被不認識的女孩抱進了懷裡。

那女孩還比她矮上一些呢。琳達轉過頭去和杰克分享瓊新增的糗事。

瓊茫然的眨眨眼,側頭一望,發現是沃森,原先禮貌的微笑又加上了幾分善意。

「謝謝。」她玩笑道。「我還以為要成為人肉地毯了呢。」

沃森噗哧一笑,握住了她的手。

「為了避免你成為地毯,我們還是牽著手吧。」

一樣施了溫暖咒卻不像自己熱騰騰的,沃森微微用了些力度握住,希望讓她更溫暖一些。

瓊看了眼黑壓壓的人群,點點頭,回握住了她的手。

沃森的手真熱。瓊一邊想著,險些又絆到石頭。

他們隨著男子沉默的走下一條濕滑小路。瓊在昏暗中看不清楚腳底,險些又要跌倒,好在沃森和琳達穩穩扶住她。她打滑的次數幾乎是她們的兩倍。

掠過熟識的琳達,瓊向沃森表示歉意,對方只是搖頭表示不在意,並讓她小心腳下。

最終他們來到了一片湖泊旁,平靜無波,幽暗的水色似是深不見底,映出幾點光亮——那是由對岸城堡散發出來的火光。

那是霍格沃茲。抬頭望向龐大的古堡,黑夜中搖曳的火光為它增添了不少神祕。千百年來靜靜佇立於此,等候著年復一年的巫師到來又離去。

「現在我們要乘坐這些小船渡河。」男人抬手為岸邊的小船增加了些光亮,大聲提醒著「記住,每條船不能超過四個人。」

沃森率先跨上了小船,劇烈的搖晃讓她連忙穩住身子,坐下後回過身發現瓊正小心翼翼的伸腳,微微一笑,朝她伸出了手。

瓊還不及握住她的手,一道刻意粗曠的聲線便出現在身後,動作微微一頓,險些跌進小船,連忙收回腳在岸上踏穩。

側頭一望,果然是畢博。或許也想乘坐這艘船。不甚介意,瓊再次小心翼翼伸腳,重新在沃森的幫助下坐到船上。

「伍德呢?」

對於畢博的到來瓊毫無意見,只是順口詢問了他的同伴。

「他和他的朋友會合了....不過我的朋友就在後頭....噢,他來了,你們不介意吧?」

感覺到沃森的僵硬,瓊向她投去詢問的目光,女孩只是搖搖頭,低聲道沒關係。瓊望向一旁船上的友人,試圖眼神交流。

隔壁小船上杰克轉回看向岸上的頭,迎上瓊充滿疑惑的目光聳了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來者面帶微笑,向瓊點點頭,逕自在畢博身邊坐下。

小船並不大,靠在一起能感覺到沃森仍舊緊繃。瓊伸手輕拍了她一下,雖然不曉得有沒有用,希望能讓她放鬆一點。

對面的人注意到了她的小動作,緩緩開口,打斷了瓊的欲言又止。

「黑髮的小姐,能否請問芳名?」

在此之前自報家門的禮貌呢?沃森內心反問著,雙唇卻為免多事而緊閉,偏頭望著水面上折射出點點燈火。

「瓊˙史邁斯。」

「羅特˙安德森。很高興認識你,史邁斯小姐。」安德森似乎很是滿意的挑了挑眉。

「我想純血的你一定也會在今後成長為優秀的巫師。」

「謝謝。假若你拋去前提,我想我會更加高興,畢竟資質與血統無關。」

「嘿....」安德森不以為然的哼笑。視線若有所指的落向一旁。「終究是有所差異的,我相信你今後能夠明確看見。」

前方洪亮提醒聲告知他們已来到峭壁邊緣,他們低下頭避過了一層青蔓藤幕簾,再次抬起頭時誰也沒有將對話沒有延續。安德森與畢博旁若無人的交談著,瓊和沃森只是安靜的打量四周。

不久眾人便抵達了地下港。小船攀上一片遍佈碎石及鵝卵石的地面,畢博率先下了船,被扯著的安德森倒是慢悠悠向瓊道了別。

「你和安德森發生了什麼嗎?」話語在口中略一停頓,將是否相識偋棄,瓊問出重點。側頭關注著對方神情也不影響步伐和語調一致平穩,絲毫看不出方才時不時滑一跤的樣子。

「....一點爭執。」沃森簡單回答,沒有多餘的表情,眼神在光線不足中看得不甚清晰。瓊沒有追問,只是微微皺眉,回過頭在口袋中翻出一盒巧克力蛙,拆好了將它遞給她。

沃森腳下一頓,被身後的人抱怨後很快拉著瓊恢復前進。

瓊的手還舉在空中。沃森略微彎腰吃下了那隻掙扎的糖,再次抬起頭仍舊直視前方,這次瓊卻清楚看見其中閃爍的笑意。

「有人心情不佳你都會給他們一隻巧克力蛙嗎?」

瓊一時語塞。她知道這有些笨拙,但比起蒼白的言語應當是行動與物質更有效果一些吧。

沃森以為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也沒在意,只時不時讓過一些迫不及待想擠到前頭的人,保持著與她並肩行走。

「不一定。」身側沉默了一路的人突然開口,沃森頓了一兩秒才意識到對方是在回答方才的問題。

「一般來說只對不熟悉的人給甜食表示安慰。」

將稀少的經驗回憶了一遍,瓊認真答道。因為方才城堡內灑出的大片光亮將對方臉上一點認真的疑問明確呈現在眼前。

沃森有些好笑,雖然她確實想知道對方是否總是如此笨拙的安慰他人,卻沒有料到她會認真思考後給予回覆。

抬手想揉揉對方的腦袋,卻在碰觸到柔順的觸感後改為了輕柔撫摸。

「你的髮質很好。」沃森的語氣帶著羨慕。她多想要一頭直順的頭髮啊。

「謝謝。我覺得你的頭髮也很好。」瓊看了看她微捲而略顯凌亂的短髮,回想起靠在上面的柔軟舒適。

沃森顯然並不認同。她緩慢搖頭,語氣有些哀怨。

「捲髮很麻煩,每天起床總是亂七八糟。」

不知不覺他們已來到了一扇巨大的橡木門前,前方洪亮的聲音正確認著是否全員到齊,接著男子抬起手往門上敲了三下,大門很快便打開來。

瓊終於試圖回想一下他的名字,可惜仍舊一片空白。不甚在意的聽著四周吵雜的閒談,她想那應該是他們的教授,剛才漏聽了,之後總會知道。

門後迎來了溫暖的氣息以及一名端莊而神情嚴肅的女巫,她向男子道了謝後向新生介紹自己,隨後帶領著他們步入寬廣的門廳,順著大理石旋梯拾級而上,一面向他們介紹著霍格沃茲、四院與分院儀式。不長的路途期間總有幽靈路過,即便友善問好仍舊引發不少尖叫。

「無論被分到哪所學院,我都希望你們能為自己的學院爭光。再過幾分鐘,分院儀式將要在全校師生面前舉行,我建議你們好好把自己打理一下、精神些。另外,請保持安靜。」停步於宴會廳前,拉伊內教授環視了一圈蠢蠢欲動的小新生們,微微一笑,旋即轉身離開。

除了一些被幽靈嚇到的人,大多數人開始重新談論起來,沃森偏頭望向一旁的瓊,入目卻是一張慘白的臉,嚇得她險些尖叫出聲。

「修士,我認為你可以試著邀約那位女士,你很可愛,或許她願意給予機會。」

「你是第一個如此形容我的人...但是孩子,你不會願意放棄英俊的紳士選擇和一個可愛的人約會吧?」胖修士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他們似乎已經聊上了一會。

「為什麼不願意?」瓊不解的眨眨眼。修士卻恍然大悟,想伸手拍拍女孩的頭,但只是理所當然的穿透過去。

「噢....你還小,之後便會懂的。女士總是會比較欣賞英俊強壯的紳士。」

他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希望你能分到赫奇帕奇!我以前就讀那個學院。」

「我的父親也是,期待能和他一樣。很高興認識你,祝你約會順利!」

瓊向他揮手道別,想起父親和母親對自己所屬學院的討論,嘴角彎了彎。

沃森看著胖修士搖晃著離去,忍不住好奇發問。

「修士心儀的女士是怎麼樣的?」

「他說,那是一位美麗、優雅,並且有著動聽歌聲的女士。」

「哦~」那麼約會可能不會那麼順利。「你的父親以前就讀赫奇帕奇?」

瓊微笑著點頭,沃森還想再問些什麼,拉伊內教授卻已經回到了門前將他們引入宴會廳。

桌子上方千萬支飄盪的蠟燭照亮了餐廳,四張長桌下的金盤在光線折射下熠熠生輝,一旁則擺放著高腳杯,屋頂上施過魔法,看起來像是屋外的天空。拉伊內將他們帶到了餐廳上首的台子前,那裡也有張長桌,想來是教授們的座位。

即將進行分院儀式,有些人仍舊竊竊私語著,有些一言不發。而瓊前方的幾個人顯然屬於竊竊私語的人群。

「他們怎麼能準確的把我們分到哪所學院去呢?」

「我想是通過測驗,也許會在這裡當場考試?」

沃森持續平穩著心情,手心卻仍舊輕微汗濕。

周遭低聲交談的聲響混雜成嗡嗡聲在耳邊環繞,她忍不住將目光投向唯一認識的人,輕聲詢問。「霍格沃斯會如何分配我們?」

沒有給予回答,瓊只是朝她眨眨眼,微笑帶上了一點調皮的味道。

「不需要考試,放輕鬆。」

拉伊內在他們面前輕輕放下一隻四腳凳,請出分院帽並對他們介紹了分院過程。

四周傳出不少安心的嘆息聲。儘管仍對分入哪處學院感到忐忑,沃森僵硬的身體終於放鬆下來,側頭正想向顯然知曉的瓊投去埋怨眼神,卻見她眸中含著笑意,在聽見不知誰發出咕噥時化作了一聲輕笑。

「所以说,只要戴上那爛帽子就好了,我爸爸說得分院儀式好像要降伏惡龍......」

輕如羽毛的笑聲略過耳畔彷彿順道帶走了些不安,沃森沉下心來,靜靜聽著分院帽不算好聽的歌聲。

歌曲結束,伊拉內教授走上前,手中握著一長捲羊皮紙,開始念出姓名。

「安娜•博格。」

緊張得面色發紅的金髮女孩從隊伍中走了出来,戴上大得連眼睛都遮住的帽子,廳中一時寂靜。

「格蘭芬多!」分院帽大聲喊道。

最右邊的桌子響起一片掌聲。

伊凡•羅伯特,赫奇帕奇!

泰瑞•瓊斯,拉文克勞!

……

蘇珊•沃森。

聽見自己的名字,心臟猛然漏了拍,撞出不規律聲響。

有人輕輕握了一下自己的手,偏涼的溫度讓心跳冷靜地接續下一拍。

再次輕吸了口氣,沃森邁開步伐。

沃森的腳步稍顯急促,對於自己將會分到何處的忐忑讓脈搏頻率始終降不下來。

伊拉內教授將分院帽輕輕的放到她的頭上。

她下意識看向了目前為止唯一結識的朋友,她也正望著自己,眼中帶著好奇,注意到自己的視線時一如先前,給予了一個微笑,而寬大的帽子很快便遮去了她的臉龐。

分院帽在腦海中逕自哼哼,夾雜著細碎自語。

「很好....有些狡猾,具有領導力....」

「...那不算問題,不過也有著膽識...嗯,我得好好想想...」

沃森捕捉著隻言片語,有些忍不住發問。

「請問我該去哪裡呢?」

「噢...你具有適應並在斯萊特林發展的資質,但你的勇敢讓我有些猶豫。格蘭芬多也會是個好歸屬。親愛的,你想到哪裡去?」

瓊對她說的話在耳邊響起,下一秒又想起了在特快車上的遭遇。

「格蘭芬多!」分院帽高喊出聲。女孩將它輕輕放在椅凳上,踏出步子有一瞬間猶疑,

很快便恢復正常。

瓊看著沃森迎向格蘭芬多長桌的歡呼,略有些遺憾。

她清楚自己沒有格蘭芬多那份勇氣,雖然人並不侷限於四種,但要簡略分配的話自己肯定不會批上強烈的金紅色。

接著又看見了杰克從容不迫走上前,分院帽在他頭上並沒有停留太久便高聲叫出斯萊特林。隨後的琳達則興奮的跑向了格蘭芬多長桌。

瓊看著天花板漆黑的夜空,偶爾有幾顆閃爍的星光,不知不覺出了神,直到伊拉內教授終於念出她的姓名才恍然眨眼。

她走向分院帽,步調不緊不緩,被訓練出的優雅步伐被天頂星群惹得漫不經心——她還在思索著方才看見的那是什麼星座。

當一塊千年没洗的破布穩當的落在頭上時她才回過神來,還没有完全做好心理調整,一個蒼老的聲音已從帽子裡傳過來。

「熟悉的,又是一個史邁斯。嗯!聰明....謹慎。」

瓊聽著帽子的喃喃自語,沒有什麼想法,雖然有預想,但她不排斥任何學院。

噢,或許到拉文克勞叔叔會有些怨念的看著她,畢竟他的初戀情敵就來自拉文克勞。

「我最常碰上的就是拉文克勞的史邁斯,不過近年斯萊特林倒是多了起來....」

您的近年是多少年?

分院帽似乎在和自己閒聊,又像在自言自語,瓊抓住其中一句好奇的想著。

「哈哈哈,大概三百年?總之我們得先看看目前。嗯...你也知道,那麼...我想那裡最適合你,友好公正的氛圍將會陪伴你在霍格沃茲成長。」

「赫奇帕奇!」

瓊摘下了帽子,忍不住微笑。爸爸說過赫奇帕奇的地下室總是陽光明媚,她很期待在沙發上曬曬陽光。

她有些興奮的走向了赫奇帕奇的長桌,他們真摯的鼓著掌歡迎這位新成員的到來。

瓊的笑容又增添了些許溫和。

赫奇帕奇學院氛圍友好親切,這讓瓊很是安心,不自覺已經和附近的赫奇帕奇們有了一定認識。

「史邁斯。」

當瓊與同為赫奇帕奇新生的對話告一段落時,一道聲音在背後響起,她這才注意到了沃森就在身後的位置,這讓她有些疑惑。

她當然注意到了赫奇帕奇與格萊芬多相鄰而坐,但她方才並沒有在這附近看見沃森的身影。

「你換了位置?」瓊側過身,提出了疑問,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後又提出了下個疑問「不和新朋友們多聊聊?」

沃森想起了剛才走來時瓊正和幾名赫奇帕奇閒談,看起來氣氛融洽,而自己那裡卻混亂得莫名其妙。

好吧,其實是有道理的,但那道理在自己眼裡看來一點都不理所當然。

查覺沃森情緒有些低落,瓊將視線投向隔壁長桌,遠處青梅顯然和身邊的人相處得並不愉快,不曉得說了什麼,一旁的格蘭芬多氣得臉都紅了,琳達卻瀟灑離座。

她不禁失笑,可憐的小獅子們。

沃森見她突然笑了起來,不明所以,皺著眉頭看她。

「我猜你在特快車上一定遇過純血和麻瓜之間的無聊紛爭了。」瓊遞給她一杯南瓜汁,甜膩的液體滑入喉嚨,讓她心情明朗了一點。

「今後類似事情還會不斷發生,血統、學院...任何小事都能成為爭執的藉口。我希望你不會被他們影響了在霍格沃茲愉快的時間。更何況格蘭芬多和斯萊特林不是那麼對盤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雖然近年有所緩解卻還是衝突頻繁,你身在其中,遇上的機率更高。」

瓊吞下嘴裡的烤雞後慢悠悠的說道。

儘管明白,沃森卻還是忍不住深深嘆氣。

「剛才真該問問分院帽能不能到赫奇帕奇。」

「嘿!這麼快就開始後悔啦?」紅髮女孩和沃森身側的人打了商量,甫落座便插入兩人話題。

瓊朝她點點頭,向沃森介紹。「琳達•文森特。我的摯友。」

「蘇珊•沃森。很高興認識你。」沃森苦笑著和文森特渥了握手。「今後辛苦了。」

「過一陣子就好。」文森特不甚在意的搖手,露出大大的笑容,在瓊看來卻有點八卦的味道。「聽說你和安德森吵了一架?」好想知道是怎麼氣得安德森臉紅的啊~

沃森臉上的苦笑加進了尷尬成分。

瓊先花了幾秒回想安德森是誰,才反應過來想叫友人別談些無趣的事情,沃森便自己開口了。

「你不也和畢博吵得熱鬧嗎?我沒想到純血巫師也會被排擠。」

身旁的赫奇帕奇注意到了她們,饒有興趣的側過身。

「看來兩位小姐初抵霍格沃茲都相當熱鬧,介意分享讓我聽聽嗎?」

文森特開始大吐苦水,對那些針對斯萊特林家族的成見不以為然,沃森和那名混血赫奇帕奇時不時應和著麻瓜巫師的難處,等瓊清空盤中烤雞,他們的話題已經跳到了霍格沃茲的謠傳與祕辛。

瓊慢慢咀嚼著烤牛肉,偶爾參與回應,更多的是沉默聆聽著她們聊天。

認識了十一年也不懂琳達為什麼對紛爭和八卦興致勃勃。

期間撇了一眼斯萊特林餐桌,果不其然,杰克已經發揮了優秀的社交能力,周圍看起來一片和諧。

覺得自己似乎像是落單了,瓊想著要不要積極參與一下身側三人組的話題,卻發現自己沒什麼小道消息能作為談資,於是又把目光放回餐桌上。

「瓊,你上次不是說赫奇帕奇有密道能通往霍格莫德嗎?」

被點名的史邁斯小姐舉杯飲了口南瓜汁,才舒暢的回答。

「還沒親眼確認過,等確定了告訴你。」

三人七嘴八舌約好一起去密道,又討論起霍格莫德。

桌上的食物已經徹底變換了一次,隨手從滿桌甜點拿過一份布丁,入口滑順讓瓊滿意得微瞇眼睛。

嗯,食不言,主動參與社交就先放一邊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