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标题

作者:草匠先生
更新时间:2017-05-07 00:14
点击:688
章节字数:28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2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上,瓊帶著滿臉無奈安撫自己的叔叔,同時向父母投去了求助的眼光。

好在先前告訴杰克和琳達不用等自己,不然旁邊肯定又要多兩道看戲的眼神。

史邁斯夫婦看了眼時間,終於決定結束這溫馨又惹人發笑的分別場景,拉開了哭得抽噎的弟弟向女兒告別。

「瓊,照顧好自己。」叔叔萬分不捨的再次叮囑,瓊只得再次停下腳步一再向叔叔保證,直到火車發車前五分鐘才終於被放行。

「瓊,放假就算有邀約也記得先回家。」父母親如此囑咐道,雖然瓊認為自己並不會有邀約,還是點點頭表示知曉。

雖然離家難免不捨,不過叔叔誇張的反應倒是沖淡了不少離愁。

想起方才一個大男人抱著矮小的自己哭得滿面狼狽,父母親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用眼神守候著,感到好笑的同時心頭也泛起暖意。

只可惜車上一片混亂的景象無暇讓人感傷,大多數人都已經找到了隔間,開始到處亂竄。

亂竄一詞並沒有用錯。側身讓過狂奔而過的兩名男孩,瓊艱難的擠過走道,隨手拉開門板,終於在接近末段車廂時找到了空位。

「請問你們介意我坐這裡嗎?其他車廂都滿了。」

「噢,當然不。」或許是因為進來的是一名異性,男孩們看來有些局促。

「謝謝。」

安置好行囊後瓊終於得以鬆口氣,看向兩名男孩,顯然他們仍然感到拘束。

但瓊也並不擅長聊天,只好抽出一本書,給予他們一個禮貌的微笑,對自己施了一個降低存在的咒語後便低頭陷入書中。

或許是看見瓊專注於書籍,兩名男孩終於放鬆了些,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談起來,瓊並沒有凝神傾聽,不過仍然在聽見麻瓜種時抬眼看向發話的男孩,臉上顯而易見的輕視讓她微微皺眉。

儘管不喜,但已是習以為常的情況,瓊的視線很快又落到了書上。

成長環境歪曲出的觀念不好改變,但本質良善、頭腦清晰的話還是能夠矯正。杰克就是很好的例子。

男孩們在對話告一段落時才恍然想起了角落安靜的女孩,對視一眼,最終是棕髮男孩猶豫的開口。

瓊抬起頭,看著兩張緊張的臉,心底突然產生一絲欣慰。

看吧,和陌生人攀談緊張是正常的。像青梅竹馬那麼擅常搭訕的人才是少數。

思即此,瓊的微笑都柔和了些許。

基本的自我介紹後,畢博——那名歧視麻瓜的男孩。如同方才對新結交的好友伍德,向著瓊的身份開啟了話題。

「聽說斯萊特林奸滑狡詐,我們都不想進入那裡,我想我會和家人一樣進入格蘭芬多。你呢?」

「不曉得,我的家族四院都有人進入。我認為四院的傳言只是個大概,並且是狹隘的既定印象。世界上有這麼多人,怎麼可能只分為四種呢?無論是哪裡都有著好人與壞人,好壞也不是能夠清晰斷定的。」

瓊決定趁早開始更正他的觀念,畢博卻興致缺缺的搖頭,換了一個話題。

「真沒想到叔叔以外也有人這麼想....我們還是談談你的家族吧。聽說收藏著不少稀有生物,像是吸血鬼?你們似乎原先是個龐大的家族,為什麼突然沉寂了?」

「這屬於我們家族的隱私。」瓊並不想回答。

「拜託,簡單的告訴我們也好嘛。傳言的版本有好幾種,哪種最貼近現實?」

一旁的伍德也好奇的望著自己,被兩雙期盼的眼睛盯著,瓊有些尷尬與無奈。

對方拒絕回答一般不該轉換話題嗎?

與其談論這些,她寧願跟他討論手上那隻灰暗的老鼠。

正當畢博想繼續說些什麼,門被拉開了,出現於門後的蛋殼腦袋在瓊的眼中第一次如此明亮耀眼。

杰克禮貌的向兩人點頭微笑,沒有攀談的意圖,直接向角落又將視線落回厚重書籍的好友道出來意。

「你要到我和琳達那裡嗎?」

瓊翻書的手沒有停頓,果斷的搖頭。她想起了往年貴族聚會的情況。至少畢博他們不會拖著緩慢得讓人頭疼的詠唱調,暗著嘲諷與歧視他人——他會明確的表述出來。

杰克不置可否,他清楚青梅並不太喜歡交際的場合,尤其是貴族間。

「那麼,霍格沃茲見。希望能在斯萊特林看見你們。」看見棕髮男孩的表情瞬間不善,杰克挑眉,俐落的合上門板。

畢博張了張嘴,還未出口的反博被門板阻斷,只好回過身向友人抱怨尋求認同。

「斯萊特林充滿陰險的黑巫師,誰會想要加入。」

「只要學習魔法不用於為惡,我想,黑巫師並沒有任何錯誤。作亂犯法的官員或者教授也大有人在。」瓊將手按在書頁上,防止風自半開的窗戶溜進來撥亂。她抬起頭認真的看著畢博,言語誠懇。

「至於有些輕信謠言的人,我想他不適合學習黑魔法,畢竟心智不堅,容易遭受反噬。」

畢博臉上微紅,他幼時確實覺得黑魔法很帥氣而想學習,可惜父親一再告誡那有多麼可怕與罪惡。

他試圖再說些,卻被伍德阻止了。

他覺得畢博說不過瓊,她說的沒有錯。而畢博急躁的性子很有可能一時惱羞便揮拳而上。

顯然伍德比畢博紳士多了。

不大的隔間裡浮著尷尬,瓊望著兩人的臉色覺得似乎不適合繼續話題卻不曉得說些什麼,見兩人不再說話,只好低頭專注於書上內容。

當瓊再次陷入書中,畢博與伍德重新開始閒談時,門板再次被拉開,一名女孩有些瑟縮的探頭。

「請問我能坐這裡嗎?」

正讀到了不太明瞭的段落,瓊再次仔細閱讀過,細細思索著不解之處,眼神有些恍然的落向一旁落座的同學,看清對方驚喜的臉龐後帶上了一絲呆愣的味道。

聽見對方喚出自己姓氏的第一瞬間瓊反射性的想發出一聲困惑的鼻音,視線落在對方蓬鬆的短髮上才反應過來,露出微笑。

「很高興見到你,沃森小姐。」

對著算不上熟悉的笑容,沃森緊繃的神經緩和了不少。至少遇上了認識的人。

不會喊自己泥巴種的人。

察覺到對方陡然低落的情緒,瓊伸手壓住書頁,略微困惑的眨眨眼。

嗯....杰克告訴自己心情不好就吃巧克力蛙,有科學根據顯示能夠舒緩情緒。雖然在魔法世界論科學似乎不太具有可信力。

沃森有些沉浸在哀傷的情緒中,沒注意到來自身側的關愛目光。

「吃巧克力蛙嗎?」

側頭一望,眼前正有一隻可可色的青蛙在兩根白皙的手指間掙扎,試圖逃出生天。

沃森近距離感受著巧克力蛙的生命力,懷疑它會在滑進喉嚨一半時奮力跳出嘴裡。

瓊可以想到她的疑慮,自己第一次見到也覺得它會扒在自己嘴裡不肯入腹。於是抬手一口嚥下,向沃森示意沒有問題。

甜味在口腔裡滑膩的擴散,瓊嚥了嚥口水。它肯定加了大量砂糖,對自己來說吃上兩隻便會有些膩。

拭去巧克力蛙在手指上掙扎後殘留的顏色,將拆開的盒子放在一旁,瓊再次從背包裡拿出一盒遞給沃森。

相較不停揮舞四隻的青蛙,沃森顯然對附贈的卡片更有興趣。

能吸引她的注意力就好。瓊將拿到的卡片送給她,目光在她驚訝的側臉上停留了一會,復又回到了先前書中的問題上。

對面的男孩們似乎聊得累了,靜默陡然降臨於隔間。

悄悄掏出魔杖朝門板設了個禁音咒,對寂靜的空間感到滿意,瓊輕瞇了下眼睛。

除卻沃森在路程尾聲突然歪倒造成的驚嚇 ,這趟初次搭乘的特快車自後半段起便相當舒適。

不算大的聲響在隔間內格外清晰,揮手讓魔法在書頁上留下明亮記號,瓊將書擱置一旁返過頭來,女孩正揉著額角,滿目惺忪。回身將書本收入背包,輕聲詢問,怕驚擾了眼下寧靜。

「不介意的話,靠著我的肩膀吧。」

沃森看了看對方狹小的肩膀,有些猶豫。

「快到霍格沃茲了。」瓊補充。借用肩膀一小段時間並不會造成酸麻的困擾。

沃森不甚明瞭言外之意,但還是將腦袋放到了她的肩上。

不寬,有些硌人,不過好歹不會撞出瘀青。

靜坐了一會,瓊略微思索後解除禁音咒,聲響紛雜湧過薄薄門板,男孩們很快被驚醒,肩上的腦袋也似乎困擾的動了動。

蹭動的行為停頓了一會後沃森直起身子,眨著眼睛試圖清醒。

「接近霍格沃茲了,現在大家都去換上制服了。」

話音未落,兩道身影已匆匆奔出門外。減少阻隔後熱鬧的氣氛更加清晰,瓊起身拉上門,偏頭便看見沃森正拿著長袍,眼神向自己傳遞著不解。

「人多。」瓊雙手上舉,舒展略微僵硬的身子,顯然沒有步出門外的意圖。「最後幾分鐘我們再去會有些趕,但是人少。」

「那再等一下吧。」看來新認識的友人有些小彆扭。沃森揣測著,嘴角微微揚起。

蓬鬆的捲髮靠著意外舒適,瓊直到臨近靠站時才被沃森一把搖醒,匆忙翻找出長袍。

真是個風風火火的女孩,她或許會成為一名格蘭芬多。

瓊被沃森拉著穿越比先前暢通一些的走道,如此想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