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无标题

作者:taylorblake
更新时间:2017-04-02 02:59
点击:552
章节字数:13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自從玲奈把珠理奈帶回城堡之後,牠便一直在發牢騷鬧彆扭,顯然不是個什麼好病人。玲奈把毛巾弄濕為牠清洗傷口,牠則坐在床上黏着手臂上的傷口,微微發出好像小貓呼嚕的聲音。

「來!把手給我,別這樣做,傷口會受感染的。」

怕痛的珠理奈好像小孩子般把手臂收起來,左閃左避般躲避着玲奈的毛巾。

「我只是幫你擦藥啊!」她捉着牠的手臂清洗傷口說着。

「好痛!」珠理奈大聲叫嚷着。

「你要是不亂動乖乖安靜地坐好,就不會那麼痛。」玲奈用力把牠的手臂拉向自己。

「都是你才害得我受傷的,要不是你逃走,這一切就不會發生!」珠理奈咬緊牙關地說。

「你要是不把我嚇着,我會逃走掉嗎?」她反駁着並再次弄濕毛巾為牠清洗傷口。

「哼!你本來就不應該去西廂的!」牠生氣地反擊着。

「你才應該學會怎樣控制你的脾氣!」

珠理奈想不出任何反駁她的說話,只好無言地安靜坐好任由她繼續清洗傷口,因為自己的身份而從來沒有人敢於反駁自己的珠理奈,頭一次碰到這些事卻毫不生氣,也不明白為什麼眼看這女孩逃離城堡還遇上危險,自己竟然會奮不顧身去救她!?

「忍一忍,這會有一點點刺痛。對了,剛才謝謝你救了我。」玲奈把頭髮繞在耳背,温柔地為牠包紮傷口。

「不用客氣。」珠理奈可沒預料她會感謝自己,手足無措地淡淡說着。

受了傷而很虛弱的珠理奈在她的照顧下漸漸入睡,當玲奈轉身離開時卻發現明音她們原來一直在旁觀看着。

「沒想到牠竟然是個女孩子, 而且她畢竟讓你們受苦,為什麼還那麼關心她?」玲奈輕聲地問。

雖然珠理奈全身都是毛髮,但為牠包紮時玲奈隱若看到女孩子才會有的特徵,牠的臭脾氣可一點兒也不好,而且估計應該是牠的關係才讓這裡變成這樣子的,那為什麼她們還要對牠處處忍讓?為什麼不選擇離開牠?

為了讓玲奈明白,由珠理奈年幼時便開始照顧她的實繪子把她的身世娓娓道來。其實珠理奈是生於日本皇室家族,當年她就好像其他小孩子一樣全心全意地愛着自己的父母,那些日子是整個城堡最幸福的時光,可是珠理奈的母親最終因重病而離世。後來這裡的一切都不再一樣了,她只能跟父親相依為命,失去愛人的天皇由温文爾雅卻變成一個冷酷無情的人,終日沈迷女色花天酒地,也不再愛護珠理奈並把她女扮男裝塑造成同樣的人,還對外公開她是繼承自己皇位的皇子;城堡從此變得冰冷無比,珠理奈的內心也是如此,直至……那個女巫向她施下了魔咒。

聽完實繪子說的故事後,玲奈的視線落在小圓桌上的玻璃罩上,玫瑰花已經開始凋謝。

「如果當最後一片花瓣掉落時,會發生什麼事情?」她輕聲地問。

「殿下將會永遠成為野獸」優香回答着。

「而我們其他人也會……」

「保持着古董家具這個樣子。」實繪子代替明音續說道。

即使她們知道自家主人從不把她們當作僕人來看待,但身為家僕的三人心裡明白自己的身份也做不了什麼,每一天只好期待奇蹟降臨,好讓再一次看見當初那個好像小太陽般温暖無限的孩子。實繪子長歎了一聲便慢慢走出了房間,過了一會兒明音他們也跟着離開,得悉珠理奈身世的玲奈開始有點同情她,她的心情變得很沉重,若然是自己的話會不會也變成這樣子呢?究竟她是怎樣在這不堪回首的回憶裡生存?真的很希望自己也能夠幫得上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