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无标题

作者:taylorblake
更新时间:2017-04-02 02:58
点击:565
章节字数:42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溫柔,溫柔啊!」實繪子再也看不下去便提醒牠應該如何對待一個女孩子。

「你下來吃飯嗎?」珠理奈翻一下白眼,吸一口氣温和地對玲奈說着。

「不要!」

「你....」

「禮貌啊!紳士啊!」

「不知道我有沒有這份榮幸...跟你一起共進晚餐呢?」珠理奈好像貴族紳士般彎下身邀請着女士地說。

「說"請"...」明音眼看着天花板地說。

「請....」

「不,謝謝。」隔着門的玲奈毫不留情地拒絕牠的邀請。

身為貴族的珠理奈終於忍無可忍,好像紳士般低聲下氣邀請她跟自己享用晚餐,她應該覺得十分光榮才是,若是以前的日子她們來請求自己才對,曾幾何時自己要淪落這樣子來求人。

「你不可能永遠在裡面的!」珠理奈讓她氣炸掉再一次大叫着說。

「我可以。」

「好...你就在裡面挨餓。她如果不肯跟我吃晚餐,她就永遠沒有飯吃!」

玲奈的倔強性格磨蝕了珠理奈的耐心,她聽見野獸在咆哮並吩咐僕人不准給她吃東西然後氣沖沖地走了,牠大力關上自己的睡房大門,整個城堡也微微震盪着。

「天啊!牠的脾氣怎麼還是不肯改掉啊?」實繪子要是有手的話真是很想拍醒自家主人的腦子。

「尼西西,你在這守着啊!」

「這件事交給我,你放心好了!」優香做着軍人敬禮的動作說着。

明音命令着優香守在門外別讓玲奈走出睡房半步,這天所有人都累了,她和實繪子先下去收拾好東西。野獸氣沖沖般大力推開房門,發脾氣般把眼前的椅子一手掃走掉,慢慢走近陽台附近擺放着魔法玫瑰花的小圓桌。

「我好好地邀請她都被拒絕了,她到底想要我怎麼樣?求她?」

珠理奈心有不甘地拿起魔法鏡子偷看玲奈在房內的情況,鏡子發出微微的綠光,一會兒便影射着她和衣櫃夫人的一舉一動。

「只要你花點心思在殿下身上就會明白他不是壞人,為什麼不給他一個機會呢?」衣櫃夫人温柔地開解着她說。

「我不想瞭解他,我才不要跟他有任何關係呢!」玲奈激動地說。

「我這是自欺欺人,她不會像普通人一樣地看我,我永遠是隻野獸,沒希望的。」

珠理奈歎了口氣把魔法鏡子放回小圓桌上,鏡子變回了它原來的樣貌,牠走出陽台抬頭看着天空一點點落下的雪花,一臉失落無望地閉上眼晴,卻沒發現身後早已凋謝數塊花瓣的魔法玫瑰花再落下多一塊,倒數着牠僅餘的時間。

過了很久後,一粒米飯也沒進過肚子的玲奈感到非常肚餓,慢慢打開門偷偷在門縫觀察着走廊的環境,眼看四周漆黑一片沒有人在便走出來,卻沒發現雕像後面那對**卿卿我我的身影,優香聽見腳步聲才驚覺玲奈走了出來,立刻拋下**對象不理追趕着她。

「好了,快點跟哥哥姐姐一起進櫃子裡去吧!該睡了!」實繪子輕輕推着小茶杯進回茶杯櫃子裡說。

「但人家不想睡嘛!不,我不要!」樂樂小孩子氣般嘴裡說不累卻打着呵欠閉上眼慢慢睡着去了。

「我忙了一整天是為了什麽?哼!依我看那個女孩也太過分了,我們殿下都已經紆尊降貴向她說”請”了。」明音替自家主人不值地說。

「他一定要試着控制自己的脾氣,否則他是永遠無法....」

寧靜無聲的廚房忽然響起一陣陣腳步聲,她們發現玲奈慢慢推了門進來。

「真高興見到你出來,我是高柳明音,是這裡的大總管。」明音對她打招呼自我介紹卻讓剛趕到的優香,被她的屁股一下子撞開掉。

「她是中西優香。」小壁鐘無奈地代燭台自我介紹着。

「認識你是我的榮幸。」優香紳士般親吻她的手背。

「如果小姐有什麼需要我為你服務的話,沒關係的,請你盡量吩咐。」小壁鐘推開優香,好讓玲奈離開她的魔爪。

「我有點餓了。」

「真的?聽見了沒有?她餓了,快生起火來,大家開始工作!」實繪子吩咐着爐灶先生,叫醒餐具們開始工作。

「你們是不是忘記殿下的交待啊?」

「我才不管呢!反正我是不會讓這孩子挨餓的。」

「好吧!一杯水一個麵包就行了。」

「明音,我真服了你!她不是犯人啊~她可是我們的貴客,我們一定要讓她覺得這裡很親切賓至如歸。小姐,這邊請!」

「好吧!靜一點啊!要是被殿下聽見,我們就慘了啊!」明音可不敢想像被自家主人發現後的情境。

「當然...當然...親愛的玲奈小姐,我很榮幸有這個機會為你服務,以我最熱枕的心歡迎你,現在請先上座,好好放鬆心情享受本餐廳特別為你準備的晚餐,請慢慢享用!」優香熱情地為她戴上餐巾並一一介紹着每道美食。

幸好這城堡裡的家僕並不是每件事都會聽從珠理奈的話,玲奈被優香她們熱情地帶領坐在大餐桌的首席位置上,優香率領盤子、刀叉和其他僕人隨着音樂節奏浩浩蕩蕩地為她準備了一頓玲奈有生以來吃過最豐富美味的晚餐。

「天啊!現在多少點了?小姐,你該回去休息了吧!」小壁鐘打着呵欠地說。

「我怎麼睡得着呢?這是我在被施了魔法的城堡裡的第一個晚上啊!」玲奈一臉興奮說着心裡的想法。

「魔法?哈哈...誰說這個城堡被施了魔法啊?...是你,對不對?」小壁鐘一臉認真戚起眉問着優香。

「其實是我自己瞎猜的,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到處去看看。」

玲奈看見明音緊張的樣子便知道自己猜中了,立即好奇寶寶附身要求她們帶自己到四周看看。

「你想參觀一下嗎?」

「等一下,這可不是什麼很好的建議啊!有很多地方我們是不能讓她亂走的,要是讓殿下知道的話,你跟我就慘啦!」明音靜悄悄跟優香議論着。

「也許你能帶我參觀,我相信你對這座城堡一定非常瞭解。」

「沒錯,身為總管....好吧!我帶你去吧!」

玲奈只是向小壁鐘奉承幾句說話便讓它墮入自己的圈套,明音和優香二人帶着她四周圍參觀,身為總管的明音細心地講解着城堡裡的一事一物,由什麼洛可可設計以至於天花板什麼的巴魯克創作也一概不漏向她講述,但玲奈的思緒卻一直轉移至另一個謎團“野獸所提起過有關的西廂”。

「那上面有什麼?」玲奈好奇寶寶附身地盯着另一邊的樓梯問着。

「哪裡?沒什麼好看的,西廂又髒又亂,對不對?」她們阻止玲奈靠近西廂的範圍。

「噢!那就是西邊的廂房,不知道他在哪裡藏了些什麼?」

「藏?殿下沒有藏任何東西啊!」

「那為什麼不准去呢?」

「也許你會想看看別的,我們這裡有不少名畫,它就掛在那邊...」

「等等再說。」

玲奈無視她們再靠近一些西廂,她們再次阻止她的去向。

「你要不要去看看花園或者藏書閣呢?」優香靈機一觸地說。

「你們有藏書閣?」出乎意料之外的玲奈可沒想到這裡也會有圖書館,有點兒興奮地回應着。

「是啊!是啊!當然有...」

「好多的書,像山一樣高。」

「整齊排好的,數不盡的書。」

「你一輩子都看不完各式各樣的世界名著。」

明音和優香眼看順利地讓玲奈轉移視線過來便一唱一和地帶着她前往藏書閣,玲奈等到她們從自己的視線裡消失後,她轉身看着背後的樓梯,如果跟着她們便會來到自己夢寐以求的圖書館,但如果再登上梯級便會....

她注視着梯級的上方卻敵不過她的好奇心,深呼吸了一口氣後開始登上樓梯摸黑地慢慢來到西廂。慢慢走在一條陰暗的長廊上,長廊的盡頭有一扇半敞開的門,好奇寶寶附身的她把門推開一些便走進了一間比她的睡房還要大的房間,很明顯這是野獸的房間,但為什麼被禁止進入呢?

房內的家具裝飾全部都破爛殘舊,冰冷的地板上有張窩巢般的床,一堆乾草上亂放着一團皺巴巴的破爛被單,四周都是不同形狀的布碎;牆身佈滿一道道深淺不一的抓痕,角落裡躺平一張被撕破掉的皇室全家福,唯一沒有受到破壞的是一雙炯炯有神的異色瞳孔,這雙眼睛讓她想起了野獸。當玲奈轉身背向那幅油畫時卻被陽台前的小圓桌吸引了她的注意,那張桌子上擺放着一個漂亮神秘的玻璃罩,罩着一朵懸浮在半空的鮮紅色玫瑰花。當玲奈看得非常入神時不禁伸出手來,手指輕輕觸摸那個雕刻了好像冰雕般花紋的玻璃罩。

「你在這裡做什麼?誰准你到這來的?」

珠理奈的吼叫把玲奈嚇了一大跳,玲奈轉過頭來便看見牠從暗處走出來,牠無形的壓迫感讓她慌張地從小圓桌那兒往後退。

「不...沒什麼...我...對不起...我沒有惡意...」玲奈結結巴巴地說。

「你知道輕舉妄動的後果嗎?」

驚恐萬分的玲奈其中一隻手撞到了身邊的小柱子,它稍微有點兒搖晃使它灑下少許瓦礫碎片,有些碎片正好掉落到玻璃罩附近。珠理奈見狀,眼神頓時充斥著恐懼,牠立刻衝過去用身體保護着那朵紅玫瑰。

「給我滾!」珠理奈用手掃破掉四周的家具怒吼着。

玲奈惶恐般奪門而去,披上淺藍色的外套嚷着要離開城堡,城堡裡的家僕們想盡辦法阻止她離開。

「你要去哪裡?」優香伸手擋着她的去路問着。

「不管我答應過什麼,我都要離開這裡。」帶點哽咽說着。

「不,小姐,別走啊!」明音也在旁叫喚阻止着。

玲奈擔心自己逃不了,在任何人或任何東西阻止她之前便溜之大吉,她騎着費力在大風雪中飛奔,趕緊逃離這座城堡。騎乘着馬匹的玲奈沒走多遠便在陰森的樹林裡聽見一陣陣狼嚎,她轉頭一看發現有一群餓狼虎視眈眈着,當狼群慢慢接近時,玲奈立刻拉緊了一下韁繩命令費力立刻往前跑,狼群也毫不遲疑在後面追趕着,還數次企圖想咬緊馬匹的皮肉好讓牠停下來卻被玲奈躲開。越過樹林後費力跑到結了冰的池塘上,只是結了一層薄如紙般的冰面承受不了馬匹的重量,咔的一聲巨響下冰塊開始裂開,玲奈連同狼群一瞬間掉進池塘裡,幾經辛苦才能游上另一邊的樹林,費力不停地躍起試圖擺脫餓狼的張牙舞爪,在牠掙扎之時把玲奈拋掉下來,她跳到一堆雪上拿起地上的粗樹枝,用盡力氣驅趕這群兇猛的動物但狼群卻逐漸迫近將他們重重包圍。忽然撲出兩隻野狼咬着玲奈的外套和裙擺,讓她失去平衡摔倒而且樹枝也被牠們咬碎掉,野狼看準時機撲向玲奈面前血盆大口般咬她的頸部。就在這時珠理奈不知從哪裏冒出來,趕緊把她護在自己龐大的身下,牠一聲怒吼然後張着利齒跳進狼群中,讓牠們遠離玲奈便逐一與野狼激烈搏鬥。雖然珠理奈的體型上佔了優勢,可是野狼的數量實在太多了,牠猛烈發力速戰速決把最大的那隻狼摔倒在地上,狼群眼看首領敗戰受了傷便四散而逃。

玲奈慶幸平安無事正準備離開時,她回頭看了一眼便發現珠理奈皮開肉綻滿是抓痕牙印,身受重傷渾身是血倒臥在雪地上。當她準備騎上馬時卻止住了腳步,即使野獸對她毫不客氣做着過分的事,但心裡仍然於心不忍將剛救了自己的珠理奈任由牠受傷躺在這兒不管,何況現在刮起大雪來,牠這麼虛弱怎樣撐得住?玲奈知道現在自己該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幫助牠,她好不容易讓珠理奈站起來,把牠扶到馬背上然後慢慢地走,走了很久才回到城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