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12弹 绯弹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8
点击:1089
章节字数:45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嗯?」

察觉到异常的理子立刻睁开眼睛。

她看到呈合起状态的蝴蝶刀从缝隙中散发出了强烈的绯色亮光。

而挂在她胸前的母亲的遗物——蓝色十字架——正闪耀着蓝色的光芒。

这幅场景理子见到过。

和那天晚上——亚里亚被维拉德捏在手里的时候——是一样的。

「共鸣」。

维拉德当时是这么说的。

刚刚加奈也提到过「绯色」这个词。

可是这些东西究竟跟亚里亚有什么关系?

理子不明白。

「……唔……危、险……」

「亚里亚?」

听到这个熟悉的特有的声音,理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仅仅只是24小时没有听到亚里亚的声音,理子却感觉像过了1个世纪这么漫长。

借着十字架的蓝色光芒理子看清了亚里亚。

她身上穿着跟佩特拉风格相同的埃及式服装。

就像分离式泳装那样分成上下两截,只有胸和臀周围的一点被布遮盖着——几乎是全裸状态。

——好可爱。

理子这么想着。

如果亚里亚醒来看到的话肯定会被她自己吓到。

「呵呵……」

理子不禁笑出了声。

亚里亚有着不输给任何人的可爱容貌。

即使是理子也很难跟她分出胜负。

但是她们有绝对性的不同。

理子依靠可爱来隐藏自己真正的实力,但亚里亚却习惯用强大隐藏她的软弱。

「金次危险……快带理子她们……唔……」

「已经没事了。」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快醒醒,亚里亚……」

理子摇晃着亚里亚的肩膀,试图叫醒她。

「唔……」

从昏迷中醒来的亚里亚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她像刚睡醒一样用手背揉着眼睛。

「……理、子?」

强烈的绯色的光芒在亚里亚睁开眼睛之前消失了。

与此同时,被蓝色光芒包围的十字架也立刻暗淡了下去,从空中掉落在理子的胸前。

眼前的异常虽然让理子很在意,可是现在最重要的是亚里亚。

「是,是我。」

「我让你们留守赌场,为什么要跑出来——」

亚里亚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我看不见了?这是哪?我——」

「——别紧张。」

理子抓住亚里亚慌张得乱动的手。

「你的眼睛没事。」

「可、可是——」

「没事的,相信我。」

亚里亚听到这句话后稍微冷静了下来。

「那么,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我跟金次去追哥雷姆,然后看到你跟白雪她们追过来……」

「我好像、被打中了……」

亚里亚的记忆停留在24小时之前。

「你被狙击了。」

「……诶?狙击?我?」

亚里亚用了数秒的时间才理解理子刚刚说的话。

「我好像……有印象……那家伙是谁?我一定要在他身上开100个洞。」

「先不说这个了,我们先想办法出去。」

——果然是亚里亚。

理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啊嗯,对、对。」

亚里亚的声音突然变得有点奇怪。

接着,她不自在地挪动了下身体。

「哪里不舒服吗?」

目前来看佩特拉并没有用实弹狙击亚里亚,可是不管怎么说都是被射中了心脏。

——不能掉以轻心。

等逃出这里之后一定要做个全面检查。

「啊不、不是……就是、身上感觉怪怪的……」

因为没有光线,亚里亚看不到自己几乎裸体的样子。

又或许是因为跟理子靠得太近了,她尽可能的想往后挪开。

可是这副黄金棺木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宽敞,但内部却只能容纳一个人,就算亚里亚再怎么想跟理子隔开距离也没用。

轰隆——

黄金棺木突然发生了强烈的晃动。

「哎呀——」

贴在棺木边缘的亚里亚一下子失去平衡。

不仅身体扑到理子怀里,就连整张脸都埋进了她的胸部。

「啊啊啊!对、对不起!」

即使看不到也能感觉到刚刚那个柔软的触感绝对不是可以裸露在外面的人体部位。

「发、发生什么了?」

轰隆!

第二声像炸弹一样的巨响再次响起。

随之而来的是天旋地转般的倾斜。

「哇呜……怎、怎么回事。」

脑袋在撞上好几次木板之后,刚刚醒来的亚里亚有点犯晕。

「亚里亚,跟我一起把这个推开。」

理子知道这是她让雷姬和贞德放在燃料仓的炸药被引爆了,但是威力似乎跟她预计的不太一样。

不过她没有时间细想,由于炸药使黄金棺木发生了倾斜,现在正是逃出去的好机会。

「唔……好。」

虽然大脑还没有明白,但亚里亚的身体更快一步地行动了起来。

「1、2、3!」

两人喊出3个数,用全身的力气向外推开棺木盖。

「噢噢噢噢噢——」


嘎吱——

哗啦啦——

哐咚。

被推开的黄金制的棺木盖伴着巨响滚了下去。

不仅如此,因为用力过猛,亚里亚和理子也随着惯性掉下砂金堆。

「唔……这是什——」

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的亚里亚从砂金堆上站起。

「——呜哇!」

可她还没说完一句话就突然大叫起来。

「什、什么啊这是!我我我、为为为什么会……!」

果然,清醒的亚里亚看到几乎全裸的她的身体会……不知所措。

「吼吼~亚里亚好可爱~就这样被理子吃掉吧~」

「少来啦!」

向旁躲开理子的骚扰,亚里亚的手一会放上面一会放下面,一会又上下分开——她犹豫着到底该把双手放在哪里。

先遮盖如同飞机场般的胸部?还是对女人来说比胸部更重要的下面?

「亚里亚这样的身材就算进男浴室也不会有人发现是女孩子的。」

理子毫不留情地「夸」亚里亚。

「喂!」

变回表理子状态的理子吐着舌。

她注意到亚里亚胸前中枪的地方已经完全治好了——连伤疤都没有。

那应该是佩特拉做的,她也不希望亚里亚在她成王之前死掉。

「话说回来,这是哪里。」

这里不是『王之间』。

虽然也有胡狼、鹰等兽首人身的古埃及众神的巨大雕像,但跟之前理子进入的『王之间』不同——大概砂金下面也有能让佩特拉全身而退的通道机关。

最好的证明就是白雪她们不在这里。

「嘛,先找到小雪和金君他们吧。」

理子耸耸肩。

救回亚里亚是这次行动的最大目标。

亚里亚既然已经安全,那么剩下的就是撤退了。

「……你是说白雪和金次?他们都来了吗?」

「是哦。还有雷啾、贞德也来了,硬要算的话还有加奈。」

刚刚想抱怨「你们在做什么」的亚里亚的脸色突然发生了变化。

加奈。

这个名字亚里亚没有忘记。

她没有忘记暑假最后一天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加奈暂时算友军哦。」

理子特意补充了这句话。

「不管怎么说,你们太乱来了。」

亚里亚摇摇头,现在不是纠结加奈是敌是友的时候。

「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贸然行动,要是出了什么事……」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一直以来都是独来独往、一个人行动,好不容易有了能称为同伴的朋友。

会被狙击是因为自己太大意了,如果为了她发生意外的话……

亚里亚无法想象。

那不是一句「对不起」可以被原谅的。

即使被他人原谅,亚里亚也不会原谅自己。

「哎。」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先会合吧。」

……

「!!」

亚里亚刚踏出一步就感觉到了一股逼人的杀气。

「理子!」

不用亚里亚提醒,理子早就朝上方——杀气传来的地方——射出了好几发子弹。

可是无一例外地被砂金制成的黄金圆盾挡下。

接着,在仍然卡在高处的黄金棺木上出现了一个人。

「你是谁!」

亚里亚举起理子刚才扔给她的瓦尔特P99,黑色的枪口指着跟她穿着相似的女人。

「哼。」

带着眼镜蛇王冠的女人冷哼了一声。

「罗宾4世,这次妾先撤退了,把她换回来的话妾可以放过你。」

「打不过加奈就想夹着尾巴逃走,你这个王也不过如此。」

里理子嘲笑着佩特拉。

「你以为妾不敢杀你吗?」

佩特拉的脸色冷了下来。

「理子,她是谁。」

亚里亚慢慢移动着脚步,走到跟理子并排对敌的位置。

「『砂砾魔女』佩特拉,狙击你的就是她。」

理子嘴上虽然在讽刺佩特拉,但那也只是逞口舌之快而已。

有加奈在,白雪她们肯定不会有事。

可如果这个时候佩特拉想对亚里亚做什么,单凭理子肯定拦不住佩特拉。

砰砰砰!

「——亚里亚!」

子弹无一例外的、都被挡了下来。

『砂砾魔女』佩特拉。

这个名字亚里亚毫无疑问是知道的。

「『伊·U』都是些卑鄙无耻喜欢背后偷袭的小人吗!」

亚里亚会被『伊·U』成员记恨、甚至想要杀掉,这些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但是她不能忍受被偷袭——即使她知道是自己还不够成熟。

「哼,妾还以为你会跟她们不一样,没想到也是这样没用。」

「什!」

佩特拉只是随手一挥,站在砂金上的亚里亚的脚裸被立刻成型的双手抓住。

「『伊·U』不需要你这样弱小的王者。」

「可恶!」

直到亚里亚把瓦尔特内的子弹全部射光,砂金制的手都没有一点破损。

「你不配跟妾争王位。」

说着,佩特拉从背后拿出狙击枪。

涂装着沙漠迷彩那把狙击枪正是在赌场袭击亚里亚的WA2000——那是拥有会在SF电影里出现过的那种近未来造型的、以高精度闻名的自动式狙击步枪。

之前那把WA2000已经被雷姬打坏,这把应该是同款。

增设在枪身上的激光瞄准器所发出的红光正沿着亚里亚的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从大腿、腰、腹部、然后一直爬到了左胸。

「呜呃!」

亚里亚就像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无法动弹。

全身几乎裸露的亚里亚根本不可能接下这一枪。

「妾就如你所愿,从正面进攻。」

佩特拉举起狙击枪。

「你的心脏、妾收下了。」

她的食指放在随时可以扣下扳机的位置。

「亚里亚!」

理子喊着亚里亚的名字,从她身边冲到了她的面前——想用防弹衣替亚里亚挡掉。

可是在她冲出去的那一瞬间——看到红色的瞄准线出现在她的头上——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再见了,罗宾4世。

微笑着、用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说出这句话的佩特拉,扣下了扳机。

「理子危——」

砰——

亚里亚的声音没有传达到。

该怎么办。

理子来不及控制已经跑过去的身体。

手上的枪?

头发卷着的刀?

这个距离就算是用来思考都是浪费时间。

万事休矣、吗。

理子反而笑了出来。

以这种方式死去是她没有想到的。

更不曾想到的是罗宾家的人竟然为了救福尔摩斯家的人死去。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明明是为了变强可以不择手段、出卖他人的。

是被谁影响了吗?

——滚回笼子里,繁殖用母狗。

(维拉德……啊啊,真是不好的梦。)

——喂理子,要上课了快醒醒。

(这次是……金次?)

——理子,我买了新游戏要不要一起玩。

(别以为玩galgame就能找到女朋友啊武藤。)

——峰同学,这是下个月fripship演唱会的门票,上次你借我DVD的还礼。

(谁要是当了你的女朋友那可真幸福呢,不知火。)

——明天有漫展,要不要一起去。

(小夹……下次也要一起去。)

——别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贞德……)

——你这种家伙才不是我的朋友啊!

(……这个声音是……亚里亚。)

(呵,这是……报应吗?)

——笨、笨蛋!我才没有想跟你和好。

(……真是傲娇。)

(呐,亚里亚,我——)

「——理子!!」

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是亚里亚的悲鸣。

从理子身上喷溅而出的红色液体印在亚里亚的眼里。

就在这时,从墙壁另一头破墙而入的白雪她们看到的是理子倒下的身体和……笔直站着、两眼失去光芒的亚里亚。

「亚里亚!」

「理子!」

「怎、怎么会……」

迟来一步的几人只能看着佩特拉举起WA2000瞄准毫无防备的亚里亚。

「远山金一,你就好好看着妾是怎么成为王的。」

红色的瞄准线指向亚里亚的左胸口。

「亚里亚小心!」

这种距离就算救援也赶不上,况且亚里亚现在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

「!!」

然而就在此时,从抬起头看向佩特拉的亚里亚的身上散发出足以让所有人望而却步的可怕气息。

佩特拉所说的王者的气场,大概就是这样吧。

亚里亚对着佩特拉的方向慢慢举起右手。

而这个动作却让佩特拉颤抖了,她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好几步跌坐在地上。

「……妾、妾在害怕?」

就像在证明佩特拉的恐惧一样,她用魔力筑起厚度足足有数十公分的巨大盾牌。

亚里亚右手食指的指尖进入散发出绯色的光芒。

原本只有指尖大小的光芒逐渐扩张到十数公分。

「……绯、绯弹。」

白雪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她的心里仿佛有什么坍塌了。

加奈曾经在金次面前提起过的『绯弹的亚里亚』。

那个「绯弹」似乎跟亚里亚有什么关系。

亚里亚指尖上闪耀着的绯色光芒继续扩大、变得更加耀眼。

「——闪开佩特拉!!」

砰——

在「绯弹」完成之前,加奈大叫起来。

那个是连目前最高战力的加奈都忌惮的存在。

绯色的光弹像炮弹一样贯穿了佩特拉刚才所在的地方——连同金字塔的上部一起消失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