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11弹 共鸣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8
点击:1090
章节字数:68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啪嗒。

啪嗒。

在同时能容纳下数百人的游轮『安贝利尔号』船舱内响起了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跟理子她们分头行动的贞德和雷姬正沿着昏暗的走廊向前走着。

理子在『奥尔克斯』上已经跟贞德制定了作战计划——夺回亚里亚。

从『伊·U』退学的理子和贞德是最清楚佩特拉实力的。

凭他们几个人不、即使算上亚里亚也很难从佩特拉手里全身而退。

所以,这次行动的目的只是救出亚里亚。

佩特拉魔力的来源是金字塔。

在『安贝利尔号』上建这么大的金字塔就是为了得到无限的魔力。

也就是说,只要把金字塔破坏掉的话她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超能力者。

虽然不知道这些炸弹能把金字塔破坏到什么程度,但是她们必须去做。

雷姬是不爱说话的性格,而贞德是能够保持沉默的性格。

所以直到在船架、锅炉舱、机器舱等地方全都安置好炸弹之后,她们的对话也不超过3句。

贞德举起手电筒照着手表——还有15分钟。

「时间不多了,撤退吧。」

「嗯。」

「——!!」

就在两人转身的时候,雷姬的表情突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她举起SVD、打开保险栓、把子弹上膛——整个过程不到3秒。

与此同时,贞德的右手也放在了剑柄处。

她的左手慢慢移动手电筒,让灯光能照到更远的地方。

但是在那里看不到一个人影。

嗒。

大概过了数秒,从更远的地方传来这样的声音。

接着,在白炽灯照射范围内的地上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倒影。

人影继续向前走了几步,在只露出半个身影的地方停了下来。

雷姬把手移动到SVD的枪管下方,打开了在『奥尔克斯』里装上的小型聚光灯。

「……加奈。」

贞德忧心忡忡地喊出了这个名字——即使知道加奈就是金一,但贞德还是喊出了加奈的名字。

即使在刚刚就已经预感这个人是金一,但当亲眼看到他的时候贞德不禁皱起眉。

他不是来救亚里亚的——加奈的立场已经表明得很清楚。

如果仅仅只是不帮忙的话在贞德意料之中,可是如果是来帮佩特拉的话……

贞德的视线往手表的方向看去。

——只有不到13分钟了。

「箴言14章12——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

双手插在大衣口袋的加奈闭着眼睛背起圣经的一节。

「佩特拉不会当上『教授』、『伊·U』会毁灭,这些将在十数分钟之后成为必然。」

「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亚里亚的死亡上。」

贞德松开握着杜兰达尔剑柄的手。

在这里跟加奈战斗不但没有任何意义,况且也打不赢他。

「讨伐巨恶、是为义为生的远山家的使命。」

加奈直视着贞德的眼睛。

仿佛在告诉自己这是为了正义,在告诉贞德不要试图去救亚里亚。

如果这句话被金次听到肯定会像被冻住一样僵在原地。

因为说出这种话的加奈,至今没有失手过一次。

贞德摇摇头,垂下手电筒。

「——亚里亚同学、不会死。」

一向沉默寡言的雷姬开口反驳金一的话。

亚里亚不会死。

她不会就这么轻易死掉。

亚里亚不能死。

她还要救出香苗,怎么能死在这里。

「从佩特拉手里救出亚里亚?」

金次冷笑了一声。

「就算是我也——」

「我们跟你不一样。」

贞德无视加奈挡在她们面前继续向前走着。

「我在她身上看到了第二种可能性。」

「……」


轰——

「理子!白雪!」

被伯莱塔射中的向金次张开血盆大口咬过去的蟒蛇后变成了砂金在空中消散开。

在这场仅仅维持了不到3分钟的战斗中,金次能做到的只有勉强自保。

——这场战斗的胜负早就显而易见了。

佩特拉几乎没有移动出她的王座,而理子她们的身上却已经出现多处伤痕。

奇怪的是,佩特拉单单把金次隔出她和理子、白雪的战斗范围,只用使魔对付他。

轻轻松松地像是在玩弄理子和白雪一样,她们攻一下她就守一下,反过来却不主动进攻。

「差不多也该玩腻了。」

佩特拉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她伸出右手、向上翻开手掌。

轰隆隆——

原本在她脚前空无一物的地面升起了一双沙子制成的手。

那双手一头一尾捧着一把日本刀,恭敬地提交到佩特拉的手里。

接着,化成砂金消失了。

「!!」

白雪的脸色突然发生了变化。

佩特拉手上的那把日本刀正是前不久被盗的星伽神社的宝物——色金杀女。

「果然是你偷走的!」

单膝跪在地上、用小太刀支撑身体的白雪怒视着佩特拉。

「妾的亲信里不需要只会逃跑的软弱女人。」

「——再跑就杀了你哦。」

佩特拉微笑着说出让人充满寒意的话。

「怎么了?时间可不多了。」

沿着佩特拉的视线看过去,掉落在理子脚边的玻璃沙漏几乎已经全部覆盖了下半截。

即使在佩特拉悠闲地跟白雪说话的时候,沙子也毫不留情地下落着。

「再过几分钟妾就要成为王了。」

佩特拉一边说着,一边缓缓拔出色金杀女。

色金杀女的刀尖指着白雪,数十公分的刀身被黄金照射得似乎有点泛红。

「臣服于妾,妾可以恩赐你——」

——砰!

随着枪声响起,理子脚前的玻璃沙漏变成了碎片,有小山堆大小的沙子撒落在地。

「……吵死了。」

瓦尔特的枪口还冒着硝烟,那双红色的眼眸仿佛就要喷出火焰。

唰。

理子头上被分成两缕的金发自己动了起来。

「这、这是——」

白雪倒吸了一口冷气,惊讶地说不出话。

她看到理子的头发像手一样卷起放在裙子后面的匕首——那应该只有超能力者才能做到。

「哦?」

佩特拉反而眯起眼睛,似乎又找到新的乐趣。

「这就是你的『双剑双枪』?」

理子和佩特拉虽然都是『伊·U』的成员,但因为理子一直都被维拉德监禁,所以两人并没有过多的接触,就连对彼此的了解也是通过第三方。

佩特拉知道罗宾4世这个名字,也见过理子几次,不过她对那个时候的理子毫无兴趣。

相反,理子非常清楚佩特拉的强大是她不能对抗的。

轰——

从下方传来的爆炸声代替了理子的回答。

不仅如此,每隔数秒就会传来这样的声音。

「……你做了什么。」

「众所周知——」

理子故意拖长了音节。

「『武侦杀手』最擅长炸弹。」

她不紧不慢地换上了新的弹匣。

「你想炸沉这条船?」

佩特拉冷哼了一声。

『安贝利尔号』原本就是她从海底打捞上来的,只要有金字塔在,维持航行是轻而易举的。

「金字塔才是你无限魔力的源头,我当然先从它开始。」

想凭借炸药炸掉『安贝利尔号』是不能阻止佩特拉的,甚至不能称为「妨碍」。

所以理子让贞德和雷姬在燃料仓放置了炸药。

——不过这也只是在垂死挣扎而已。

「啊哈哈哈……炸毁妾的金字塔?」

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一样,佩特拉放声大笑起来。

「让妾来告诉你吧。」

佩特拉向前跨出一步。

「妾的金字塔是——」

——不可能被摧毁的。

砰砰砰!

没说完的后半句话被从瓦尔特枪口中射出子弹的声音掩盖了。

「——绯火星鹤幕!」

与此同时,从白雪的袖口里飞出无数的纸鹤。

而这些纸鹤在向佩特拉袭击过去的途中变成了燃烧的火鸟。

「你们以为这些攻击能伤到妾分毫吗?」

从地上迅速筑起的尖锐的沙柱挡住了无数火鸟的攻击——有的撞上沙柱、有的被向外凸起的碎石刺破。

理子凭借幼小的身材躲在火鸟后面向前突进。

被头发卷起的匕首替她砍碎挡路的沙柱,并用瓦尔特不停射击的方式来阻碍佩特拉发动攻击。

「要妾说多少次才明白,你们在白费力气。」

佩特拉的面前是一张透明的由砂金形成的盾。

「乖乖地、接受命运吧。」

「吵死了!」

突破那些用魔力筑起的沙柱,理子来到佩特拉面前。

比人更先一步达到的是头发卷起的两把匕首,匕首用力砍在砂金制成的盾上。

咔嚓。

盾上出现了一道向外延伸的裂缝。

——那是当然的。

理子射出的每一发子弹都毫无偏差的击中同一个位置。

即使是再坚固的物体被数次、数十次反复地击在同一点也会有破损。

然而佩特拉只是略微抬起眉毛。

垂在身侧的右手握住色金杀女,由下往上斜着挥向理子,似乎想砍掉她的头发。

理子在靠近佩特拉的时候突然压低身体,从她身边滑了过去。

「——绯火虞鎚焰二重!」

踏上沙柱的白雪大叫着从上面跳下。

缠绕着火焰的小太刀朝着佩特拉的头部砍去。

沙沙。

已经出现裂缝的砂金圆盾被白雪斩碎。

或许是因为惯性,小太刀并没有停下,而是顺势向下砍掉了握着色金杀女的佩特拉的右臂。

佩特拉不可置信地捂住右臂,跌跌撞撞地向后倒退着。

「……成、成功了?」

好不容易接近战场、刚踏上王座台阶的金次松了一口气。

「理子!快——」

白雪着急地催促理子去救亚里亚,甚至连看都不看被自己打伤的佩特拉。

「……嗯?」

微妙的违和感引起了金次的注意。

被砍断的佩特拉的手臂没有流血,单膝跪在地上的佩特拉的表情很奇怪。

「白雪小——」

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另一个佩特拉捡起色金杀女刺入白雪的胸口。

「妾不需要这样弱小的战士。」

佩特拉这么说着。

「……白……白……」

金次张开嘴想说什么,可是连白雪的名字都说不完整——这一切在他眼里仅仅只过了2秒。

「你太吵了,远山金次。」

佩特拉稍微动了动手指。

接着,在几乎是密闭空间的『王之间』掀起了龙卷风。

「还有你罗宾4世,离那个地方远点。」

无论佩特拉和白雪的战斗有多激烈——甚至是白雪被佩特拉刺伤——理子也没有停下脚步。

砂金龙卷风吞没了金次和理子,高速运行的砂金在皮肤上留下了细小的伤痕。

「——我也无心辅佐愚蠢的国王啊。」

「什!」

原本应该倒地不起的白雪用力从佩特拉手里抢过刺中自己的色金杀女,然后用力和小太刀一起抛向身后。

哗啦。

受伤的白雪从佩特拉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从空中飘落下的一张白色的人形纸片。

「星伽巫扇——风神驳!」

站在阴影处的白雪伸手接住两把刀插在腰间,从袖口抽出两把大纸扇。

然后用把自己都吹得往后退的姿势挥舞起纸扇。

唰。

白雪制造出的暴风抵消掉佩特拉的砂金龙卷风。

不仅如此,还将理子送到了黄金棺木面前。

「亚里——」

「——罗宾4世!站住!」

佩特拉的声音让理子转过头。

无数的用砂金制成的匕首包围着几乎用光魔力的白雪和金次。

「不想他们死的话就离开那。」

「呃唔!」

似乎是想证明那句话一样,从白雪和金次的身上冒出了水蒸气。

「妾有把人体中的水分直接提取出来的圣秘术。」

佩特拉配合着金次他们的痛苦呻吟声这么解说。

「……」

理子冷漠地看着得意洋洋的佩特拉。

然后,没有丝毫动摇地转过身,把手伸向黄金棺木。

「喂罗宾4世——」

咔嚓。

咔嚓咔嚓。

从金字塔的外侧传来这样的声音——越来越近。

咔嚓!

撞碎其中一块玻璃窗冲入进来的是一艘红色的『奥尔克斯』。

突如其来变故救了白雪和金次,至少从体内冒出来的水蒸气消失了。

「……你?是你!?」

佩特拉愤怒地看向『奥尔克斯』,似乎已经知道是谁在阻碍她。

原本对准金次他们的砂金匕首全都刺中了潜艇的外壁。

在一瞬间从舱门中跃出的是穿着武侦高女生制服的加奈。

「——加奈!」

砰砰砰砰砰砰。

从加奈身上散发出6个光点,接着响起了6发子弹射出的声音。

不可视子弹。

佩特拉急速旋转身体避开子弹。

但等她重新站好面对加奈的时候,她的手臂和大腿上出现了两道伤痕。

佩特拉第一次、受伤了。

「加奈不……远山金一!你又想来阻止妾吗!」

她的脸色一会白一会红,看上去非常愤怒。

「出埃及记34章13——却要拆毁他们的祭坛,打碎他们的柱像,砍下他们的木偶——」

加奈没有回答,只是一边说着圣经里的一节,一边把6发子弹抛向空中。

然后从左到右一挥和平缔造者将子弹收入旋转弹匣内。

「金次,我给你的匕首还带着吧?那把绯色的蝴蝶刀。」

金次点点头,从口袋里拿出折叠好的蝴蝶刀。

「拿着这把匕首,去吻醒亚里亚。」

「什!?」

加奈的出现让金次重新燃起了希望。

可是、吻亚里亚?

对濒死的亚里亚做这种事情?

「为——」

加奈没有给金次提问的机会,他往前走近佩特拉。

「佩特拉,现在的我就算是女人也不会留情。」

「别、别过来……远山金一……」

佩特拉的王的气场在加奈出现的时候消失无踪了。

「金次!匕首给我!」

完全不理会加奈和佩特拉战斗的理子朝金次的方向大喊着。

「哦哦哦!接住!」

金次向前助跑几步,将手里的蝴蝶刀用力扔了过去。

「笨蛋!方向错了!」

「——我是一发子弹。」

砰。

从金次后方飞去的子弹纠正了蝴蝶刀偏离的方向。

——雷姬和贞德赶来了。

跳起来接住蝴蝶刀的理子立刻推开黄金棺木的盖子。

沙沙——

脚边的沙子突然往下掉落。

是流沙。

佩特拉在亚里亚的黄金棺木下设置了陷阱,似乎是只要有人想推开棺木盖就会启动。

仅仅只有数秒,理子的膝盖都没入流沙里。

「——奥尔良的冰花!」

喀嚓。

从下方的台阶蔓延上来的是一层薄冰,可结成的冰块很快就被形成漩涡状的流沙打散。

但是理子抓住了这个时机。

她跳进打开得只有一个人能通过的黄金棺木。


黑暗。

即使睁着眼睛也看不到自己的手指。

理子刚跳进去后一秒盖子就被外力合上了。

不过即便如此理子还是能感觉到亚里亚的存在。

她闻到了亚里亚特有的栀子花香的味道、摸到了仍然有温度的亚里亚的皮肤、也听到了轻到几乎听不到的心跳声。

——亚里亚还活着。

至少现在还活着。

由于根本看不到亚里亚在哪里,理子只能用手摸索。

——时间只剩下不到1分钟。

「?」

最先摸到的地方传来软软的光滑的触感,似乎是哪里的皮肤。

——还有47秒。

理子没时间去思考那到底是什么,只能继续往上。

接着摸到了棉质的像布料一样的东西。

理子皱起眉。

如果是平时她会很乐意见到亚里亚害羞地大叫着要给她开洞,可现在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

——还有28秒。

「!」

是喉咙。

理子摸到了亚里亚的喉咙。

不像男生那样有明显的喉结,但可以感觉到在颈部附近跳动着的动静脉。

——还有16秒。

理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奥尔梅斯跟罗宾的宿敌关系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

不久之前还想杀掉亚里亚的理子现在竟然要豁出性命去救她。

初代罗宾如果还在世的话肯定会被气死吧。

——还有9秒。

这是她们第3次接吻。

第一次是在飞机上。

第二次是在和维拉德战斗之前。

而现在、是第三次。

明明是跟自己喜欢的人接吻,可是没有一次是对方心甘情愿的。

即使是笨蛋的表理子也会心里受伤。

——还有3秒。

(亚里亚、你不能死。)

没有握住蝴蝶刀的一只手抬起亚里亚的下巴。

——还有2秒。

(醒来。)

——还有1秒。

理子闭起眼睛吻了上去。

(快醒来啊!!)

……

突然,棺木里发生了异变。

原本漆黑的棺木被强烈的绯色的光芒包围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