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10-01 21:54
点击:136
章节字数:56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国庆假期继续补一下进度。这一次的更新是书信往来的形式。



你为什么“时有莫名其妙的悲哀”?是因为感着寂寞么?是因为想到要走的路么?是因了为别人而焦虑么?

——《两地书》(一九二六年十二月六日,鲁迅所写)



行军篇





My M.K.



来信收悉。你同我说电子邮件更方便,但我还是更喜欢动笔写成信函寄过去。确是有些麻烦拖沓的,但总归正式一些,纸笔对我来说也比键盘更好控制。于是不妨如此:平日里在MSN或者LINE上聊一些日常琐碎的事情,其余事项及我的一些杂感我都将它们写成信函寄出,你以为如何?若是不方便,那么我们就改电子邮件罢。



巴黎近来的天气怎样?自从你离开东京,理事长总有些担忧,怕你在那边住不惯,适应不了那边的气候。穗乃果也时常说,那边没有日式点心,不晓得你吃不吃得习惯。若是有空,我得安排你们两个人视频通话。要我看,她着实是担心得有些过,毕竟你是我们三个人里最会照顾自己的了,但过得好不好总也该让她知道好放宽心。绘里、希和妮可她们接连毕业,她送走最亲近的几个学姐,又同我一起在机场送走了你,这么短短几个月,想必心里有些不好受。花阳和凛她们偶尔问起,她却非要做出一副前辈的样子逞强,连带着我也有些憋闷起来。



说到这里,我倒是想起来了,有些事情我是想向你讲,也是只能向你讲的。我并不是想要背弃我与希的承诺——你知道我们的感情已经像是姐妹一样——但有些事憋在心里,我觉得就算是我也总有一天会受不了。我知道你是聪慧的,大概也猜出了原委:那些事情是关于绘里的。如果你不是远在巴黎,那么你一定会说,我们两个人一起努力来想办法解决她们的矛盾。但现在我是一个人,我什么也做不了。



高二的时候,我们私下里对于那两个人的关系也有些猜测。我想希也是想让我知道,所以才旁敲侧击地给了我许多的线索。她和绘里之间的感情大概远远超出我们所能想象的范围,要我说的话,她们人生的线路早就很复杂地缠绕在一起了。希给自己的生命里划定了只属于绘里的一个位置,即使分开这个空缺仍然存在,反过来,绘里恐怕也是这样的。她们的故事说长应该也不长,可我总有种错觉,她们之间的关系比她们记忆中的都更加久远——这或许也只是我过于发散的直觉罢。



可即使是这样深刻的羁绊,希仍然是几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绘里,独自一人生活。她断了和大家的联络,而直到你从机场出发的第二天,我才从她那里接到信件。她在信里写,她现在在北海道,一切都好。可她不让我将这个联络地址告诉除了凛之外的其他人,她只愿意和我写信。我竟不晓得是要为了她的这般信任而开心,还是要因为这样的隔阂而悲伤。她对绘里的感情有多深厚,我的言语恐怕万句道不清其一,但就算是这样她仍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你说,这是因为什么呢?



你曾经讲过,我和绘里在某些方面颇为相似,可我又换位想了想,如果是我,我是定然不会放手的。我自小就明白这道理,人世不过蜉蝣之于天地,若是对于这样珍贵的人和事仍然只能放弃的话,这生命过得也并没有多大意义了。



所以,我该怎么办呢?我想你也许能给我一个参考答案。



这件事情先说到这里,我自己倒也还有私事在考量当中。自从姐姐从家里离开,我就一直受困于继承家业的困窘之中。我热爱弓道,但并不希望这辈子都被这份事业绑住,我有更想做的事情。我是在想,或许是时候与父母亲谈一谈,也包括我们俩的事情。



你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理事长,尽可以在回信中提到。如有不便,也可以来电与我讲。时差倒是无所谓的,只要错开上课的时间,就是午夜我也能够接电话。



Votre Poète





我亲爱的诗人



看了一下邮戳,信函走空运路线也挺快的。对于海未ちゃん来说,纸笔信件更容易整理思绪吧,LINE上反而容易看到你慌张应答的样子呢。严肃的海未ちゃん我也很喜欢哦,而且信件什么的不是很浪漫嘛。嗯,我觉得继续写信也很好。



巴黎的天气一直都还挺不错的,相比起东京,这座城市显然四季更不分明一些,不过我在这边住得还算习惯。同学们都很热情,寄宿家庭也很照顾我。唯一的障碍或许是语言了,我仍然在攻克法语的艰难道路上。白天我需要上专业课程,晚上则去语言学校补习,生活相当忙碌,但是同样也很充实。记得告诉妈妈和穗乃果ちゃん,我过得很不错,不必担忧。有空的时候我们当然可以多来些视频通话,我知道你们总是不放心——海未ちゃん你可不要说不,我知道你也不放心,从小你就是喜欢担心别人的这种个性。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个性,你现在才会为了我们好朋友的事情这样烦恼,对吗?。



绘里和希的事情,我大概是没有海未ちゃん你知道得多。绘里本来就不是那样容易敞开心门的人,而希ちゃん,我总觉得她是个神秘主义者。但是呢,不知道是因为你和绘里ちゃん在认真耿直的方面很相似,还是因为本来你就很容易让人放心依赖,希ちゃん好像很看重和你的关系。应该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将本来只属于她们两个的事情这样只言片语地透露给你。我是在想,希ちゃん是在寻找一条退路。一旦她和绘里ちゃん的关系走到死胡同,作为她没有血缘的妹妹的海未ちゃん,也许会是她最后的依靠。你瞧,你提起了和希ちゃん的承诺,我猜猜,是不是不让你向绘里ちゃん透露她的现状?那么她们之间的问题恐怕已经超出我们能够处理的范围了,只能先尊重希ちゃん的意见。她们都太聪明也太会替彼此着想,我们是没有那个资格处理她们之间的事情的,只有她们自己可以。



对了,不要让凛ちゃん太担心。虽然我知道你一直是反对过度保护的那一派,可是有些事情确实不该让那孩子过早地经历。她是你和希ちゃん都最喜欢的妹妹,现在希ちゃん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你就得负起保护的责任了。



话题转回你的事情吧。关于继承家业这件事情,我记得很早就听你提起过了。那时我还安慰你说年纪还小先不必考虑,可是现在看起来终于还是到了必须考虑的这样一个年纪了。我想,现在这件事已经不只是你一个人背负的了——我必然和你同在。海未ちゃん已经习惯了为大家考虑,有时候也应该知道,自己的人生应该由自己选择,你觉得呢?至于我们两个人的事情,那就更是我们必须一起面对的了。有必要的话,我真的会从巴黎飞回来哦。



至于打电话的事情,午夜就算了吧。我会算好时差,在海未ちゃん方便的时候打给你的。最近东京似乎天气不太好,你要记得照顾自己。



(·8·)





K.



邮递员上门的时候,我几乎是从房间里冲出去拿信的,险些绊倒在我的桌子上。这着实不是件好事,我在想或许该把这桌子挪到墙角。或许在体验到信件交流的浪漫之前,我先感觉到了那种心脏跃动的期待感——这可真是比手机或电脑上的即时聊天刺激多了。



这次的回信稍慢了些,因为我是在读过你的信之后,又跟父母聊了很久,于是才动笔写的。我瞧了瞧钟,等我好好整理思绪写完这封回信,大概已经凌晨了。明天是周末,还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么一次小小的熬夜责怪我。



同家父家母的谈话其实很平静的,他们虽然严格,但并不是会对孩子厉声相向的那种父母亲。或者,我猜他们早就知道了我想要说什么,才会这么平静的么?我没有问,所以也无从得知。



其一是关于继承家业的事情,我现在才晓得自从姐姐出走之后他们已经不再想着让孩子继承家业的事情了,一直没提也只是不想让我有压力罢了。不过他们倒是说,如果我以后到了退休或是不想继续工作的时候,随时可以回来继承这个道场。



其二是我们的事——我到现在都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你听理事提起过关于他们大人曾经的约定吗?就是那个园田家孩子和南家的孩子尚在腹中时大人们定下的婚约?我的父母,尤其是家父,对于这个婚约不小心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女孩子而造成了有些尴尬的局面,并没有丝毫的不理解或者不接受,而是说如果我们两个都愿意的话那么这个婚约大可以继续执行。



虽然我总觉得他们讲的这些我有些消化不来,但总的来讲似乎也都是好事。不考虑继承道场的问题的话,我打算去C大专攻法律,将来可能会往检察官方向试一试。考虑到音乃木坂的整体水平,C大应该是考取法卒的一个好选择,不过这也就意味着我的高三可是不能再玩下去了。我瞧见真姬开始上补习班之后休息的时间几乎都快没有了,但愿我不要变成她那个样子,否则我可就没时间给你写信了。



大概这些就是我这两日的事情的大致总结。至于上次去信提到的绘里和希的问题,你猜得很对,我赞同你的意见,也决定采用你的做法。我只好在旁边看着,是没有办法去干涉的。你说得对,她们的故事,我们再是朋友也终究是外人了。我只希望,下次再有机会见到希的时候,她给我带些好消息来。我晓得绘里最适合她,仿佛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若是在这样下去,太叫人遗憾唏嘘了。



又及: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我家围墙外见过的那只黑白花色的大猫吗?今日早上我将要去上学的时候,在围墙上见到了一只与它长得九成相像的小猫。我猜那是它的后代,可竟也不知道那是它的孩子辈还是孙子辈。它发现我在看它,便轻巧地从围墙上跃了下去,倏忽不见,你假期回到东京,我们再去四处找找它吧。



U.S.





亲爱的少纳言



前几日的信已经收到,我看毕之后现在是很开心地回着信的。不过海未ちゃん你可得跟我约好,再不要熬夜了。跟我的信件来往没有自己的身体要紧,你也明白的呀。



事情解决就比什么都要好,前天妈妈也给我打了电话了,说既然你已经提出这件事,说明我们两个还是能够接受的,那么这个约定也可以光明正大地履行——不过我可先发誓,在这通电话前我真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不过昨天跟穗乃果通话的时候,她跟我说她是知道的,那么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这真是奇了怪了,难道是故意捉弄我们吗?海未ちゃん可要好好盘问一下哦。



嗯……那么等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可以认真考虑登记的事情了呢。啊,当然还是得先商量过啦。不过想了想还是很开心。



海未ちゃん想考法律专业,我是从小就知道的哦,嘿嘿。七八岁的那阵子一起看电视的时候你就经常说警察很帅气又正义,不过长大了之后你的选择却是检察官呢。这样也挺不错的,检察官的正装打扮很适合你。不过你这样一板一眼的个性呀,虽然对我们这些朋友来说是越发可靠了,倒是让人担心以后司法界会多一个不肯妥协的固执园田检察官呢。真是为罪犯们捏一把汗(笑)。



至于我么,在巴黎完成学业还有很长的时间呢,至少我现在还要花不少的功夫在法语的学习上。完成了本科阶段的学习之后或许还会在这边继续深造,然后走设计师的路线吧。这条路也是我从小就想要走的,也算是完成梦想啦。总有一天要让海未ちゃん穿戴上我设计的衣服或者饰品之类的,我要朝着这个目标努力了!

如果我没猜错,海未ちゃん要考法卒的话,应该也还会继续读研然后才参加考试吧?那么我们两个人都有很长的路要走了,互相加油鼓劲吧,毕竟未来都是光明的啊。



PS那只猫我也还记得!好像在我们上五年级的时候就再没有见过它了,难道是它的孩子回来了吗?下次假期回去可真要去见一见了。



PPS 我晓得你仍旧担心着绘里ちゃん和希ちゃん的事情,我也同样是担心的。那么有时间让穗乃果给大家定个时间,一起聚会如何?不过现在可能还不行,因为三年级刚毕业,你们也要准备之后的center试验,一年级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可能再过几年,大家安定下来之后,那时再聚吧。待等几年之后,即使现在再过热烈的情感大概也冷却沉淀下来了,而无法沉淀下来的东西,她们也总该意识到是多么重要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再为我们的朋友做些什么吧。



こと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