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09-25 01:56
点击:129
章节字数:109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上天台打金砖 于 2016-9-25 01:59 编辑


我真的没有弃坑也没有忘记这个坑啊只是太忙了【抱头嗯不管怎么说还更新了就是好事,十一继续赶进度!一直以来关注这个坑的各位,真是无比感谢【鞠躬】拖得这么长的坑还有人看,咱心里真是很高兴的。那么依旧期待各位的拍砖啥的评论啥的。以下正文。(这次的题头居然跟标题对上了,然而跟正文似乎还是没啥关系……)


作战篇


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然而也不喜欢托人带出去,我就将信藏在衣袋内,说是散步,慢慢的走出去,明知道这绝不是什么秘密事,但自然而然的好像觉得含有什么秘密性似的。待走到邮局门口,又不愿投入挂在门外的方木箱,必定走进里面,放在柜台下面的信箱里才罢。那时心里又想:天天寄同一名字的信,邮局的人会不会诧异呢?于是就用较生的别号,算是挽救之法了。这种古怪思想,自己也觉得好笑,但也没有制服这个的神经的神经,就让他胡思乱想罢。——《两地书》(鲁迅、景宋著。)(选段来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版,第三集第一二〇封,一九二九年五月十七日景宋所写。此版的原本也即1933年印版由鲁迅编辑修改过,与原信稍有不同。)


园田海未前半辈子最为波澜壮阔,可能也是最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时光就是高中时代。道理很简单,偶像的励志故事早不是什么秘密,更何况是后来席卷全国的学园偶像风潮最初的带头人之一的崛起经历,这多么吸引人眼球呀。好在在这段可以大书特书的故事被写成地摊小杂志里心灵鸡汤专栏的小方块儿之前,就被她们的大作家东条希写成了传记,总算是没有落入月九剧煽情风格的窠臼,再被各路电视台改编之后拉来一帮子大家熟得不能再熟的演员们哭哭啼啼地重演一遍然后成为主妇们的新谈资。

但你要是去问工作后仍然在业余撰稿的园田检察官,这传记里写的她的部分,她自己如何评价,大约也只会得到事情属实叙事优雅这样近乎敷衍的回答吧。

——她肯定不会告诉你虽然书里所有事情都属实,但也隐瞒了一些事实的情况。

实际上,并没有被希写进去的那些故事,别说是不足为外人道,就连她们最亲近的这几位挚友,也有不少人被蒙在鼓里——当然也有某几位是因为在这事上太迟钝了些。而最为敏锐的希几乎是知道高中这佚事的全貌的,但她并不会写出来。

她说,说起写这段故事,我可不想在大文豪海未ちゃん的面前班门弄斧。

这话看来很明智的,因为日后海未以它的一部分为原型撰写的小说,虽然最后她还是将稿子撤了回来没有发表,但是阅读过的人都说那可真是极尽抒情之能事。先且不说字里行间充满着的浓郁的恋爱气息,这样情绪洋溢的文字在海未的文学生涯里头简直罕见。要知道她成为业余作家之后主要撰写诗歌和散文,签约的杂志可是一直以“含蓄深刻的文笔,精致独到的结构”作为她的推荐词。编辑看到她交过来的这篇稿件的时候惊得把手边的咖啡都打翻了结果还报废了一块键盘。

海未接到编辑来电的时候,连招呼都还没来得及打就被劈头盖脸吼了一通:

“园田さん,我们先来讨论一下键盘的赔偿问题再来说这次的稿件如何?”


摆在台面上的东西大家都是晓得的,无非是名叫高坂穗乃果的家伙一腔热血想拯救自己即将废校的高中于是建立了学园偶像组合还把周围的一群人拖下水结果经历了这些那些夺了大赛冠军又办了巨蛋live最后成为了传奇的故事,似乎跟那些热血漫画里的世界线挺像:因为奇怪的理由踏上冒险之路途中打怪升级战胜自我最后站上人生之巅,这是多么经典的情节。

但是与热血少年漫画最大不同的一点就是,故事的九个主人公都是正当年的女孩子,一则是并不以战胜大魔王征服世界为己任,二则是多得有自己的小心思。生活里不只有舞台上聚光灯啪嚓打下来照出的这一面,也有聚光灯照不到的另一面。而不展现在舞台之上众人之前的那一部分,才是最为真实的她们。

“即使你威胁要在公开场合揭露我魔鬼教官的一面我也不会因此就放松对你的要求哦穗乃果。”面对穗乃果以“不在大家面前揭穿海未ちゃん的另一面”作为交换“稍微减少点训练量”这个条件的交易,海未淡定地表示拒绝。

“那就……我帮你给小鸟ちゃん递情书?”

“递你个头——等等,你怎么知道的?”忽然发现一向大大咧咧好像什么事都不怎么挂记的幼驯染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海未的瞳孔稍微收缩了一下。

穗乃果“嘿嘿嘿”地笑起来,活像是一头憨憨的熊。海未一下意识到什么,改口问:“你知道多少?”

“我不知道多少呀,但是海未ちゃん你啊,不是对着小鸟ちゃん柜子里那些情书露出过很可怕的表情吗?”

高坂穗乃果对于人际关系有一种可怕的嗅觉,对于自己熟稔的幼驯染更是如此。她平日里只是不说,但这两个自小就彼此看着长大的挚友,一举一动她都全看着记着,偶尔还要为了闹矛盾的两个人和和稀泥。很久以后她还说,你们两个真是不知道我为你们操了多少心。

比如说,园田海未其实是妒心有些重的人,只是她不表现出来罢了。况且她那个性子,总是觉得即使小鸟受欢迎那也不是自己该管的事情,而如果小鸟比起自己更加喜欢某个人,那多半也是自己不够优秀的原因。幸而长到这么大,海未倒是没有太觉得自己被冷落,要说哪里让她不开心了大概就是小鸟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在不断地接到情书这种事吧。

可是讲道理海未自己也是鞋柜里总堆着信的人,而且到了高中还出现了几何级数的爆炸增长——音乃木坂可是女校,海未这样的在女孩子里可是颇受欢迎的。如果算上小鸟还经常收到外校的男生托本校的同学带进来的情书的话,两个人在这一点上至少是半斤八两,所以海未怎么也算不上有资格指责小鸟的情书收得多。两个人的态度倒是有着些区别了:虽然都是会认认真真地拒绝,但海未在礼貌的言辞之外更多的是一种划定界限的干净利落,小鸟则是一如既往的并不那么直白地回绝,这也让很多人产生了“还有机会”的错觉,于是情书依旧不见少,每日里在校门口被叫住的次数还是那么多。而成为偶像出了名之后,这样的情形更是每况愈下。


“作为学园偶像,怎么能有这么多花边新闻呢?”个子不高的前辈用手里的杂志把桌子拍得震天响,眼神从某几位收情书“大户”面前巡视而过。

“妮可亲放轻松啦,其实也没有什么花边新闻啊,只不过是收到了很多情书而已,偶像不就是这样的吗,粉丝和仰慕者这么多,总不能跟大家都说不要写信了吧。”希在一旁打着圆场,顺便瞟了一眼旁边仍然在发呆、似乎还有些在状况外的绘里。

“说是这么说……”妮可把手上的杂志放好摊平,“现在的情况是,海未和绘里可能还好,小鸟你放学之后总是要处理这些事情,不会很耽误事情吗?”

需要练习的时候成员们总是不得不很晚才离校,如果再被这些事情耽搁了的话,回到家里恐怕太阳都下山了,既挤占了休息时间,也有安全问题——看上去脾气有些躁但心思相当细的部长,总是在为大家担心这样那样的事。

一向温柔的女孩子也不由得露出了有些困扰的表情:“确实是的呢,回家晚了妈妈总是很担心。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呀,大家一片好意,我如果不认真回应的话,感觉又对不起他们……”

“那么就跟那些人说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怎么样?这样总该知难而退了吧?”

“我一直也是这么说的呀,可是他们似乎也并不当回事的样子……”

高中的恋爱变数那么多,没一个能让他们完全死心的理由的话,追求者们总觉得自己是有机会的。锲而不舍自然是优点,但是死缠烂打就会让人困扰了。

——如何才能让那些人放弃呢?


三天后,小鸟在自己的鞋柜里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那是个不太大的天鹅绒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后,里面躺着一枚银色的戒指,和一条银色挂链。随之附上的还有一封打印的短信,大概意思是说将这枚戒指挂在脖子上,或许能够让追求者们认为她已经有了约定之人,从而不再那么执着地追求她。

送她这份礼物的人考虑得相当周到:戒指本身就是有所象征的物品,高中生将它戴在手上还是有些不大合适,作为装饰物挂起来倒还是可以的,足能成为随身携带的挡箭牌。

她将戒指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里面并没有镌刻任何铭文或者图腾,只是非常简单的交错花纹。而那封信是机打的,也无从判断寄信者是谁——但她心里已经有了些眉目。

知道她最近被这件事情困扰的人不多,多半是周围熟悉亲近的人,这一点从需要用打印隐藏笔迹上也能看出蛛丝马迹:这个人并不想让她有机会追查到自己的身份。

其实如果是朋友的话,将这东西作为再普通不过的礼物送来也是没有问题的,不需要躲躲藏藏的。而重重顾虑并不肯当面给她的,恐怕也就只有那一个人了吧。

说起来,昨天海未ちゃん确实说过有东西落在教室要回去取,让她先回家了呢。

小鸟攥紧了手里的银色物品,冰凉的金属硌着掌心。她在想一件事。


整一天园田海未看起来都很正常——如果不考虑她被小鸟从背后喊名字的时候肩膀有些不自然的抖动的话。

其实她的确想了很多。那天妮可讲完那番话之后,海未想了一整晚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于公来说她希望能够解决这个让小鸟十分困扰的问题,于私来说她确实也不太希望再有人纠缠上来了。那么她能想到什么办法呢?

如果是园田海未,能够怎么做呢?

她希望给予小鸟一个足够让她远离这些烦扰的壁障,可这壁障应该是何物?


她想,或许只能是一个契约——或是一个表面的契约。一个能够将小鸟划进“某个人的领域”当中的证明,说得不好听一些就像是动物们为领地做的标记。

实际来讲,成为恋人是双方的事,而海未甚至还没有提出交往的请求,所以她越过这一步递出的这样一个象征着爱情的物件,只不过是一个不带任何意味的、用以驱逐追求者们的工具罢了。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对于自幼接受着相对传统的教育的海未来说,即使是开玩笑,戒指这种东西也不该随意地送出。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海未的心跳就剧烈得无法自持:她是希望通过这个举动传达什么信息的。表面上似乎想要掩饰自己的身份,实际上却留下了再明显不过的提示。

她说不出口的那些话,却希望小鸟来问,这也不可不谓之胆怯。可这毕竟是需要谨慎对待的事,她既不能确证小鸟对她的心意,就绝不能轻易地将会打破现有关系的话说出来。

倘使小鸟问了,她必然再不保留半分,把自己的感情和盘托出。如若没有被问起,那么这事情就此揭过,她或许再等待下一个时机,或许就此放弃。那孩子是那么人情练达的,应当会晓得她的想法。

园田海未希望的是:先得到一个“结果”,好与坏都不重要,虽然她更希望是好的结果。


然而她等到的是第二天放在她鞋柜里的一封短笺——她直到要回家的时候打开鞋柜换鞋才看见,一回头正好不见身旁的小鸟。

她将折成四折的纸展开来浏览,方才阅毕就将才拿出来的皮鞋又匆匆塞了回去,向着楼梯飞奔而去。


“如果真的有什么话,海未ちゃん能不能当面告诉我呢?放学后去一趟天台吧,我在那里等你。”


“——因为我也有话要对海未ちゃん说呢。”

海未急匆匆跑上空无一人的天台时,小鸟正靠着栏杆,看见她出现在门口,微笑着复诵了短笺的最后一句。

“小鸟,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

面前的人有些狡黠地笑了:“那可能要等海未ちゃん先对我说你想说的话了。”

“我……”

一个似乎没有多少意义的开头之后,平时写文章歌词时运笔如飞的少女,忽然像是失去了语言能力一般,什么话也说不出。片刻的沉默过后,小鸟看着脸色逐渐憋红了的海未,不由得轻笑出声:“海未ちゃん不是很会写文章吗?平时也不少说教,怎么到了这种时候忽然说不出话了?”

仿佛是打开了某个开关,海未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在想怎么说而已。”

“在想怎么说?”

“是啊。”琥珀色的眼睛温和却坚韧,“我能回忆起无数的情话,我能背诵无数的情诗,我也能吟唱无数的情歌——可那都不是我。”

“我只是在犹豫,怎么样用‘属于园田海未的话’来传达自己的感情。”

眼眶似乎有些发热了。

“那么海未ちゃん,你想好了吗?”

“没有。”海未在这种时候的诚实有时还挺让人苦恼的。但是眼眸深处的情感又不是迷茫或是不安,而是即将迸发却找不到出口的堵塞。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你对我的重要性,因为那么多年你都陪在我身边,用语言企图超越这段时间无疑是愚蠢的。我也说不清楚你是如何改变了我,因为那些变化早就融化在了我的骨子里,即使我去回忆它们,都无迹可寻。”

“甚至,我也说不清我对你的感情。我希望‘爱’和‘喜欢’这样的字眼能够简单地概括,却发现根本做不到。我对你的感情,一定比它们都要复杂。”

“所以……”像是泡泡被吹破了一样,那双温润的眼睛里蕴藏的情绪终于满溢而出。海未有些紧张但坚定地伸出手去:“你愿意跟我一起,解决这个问题吗?”

“我很乐意。”

不知为何流出的泪水,被温柔的双手拭去。


在那之后小鸟戴着那枚戒指几乎不离身,而拒绝他人告白的时候,这枚戒指有着言语都不能比拟的力量。虽然海未一再强调说这并不是一种所属物的象征,但对于他人而言,这就如同标记一样。之后小鸟也回赠了一枚差不多的戒指,用她的说法是,既然是契约一样的关系,那么就应该两个人都要拴住。

“那么,等到未来决定要越过这一阶段的时候,就再换更加正式、更加好的戒指吧。”

未来。

这个词真是,美好得无以复加。


写到最后一段满脑子都是悸动分类学哈哈哈“だから研究が必要ね,手伝って、謎を突きとめて。”这样的【快够{:4_386:}



@YLH112905

沙發喔喔喔(冷靜

其實我上次更新的時候就有發現這樓了,結果懶病發作就一直沒回覆

不過前面繪希跟妮姬篇我都看了至少兩遍了唷(神氣啥

雖然一堆人說繪希篇很虐,不過大概是隔壁高中生系列看多了,對虐文的耐久度(?)好像也上升了www

CP站法一模一樣真是太好了,可以放心的吃藥

是說我之前一直以為妳都沒出沒了,還想說要自己寫艦娘的文來釣熊叔(就憑妳那文渣ry)

結果搞了老半天是我自己沒發現這棟高樓rrr真是讀者失職

亂入的中之人好評XD不過南條さん妳幹嘛要隱瞞家裡有別(的主)人的事情啊www

總之期待後續故事~


P.S.我在FF看到emtn本人啦!!講給妳聽炫耀一下(被打


啊呀真是好久不见【完全是我经常潜水的原因吧wwwCP站法一样真是太棒了【方便吃药啥的 中之人纯属个人恶趣味了XD300这边我稍微忙一点就不会上了,所以这坑能坚持到现在也挺不容易的……感觉好像立了个flag_(:з」∠)_诶写文钓我其实可以的哦wwww期待一下{:4_332:}P.S.这个炫耀我给满分啦我也好想看真人的tn桑……ヾ(:3ノシヾ)ノシ ジタバ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