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8-16 15:35
点击:1134
章节字数:28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九十七章



人是會變的。


這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改變。瞬息萬變,轉眼滄海桑田,更何況是捉摸不定的人心?凡有七情六慾者,皆有私心。


陸威沒有料到,林偉會有反撲的一天。


正因為沒有料到,所以後勁更為濃烈嗆辣,伴君如伴虎,是林偉低估了陸威的威脅性,高估了他對自己的寵愛。


「收手吧,陸威。」


死裡逃生的張季嫙是最後一根壓垮他野心的致命稻草,林偉與陸威終歸是兩路人,林偉發現自己無法承受陸威的黑暗,因而萌生出逃脫的想法。


這麼多年了,看盡世態炎涼的滄桑,林偉也累了。


最初,他只是不甘心李靜恩的幸福竟與他無關,明明那年中秋兩人曾相約屆逢四十歲時,若林偉未娶、李靜恩未嫁,那兩人便執手相依一生一世吧。


只是沒想到,李靜恩還是結婚了。


他會央求張季嫙盜取李靜恩的設計圖,只是要李靜恩因此對張季嫙心灰意冷而已,卻沒想到陸威的動機不只如此。


陸威漸漸脫離了林偉的想像,變得既貪婪又扭曲,他開始怕了。


可是早已來不及了。


「是你說你不會後悔的。」掐住林偉的手毫不留情,他冷笑,「我問過你了,你說要跟我交易的。」


林偉吞了口沫,僵著身體不敢妄動。


「現在,你卻說要我收手?」陸威並沒有歇斯底里,反倒是優雅地、從容地,輕聲低語,「林偉,你讓我失望了。」


陸威放開了他,林偉順著牆滑下,摀著胸口不斷乾咳。陸威長腳一跨,安靜走近平常上鎖的櫃子,那是連林偉都被下令禁止觸碰的鐵櫃。


林偉曾經好奇過,但是直覺告訴他,不要知道比較好。


「我早已發現你心思不定,既然你終於親口承認懷有二心,我也不必讓你參與接下來的計畫了。」


聞言,林偉心中一凜,當陸威轉過身,噙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時,他只想逃,逃離這扭曲的、骯髒的世界。


來不及了。


他看見針頭在月光下閃爍冽光,他不知道鐵櫃裡到底鎖了些什麼,他只覺得自己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一個牛皮紙袋扔到眼前,陸威眼裡笑意褪去,低頭俯視。


「看啊。」陸威不冷不熱地命令,極盡萬千寵愛的他瞬間被抽離,林偉有種將赴死刑的囚徒錯覺。


是錯覺,還是真實?在他看見紙袋裡裝著的文件,他臉色瞬間蒼白。


「你........你在開玩笑嗎.........」


他顫抖著手,快速奔騰的血液隨即凝固,空氣中飄散著令人窒息的焦味,一股冷寒從背脊爬上立刻佈滿全身,如一隻手狠狠抓住微弱的心臟,林偉覺得,世界末日也不過如此。


那是份AIDS篩檢報告。


即便是林偉也不禁聞風喪膽,人人敬而遠之的免疫缺陷综合症(俗稱愛滋病)而他,摸到了厚度。


有兩份報告書,袋中不只一份。


翻到下一頁,白紙上頭狠狠地、冷冷地印上林偉二字,他不敢、不敢整份拿出好好端詳,他不敢面對事實,不敢去想染病的機率有多高........


他與他嘗過好幾次的魚水之歡,他知道陸威的性伴侶不是只有自己沒錯,但是林偉從未往另一方面聯想......


「怎麼?不敢面對?」陸威冷冷地笑,走近他,蹲下,與林偉溢滿恐懼的雙眼平視:「不是說好了,不會後悔?」


「我、我後悔了,我求你放我走,我後悔了!」林偉差點急哭了,他越是向後退,陸威越是安靜靠近,如個死神——不,是惡魔。


陸威,是不折不扣的惡魔。


指尖滑過蒼白的臉,陸威笑得越漸豔美,目光赤裸。「既然,我控制不了你的心了,那就直接毀掉你的心智好了,你覺得呢?」沒等到林偉哭喊求饒,針頭已快速插入細嫩的皮膚,林偉隨即驚聲尖叫,卻被狠狠壓制在地。


「相信我,你很快就會感到快樂的,會捨不得離開我的。」陸威笑得張狂,林偉開始感覺口乾舌燥,意識混濁。


忽然一抹刺眼的白色抵在眼前,林偉的目光失焦,竟無法看清上面的黑字,陸威也相當好心地替他朗誦,宣判死刑。


——AIDS篩檢結果,陽性。


眼一吊,林偉早該知道他會有這一天,與惡魔交易,必須付出同等代價。


陸威站起身,如個慈善者施捨般扔下針筒後直接走出門,將林偉與毒品一同關在辦公室內,囑咐所有人——包括陸彥慈,都不得進入。


違者,後果自負。


「趙清竹,替我找出林偉私自準備的婚紗,找到後送來金鑽酒店,順便給妳『驗貨』。」交代完後的陸威掛上電話,他不需要懷疑趙清竹是否會履行承諾,畢竟,他從來不必親力而為。


除非是李靜恩,才能勾起他想親自面對面的慾望。


趙清竹的確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一介凡人,但是有了陸威的橄欖枝,趙清竹要翻身談何容易?


而且,目標還是林偉。


當陸威察覺到林偉懷有二心之後,他便找上趙清竹,恍若低語循循善誘地問,妳想不想跟我合作?趙清竹一開始是遲疑的。


趙清竹問,為什麼願意幫她?陸威笑而不答。


他只問她,願不願意與他合作?趙清竹以為這是雪中送炭之舉,卻沒想到竟是悲劇的喪鐘之聲。


林偉與李靜恩曾有的約定,陸威會替他完成。


李瑤的闖入、李靜恩的赴約,一切都在陸威的掌控之中。面對神智不清的林偉,李瑤是否能全身而退,陸威抱持觀望——甚至是放任的看好戲心態以待,至於李靜恩........


那間套房裡藏有針孔攝影機,無時差地在林偉身處的小房間裡直播,即使身心都被毒品侵蝕,他仍能一眼認出李靜恩,以及,陸威的骯髒企圖。


於是他瘋了,他終於被逼瘋了。


「啊——走、走開,走開啊——走開——」


當李瑤放出這頭野獸,重獲自由的他不分青紅皂白朝著人撲去,手持針筒作勢就要往李瑤身上狠插,李瑤奮力推開他,根本搞不清楚狀況的她只能憑著臨場反應與他對峙。


「林偉!你瘋了嗎!」好不容易止住血液的傷口再次裂開,李瑤忍著痛楚全神戒備,「你怎麼.......瘦這麼多?」而且還有一股說不出的怪味伴著他一同飄出,關著他的小房裡到底有什麼?


目光如炬,李瑤忍不住後退,佯裝鎮定,「你.......怎麼了?」眼前的林偉總有說不出的違和感,她感覺到了危險,一個絕對不能觸碰的危險。


林偉沒有回答她,只是忽地扭頭疾步奔出辦公室,李瑤來不及攔他,只是捂著手臂踉蹌幾步,緩步走出辦公室遙望林偉背影,她總覺得她該跟上去一探究竟,總覺得她離這一連串陰謀的核心越來越近了........


「該死的,手機沒電了。」李瑤忍住摔手機的衝動,她深深覺得若她有命活下來,她肯定要到廟裡拜拜,感謝神明保住她這條命。


驚險度過數次死結,李瑤都想大喊有拜有保佑了。


孤立無援的此刻,李瑤能倚靠的,只剩下自己了,但無助無依的何止李瑤呢?


重新包紮好手臂上的傷口,李瑤撐起身子循著記憶走上林偉曾走過的路線,要找到李靜恩,只剩下林偉這條線索了。


她沿著逃生門走上頂層,才剛踏出逃生門便見到林偉發狂似的敲著門,她加緊腳步走近林偉,保持安全距離緊促眉,出聲,「發生什麼事了?」只見林偉的眼貼近門上貓眼,像是受了什麼刺激不斷敲門拉扯,癲狂的舉止讓她嚇得不輕。


「讓我看看裡面的情況。」她推開林偉,湊近貓眼一望,那一刻她愣住了。


「堂姐!」這下急得可不只有李瑤了!


透過貓眼,她窺見全身赤裸的李靜恩被壓制在床上,而她居然沒有絲毫抵抗!


「不.......!」李瑤別過眼,深呼吸口氣,右手一攤向林偉討取手機,立刻向外求援。


而她卻在撥通的那刻,同時聽見了由遠而近的鳴笛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不只有鳴笛聲,還有,高跟鞋的聲音。


李瑤猛然側首,那抹高挑的身影走進視線裡時,她又驚又喜,眼淚忍不住掉下。


「陸彥慈!」


一頭俐落短髮的陸彥慈神色繃緊,手上拿著電擊棒與磁卡疾步而來,兩人來不及相見歡,他們便讓出走道讓陸彥慈刷卡開門。


喀擦。


陸威一愣,沒料到房門會被攻破,一見到陸彥慈與李瑤,他的神色狠戾,拖著李靜恩就往窗邊移動,他一邊後退一邊打開落地窗,半身倚在欄杆外。


「誰都別動,否則我就從這跳下去了。」


見到陸威眼裡玉石俱焚的企圖,兩人不敢妄動,李瑤心急如焚又氣又難過,尤其看到李靜恩的悲苦,她的心真的好痛。


「爸!拜託你收手吧!」陸彥慈語含絕望地喊,「不要再錯下去了,你這樣真的讓人覺得很、很.......」


陸威不過是冷冷地笑,身子又往後挪了幾吋。


「陸威!」李瑤沉不住氣,若不是陸彥慈攔住了她,她此刻肯定按耐不住衝過去一決生死。


「你要死不會自己去死嗎?拉著我堂姐是什麼意思?」


李瑤急了,她真的慌了,她好怕、好怕陸威真的瘋了,拖著李靜恩一同墜樓,從這摔下去肯定喪命!


為什麼?為什麼偏偏是與世無爭的李靜恩遇到這種事?


這時,一抹黑影從李瑤身後竄出,用盡氣力奔向陽台,速度之快的他陸威根本反應不及,等回過神之時,陸威感覺到自己被一股力量向後推開。


而陸威,並沒有放開李靜恩。


懸空——


「不——!堂姐——!」


墜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