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8-16 15:34
点击:1102
章节字数:31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九十六章


陸威還記得,林偉眼中的孤寂,在雨中是如此清晰。


看著他,就像看見了自己。


兩顆寂寞的心,用極為濃烈的**揉捻在一起,他記得他不過是信手拈來的勾搭,卻沒想到他惹上的,不只是一個青澀的少年。


而是一個能輝映他內心黑暗的樹洞。


他感覺得到,自己是被需要的,在林偉身上,他看見了自己存在的意義。含著金湯匙出生並不是令人欽羨的贏家。


不過是關在金絲籠裡的囚鳥而已。


孤苦無依的少年,身上有著令人著迷氣息,他貪婪如饕餮,一點一點啃蝕著他,他想要林偉,非常想要他安靜待在自己身邊。


所以林偉的苦,他可以替他擔;他的仇恨,他可以替他燃起熊熊烈火,吞噬所有人。


只要他永伴左右,足矣。


「李靜恩.........」陸威記得,林偉用多麼悲傷的語氣喊她的名。「李靜恩........」囈語深沉,陸威感覺他的心被狠狠一揪,那時的他還說不出是什麼感覺,找不到詞彙描述。


後來他才知道,那是忌妒。


「你母親搞外遇,你很難受,是嗎?」林偉側臥於床上,疲倦地睜開眼,外頭的月光輕輕灑落,陸威俊美的五官竟顯得幾分蠱惑誘人。


「那好,我會讓他們嘗到你的痛苦。幾天後就是李靜恩大學的畢業典禮,你去見她要她晚上來這,我會給你們一個難忘的夜晚。」手指親暱向前捏了捏柔軟的右耳,倦意之中他竟生了一絲憐惜。


少年孱弱的氣息增添幾分病美,兩人繾綣無眠又一夜,那一年,林偉初次嚐到權勢金錢的毒癮,一染上癮,怎麼也戒不掉。


亦如陸威的存在,讓他一腳踏入深淵,墜入永劫不復的黑暗之中。


闊別兩年,李靜恩更漂亮了。


「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李靜恩手裡的花束毫不留情地砸向他,夾雜一絲鼻音。「一聲不響地離開,這樣很好玩嗎?」


凝睇這樣的她,兩年不見的她更美麗、更成熟了,但那雙澄澈的眼絲毫未滅,不變,真是太好了........


他情不自禁地伸手將故人擁入懷,深深揉捻進心底,又憐又愛,又恨又悲。


不遠處的陸威看見眼底,看著這兩人如膠似漆又是若即若離,他忍不住勾起笑,在艷陽下的他暖意卻不進眼底。


毀掉。


一起毀掉吧。


看著林偉走向自己,他身後的李靜恩神情有多錯愕茫然,他就有多興奮,甚至是喜悅的、振奮的,如嚐罌粟之毒既豔又美,那份優越感凌遲精神,他發現他竟如此喜愛見到李靜恩向自己投向的敵意,以及林偉苦恨悲傷的神情。


實在太有趣了。


這兩個人能給他的快樂竟是無法比擬之深,他越是深入林偉的世界,越是無可自拔的耽溺其中。


於是他決定了,他要設下棋局將所有人攬進他的棋子,他會操弄著林偉一步步攻破所有人。


他送給林偉的第一份禮物,超乎了林偉預料。


李靜恩踏進林家的那一剎那,臉色瞬間刷白,林母更是錯愕不已。


電視上放映著林母與李父汙穢影像,那是極盡殘忍的公諸於世,李母深受打擊當場暈厥過去,李靜恩更是瞠目結舌,向林偉投向幽怨的、憤懣的,哀傷的目光。


然林偉不過是漠然地看著她。


「你........你怎麼可以用這種方式公開?」李靜恩上前,揪住他的領子,壓低聲音哭吼,「這樣我們會有多難看你知道嗎?難道你消失了兩年,只是為了做出這種事嗎?」


林偉沒有答話。


李靜恩失望的放開他,聽著那樣的淫聲浪語,李靜恩痛苦地閉上眼,沉聲,「關掉,我叫你關掉!」


誰都沒有想到,關係緊密的兩家人竟會越了線,走向不倫之途,看似幸福的婚姻徹底支離破碎。


那時李靜恩以為,林偉的歸來是相聚的開始,卻沒想過是殘酷的開端罷了。


攪弄風雲之後,他再次無聲無息地消失。


這一次,李靜恩不再找了,不再關心林偉的去向,不再有所期望了.......一次次的希望換到絕望,李靜恩也累了,於是她全心投入Secret的草創,林偉這個人,她選擇與天真一同埋葬。


只是沒料到,會在那樣的時刻再次相逢。


離開李靜恩後的林偉待在陸威身邊,這一待就是八年,人的一生當中能有多少個八年?


陸威告訴他,他可以給他想要的一切,代價是永不後悔。


林偉應了。


林偉曾汲汲營營地想得知阿六的涵義,以及陸威的真實身分,他只知道他有權有勢,但是到底背後是誰撐腰,他不清楚。


直到那年寒冬來臨,他才意外得知阿六的象徵,只是時間若能重來,他寧可什麼都不知道。


時光逆流成河、流轉若年韶華,他心若永不凋零之花,只得遠觀不該妄想摘下,艷如罌粟美如薔薇,是他,不該奢求的依賴。


陸家二代曾有三子,陸威、陸昇、陸勤,二子出生即夭折,幼子流產逝去,獨留長子陸威,第一代的陸家曾為此肝腸寸斷,只有那時不過初中的陸威沒流任何一滴淚。


於是第二代單傳陸威,很久以後——直到陸家第一代年邁老去,陸威徹底掌管家世之後,他才依在老一輩的耳邊,悄悄說出當年的真相。


——是他動手腳,讓下面兩子沒能誕生於世上,搶他家業繼承權。


陸父不敢置信,含著最後一口氣悔恨赴黃泉。


那年陸威恰逢三十正是適婚年齡,他知道自己無法再繼續隱瞞林偉,他倒也不慌不忙,只是坦白地向林偉闡述這段過往。


他的風輕雲淡更顯得他的驚慌失措如此甚鉅。


這是第一個『六』,六月出生的他。


「所以,你是陸家的人?」林偉怔然。「所以你才不告訴我,才要我喊你阿六........」提口氣,緩緩地、慢慢地長吁口氣,只是林偉沒有想到,在未來等著他的超乎想像的黑淵.........


這是第二『六』,陸等於六。


無盡的財富堆砌華麗的王國,蟄伏在黑暗之中的爪,悄悄地伸手堆高李靜恩那年的草創事業,讓Secret蒸蒸日上、方興未艾羨煞同業,傲視群雄。


李靜恩也曾為此沾沾自喜,卻沒想過這不過將會是一場美夢,燦如初夏,死如靜秋。


就在Secret從虧轉盈,甚至準備開創第二間分公司時,陸威若有似無地笑,正巧大婚之期的他隨意娶了富二代千金,晚上卻與林偉同享花燭之夜。


「去應徵Secret吧。」手撫過蛻進少年青澀的臉龐,他一邊握住林偉蠢蠢欲動的玉莖,一邊張口咬住滾滾而動喉結,他因而發出不適的哼聲。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那年一別竟是十年之隔,二十二歲時的不歡而散,三十二歲再次的重聚李靜恩恍若置身夢境,看著如雪片般履歷之中,林偉二字徹底奪了目光。


當年林偉的殘忍,在她心頭狠狠地劃上一刀,那一刀狠戾得不只血流如注,更是剮深見骨。


可是,怎麼辦呢?她卻懷念他更甚痛恨他。


時過境遷,再回首當年的不堪往事,李靜恩卻慶幸林偉用如此激進的手段揭露李父的不堪,讓李母徹底死了心,無論李父再怎麼想挽回,李母鐵了心不再頻頻拭淚,李靜恩對此相當很欣慰。


於是李靜恩錄取了林偉,沒有絲毫猶豫。


「其實,我想到分公司去了,我真的不愛這些名利。」李靜恩對著林偉苦笑,輕輕訴苦,吐露心事。「沒想到你出現的時機這麼剛好,我想把總公司交給你打理,為什麼呢?我也很想知道,也許是我仍信任你吧,我等你升上主管的那一天,就要退守分公司了。」


林偉溫柔應了。


陸威在暗地笑得猖狂。


很快地,在陸威暗地扶持下,林偉從底層迅速爬升到小主管,靠著陸威隱隱埋下的人脈再不斷往上攀升,最後,坐上了督導之位。


一切快得超乎李靜恩所想,他只讓李靜恩等了三年。


那年,他們三十五歲。



眼看林偉終於穩坐督導之後,陸威將目標轉而投向李靜恩的丈夫——黃承泰,他不意外黃承泰一開始的抗拒——對於拉下李靜恩,收囊Secret的野心,他有所遲疑。


但他終究是商人。


還是一個以奸為商的人。


當陸威拋出超乎預料的優渥報酬後,黃承泰承認,他心動了。下一步,就是將陸韻婷改名換姓安插到黃承泰身邊,讓他一步、一步走進陷阱萬劫不復。


在此同時,林偉一面控制住意外收養的趙清竹,另一方面進而得知張季嫙的存在,陸威不過是信手拈來地笑,「哦?那就讓趙清竹將張季嫙推向李靜恩身邊啊,妳說,如果黃承泰跟張季嫙有一天搞上了,是不是很有趣?」


陸威不過是想看看趙清竹痛苦的模樣罷了,而林偉不過是想藉機報復黃承泰,一邊讓李靜恩對他死心,一邊斷他後路,要他兩邊都要不得、走不了。


只是陸威沒想到的是,陸韻婷真為了黃承泰動情,這是他不容失序的意外,黃承泰不知道那就是陸威的女兒,竟私下找陸威求助,陸威冷冷地應了。


不出多久,陸韻婷肚中的小孩沒了,自主意識也沒有了。


林偉看在眼裡,不寒而慄。


將張季嫙推向黃承泰身邊有多容易?將張季嫙引渡到李靜恩面前又有何難?


他完美的棋局如個四面八方的蜘蛛網,一張一吐纏絲綿繞,將五個人困進迷宮之中,互相殘殺撕咬。


林偉不會是例外。


首先失去控制的是黃承泰,只因為他得知張季嫙與李靜恩走一起後,他近乎發狂癡顛,陸威對此感到頭疼,於是吩咐林偉將他丟進火場裡,計畫裡沒有張季嫙,但是,林偉私自也將她扔進去了。


要是張季嫙消失了,妳會不會想起我?李靜恩,妳說呢?


一場火警,是陸威給戴蒙的警告,也是他給黃承泰的教訓,殺雞儆猴並不足以他越漸貪婪扭曲的心,於是他將腦筋動到陸瑾宸身上,再聯想到李靜恩與陸瑾宸不凡的曾經,他便張狂地笑。


林偉對那些年的事並無完全釋懷,於是他應了。


那場血腥的月夜,痛下毒手的林偉見到李靜恩臉上的懼色,他竟覺得如此甘甜,那是自虐般的上癮。


那是第三『六』。


六個人荒誕可悲的過往,纏在一起終成一個打不開的死結,葬於心頭肉。


六六六,意指——惡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