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4弹 约会?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8
点击:1415
章节字数:81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老实说,原本一个人住的大房子突然多出来几个人是非常不习惯的。

在忙碌了一天之后回来冲个热水澡然后盖上被子倒头就睡——这是亚里亚的日常。

可是现在她必须时刻警惕。

比如在上洗手间之前必须敲门——因为说不定里面刚好是正脱下衣服准备洗澡的白雪。

睡觉的时候不能松懈——因为理子会「不小心」把亚里亚当成等身抱枕。

还有无论做什么都会感受到雷姬毫不掩饰的紧盯着自己的视线和贞德恨铁不成钢的叹息。

以上情况已经持续了数天。

「——所以说啊,这些是给亚里亚的!」

女生寮7楼的某间宿舍的客厅里响起这样的声音。

「为什么啦!明明都有准备每个人的份,为什么亚里亚的不一样!」

理子比从座位上站起的白雪更有气势地用力拍了下桌子。

「……食、食材都用完了所以——」

「明明只有给亚里亚准备了好东西!小雪偏心!」

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不、每一餐都会出现。

「理子知道了!」

理子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举起双手。

「小雪对亚里亚这么好是不是喜欢上亚里亚了?」

「唔……」

「嗯~」

「我……」

「是不是~」

即使隔着餐桌,白雪还是被理子每说一句话就靠近数公分的脸逼着向后退。

「才、才不是!」

虽然贞德和雷姬完全不在意她们的对话,甚至习以为常,不如说她们什么时候没有针锋相对才是怪事——尤其是关于亚里亚的。

但是白雪很在意。

「固执冲动、又是小孩子脾气,从不听别人把话说完,动不动就会拔枪。」

被理子逼急的白雪一个个数着亚里亚的缺点。

「亚、亚里亚什么的——」

最后大声地喊了出来。

「最讨厌了!」

「我回来——」

……

时间仿佛在门被打开的这个瞬间停滞了。

——外出早锻炼的亚里亚抱着纸袋站在门口。

理子她们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似乎在用眼神交流着什么——但是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怎么了?」

亚里亚不明所以地关上门,在玄关换好室内鞋走进客厅。

「怎么都不说话?」

亚里亚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气氛不对劲。

自顾自地坐到沙发上、把纸袋放在自己的身边,按下遥控器把暂停的游戏画面切换到动物世界频道。

——呼。

不知道亚里亚是不是听到什么的白雪松了一口气。

「啊啊啊!别关掉啊!理子没有保存啊!」

晚了一步的理子扑到亚里亚身上想抢走遥控器。

「谁管你啊!」

亚里亚用手抵住理子的额头,把她往远离自己的方向推开。

顺便一提,亚里亚的伤已经痊愈了。

「明明亚里亚占了理子这么多福利,连这点小小的请求都不行吗?」

「噗!什么福利啊!」

理子突然放开亚里亚,从胸前拿出一本像侦探手册一样小型的记事本。

「亚里亚可不能做了之后不负责噢,这些理子全~部~都记录下来了。」

这么说着的理子摇了摇手上的记事本。

亚里亚下意识咽下了口水,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往沙发里靠了靠——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理子等身抱枕、理子靠垫、理子挂件、还有还有!」

理子一页页翻着记事本,直到某一页突然停了下来,把它反过来放在亚里亚面前。

「理子最近在网上看到的特制浴巾!听说遇水之后能把一种图案变成另一种样子。」

「……呃!!」

进入亚里亚视线的是两种不同形态的理子——更准确的说是理子用铅笔画的自己的样子。

在左页上画着的理子穿着兔女郎女仆装,一手放在胸前,一手拉着大腿前方裙子的下摆,脸上羞涩的神态非常逼真。

而画在右页上的则是几乎全裸着的理子——兔女郎女仆装仿佛被强硬拉扯过一般凌乱地散在旁边,两手不知所措地放在嘴边,眼睛迷离般小心翼翼地斜视着前方,双腿呈八字形紧紧并拢。

「W、What!?这、什、什么啊这是!」

如同受到重击一般,亚里亚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她连说话都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但手却去抢理子手里的记事本。

「哎哟,好危险。」

亚里亚的反应在理子的意料之中,她及时把记事本收了回去。

「给亚里亚看已经是提前剧透了噢。这可是理子的设计稿,不能外泄的说。」

「谁管你啊!」

亚里亚从沙发上跳起。

「你好歹也是女孩子吧,看那、那种画、不、不会羞、感到羞……」

她低着头用手指着理子,激动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女孩子看女孩子有什么好害羞的。」

理子一本正经地两手叉腰,认真地更正亚里亚的观点。

「温泉、游泳、更衣都是女孩子和女孩子在一起的呀,亚里亚这么脸红是不是喜欢上理子了呀~」

「胡、胡说八道!」

嘴上斗不过理子的亚里亚立刻拔出了裙子底下的Government。

「给我!」

直觉告诉亚里亚,理子手上的记事本里记着一些可能会让她名声扫地的东西——即使绝大部分都是虚构的。

所以她必须拿到那本记事本。

然后,彻底销毁。

「初稿可不行呢,亚里亚这么喜欢的话理子给你重新画一幅更好的。」

「谁会要啊!那东西给我!」

亚里亚重复着刚才的话,伸出空着的手向理子靠近一步。

「亚里亚一会说不要一会又说要,明明是口嫌体正直!」

理子像护着宝贝一样把记事本放在身后。

「给我!」

「不给!」

亚里亚举着没有子弹上膛的Government威吓理子,理子则是巧妙地用沙发、靠垫、茶几这些东西躲避着。

就像小孩子吵架那样,两人一如既往地闹了起来。

「理子!」

亚里亚跳上沙发,张开仿佛要把理子吃掉一样的双臂,从上面跳了下去。

咚。

记事本在争执中从理子手里掉落。

「啊,那是理子的——」

「休想。」

理子不顾亚里亚正压在她的身上,用匍匐前进的动作向前爬着。

「好,到此为止。」

白雪从地板上捡起记事本——宣告了这场闹剧的结束。

「这东西就先放我这里了。」

「不行不行!」

理子耍赖似地捶着地板。

「那是理子特制亚里亚专属的纪念品!只属于理子和亚里亚的秘密!」

「喂!」

亚里亚用手刀砸了理子的脑袋。

通常来说越是不想让别人看的秘密就越会引起好奇。

况且……那个人还是白雪——以亚里亚的大脑就算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为什么白雪会对她的事情这么关心。

「白雪,那个、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在某些方面特别迟钝的亚里亚——甚至比不过金次——不自觉地在白雪已经冒火的头上扇了一把能让她火气更旺盛的风。

「重要!重要!超重——唔唔唔!」

「给我少说几句,被白雪听到——」

「亚——里——亚——」

乍一听是很温和的声音,但其中却包含了让人无法忽略的怒气。

「!」

从吵闹中停了下来的亚里亚突然挺直了背脊。

「能跟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吗?」

白雪拿在手上的记事本被翻到理子「自画像」的那一页。

「咕唔……」

亚里亚倒吸了一口冷气——直觉告诉她,白雪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7月2日晚上。」

白雪翻过几页,读着理子写下的日记。

「理子在亚里亚熟睡的时候发动了夜袭,虽然失败了,不过靠在亚里亚的手臂上睡觉成就get。」

「7月3日早晨,理子趁亚里亚外出锻炼的时候偷偷进了亚里亚的房间,在亚里亚的枕头下面放了理子亲手做的理子挂件。」

每读一段文字,白雪就会往前踏出一步。

「理子!你居然——」

「亚里亚。」

「……是!」

「现在是我在陈述你的犯罪事实,稍后会根据你的认罪态度来进行判决噢。」

(什、什么啊!把我当成犯人一样!)

(怎么看都是理子的犯罪记录吧!为什么会犯人会变成我?)

这些话亚里亚不敢说出口。

「啊,居然还有这里。」

在由理子写下的「亚里亚的犯罪记录」里有这样一个案例。

「还是7月3日早晨,吃早饭的时候理子——」

读到这里,白雪突然停了下来——两只手紧紧抓住记事本,几乎要把那张纸撕破。

她闭上眼睛调整呼吸,然后睁开眼睛继续读了下去。

「……理子把亚里亚吃掉一半的烤肠吞掉了,间、间接、k、ki、ki——神崎·H·亚里亚!!」

白雪大喊着亚里亚的名字。

「你这只、偷 腥猫!!」

「咦!?」

咚。

色金杀女被白雪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拔出刀鞘、砍入地板——深度足足有数十公分。

而亚里亚和理子则是凭借武侦般的灵敏反应躲过了刚刚的攻击,此时正站在色金杀女的旁边双手高举过头顶、额头直冒着冷汗。

「白白白雪、冷、冷静一点……」

「多说无用!」

没有给亚里亚申诉的机会,白雪只靠着理子的「证词」就下达了亚里亚的「死刑」判决。

白雪转动刀柄,将色金杀女拔出地板的同时顺势从斜下方往上挑起刀刃向亚里亚发动了攻击。

铮。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啊!」

亚里亚迅速从裙子底下拔出Government,用枪身挡住了色金杀女。

「我要生气了。」

「确实。会在外面勾搭妾是身为妻的失责,可是冷落妻难道不是你先做错吗!?」

白雪用力地把色金杀女往亚里亚那边压过去。

「……哈?」

正在思考白雪在说什么的亚里亚只是稍微一分心就立刻处于弱势——色金杀女的刀刃越来越贴近她的脸。

「给我用身体记住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然后给我好好去赎罪吧偷 腥猫!」

亚里亚用两把Government夹住色金杀女的刀身,然后突然侧开身体让来不及收力的色金杀女把沙发砍成了两半。

「……」

倒吸了一口冷气的亚里亚矫健地绕过白雪,从她身后跑向被雷姬刚刚外出时打开的大门。

——顺便一提,理子早就躲到卧室的走廊里往客厅看好戏,贞德拿了两片面包和烤肠放在餐盘里、拄着被她当成拐杖的杜兰达尔打算回卧室看漫画,雷姬背上装有SVD的大型背包带着灰松出门散步。

「给我、站住!」

白雪用力拔出嵌入高等木材的色金杀女,在亚里亚快要离开大门的时候把它当成飞镖扔了过去。

「嘿!这点本事才——诶?呜哇!」

亚里亚反手用Government把色金杀女弹开。

正当亚里亚以为自己能逃掉的时候,她错误估算了白雪这次扔色金杀女的力度——反作用力把弹到了亚里亚往走廊护栏上。

亚里亚没有来得及把话说完就看到色金杀女的刀鞘朝自己飞过来——给了她最后一击。

接着,娇小的身体跃过了护栏。

亚里亚就这样从7楼掉了下去。

刘海挡住了白雪的眼睛,她冰冷地发出了「哼」的声音。

「下地狱吧,偷 腥猫。」


「欢迎再次光临。」

便利店的自动门响起「叮咚」的声音。

「……呃。」

从店内走出来的少年与从店外想要进入店内的少女撞在了一起。

沉默了大概有数秒的时间,一直低着头的少女终于开了口。

「金次,你想被开洞吗!?」

不可思议的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与她娇小可爱的外表不相符的话却让金次感到「她是认真的」。

顺带一提,在她说话的同时,她的手也往裙子下摆伸了过去。

「对、对不起!」

金次大喊着「万分抱歉」——差点就要用土下座向亚里亚道歉。

「唔……」

被金次强行拖走的亚里亚坐在长板凳上吃着从金次那抢来的饭团。

可是她只咬了一口就皱起了眉。

「还是白雪做的好吃。」

「那是当然的。」

金次点头同意。

「能大清早做出像年菜这样的早餐也只有她了吧。」

武侦高里擅长料理的女生并不少,只是像白雪这样会在一顿早饭上花时间的女生几乎没有——她们更愿意想办法提高自己的武侦等级。

至于像亚里亚这样不会料理又很忙的学生不是去便利店就是买泡面,总之对能填饱肚子的料理不会有高要求。

虽然这么说,不过亚里亚对某些方面的要求还是很高的,只不过学会适应也是必须的。

「白雪今天没去你那吗?」

「嗯?」

「她不是最近一直住在你宿舍吗?有她在你还会出来买便当?」

以前有幸尝过几次白雪料理的金次不由得想念起她的手艺。

「……被赶出来了。」

「哈?」

「被她逼着从7楼跳下来了。」

亚里亚放下只吃了一口的饭团叹着气。

「咳咳!」

正喝着咖啡的金次被自己呛到。

「真、真亏你毫发无伤啊。」

以前有见过白雪跟亚里亚战斗的场面。

——那个时候亚里亚为了抓住贞德硬要做白雪的保镖,金次的宿舍几乎每天都会被两人的「死斗」波及。

从那种战斗的惨烈程度来看,亚里亚从7楼掉下来能够平安无事也能算是「奇迹」了。

「啊?」

亚里亚用「你在说什么」的语气看向金次。

「那种高度不可能会受伤吧。」

武侦高规定每个学生都要穿武侦制服和携带刀枪。

携带刀枪是因为要执行任务,穿武侦制服是因为制服可以保护他们。

男生的皮带上有钢索——从高处落下的时候可以减缓落下的速度。

在女生的制服上也有配有同样的必需品。

「……也是。」

金次的大脑转了一圈之后突然接受了亚里亚的说法。

——虽然对普通人来说不可思议,可是武侦高的学生都不是普通人。

「嘛,别担心。」

金次友好地拍上坐在他旁边的亚里亚的肩膀。

「只要你说几句好话,白雪很容易就会原谅你的。」

「……唔。」

以「肯定是亚里亚做错了事」为前提好心提出了建议,可是亚里亚也没有像平时那样拔枪反驳「为什么是我做错了事」——似乎是在思考什么想不通的事情。

「对了,你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吧。」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的金次决定换个方式。

「明天?」

亚里亚把手机拿出来按了那个写着「日历」的图标。

「嗯……7月7日,没什么特别的任务要做呢。」

「喂!你不会把我拜托你的委托忘记了吧!」

亚里亚回想起来确实在第一学期结束之后有接到金次的委托——因为学分不够而拜托她帮忙便衣警卫的事情。

「啊,你是说便衣警卫的事情?明天就要去了吗?」

亚里亚才不会说因为太轻松所以忘记了。

「才不是!」

金次不禁用双手抱住了头。

对亚里亚这样反应迟钝的类型用语言是说不通了。

「手机给我。」

「……嗯?」

虽然有疑问但还是把手机递给金次。

——『明天晚上7点,我在上野站的大熊猫前等你。』

手机的屏幕上出现了这样一句话。

「这样你该明白——」

「原来如此,是作战会议吗?」

亚里亚恍然大悟。

「虽然是简单的工作也要认认真真地完成,稍微对你有点刮目相看了呢金次。」

只追求『武力至上』、『随机应变』的亚里亚并不擅长在战斗前决定攻受防备这样细节的事情。

她拿过自己的手机,在发件人那一栏里添加了理子、白雪、雷姬、贞德她们的名字。

「嗯……我记得她们都是要去的吧,好。」

然后点击发送。

「住手啊你这个笨——咕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亚里亚的拳头亲切地照顾了。

(这家伙……没救了……)

倒在地上的金次这么感叹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