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3弹 第一学期的结束和暑假的开始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177
章节字数:56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明里和高千穗把车准备好要送亚里亚去医院的时候,身体素质超好的亚里亚就已经恢复了意识。

但是她没有说话,只是闭着眼躺在地上。

「你们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

最先意识到亚里亚醒来的理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站起身这么对明里她们说。

「诶?可是亚里亚前辈——」

「亚里亚醒来之后……需要时间休息。」

金次收到理子的暗示也这么说着。

「可、可是——」

「——明里。」

志乃拉着明里的衣角。

「志乃?」

「抱歉,远山前辈。」

明白金次话里意思的志乃对他和理子鞠了一躬。

「神崎前辈就拜托你们了,我们先告辞。」

「失礼了。」

「等、志乃……」

「如果明里是神崎前辈的话会怎么想?」

「……」

志乃的话让明里闭上了嘴。

——丢脸。

这个词立刻浮现在明里的脑海里。

亚里亚在强袭科这么多人面前被加奈打得落花流水。

如果在这种时候还要接受战妹的关心,她肯定会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因为自己实力的不足而被人关怀——对亚里亚来说没有比这更丢脸的事了。

非常了解亚里亚个性的明里只能被志乃半拖着离开了训练场。

「理子姐姐大人,麒麟也先告辞了。」

麒麟拉了拉莱卡的衣角。

「呃、失、失礼了。」

直到听不到第4个人的脚步声,金次才松了一口气。

「那个叫佐佐木的孩子,和白雪一样善解人意呢。」

(从战妹身上能看到战姐的影子……小夹和我都很累呢。)

理子看着躺在地上的亚里亚耸了耸肩。

「对了,金君的伤不要紧吗?」

「啊、还好。」

金次用手抚摸着被子弹擦到的腰间——那里肯定会有一片淤青。

「比起我来——」

「——加奈是谁。」

躺在地上的亚里亚睁开了眼睛。

「你、已经醒了吗?」

金次不禁为亚里亚超人般的恢复能力感到惊讶。

「别把我想得那么弱。」

「喂、还是不要乱动——」

金次来不及阻止亚里亚胡乱逞强,她就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即使脚步不稳差点摔倒。

「真是让人操心啊。」

理子立刻从旁边搀扶住亚里亚。

「……」

亚里亚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被理子看到这幅样子……很丢脸——至少亚里亚是这么认为的。

这里面大概也有把理子当成对手、不想被她小看的骄傲吧。

她轻轻推开理子,仅凭自己重新站稳。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亚里亚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情绪。

「喂、亚里亚——」

「——我的猎物怎么能被其他人杀掉。」

在金次解释之前,理子先一步撇清关系。

「那么~在亚里亚拔枪之前理子要逃走了噢~」

双手举过头顶敬礼的理子朝背对着她的亚里亚做了个鬼脸,然后一蹦一跳地离开了。

「喂——」

金次来不及叫住理子,转过身的时候却看到亚里亚毫不在意地正在捡掉在地上的Government。

「喂、亚里亚。」

「嗯?」

「什么『嗯』啊!你就这样让她走了!?」

「不然怎么办。」

亚里亚把已经空仓的两把Government放回枪套。

「刚才如果不是理子——」

「我知道。」

亚里亚打断了金次的话。

原本在金次出现的时候身体就已经达到极限的亚里亚应该是不知道理子赶来帮她的。

可是——

亚里亚看向自己的右手——她能感觉到。

在失去意识、全身发冷的时候好像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包围着她。

「那你到底在别扭什么啊。」

金次叹了口气。

「虽然你们都不说,但是我能感觉到。我的直觉可是很准的。」

亚里亚的双手抱起腰。

「那个叫加奈的女人是你的熟人吧,跟理子也很熟吧,所以……」

「所以?」

「……不甘心。」

亚里亚一甩头把脸转到旁边。

「诶?」

「输给跟你们很亲密的那女人……我不甘心。」

金次突然明白了。

无论是金一的事情还是加奈的事情,身为当事人的亚里亚有权利知道这些真相。

可金次和理子都在瞒着她——即使是出于好意。

但是他们忘记了。

忘记了亚里亚的感受。

被身边关系最好的同伴隐瞒着的亚里亚的心情,他们没有考虑过。

「而且……」

——会被理子小看。

亚里亚小声地嘀咕着——但后面那句话还是被金次听到。

(什么啊,这种傲娇方式。)

金次摇着头耸了耸肩。

「喂亚里亚,你其实很喜欢理子吧。」

「什!……w、what!?you、你你你在说胡说什么啊,才才才不是那样!」

「我跟她是敌人噢!是死敌!」

亚里亚有一着急就会在话里加上英文的奇怪习惯。

(话都说不清了噢。)

「是,好,我明白。」

在心里偷偷暗笑的金次用手替亚里亚扇着风,让她冷静下来。

不想被在意的人看到自己输给跟她关系亲密的人。

——简直就像是恋爱中喜欢吃醋的女孩子。

即使是金次也不得不承认脸红羞涩的亚里亚……很可爱。


「平贺在吗?」

装备科最里面的房间门口响起了原本应该在医务室的亚里亚的声音。

「我进来了。」

「进门的时候小心脚下。」

哐当。

亚里亚刚走进门就听到里屋传来什么金属掉下来的声音。

「啊啊……」

几乎被埋在零件堆里的平贺抱头哭丧着脸。

「……在忙吗?」

亚里亚一边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的杂物——或许是重要的东西——一边往里面走去。

「上次的武侦弹抱歉了噢,我想尝试增加威力,不过好像失败了呢嘻嘻。」

平贺把工具放在地上,拍了拍沾有机油的工作服。

平贺制作的武器故障率很高——明明金次早就提醒过亚里亚,而且收费高得吓人。

不过武侦很少会自己制作弹药,所以也只能咬牙付费了。

顺便一提,身材矮小的平贺加上职业性的微笑会让一部分男生心甘情愿多来几次装备科。

「……崎同学,神崎同学?」

「啊,抱歉。」

正在思考为什么金次会问自己记不记得掉下地标塔之前发生了什么的亚里亚被喊回了神。

「真是的。」

平贺摇摇头,从亚里亚手里拿过她的两把小太刀。

「话说回来神崎同学,你不觉得你最近来装备科的次数太多了吗?」

她拔出其中一把小太刀查看起来。

亚里亚来装备科的次数多到只要一进门平贺就知道她又要修理小太刀或者是买子弹。

被平举着的刀身在中间的部分有点弯曲——似乎受到什么东西的重击。

「虽然有生意做我是很高兴啦,可是神崎同学是不是也要多关心一下自己呢。」

平贺把小太刀收回刀鞘放在工作桌的旁边,拿起工作本记录下亚里亚需要维修的物品。

被平贺提醒的亚里亚尴尬地别过头——刚刚去医务室的时候被那里的老师说教了。

「虽然是武侦,但是女孩子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能在身体上留下疤痕」。

像这样的话亚里亚听过不止10遍。

「那么,还有什么需要呢。」

平贺拿着笔抵着下巴。

「你来这不会只有这一件事吧。」

「……是、呢。」

被看穿意图的亚里亚轻声咳嗽了一声。

「我想问你知不知道有不容易折断的刀。」

从4月份开学以来,亚里亚的两把小太刀几乎每个月都会被砍断、折损。

先不说敌人确实很厉害,但也有她使用过度的原因。

「噗!神崎同学,再好、再锋利的名刀也会有被折断的一天。」

平贺无奈地摆着手。

「比起追求那个,你是不是应该多注意一点自己的使用方法呢。」

她拔出亚里亚的小太刀,把刀身横在她面前。

「你看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对于外行只知道使用的亚里亚来说,平贺说的那些专有知识太枯燥难懂了。

不过亚里亚也知道平贺对待这些装备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所以!神崎同学你太不爱护自己的搭档了!」

「抱、非常抱歉!」

「哎,虽然我也知道强袭科弄坏东西的几率很高啦。」

平贺叹了口气,对不爱护装备的亚里亚这么抱怨着。

咚咚。

从开着的房门那边传来敲门的声音。

「没打扰到你们吧。」

「贞、贞德!?」

站在门口的是穿着武侦高制服的贞德,让人在意的是她居然拄着拐杖。

「为什么你——」

「啊贞德同学,你的东西已经做好了噢。」

平贺把工作本夹在腋下,从堆放了很多刀剑的空桶里拿出其中一把。

「嗯。」

贞德连同剑鞘一起接过。

左手握住剑鞘、右手握住剑柄,两只手从相反的方向轻轻地拔出剑身的一截——那是一把剑身有点宽的短剑。

好像在哪里见过。

正当亚里亚这么回想的时候,眼前闪过了一道光芒。

「!?」

亚里亚条件反射地向后跃开,同时右手已经拔出了白银的Government。

「嘛,还不坏。」

贞德满意地点点头——不知道是在称赞手上的剑还是在说亚里亚的反应。

「啊啊神崎同学!别在这里开枪啊。」

亚里亚看了贞德一眼,然后收回了Government。

「你怎么会在这,还有腿怎么了?」

「在关心别人之前先照顾好你自己吧。」

眼角、脸颊、还有右小腿都被好好医治过,隐藏在衣服下面的肩膀、侧腹也有贴上药膏、涂上药水——只要站在亚里亚旁边就能闻到很刺鼻的医药味。

左手也被重新打上的石膏——亚里亚离完全康复又远了一段时间。

「……」

听贞德的语气应该是从理子那里听说亚里亚败给加奈的事情了。

「平贺,我过几天来拿刀。你过来下。」

这么说着的亚里亚没有顾及到腿受伤的贞德,把她强硬地拉走。

亚里亚把贞德拉到没人经过的角落里,用身体挡住能够离开的路线。

然后右手用力地拍在墙壁上,单刀直入地直奔主题。

「贞德,你知道加奈吧。」

「知道——」

「那好我问你——」

「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

贞德反而用双手抱着腰、靠在墙壁上。

「就算我告诉你,你又能做什么。」

「我早就说过了——」

——你这样是不行的。

贞德再次重复着这句话。

「唔!……」

贞德的话戳到了亚里亚的痛处。

刚刚输给加奈、被加奈打到站不起来的情形仿佛就在眼前。

不管多么的不甘心、嘴硬,可身上的伤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亚里亚——她做不到。


「……哈?为什么我要帮你去做那种事啊。」

亚里亚一边走在女生宿舍7楼的走廊里,一边接听电话。

顺便一提,今天是暑假前的最后一天上课。

原本应该是教导明里她们「要时刻保持警惕」的暑假前最后一课也以「强袭科神崎·H·亚里亚的不败神话」被打破而结束。

「话说回来你的学分居然会不够,居然还会留级?」

电话另一头的金次用『你以为是谁害的』这样的语气喊了回来。

接着用亚里亚能想象得到的土下座般低声下气的声音向亚里亚求救。

『拜托了!只要拿到1.9个学分就可以。』

『而且只是赌场的警卫工作,对你来说很简单吧。』

金次接下的委托是港区赌场「台场金字塔」的便衣警卫工作——马上就要暑假了,在第二学期开学之前金次必须修满学分才能不留级。

那是近年才在日本得以合法化经营的公营赌场之一,雇佣武侦在场内当做保镖也是常有的事。

不过因为几乎不会出现事件,所以在武侦界被轻视为「会身手迟钝的工作」。

「我倒是希望你能接点有骨气的任务。」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那样的话我帮你也会有点干劲。」

『还是伤员的你在说什——』

「我挂了。」

『非常抱歉!』

仿佛透过手机就能看到金次那张没有干劲的脸,亚里亚不满地咂了下舌。

『拜托了亚里亚,只有你才能拯救我的危机啊。』

「嘛,姑且你也算是我的搭档之一。」

『嗯嗯!』

「我算一个的话剩下还有2个你打算怎么做。」

『你答应的话白雪她们一定会答应的!』

「……哈?」

金次说出亚里亚的大脑无法理解的话。

『就这么说定了,报酬我会给你安排好的。』

「喂——」

没等亚里亚再追问清楚,电话已经被金次挂断。

「什么啊这家伙。」

亚里亚看着发出「嘟嘟嘟」的手机发呆。

「居然挂我电话!下次一定要给他开洞!」

「是远山?」

「嗯,那家伙——」

声音在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止。

「我说,你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亚里亚收起手机,瞪视着走在她身边的贞德。

「会有一段时间吧。」

「啊?」

「我会在你那住一段时间。」

贞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哈?」

亚里亚觉得今天很奇怪。

不止金次就连贞德说的话她也听不懂。

「因为你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蠢事,所以远山拜托我把你看紧点。」

……

让人火大。

冷静下来的亚里亚知道贞德是担心她一时气急、没头脑地去找加奈算账,可这种把她当笨蛋的态度还是让亚里亚不爽。

「啧。」

亚里亚在心里劝说自己不要跟残疾人计较——贞德的腿受伤了,痊愈需要2周。

「嗷呜。」

转角处传来如同狼一般的吼叫声。

(这个声音是……)

「灰松?」

银狼正好好地坐在那里。

「亚里亚同学。」

正当亚里亚想着为什么灰松会在这里的时候,熟悉的冰冷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雷姬?你怎么会在这?」

「因为亚里亚同学一直没有回来。」

「……你来了很久了吗?一直在这里?」

雷姬点点头。

亚里亚无奈地叹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雷姬会来找自己,不过也不能一直让雷姬站着。

「先进屋再说吧。」

「亚里亚同学。」

「嗯?」

「从现在开始我会保护你。」

「……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亚里亚的大脑运转不过来。

她把自己从头到脚重新检查了一遍。

名字是神崎·福尔摩斯·亚里亚。

今年16岁、生日是9月23日、处女座。

身高是1米42、体重是34kg、三围是……

所有关于她自己的数据都重新确认一遍。

结论是她没有失忆,也没有脑震荡,更没有半身不遂、全身瘫痪。

可在这不到短短的5分钟内,这是她听到的第2遍「我要保护你」。

顺便一提贞德被金次拜托了——『只有这段时间也好,请你们陪在亚里亚身边保护她』。

亚里亚很确定这不是她自身的问题。

「那个雷姬——」

嘭。

大概离转角处相隔2、3个房门的地方传来开门的声音——但比普通的开门更加响,几乎是用甩的。

「你别太得意了!等——」

熟悉的声音突然停止了。

「亚、亚里亚!」

那是穿着红白色巫女服的白雪,而那间被大力甩开房门的房间正是属于亚里亚的宿舍。

「白、白雪……」

亚里亚咽了下口水。

脚下不自觉地向后倒退着,从心底的深处涌上一股不安。

「哪里哪里?亚里亚回来了吗?」

在看到那道金色的人影之后,亚里亚的头忍不住地疼痛起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