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8弹 维拉德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123
章节字数:40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横滨地标塔。

高达296米、共70楼。

是日本最高的大楼及第三高建筑。

大楼49楼以下作为办公与零售用途、49至70楼为旅馆——在高273米的69楼设有观景台。

换好武侦高防弹制服的亚里亚和金次正乘坐拥有世界第二快的电梯前往最高层。

「亚里亚。」

从电梯下来后还要走一段楼梯才能到地标塔的屋顶。

金次趁还没见到理子之前叫住走在前面的亚里亚。

「嗯?」

「这个给你。」

金次拿出从地下室偷出来的十字架,把它放在亚里亚手里。

「你去交给理子,然后跟她好好谈谈。」

「……」

亚里亚呆呆地看着手上的蓝色十字架。

「喂喂。」

金次无奈地耸了耸肩。

「说是朋友,可处处带着火药味。说是敌人,可感觉却更暧昧。」

「这种不近不远的距离,你也不想和她就一直这样下去吧。」

「……多管闲事。」

亚里亚撇撇嘴,握着十字架转身向天台入口走去。

「这可不仅仅是你们两人的事噢,我这么热心也是有我个人原因的。」

金次不死心地在亚里亚背后继续说着——他看到了亚里亚眼中的犹豫。

「整天被你们的子弹波及的我也要好好考虑下以后的人生啊。」

「喂亚里亚,我说亚里亚你听到没——」

「金次。」

亚里亚在天台的入口停下脚步。

「……我已经决定这次任务结束之后回英国。」

嗒。

皮鞋踩着水泥地的声音停止了。

金次站在距离亚里亚有4、5个台阶的地方睁大了眼睛。

自从亚里亚出现的那天,金次的生活被彻底改变了。

原本一心想要离开武侦高的他——虽然现在这个愿望也没有改变——一边吐槽这种生活的不正常,但同时也把这种充满硝烟味的生活当成了日常。

他没有想过亚里亚会说出突然离开的话。

也无法想象如果理子、白雪她们知道的话会怎么样。

但是毫无疑问,亚里亚的出现让金次周围的所有人都改变了。

同班同学的理子居然隐瞒了这么多事情、白雪似乎变得更容易和别人相处了、终于能看到雷姬人性化的一面。

亚里亚就像一颗子弹打破了原本正常运行的生活轨迹。

「下个月,妈妈的开庭日期定在下个月。」

亚里亚没有察觉到金次的反应,她垂下头让额前的刘海遮住了她的双眼。

「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这次的任务能抓住维拉德就好了,我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可是……」

维拉德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在这了——无论是贞德还是小夜鸣都告诉过他们。

「在日本能抓到『武侦杀手』跟『魔剑』,我已经很满足了,剩下的那些家伙我回到英国之后会继续想办法。」

从亚里亚的嘴里说出了理子和贞德的称号。

「那家伙……遵守委托最好,如果不遵守的话……」

亚里亚紧紧攥着十字架,手心因不知名的焦虑感而冒着冷汗。

「我真的、不知道拿她怎么办。」

理子仿佛是长在亚里亚心里的那根刺。

最开始不小心碰到的时候不会在意,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这根刺越扎越深。

直到某一天想拔出来的时候,它已经跟身体融合在了一起、无法取出。

「金次,我是不是……」

——很没用。

后面半句话亚里亚说不出口。

不、准确地说她狠狠咬着下唇不让自己说出半句示弱的话。

啪嗒。

搭在亚里亚肩上的厚实的手让她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

「老实说,我没有让你一定要留下来的理由。」

「但是啊亚里亚。」

金次放下手,从亚里亚身边经过、走到更加前面的天台入口的铁制门前背对着她。

「在你做决定之前,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和理子好好谈谈。」

吱。

金次转动把手慢慢推开了这扇门。


禁止闲人进入的屋顶实际上是一个可以停放直升机的平台。

周围没有防护网,只有高低稍微有些差别的四个角。

站在这里能清晰地闻到从海面上吹过来的海风的咸味。

「Bonsoir(晚上好)。」

理子坐在大概有几层楼梯高度高起的直升机平台上翘着二郎腿。

「……!」

亚里亚有一瞬间的失神——她想起了4月的那个晚上。

理子说了同样的话——在她对亚里亚开枪之前。

同样的话、同样的语气、同样的人。

亚里亚用力摇摇头把心里的不安狠狠甩出去。

「理子,你没忘记委托的报酬吧。」

「当然啦~」

理子从直升机平台上跳下来。

金色的头发在风中飘动,两根不同于亚里亚的双马尾随着她连蹦带跳的动作上下跳动着。

理子一下子冲到亚里亚面前抱住她。

「别靠过来啊。」

亚里亚把理子往远离自己的方向推开。

「你还记得的吧,答应我跟金次的报酬。」

「嗯!当然!」

理子双手举过头顶向亚里亚敬礼保证。

「喏,拿去。」

再次确认理子会遵守约定后的亚里亚松了一口气。

她和金次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把握在手上的十字架递给理子。

「No、No。」

理子摇摇头,用说教的语气指导亚里亚。

「这种时候应该说『请让我为你戴上』才对。好,亚里亚不合格,再给你一次机会。」

把披在肩上的头发向上撩起,露出了白嫩的后颈。

(咕唔。)

金次立刻把视线移开,走到离两人更远的地方。

「亚里亚帮人家戴上嘛~」

「……」

亚里亚撇了撇嘴正准备走到理子身后,但理子却把头低了下来。

就这样帮我戴——理子的动作是这么说的。

如果在这里拒绝的话肯定会被继续说教,亚里亚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解开十字架上的项链扣,双手围上理子的脖子——谁都没有注意到原本被亚里亚握着的十字架发出了一闪而过的蓝色光芒。

女生都有体香这句话是正确的。

或许自己闻不到,但却能够清晰地辨认出身边女生的味道。

稍微踮起脚尖的亚里亚就能闻到来自理子的清新的香草香味——虽然亚里亚和理子的身高差不多,可是如果要给理子戴项链的话就不得不这样做。

(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

一边责怪自己总是会在某些事情上被理子牵着鼻子走,一边红着脸为理子扣上项链扣。

「好了。」

「呵呵~」

理子在亚里亚侧过头的瞬间将香草味的清香留在了她的唇上。

「什!」

直到金次出声亚里亚才反应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自己隔开数米、正在笑着的理子刚刚做了什么。

「……你你你在做什么!」

亚里亚惊讶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在第一步的时候就差点让自己的左脚踩到右脚。

「那是我的fir、first ki、ki、kiss啊!!」

「No、No。」

理子一手插在腰间、一手摇着食指。

「刚刚的反应在理子线里可是会降低好感度的喔。」

「亚里亚触发的剧情完全不对嘛,不好好利用理子教的知识来回应的话可是会直接打通bad end的喔。」

「嗯~评分的话呢勉勉强强是6分呢,顺便一提满分是100分。」

理子说着让亚里亚和金次都无法做出反应的话。

「我问你刚才在做什么啊!居、居然把我的fir、first……」

从心底涌上来的不知名的愤怒让亚里亚拔出了白银和漆黑的两把Government。

「亚里亚冷静!」

金次立刻跑到亚里亚旁边用手抓住因愤怒而颤抖着的枪身。

「亚里亚的报酬,忘记了吗?」

理子用事不关己的态度提醒亚里亚在红鸣馆的时候答应给她的香吻。

「不过居然是first kiss呢,明明已经16岁了。」

准确的说其实是亚里亚的第3个kiss。

第一次是在理子劫持的那家飞机上,不过当时亚里亚处于昏迷状态所以不知道。

第二次是白雪用人工呼吸救了溺水的亚里亚,不过她似乎只把那个当做急救措施、没有看成是first kiss。

而第三次……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被夺走的。

「啊,刚刚的不是理子的first kiss喔~」

「啰啰啰嗦!」

被捉弄的愤怒感支配了的亚里亚推开金次,把Government对准了理子。

「我一定要在你身上开个——」

亚里亚的动作在这个瞬间停止了——两把瓦尔特P99的漆黑的枪口正对着她。

「亚里亚不,奥尔梅斯4世。」

这是里理子的语气。

「这是我的bad end。」


唰。

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亢奋状态的金次拔出了伯莱塔。

「亚里亚。」

「啊什么……理子!」

被喊回神的亚里亚握紧几乎快被她松开的Government的手,她打开了安全装置——只要扣下扳机,.45ACP的子弹就会向理子射过去。

但她只是紧紧地握着。

亚里亚的不好的预感被证实了。

理子背叛了。

又一次。

「我有件事要问你。」

和完全失去主意的亚里亚相反,进去亢奋状态的金次试图从理子手上夺过这场战斗的主权。

「这个十字架有什么秘密。」

金次单刀直入地指出重点。

从刚刚理子的背叛和利用他们潜入红名管偷取十字架这几点来看,这一切都在理子的计划中。

那么问题在于这个就连维拉德都把它藏在地下金库里的十字架到底有什么秘密。

「亚里亚。」

明明是金次在说话,但理子的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亚里亚。

「你有、被人叫过『繁殖用母狗』吗?」

「呃!」

亚里亚的瞳孔突然皱缩,她不自觉地向后倒退了几步。

「不是经常有恶毒的宠物商为了繁殖出受大众喜爱的犬种,把狗塞到笼子里虐待的新闻报道出来的吗?就是那个啊、那个。就是那个的人类版。」

亚里亚想起来了。

「生活在狭小的笼子里、只是为了生下后代而给予最差劲但又能活下去的烂肉和泥水。」

她听贞德说过,理子被维拉德监禁的事情。

「想像一下吧。」

理子如同拥抱亚里亚一般张开双手。

「这么说……」

贞德说的都是真的——亚里亚没能把话继续说下去。

「看来贞德跟你说了不少。」

理子一眼就看穿了亚里亚心里想的事情。

「但是别太得意忘形了。」

「说到底,你知道我什么?」

亚里亚同情的眼神让理子更加愤怒。

「只不过是从贞德那里听说我的一点过去就以为自己很了解我?」

「别让我发笑了奥尔梅斯!收回你的怜悯!!」

轰隆。

从远处传来的雷声照应了理子的话,让亚里亚的肩膀颤抖起来。

「我……」

她慢慢地垂下了Government的枪口——面对已经背叛过她2次的理子,亚里亚仍然下不了手。

「少给我露出那种丢人的表情,拿起你的枪跟我一决胜负奥尔梅斯!」

砰!

理子朝着亚里亚脚下开了一枪。

「哦对对,金次刚刚问的事情就告诉你们吧。」

「这个十字架是母亲生前送给理子的,是我们一族的秘宝。」

「所以就算被关在笼子里的时候,也想着只有这个绝不能让别人夺走的……一直隐藏在口中。并且——」

唰啦。

理子的头发突然动了起来——如同被附上了生命——从背后拔出了两把匕首。

「什!」

金次是第一次见到战斗狂里理子的状态,他不由得发出惊讶的声音。

「某天晚上理子发现了。十字架不、这个金属能给我这种力量。我就是用这力量……逃出牢笼的啊!」

『双剑双枪』。

和亚里亚一样,但是却不同意义的通称那样,理子同时举起4把武器。

「今天!只要杀了你我就能证明我超越了曾祖父,我就能获得自由!」

「奥尔梅斯!为了我的自由,请你——」

无论是两把瓦尔特的枪口还是匕首的尖刃都指向亚里亚。

「去死吧——!!」

呲啦。

很轻声的电流声响了起来。

理子的身体突然僵在原地,原本想扣动扳机的食指一动也动不了。

「为、什么……」

不仅是理子,就连亚里亚和金次都被突如其来的转变惊讶到。

咕咚。

理子膝盖一软,正对着亚里亚跪在了地上。

然后就这样倒了下去。

「谁!」

亚里亚很快反应过来,重新举起Government对准理子身后。

只要对方是理子,亚里亚永远处于被动。

但如果对方不是理子,亚里亚就会立刻掌握当前的局势。

理子大概就是亚里亚的命中克星吧。

「小夜鸣……老师?」

少了理子的遮挡,站在她背后的某个人露出了身影。

「真是千钧一发呢。」

小夜鸣把手上的大型泰瑟枪扔在脚边——从理子的反应来看应该是电击枪。

然后他从胸口掏出手枪指着倒地的理子的后脑。

那是格吉鲁M74。

是社会主义时期的罗马尼亚所生产的自动手枪。

虽然是属于稀有手枪,但金次的注意力却放在小夜鸣的手臂上——之前打着的石膏已经拆下,完全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接着从他背后走出2匹和袭击武侦高保健室同样种类的银狼。

「不要动比较好喔。我已经命令过它们,只要你们稍微接近我一点就会袭击过去的。」

这是怎么回事?

即使小夜鸣已经做出警告,但是亚里亚的推理还是没能跟上事态的发展。

「你们看起来很熟啊,手臂上的伤也是和狼一起演的戏吗?」

金次试探着问。

「你不觉得比起你们两个在红鸣馆中的表演,我的表演更好吗?」

小夜鸣说话的同时,他身边银狼叼起理子的手枪和匕首从楼顶扔了下去。

「请你们两个就这样不要动喔。这把枪可是30年前制造的劣质品,扳机很松的。要是不小心把罗宾4世杀了可就太可惜了呢。」

「!!」

理子的身份应该只有亚里亚和金次知道才对,为什么小夜鸣会知道理子的真名。

「你、为什么会知道理子是罗宾4世……难、难道你就是维拉德吗!?」

亚里亚的推理无关线索、不按常理,是不能称为推理的推理。

总之她是根据直觉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不过面对亚里亚的夸张到让理子都无法相信的推理,小夜鸣却摇着头笑了起来。

「稍微有点不同呢,不过他马上就要来了。」

「什!」

小夜鸣说着意义不明的话慢慢走到理子身边。

「在此之前,神崎同学你知道遗传基因吗?」

「啊?那怎么了?」

如同在给亚里亚上课一般,小夜鸣开始讲解之前金次为拿到学分而参加的有关遗传学的考试内容。

「遗传基因是反复无常的。它可以创造出遗传了父母各自长处的优秀孩子,也能创造出遗传了所有短处的无能孩子。」

「而这位罗宾4世,就是遗传失败案例中的典型。」

小夜鸣用看垃圾一样的嫌弃眼神看着倒在地上的理子,然后就像踢开垃圾一样重重地踢在理子头上。

「呜!」

「你在做什——」

亚里亚刚往前踏出一步,2匹银狼就发出了低吼。

「能不要动听我把话说完吗?」

「……」

亚里亚紧紧咬着牙齿没有说话。

「10年前,我接到维拉德的委托对罗宾4世的DNA进行了调查。」

「原、原来怂恿维拉德……做那种无耻事情的人……就、就是你吗……!」

理子抵抗着电击带来的麻痹感,转过头狠狠瞪着小夜鸣。

「虽然继承了罗宾家的血统,不过她——」

「住……住口!这件事情……不准说!」

「——完全!没有遗传到任何优秀能力。在遗传学上她就是个『无能』的存在喔。虽然这样的情况非常稀少,不过基因还是会造成这种案例的呢。」

「呜……」

理子闭上眼睛把头埋在地上,痛恨自己无能的泪水沿着脸颊掉落在水泥地面上。

无论如何都不想再听到的话从小夜鸣的口中无情地说了出来。

而且、被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知道唯独对手不能知道的亚里亚听到了。

「你应该最清楚自己的无能吧,4世小姐。我不过是从科学的角度再次证明了而已。」

「你连像初代罗宾一样自己1个人去偷都做不到,就算想像上代一样率领精锐……看吧,结果就是这样。无能是可悲的啊,是不是啊?4世小姐。」

悔恨、痛苦、不甘。

从紧紧咬着下唇的理子的嘴里发出充满复数情感的悲痛。

但是即便如此,小夜鸣仍然不肯放过她。

他的声音如同利刃在理子的心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伤口。

『怎么办亚里亚。』

『喂亚里亚!』

因为理子在小夜鸣手上,金次不敢做出会威胁到理子的动作,只能不停地用摩斯密码给亚里亚打信号,但都没有回应。

「让我来教育一下你吧,4世小姐。」

小夜鸣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金次放在地下金库的假十字架。

「人类,是由基因决定的。没有优秀基因的人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很快会遇到极限,就像现在的你一样呢。」

他一脚把理子踢翻过身,扯断挂在她脖子上的项链。

把刚才亚里亚给理子戴上的十字架夺走了。

「这种垃圾才适合你吧。以前你就是这么做的吧。」

小夜鸣把代替用的假十字架塞进理子的口中,然后用脚不停踩理子的头部、踢她的身体。

「呜、呜……」

「你给我住手!」

理子的悲鸣声把差点陷入小夜鸣的遗传基因漩涡的亚里亚拉了回来——亚里亚也是遗传学的「失败品」。

她再也忍不住,举起一银一黑的两把Government的枪口对准小夜鸣。

「住手?不、快了、他很快就要来了、还差一点。」

接着,如同在格斗游戏里给只剩最后一丝hp的对手重击结束回合一样,小夜鸣用力地踩在理子腹部。

「呜!……」

终于被小夜鸣折磨得失去抵抗力的理子连声音都发不出。

「好、就是现在,他来了!」

(这种感觉是……!)

金次瞪大眼睛看着小夜鸣。

Hysteria·Savant·Syndrome。

这是远山家的秘技。

可是为什么小夜鸣有这种能力。

正当金次充满疑问的时候,小夜鸣发生了变化。

不、准确的说是变身。

喀啦喀啦。

越来越响的雷声中,仍然能听到从小夜鸣身上的骨骼间发出摩擦的声音。

西装外套被粗暴地撕扯掉、肌肉迅速膨胀、皮肤上生长出野兽的皮毛。

在他上半身的皮肤上有3个如同白色刺青一样的眼珠花纹——花纹的位置和贞德画的一致。

简直就像、怪物。

「Cemaifaci……不、应该说初次见面。」

无论是声音还是体型都跟小夜鸣相差太远,可是小夜鸣就在亚里亚他们面前变身的。

「维、拉德……」

从亚里亚嘴里说出了这个怪物的名字。

突然看到自己一直要逮捕的怪物出现在面前,亚里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是,现在的我、是维拉德。」

接着维拉德单手抓起理子的头,轻松得将她提了起来——轻松到仿佛用力一捏就能把理子的头像番茄一样捏碎。

「好久不见了4世。」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