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7弹 红鸣馆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359
章节字数:41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即使知道任务的重要性、即使经过了训练。

但当亚里亚看到分配给她的房间的衣柜里放着十几套不同颜色、不同大小、不同款式的女仆装的时候,她还是在心里举了白旗。

嗡。

裙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亚里亚在进红鸣馆之前就被理子提醒过开启震动模式、关掉手机铃声。

亚里亚拿出震动了一下后停止的手机,打开后看到的是一条来自理子的短信。

『亚里亚有没有乖乖穿上女仆装呀~』

啪。

花了1秒的时间看完只有这一句话的短信之后,亚里亚用力合上了手机盖。

「那家伙!」

就在她忍住想给理子开洞冲动的时候突然意识到理子是不是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

亚里亚立刻在房间里搜查起来。

床底、衣柜、墙角、天花板的吊灯。

总之把所有能安装摄像头的地方都翻了个遍,最后还偷偷把打开房门查看走廊里是不是有人。

大概过了数分钟之后,拿在手上的手机再次震动。

『理子可没有在亚里亚身上装摄像头噢,亚里亚别浪费力气快点乖乖穿好女仆装。』

这种轻松的口气让亚里亚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变得更差了。

『亚里亚好好完成任务可以获得理子的香吻一个~』

把亚里亚了解得非常透彻的理子在数秒后又发出任务完成后的报酬。

「谁要那种东西啊!」

亚里亚急得把手机扔在床上。

不过多亏了理子的提醒,亚里亚再次意识到自己是来执行任务的。

她看着放在床上的黑白相间的女仆装撇了撇嘴。

在心里说服自己是为了香苗,亚里亚认命般地换上了女仆装。


『这座红鸣馆里似乎只有小夜鸣老师一个人。』

各自换好女仆装和执事服的亚里亚和金次正在打扫客厅。

因为怕偷人听到或看到,所以为了防止万一亚里亚和金次都没有说话而是用发出有规律的声音或者眨眼睛这样传递摩斯密码的方式来交流。

『嗯。』

接到亚里亚信号的金次一边用湿拖把拖着地,一边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这么大的地方也难怪要招佣人。』

『是啊。』

亚里亚走向楼梯旁放着的水桶,把抹布放进去弄湿。

今天是亚里亚两人在这里工作的第7天。

前任佣人在请假之前已经把要做的事情写在纸上,亚里亚他们只要按照上面写的去做。

因此金次做着给在地下研究室中的小夜鸣送报纸、接电话、模仿门卫等工作,而亚里亚要做的是拖地、擦玻璃等。

当然因为房子太大,打扫的工作是两个合作的。

顺带一提,三餐是金次负责准备的,亚里亚只需要负责上菜——亚里亚在料理方面有可怕的破坏天赋。

『你那里有什么发现。』

亚里亚拧干抹布给金次发了信号。

白天的时候各自收集情报,在工作的时候互相整合。

到了晚上所有人都睡着,而凌晨2点就是和理子约定好的定期联络时间。

「咳。」

金次做出因为劳累而停下来休息的样子,用手敲着自己的腰。

『别墅的四周都装了摄像头,除这以外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你那边呢?』

不过这么大的别墅如果没装防盗摄像头才会觉得奇怪。

『我见小夜鸣老师进出过金库一次。』

亚里亚以慢慢擦拭扶梯的动作发出信号,金次活动腰和脖子的时候视线向那里看着。

『我看到了架子上摆着一个像蓝色耳环一样的小十字架。』

『那个是理子的十字架吗?』

『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是。』

金次耸耸肩,重新弯下腰拖着木制地板。

『维拉德居然会把理子的十字架藏在那种地方。』

「……」

亚里亚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知道金次的意思。

不是重要的东西不会锁在金库里。

但是十字架是理子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如果维拉德监禁理子是因为它的话,那就证明理子有什么东西瞒着他们。

亚里亚摇摇头,让自己尽量不要多想。

无论十字架有什么秘密,她现在的任务是把它偷出来。

轰隆。

「呀!」

突然的雷声让亚里亚的脖子缩了起来。

「啊,说起来这几天都会有雷阵雨。」

金次直起腰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的天变暗了。

轰隆。

「呜!」

「喂亚里亚……嗯?」

金次转过头看到亚里亚正蹲在楼梯上抱着脑袋发抖。

「你不会……怕打雷吧。」

「谁、谁说我怕——呜!」

刚刚抬起头的亚里亚被雷声吓得缩了回去。

「又是怕水,又是怕打雷,你还真是小孩子。」

「吵、吵死了……」

正在和雷声做抵抗的亚里亚完全没有意识到为什么金次会知道她怕水。

不过如果只要说出白雪的名字的话,就算是亚里亚也能明白。

因为亚里亚在溺水的时候被白雪救过——而且是用人工呼吸的方式。

幸运的是亚里亚现在没有反应过来,否则一定会从头顶到脖子都红透了。

「要不要去房间里躲一下?」

「我我我才没有怕!」

亚里亚把好心提出建议的金次当成让她害怕的犯人,以不服输的姿态强迫自己站起来——即使双腿扔在颤抖。

「看、看吧,我一点都不——呀!」

轰隆。

咚。

仿佛跟亚里亚作对一般,雷声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响。

亚里亚两腿一软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喂没事吧。」

虽然只有3、4个台阶的高度,但还是会疼吧,不过处于恐惧中的亚里亚并没有感觉到。

「呜……」

「哎。」

金次叹了一口气,用哄小孩子的口气把亚里亚扶起,让她坐在楼梯上。

「好好好,亚里亚最厉害了,不怕打雷不怕水什么都不怕。」

「开、开洞。」

哄小孩子的口气让亚里亚很不满,但现在的她除了嘴上说「开洞」以外也无法做出开枪的动作。

「对、对了我来说点有趣的事情吧。」

如果现在嘲笑亚里亚肯定会在之后被她开洞。

以这个前提为行动信念的金次大脑快速的运转着。

「你还记得上次吧,武藤偷偷录下白雪当拉拉队的视频。」

「呃、嗯……」

「之后被白雪的拥护者们狠狠教训了一顿——」

「啊啊啊!别让我想起来啊!不是更恐怖了吗!」

回想起自己被白雪误会、还被逼拿Government和M60对射,亚里亚几乎快把白雪当成噩梦。

「……无、无言以对。」

虽然两人说的不是同一件事,但是金次确确实实的明白亚里亚的感受。

他甚至在一瞬间把亚里亚当成同一阵线的战友——白雪一旦黑化成黑雪,真的很可怕。

(还是不行啊。)

金次耸耸肩,把白雪在潜入红鸣馆之前想通过自己对亚里亚传达关照的话咽了回去。

原因的话似乎是白雪不敢直接拨打亚里亚的手机——光是这点就让金次惊讶得合不拢嘴。

「……嗯?」

无奈摇着头的金次正在想还有什么办法的时候,他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属于亚里亚的手机——更准确的说,是手机上挂着的白色的狮豹挂件。

「亚里亚这是什么?」

「狮狮狮豹。」

(我当然知道这是狮豹啊。)

这句话金次没敢说出口,不过他想这个挂件可以作为沟通点。

「我没在市场上见过啊,哪来的?」

「抓、抓娃娃机……」

「噢?你抓到的?这么厉害。」

金次把手机递给亚里亚,自己也坐在了地上。

「雷姬、抓到的。」

「雷姬?真不像她的风格。」

金次的脑海里想起那个整天戴着耳机的三无少女。

「不过能让她做这么不符合她个性的事,除你之外我还没见到第2个。」

「雷姬不是你想的那样冰冷,虽然我也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但是我能感觉到雷姬很温柔。」

两人的谈话分散了亚里亚的注意力,她把一直抱着脑袋的手放了下去。

「她收养了那天袭击保健室的银狼。」

「什!?」

金次差点被自己呛到。

在仔细观察四周确定小夜鸣还在地下室之后,他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亚里亚。

「喂,那是维拉德饲养的东西啊,这么危险真的没关系吗?」

「放心吧,雷姬已经驯服它了。」

「……既然你们坚持的话。」

金次耸了耸肩膀。

「对了,再告诉你一件事。」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了两折的白纸。

「上次在音乐教室你离开之后贞德告诉我的。」

金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它打开。

「维拉德的弱点。」

……

「噗哈哈哈,这是什么啊,金次你画的真烂。」

沉重的气氛被亚里亚的笑声打破。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纸上画的与其说是维拉德更像是小孩子随手画的怪物,而且是超烂的那种。

「这不是我画的啦。」

「呃……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亚里亚用「我明白」的表情把手放在金次的肩膀上。

这样的动作让金次深深感觉到亚里亚在同情他。

「……贞德的意思是如果真的遇到维拉德,可以利用他的弱点来制造逃脱的机会。」

亚里亚一边听着金次的说明,一边看着贞德手绘的维拉德和他的弱点。

怪物的左右肩膀、右侧腹都有一个像刺青一样的眼珠花纹。

但纸上只画了这3个。

「第4个不知道吗……」

正当两人说话的时候,雷云不知不觉间从红鸣馆的上方偏移了。

唰。

金次从亚里亚手里一把夺过贞德的画。

「金次?」

「我知道你在想应对的方法,但这是以遇到维拉德为前提。」

金次叹了一口气。

「小夜鸣老师不是也说过吗,这座红鸣馆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而且近期也不会回来。」

金次能体会亚里亚为了香苗很想抓住维拉德的心情,但是就目前来说是做不到的。

他不知道把这件事告诉亚里亚是对还是错。


「FiiBucuros(太棒了)……」

潜入红鸣馆的第10天。

小夜鸣品着亚里亚倒在高脚杯里的红酒,对着窗外月光照映下的庭院玫瑰赞叹着。

他的餐桌上简易地放着一副刀叉和一盘烤肉,身后站着给他倒红酒的女仆装亚里亚,更后面一点的是抱着餐盘的金次。

「Doamne,te-aivorbilimnaromănâ?(呃,您这是罗马尼亚语吗?)」

亚里亚不自觉地以似乎是同一种语言的方式问小夜鸣。

「真是令人吃惊啊。」

小夜鸣没有一点被打扰到的扫兴,反而有种遇上同好的兴奋。

「你擅长语言学吗?神崎同学。」

「我以前在欧洲做武侦。老师您才是……为什么会罗马尼亚语呢?」

「因为这里的主人就是出身于罗马尼亚的啊,我们会用罗马尼亚语进行交流。」

金次默默地皱起了眉,隐隐约约捕捉到一丝不协调——小夜鸣说过他没有跟维拉德见过面。

难道是笔友之类的?

这样的疑问埋在金次心里。

「神崎同学你,能说多少国语言?」

「呃,17国。」

或许是经常在一起况且时不时会因为一点小事开枪的原因,所以金次才没意识到亚里亚其实很优秀。

「太棒了!真是惊人啊,而且是完全相同的数量。」

小夜鸣突然拍起手。

「数量?」

「是啊,和这庭院中的玫瑰。」

小夜鸣端着盛有红酒的高脚杯走到落地玻璃那里,像介绍般地张开双手。

「这是我改良过的新种玫瑰,正好是集合了17种玫瑰长处的优良品种。」

「我也正苦恼它的名字,嗯——就叫『亚里亚』好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用来命名这么漂亮的玫瑰花,亚里亚惊讶得说不出话。

「太棒了!真是好名字。托神崎同学的福。」

小夜鸣低声念了几遍以亚里亚名字命名的深红色的玫瑰花的名字。

「为『亚里亚』,干杯。」

他转过身向庭院里的玫瑰举起酒杯。

晚餐之后小夜鸣又回到地下实验室,亚里亚和金次去桌球室玩了一会桌球后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理子、欣二,麻烦了。」

现在是凌晨2点。

是跟理子约定好的定时联络时间。

亚里亚正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偷偷打着电话。

通话这方面是因为日本的手机信号转换就非常复杂,而且理子已经做好了相应措施所以不用担心被窃听。

而且他们现在使用的是三方面的秘密会议。

「根据我在清扫时的调查……」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然后用非常认真的语气继续说着。

「地下金库的防盗设施比事前调查时更强了。」

「除了物理上的锁,还加上了磁卡锁、指纹锁、声纹锁、视网膜锁。金库内在事前调查时只有红外线,但现在竟然又加上了感压地板。」

即使在电话的另一头都能听到金次倒吸了一口冷气。

——毫无疑问,这个十字架一定有什么特殊意义。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执行计划C21。』

但是理子像是早就预料到那样轻松地说出下一步作战计划。

『那么你们两个现在谁和老师关系比较好?』

「诶?」

『我们要用『引蛇出洞』噢。』

理子开始解说自己的计划。

『你们和老师比较好的那个负责将老师带出地下,另一个趁这机会去拿十字架。有问题吗?』

『呃那个,还是让亚里亚去吧。』

亚里亚仿佛能看到金次犹豫地举手发言。

『噢噢,金君的发言不能忽视,说说理由。』

『两个男人要找什么理由才能单独相处啊。』

「……」

『金君你难道不知道世界上是有喜欢男人的男人的吗?』

正当亚里亚保持沉默的时候理子说出了爆发性的言论。

『少来啦。』

『真是残念。』

理子遗憾般地呼出一口气。

『那么亚里亚只能交给你了,无论如何也要拖住15分钟噢。』

小夜鸣平时的休息间隔只有10分钟,但是为了偷到十字架无论如何需要更多的时间。


终于,到了在红鸣馆工作的最后一天。

作战执行时间定在离开红鸣馆的1小时前——也就是下午5点。

亚里亚以「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我想听听庭院里那改良玫瑰『亚里亚』的故事」为理由把小夜鸣叫到庭院。

「……神崎同学?」

「啊、怎、怎么了?」

亚里亚慌慌张张地回应正蹲在玫瑰花旁边的小夜鸣。

「神崎同学才是,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回去休息吧。」

才出来没几分钟小夜鸣就提出回去,从这方面来说亚里亚真的不适合做诱导的任务。

『喂我才刚潜入。』

『亚里亚快想办法拖住他。』

隐藏在耳朵里的入耳式耳塞里同时响起了金次和理子的声音。

(你叫我想办法……)

亚里亚用手紧紧抓着女仆装的下摆,心里在倒计时数着还需要拖延的时间。

「神崎同学?」

走到庭院尽头的小夜鸣回头看向低着头满脸通红的亚里亚。

「我、我有话想跟老师说!」

「……好啊,我们进去再说。」

小夜鸣点点头,以教师的姿态担当学生的咨询师。

「不、不可以……不在这里的话……」

『这种情况下只能用告白了。亚里亚你听到没有,亚里亚……』

理子的声音一直在耳边萦绕,让亚里亚原本就纠结的心情更乱了。

「其、其实我、我……」

「对、对了老师,在法国送花代表什么!」

亚里亚用非常有气势的问法问出这句话,就连小夜鸣也被吓了一跳——亚里亚没有意识到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耳朵里的耳机一条线路已经断开。

(啊啊啊!我是笨蛋!到底在做什么啊!)

「真是意外。」

小夜鸣反而笑了起来。

「这样啊,我以为神崎同学中意的是远山君。原来如此,对方是法国人吗。」

「我记得神崎同学是日英混血。是呢,虽然英国和法国相隔不远可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国家。」

(等……)

亚里亚来不及阻止小夜鸣的猜想。

「神崎同学你,是喜欢那个人吗?」

「诶?」

小夜鸣用一副「我明白」的表情回应亚里亚。

「特意来找我询问玫瑰的事情还有迟迟不肯说出口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吗?」

「无论在哪个国家里玫瑰都是代表爱情的。」

他似乎把亚里亚的扭扭捏捏当成了害羞。

「神崎同学知道17朵玫瑰的花语吗?」

「不……」

亚里亚摇摇头。

「红色的玫瑰代表热情真爱。」

小夜鸣沿着石子路走回庭院种植玫瑰的地方。

「17朵玫瑰我有听说过2种花语。」

「一种是伴你一生,另一种是绝望无可挽回的爱。」

小夜鸣拿起摆放在地上的洒水壶。

「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两种花语有共通之处呢。」

水滴沿着花瓣、花茎一直滴落进泥土。

「爱情是一种毒药。」

「它会让人无法自拔。」

「神崎同学也要小心呢,如果遇到爱情的话。」

「……不、那个我我没——」

亚里亚在十数秒之后才意识到话题不知不觉转移到自己身上了。

「呵呵,神崎同学不用紧张,老师不会干涉学生的恋情。」

「这只是老师的忠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