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6-11 17:19
点击:1197
章节字数:72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陳希澄 于 2016-6-11 17:20 编辑




第八十三章





「我想成立Secret工作室。」



李靜恩與李母去東部玩了四天三夜,看到當地是如何在地發展,將原住民特色發揮得淋漓盡致,又見到了社區改造重獲新生,那股衝勁是她缺少的動力,她很感動,甚至是震撼。



黃承泰從書中抬起頭,不明所以地望著她,「妳想成立什麼工作室?」



「服裝設計。」



「服裝設計?」黃承泰揚聲,「妳是認真的嗎?這條路可不好走,不過我們都還年輕,也許可以闖一闖。」李靜恩在他眼中看見了企圖心,他幾乎是不假思索地支持,李靜恩覺得有些窩心。



「那麼我們先從周邊小物做起吧?但不是做不三不四的文創,是真正的設計。」



「你懂設計嗎?」李靜恩啞然失笑,他記得黃承泰可是學商的,只見黃承泰神神秘秘地從包包拿出一張紙,他遞給她,「妳看。」



李靜恩原是無心一看,等看清楚那是什麼之後,她嚇到說不出話。



「以後我們就是同學囉。」



「你、你轉到設計系來?」李靜恩吃驚,「你瘋啦?你怎麼不先跟我商量?」



「不開心嗎?」黃承泰摟過她,「其實跟妳聊過後,我發現我也蠻有興趣的,所以就瞞著妳考了轉系考,我也不確定會上,所以才沒有跟妳說。」



「事先跟我說又沒關係,我還可以幫你抓考古題什麼的。」任李靜恩怎麼說,黃承泰都是不以為意,隔行如隔山,李靜恩也不強求改變他的想法了。



「那林偉知道嗎?」



「林偉?怎麼又提他。」黃承泰毫不掩飾自己的嫌惡,「若不是看在他與妳深交的面子上,我才懶得理他。」



「他不也對你蠻好的?」



「一碼歸一碼,人都是會變的啊,一開始覺得他還不錯,不僅談得來又有自己的想法,他也給我挺多方便的,不過........」臉色一陰,他的眼神暗了幾分。「果然人跟人之間還是別太親近得好,關係一旦緊密了,摩擦也多了。」



「那我呢?」李靜恩啞然失笑,「所以我們也別太靠近才好?」



「不,妳是例外。」擁緊了懷裡的佳人,得來不易的愛人他可不會輕易讓她溜掉。「妳永遠都是我人生中的例外。」



他會好好地守著她。



就在Secret工作室正式成立的那一年,林偉無預警的休學了,對此李靜恩感到很意外,甚至可以說是震驚。



他怎麼敢休學?是發生了什麼事嗎?李靜恩很擔心他,得知消息沒多久後,她上門拜訪林家,卻在林叔叔的半推半就下打消念頭,李靜恩不禁嘆,為什麼她倆老是像在玩躲貓貓一樣?



總不可能這樣過一生吧?李靜恩有些難過地想。



林偉聽見了樓下的動靜卻沒多說什麼,只是悄悄地掀開窗簾一角,望著李靜恩的背影不發一語。



「心疼她嗎?」林偉還是覺得『阿六』這個暱稱與身後湊近他的男子無法聯想在一起。



「聽說,她想成立服裝設計工作室。」林偉的神情漠然,「你覺得呢?」



「我覺得啊.......」男子親暱窩在他的頸窩,咬上,林偉悶哼一聲,任著男子恣意妄為。「她若有我的暗中相助,要在幾年後拓展為上市公司並不難,畢竟——我能讓她登峰造極,就可以讓她墜入深淵。」



林偉勾起唇角,他要用錢堆砌一個華麗的王國,他要看看李靜恩失去一切後,會有什麼表情。



是她的出現,奪走了一切原屬於他的東西。



「你已經把我的一切都探清了,那你什麼時候才要告訴我——『阿六』到底是什麼意思?」



男子勾唇一笑,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那手悄悄探向褲頭,解開。「嗯........來日方長,又何必急於一時?」



呼吸漸喘、目光迷濛,他像沒了骨頭似的向後靠在男人厚實的臂膀之中,男人順勢抱住他,直接把他扔在床上,整個人壓上去,也不顧沒關的房門會被誰撞見,也許他也無所謂了。



之後李靜恩與黃承泰便號召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學一起開設工作室,六個人擠在一間十坪大的小空間裡,從校園的企劃案開始接洽,國中、高中,甚至是大學他們都親力而為,漸漸做出了口碑。



在那個網路不甚盛行的年代,凡事見上三分情,再加上貴人相助一切順遂得幾乎如夢似的,大四那年他們投注的創業基金已回本,甚至開始有點盈餘可以做其餘投資。



黃承泰是一個天生的商人,即便轉系到設計系也不改商人本性,凡事斤斤計較、寸寸是金,與李靜恩吃虧當吃補的理念背道而馳,最後兩人協議各走各的專業,李靜恩專職設計,黃承泰負責推銷,誰也不干涉誰。



『畢業即失業』這句話在她們身上顯然是一句玩笑,兩人的創業事蹟在M大裡迅速傳遍,有些勢利的同學想扒住他們不放,李靜恩一向無法逢場作戲,能躲則躲;黃承泰恰恰相反,他八面玲瓏、如魚得水,將交際這塊打理得乾乾淨淨,李靜恩有時看著這樣的他覺得有些陌生。



那年林偉休學後,李靜恩便沒再見過他。聽說,他到了國外求學,她原是不信的,直到從林父親口證實了此事,她才感嘆沒能見上最後一面。



李靜恩有時覺得不安,對於過於順遂的這一切,隱隱感到恐慌。黃承泰笑她是杞人憂天,說運氣也是一種實力,要她放寬心。



是這樣子嗎?李靜恩將話吞回肚裡,繼續埋頭於課業與工作之間。



畢業典禮的那天,李靜恩的不安,終究成真了。



那天,李靜恩穿著學士服參加畢業典禮,李母也盛裝出席,可惜的是李父晚一天才能回到台灣,沒能趕上女兒的人生大事,李父感到愧疚,李靜恩心裡雖然失落但也沒說什麼抱怨。



坐在禮堂裡的她,心情總有些五味雜陳。



一千多個日子,只用了一個早上就結束了嗎?她有些恍惚,回想大學這四年人家說的必修學分,她都一一修完了,可以說是無悔。



為什麼她還是覺得很空虛呢?她置身在大學的畢業典禮中,卻想起了高中時的畢業典禮,她曾以在校生代表的身分,恭送高三學長姐離開學校。



那時的她,僅是看著陸瑾宸淡漠的微笑,那顆心便跳得又急又快,如此炙熱的感情承受不住青春的澀然,終錯過。



如果沒有陸瑾宸,也許李靜恩不會這麼快投身回到男人的懷抱之中。李靜恩怕了,害怕這樣異樣的感情坎坷。



驪歌響起,李靜恩順著人群魚貫地走出禮堂,她接過李母遞來的大捧花,她一向不喜拍照,但這是如此特別的一天,她難得不婉拒任何人的合照邀請。



也許畢業典禮結束後,這些萍水相逢的同窗終只能將彼此鎖在相片之中,滯於青春的尾巴裡。



艷陽高照,李靜恩頂著炙熱的陽光覺得自己快融化了,她抬手為自己遮了一片陰影,情侶二人難得沒有一起行動,也許,他們都想為自己的青春留下最後的歌頌。



李靜恩不禁想起了林偉,不知道對方過得好不好?一別兩年,什麼事都變了。



在茫茫人群之中,李靜恩忽然迎上一雙似笑非笑的眼。



她呼吸一滯。



原來有些人的模樣,早已深刻於心底,以為自己早已忘了,卻在不經意之時如滔滔海潮般襲捲思緒,她鼻頭一酸、眼眶一熱,眼淚便簌簌滑落。



李母同樣詫異,但她選擇後退,留給女兒與故人一點私人空間。



林偉回來了。



李靜恩五味雜陳,卻見對方一如往昔的笑容時,情不自禁地邁步走向他,穿越了人群,輕咬著下唇。



林偉巍然不動,當李靜恩紅著眼眶將那捧花砸向他時,他悶聲接下了。



「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李靜恩啞著嗓,揚聲,「一聲不響地離開,這樣很好玩嗎?」



林偉笑而不語,昔日的青澀螁盡,舉手投足間多了幾分成熟韻味,他拉過她,在眾目睽睽下緊擁住李靜恩。



李靜恩一僵,卻也輕輕回抱他。



一個溫馨的重逢,兩人卻懷著迥然的心思,心猿意馬從眼神中表露無遺。林偉的目光之中,沒有半分喜悅,只是李靜恩沒有看進他眼底的沉色。



「我,給妳準備了一份禮物。」林偉放開她,溫柔一笑,「當作妳的畢業賀禮,好嗎?」



林偉從未用如此柔情似水的嗓音與她同話,李靜恩一時怔然,卻也同意了。



「那,晚上九點來我家,記得邀請阿姨一起來。」話落,林偉便轉身離去,方才正要拉住他的李靜恩,卻見到林偉走向另個男子身邊,兩人甚是親暱的樣子,使她退卻了。



她從林偉的眼神中,好像讀懂了什麼。



李靜恩推開人群,慌得找出黃承泰,一見到人不顧他的意願便拉走他,後面一陣調侃的噓聲,李靜恩置若罔聞。



「妳怎麼啦?」黃承泰輕輕撥開她因汗水沾黏在前額的髮。「妳被嚇到了嗎?怎麼感覺妳在冒冷汗?」



「你誠實告訴我,你跟林偉當初發生什麼事?」



黃承泰笑容一僵。



「他,是不是喜歡過你?」李靜恩的目光炯炯,黃承泰這次無法再輕易敷衍愛人了。黃承泰提口氣,又長嘆,點頭。



「是。」



李靜恩怔住。



「兩年前的宿營前夕,我跟他打了一架,我當時下手太重不小心把他打進醫院裡.......」他揉著發疼的額繼續道,「我承認我真的是不小心的,我當時真把他當兄弟,所以我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又忌妒他喜歡妳,而妳也與他很親暱。」



「然後呢?」李靜恩一掃溫柔婉約,直直地勾住他的心神。「後面又發生了什麼事?」



黃承泰嘆息般地道,「其實在他出國前,他有來找我。」他坐到一旁樓梯上,煩躁地騷亂那頭短髮,「想起那天還是讓我渾身發毛。」



在林偉消失前,最後一個見到的人便是黃承泰,只是那時的他不知道林偉即將遠走高飛,只是很不耐煩地赴約。



也許當時的他只是想掩飾心中的愧疚而已。



「黃承泰。」



他記得他站在街燈下的身影,有多麼孤寂。



「我就問你這麼一次,之後,我們就各走各的。」林偉的笑容有著說不出的憂傷,黃承泰一滯,見林偉向自己走來,一步、又一步,直到他的臉被捧起,微涼的唇隨著夜晚的風迎來撲鼻。



「我喜歡你,那你,真的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他僵住,在他嚐到淚水的鹹味時,他才回過神奮力推開對方,破口大罵,「媽的,你這人有病啊?噁不噁心?」



他的確在林偉臉上見到受傷的神情。



黃承泰早已被憤怒吞噬,理智蕩然無存,便開始口無遮攔:「幹,噁心的同性戀,離我遠點,你真的讓人覺得很噁心!」



林偉訕笑。



他笑了,也哭了,說了什麼話黃承泰沒聽清楚,那晚的風有些大,他狼狽離去的身影至今仍清晰存於黃承泰心底,如同夢魘似的揮之不去。



最讓黃承泰感到心煩氣躁的,是他竟不是真的感到厭惡........當然這最真實的感受他並沒有向李靜恩坦承,話止於他辱罵林偉而已。



這樣就夠了。李靜恩深呼吸口氣,總覺得全身的力氣瞬間被抽光。



「我們,對不起他。」



黃承泰撇過頭,冷著臉不發一語。



「就在今晚吧,我們一起去他家把話說開。」那時的李靜恩信誓旦旦,為人坦蕩公正,是黃承泰無法觸及乾淨。



最後,他只能啞著嗓,默然點頭。









感謝留言支持,之後會有個小公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