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6-11 17:18
点击:1179
章节字数:56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八十二章





李靜恩還記得那是一個艷陽高照的夏天,她跟黃承泰成為情侶之後,其實生活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是她有一個想成立工作室的衝動,遲遲未執行。



林偉說,他不小心摔了車所以才在醫院住上幾天,很快就能出院了,李靜恩唸他怎麼不小心點,林偉只是笑而不語。



彷彿真相是什麼,都不重要了。



林偉出院的那天,他坐在醫院外公園裡的長椅上,仰望著天,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一股想哭的衝動。



這陣子他都鬱鬱寡歡,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展開笑顏,他覺得他病了,但是他不敢說。



沒來由地哭泣、沒來由的暴躁,甚至是不明所以的憂鬱,他都無法好好控制那頭情緒野獸,任著它朝著自己齜牙裂嘴、低鳴嘶吼。



他活在永無止盡的悲傷裡,如一尾擱淺於淺末碎浪的魚,一張一合.........



臉埋進雙掌之間,他痛苦低鳴,他仍不敢相信黃承泰會為了李靜恩下如此重手,若不是他哭了,黃承泰也許不會停手,會毫不留情揮著拳,一下、又一下擊碎他的美夢。



他說,他們還是朋友,只是不該搶女人。



林偉啞然失笑,我要的,真的是李靜恩嗎?他多想撕碎黃承泰那張道貌岸然的臉,又是多迷戀他眉宇間的英氣逼人。



該死的,為什麼這麼喜歡,喜歡到喘不過氣.........



林偉也搞不清楚了,到底這樣的感情從何而來,又從哪發芽、生根,等察覺時已蔓繞成盤根錯節,怎麼也無法好好地梳理。



想對誰傾吐,卻發現沒有人可以聽他傾訴。



他曾覺得單戀李靜恩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卻從未想過他那無憑無依的牽掛於李靜恩身上時是多麼令人心安,至少他的思念有個歸屬,有個足以安身的地方,輕輕地、淡淡地擱在李靜恩身上,他覺得很踏實。



李靜恩不會糟蹋,也不會回應他的喜歡。



他竟悲傷地發現,他是如此卑微地感到喜悅,不過這點憐憫竟成一種施捨,而他,很滿足。



「這場雨會下到什麼時候呢........」林偉深呼吸口氣,長嘆,將無以宣洩的憤慨滯留於雨中,他知道即使他不為自己撐傘也不會有人心疼他的。



李靜恩與黃承泰在一起了.......雖然李靜恩曾當面對他信誓旦旦地說,她不會喜歡上黃承泰,林偉雖然信了,卻也不是完全相信,所以對於他們終究在一起的事實,他並不訝異。



他只是很悲傷。



為什麼李靜恩要欺瞞他?為什麼黃承泰可以如此重色輕友?為什麼他會一次失去兩個人?那些鑽牛角尖的疑問如同染上慢性病,一點一滴侵蝕他的身心,而他渾然未覺。



待到病入膏肓的那天,早已無力回天。



「喂,你在這淋雨做什麼?」



林偉回過神,發現頭上多了一把傘,以為是什麼熟人,卻只是一個來路不明的男子將傘傾於他,林偉不確定是因為雨水還是因為別的什麼,他的視線有些模糊。



「小鬼,不要哭哭啼啼的,要熱血也不是淋雨啊。」男子拉過他,兩人擠在一張雨傘下無聲凝睇。



男子像是受不了他泛紅的眼眶,嘆氣,昂了昂下巴邀請,不,應該說是命令。「嘿,我請你吃關東煮?」



林偉像是著了魔似的,居然答應了,事後他想起那天總覺得自己也太鬼迷心竅,還是男人的橄欖枝過於湊巧呢?



便利商店的冷氣有些強,林偉忍不住打個顫,見此男子微微皺起眉,脫下自己的大衣不顧他的反對直接披在對方身上。



林偉瞧了眼藏在大衣下的襯衫,再看了眼手腕上價值不斐的名表,這不就被他碰上一個大金主了?



富二代公子哥呢,林偉訕笑。



「你,叫什麼名字?」林偉低頭吃關東煮並沒有答話,男子眉宇一挑,逕自自我介紹,「你就叫我阿六吧。」



林偉噗哧一笑,一掃憂鬱的他忍不住吐槽,「真難聽,你也敢說出口。」男子不在意地笑笑,反問,「你呢?你叫什麼?」



「嗯.......阿偉吧?」



男子不顧形象大笑,「彼此彼此,你的也夠市場名,虧你敢說出口。」林偉一陣惱羞成怒,捧起碗大口喝湯,不知道是熱湯又或是男子朗朗的笑聲,他總覺得身子暖些了。



「你是學生?一臉青澀的模樣,真讓人懷念。」男子上下打量起他,目光盛讚,「不錯啊,身材好,臉蛋也還可以,有女朋友?」



一般而言對於陌生人的上下打量,林偉會相當排斥才是,但意外的是,林偉並沒有任何的厭惡,對於男子目光灼灼彷彿是要將他吞下肚似的野心,林偉竟覺得有趣。



「如果我說,我沒有女朋友呢?」



「那我的手機號碼就該給你囉。」男子在杯身上寫了一串號碼,笑著遞給他,「我喝到一半的咖啡,不介意吧?」



林偉不知道該從何吐槽起了。



「好啦,雨也停了我也該走了,感覺待會還會下雨你就拿著傘吧,改天再還我,外套也是。」



林偉甚至來不及拉住對方,男子像是刻意為之,溜得快,就為了下次的再重逢留下伏筆。



狡詐,還不跟林偉要號碼,將主導權為全歸於林偉,這不是要人左右為難嗎?



這真是一個名正言順再見面的理由,怎麼有人能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林偉失笑,外頭的天都有星星冒出了,今晚不可能會再下雨。



街燈亮起,林偉透過超商的落地窗外凝睇那抹唐突的身影,鵝黃色的燈光輕輕落於他肩上,彷彿一抹盛開的花,在林偉眼底勝放燦爛。



他是一個漂泊的旅人,迷失在愛情之中,找不到出口。



夜已深、天已朗,林偉還是撐起了傘緩緩地走回家,有時候人生就如此荒誕,才剛拐進小巷子,一滴雨落於腳邊,林偉一滯。



「真是烏鴉嘴。」林偉喃喃低聲,嘴角卻忍不住微揚幾分,「阿六啊.......」



隨著越近房子的腳步,那雨也下得越來越急、越來越快,林偉不禁拉緊外套,穿一件短袖在雨夜裡散步簡直失策。



終於走到了家門前,他收起雨傘裕正掏出鑰匙時,目光不經意瞥見對面應是一片漆黑的李家,怎麼會亮燈?



他記得聽李阿姨說過,這幾天她跟李靜恩一起去遊山玩水了,李阿姨還請多多照看李家,怎麼會亮燈?



難道是李叔叔?不對啊,李阿姨說叔叔正待在中國,所以只剩下一個可能了.......林偉深呼吸口氣,回家找出棍棒與電話,以防不時之需。



李家肯定遭小偷了。



林偉咬緊牙,他應該先報警還是先該闖入李家嚇跑小偷?林偉沒有頭緒,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坐視不管。



每當林偉回想起那天,他總是回頭嘲笑自己的善良。



當他走近李家發現正門上了鎖,他暗咒這個小偷也太囂張,於是他繞到一旁準備敲破窗戶的那刻,他怔住了。



半掩的窗簾裡,他看見了在沙發上纏綿悱惻的男女,熟悉,過於熟悉的兩個人,使他手上的球棒從手中不自覺滑落。



林偉不明白,他該報有什麼樣的心情——對於母親的外遇,他抓姦在床時,該露出怎麼樣的表情,他不懂——那是李靜恩的父親啊........



他後退了,一步、又一步,最後轉身狂奔跑回家裡,衝上二樓將自己鎖在房間裡,臉埋進枕頭嘶聲吶喊。



他要瘋了。



這個世界,逼著他崩潰。



他忘了他是怎麼撥電話給認識不到一天的陌生男子,報了一串地址便掛上電話,甚至沒有後悔的餘地,不,即使後悔了又如何?



親情、友情、愛情,他在一夕間全失去了。



當男人說,他順著地址找到了林家,已經在樓下等候時,林偉也不給對方反悔的機會,紅著眼將他拉上樓,哭著脫光了自己,渴求對方上他,狠狠地。



男人說,他可以等,等林偉清醒;林偉笑,他再也不想清醒了。



於是他們做了愛,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漫無目的、索求無度的瘋狂**,任著喉嚨沙啞、撕裂痛楚,都不足以讓那頭野獸安靜。



那些孤獨與徬徨,終究吞噬了林偉脆弱的心。



「我,未來不得不結婚生子,但是,我只需要你。」當男人依在他耳邊如此沉聲低語,林偉有種流淚的衝動。



終於有個人說,需要他。



不被需要的存在,才是最痛苦的。



「所有可以用錢滿足的事,我都可以給你。」



「你.......到底是誰?什麼來頭?」即使疲倦得想睡了,林偉還是撐著眼,沉問,「該不會是什麼小開吧?呵呵,你能替我報復這可悲的世界嗎?」



「睡吧.......我需要你,非常需要你,甚至是渴求你。」林偉抱著男人的外套沉沉睡去。



「所有你覺得該死的人,我都可以替你除掉。」男人溫柔地道,「只要你乖乖地待在我身邊,衷心不悔.......」



後來林偉才知道,『阿六』到底代表了什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