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24 14:00
点击:1123
章节字数:44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六十五章





「她是誰?」



面對張季嫙的質問,李靜恩竟然完全不感到意外。張季嫙是藏不住心事的女人,想愛就愛、想衝就衝,絲毫不懂得什麼叫做走投無路。



李靜恩曾被她這樣的特質吸引,卻發現自己越陷越深。



懸崖勒馬,就是現在她對愛情態度。



順著張季嫙的質疑目光投去,一對上那雙孤寂的眼時,李靜恩怔愣。後面緊隨出來的戴蒙已呈微醺,不自覺撫耳骨上的銀釘,戲謔,「呦,再重逢啊?是不是有那成語叫——冤家路窄?」



「是狹路相逢。」李靜恩淡然。



始作俑者的他倒是笑得樂不可支,張季嫙一眼就看出好友的葫蘆裡賣什麼藥——李靜恩的出現,八成是戴蒙安排的。



但是,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李靜恩的目光死盯在來路不明的女人身上是怎麼回事?她與李靜恩的不愉快已拋到腦後,她跨步在她們兩個中間,可以說是趾高氣昂。「李靜恩,妳兩眼發直了是嗎?快回答我的問題。」



李靜恩回過神,哭笑不得。她回頭瞥了眼包廂,裡頭全是酒味與菸味可不適合私談,於是她跨步越過張季嫙直接拉過陸瑾宸就準備帶出場,一手被張季嫙攔下。



她眼裡冒火,簡直是吹鬍子瞪眼睛,「李靜恩,妳忽略我?」



「我有正事要辦,妳別鬧脾氣了。」面對張季嫙的炸毛,李靜恩比誰都能應付。「今天好像是妳辦的派對?去享受吧,我先走了。」



於是張季嫙就這麼被扔到後腦後,張季嫙瞪著她離去的背影咬牙切齒,一旁的戴蒙涼涼打槍,「我們的女神終於踢到鐵板了?」



「我還沒跟你算帳呢。」張季嫙猛然回頭,「你跟李靜恩什麼時候搭上線的?」



「說得真難聽。」他撥開張季嫙的爪子,「我們只是有同樣目的而已,既然目標相同就是朋友。」



「同樣目的?難道.....」



彷彿是一眼看穿她的心思,戴蒙並不否認。「就是妳想的那樣,為了那個女人。」



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同時讓戴蒙與李靜恩上心,她的來頭是什麼?張季嫙沉下臉,想起方才她賞了對方一巴掌真是對了,這還不足消弭她心頭恨。



「我先警告妳啊,她是妳惹不起的人。」



張季嫙冷哼聲,「先不說她了,你說李靜恩這樣對嗎?把人撩得七葷八素再來打死不認帳,有人這樣的嗎?」



「敢情就是妳張大小姐常做的事啊!」



張季嫙像是噎到似的,話梗在喉嚨半晌,才用力瞪去。



「不過,妳可別說我沒把妳當朋友。」戴蒙訕笑,搭上她的肩膀。「現在想引起李靜恩注意,去撩那個女人就是了。」



「誰?」



「陸瑾宸,陸家私生女。」



張季嫙怔愣,粉拳毫不留情落下。「她是你們陸家的人?我可不想惹你們陸家的人,一個比一個難搞,你大姊我見識過了,無趣的人。」



「大直女一個,又不是妳的菜。」戴蒙捂著被揍的肚子邊優雅翻個白眼。



「等等......不對啊,為什麼李靜恩跟陸家的人會搭上線?我不記得陸家有跨足到服裝設計。」直直的眼神盯得戴蒙起雞皮疙瘩,他本就想從實招共,看她一副炸毛的樣子就忍不住想逗她。「你說呢?」



「不要挑戰我的耐性。」兩指已狠狠捏上他瘦弱的手臂,「坦白從寬!」



「我招了!全招了!」戴蒙哀號,拉著她進包廂關上門。「今天是妳的收山之夜,妳確定妳不先應付外頭的餓狼嗎?」



「這是重點嗎?」張季嫙擺手,對整個包廂的煙味與酒味感到反胃。「好久沒有聞到這麼濃的煙味了,好噁心。」



「妳家李靜恩倒是很愛。」戴蒙笑瞇了眼,「她說,這可是陸瑾宸的味道,她喜歡得緊。」



張季嫙沉下臉,她一向沒有耐心。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戴蒙不是例外。他清了清嗓,「我只是查到很有趣的東西,所以向李靜恩求證一下。」



張季嫙鮮少聽到戴蒙提起陸家的事,他也一向用『戴蒙』這個綽號,而不是『陸彥安』這個本名,只有幾個與他交心的摯友才知道本名。



張季嫙恰巧是其中一個。



「其實我爸在外面有幾個女人我一點也不意外,所以當時知道陸瑾宸,也就是我二姐的存在,我並不訝異,也不為此討厭陸瑾宸,畢竟,她很有趣。總之,我這幾年花了點時間調查她的背景,發現她曾經是李靜恩的學姐,兩人還曾經在校園裡鬧過風波。」



「最有趣的是什麼妳知道嗎?」說到這,戴蒙眼睛都亮了。「她曾經跟朋友合夥投資服裝設計,但是被朋友惡意滾款,因此才求助陸家。」



張季嫙愣愣地聽著,捕捉到幾個關鍵詞的她心頭一凜——服裝設計



「賓果!妳想的沒錯,李靜恩會創立Secret是因為陸瑾宸!」



張季嫙瞬間覺得天昏地暗、頭暈目眩。



一個她來不及參與、無從得知的過去醜陋揭開,原本張季嫙以為她與李靜恩之間只有個黃承泰,但隨著認識加深,她發現,李靜恩的過去如同深譚,越陷越深。



為什麼,她要在李靜恩心理已裝不下任何人時,遇見她呢?



太晚了......張季嫙撫額,無力。



「妳這是什麼喪家之犬的樣子?」戴蒙看不下去,替她遞杯酒。「我有說妳輸了嗎?我只是給妳有利情報,接下來的要靠妳自己扭轉頹勢。」



張季嫙一口飲盡杯中酒,陸瑾宸啊......張季嫙抬起頭、放下酒,「關於陸瑾宸的,你還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有。」戴蒙露齒一笑。「她年底要結婚了。」



「.....什麼?」



「這是陸家當初替她還債的條件。」戴蒙聳肩,「這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的午餐,也沒有只利單方的交換。」



「所以.....這是你們所說的聯姻?」



陸家的世界,是張季嫙無法想像的富商交際,什麼商業聯姻、什麼併吞企業,這些都離張季嫙太遙遠了。



「畢竟,結婚是種保障。」見慣了爾詐我虞的世界,戴蒙已經麻痺了。「我也為我二姐做了不少,至少,她最想達成的心願,我替她辦到了。」



張季嫙忽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戴蒙抬頭,迎上張季嫙搖晃的目光,輕聲,「沒錯,就是與李靜恩的再相逢。」



「你.....!」



「妳真有本事,就別怕別人競爭。」戴蒙替自己酌上三杯酒。「我自罰三杯,,一個是人妻,一個是未婚妻,不過敘敘舊而已。」



默默看完戴蒙飲盡三杯烈酒,張季嫙長吁口氣,揉著發疼的太陽穴嘆道,「真是煩啊.....」



「不過我猜,她們會去這裡。要不要去,是妳的選擇。」



眼前那張,是酒店名片。



張季嫙收下了。









謝謝回應,存稿目前寫到70章,預計八月前完結、吧,最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