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24 13:57
点击:1120
章节字数:43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六十四章





「那該換我了,換我告訴妳在高中畢業之後,我二姐都做了什麼事。」點起了根菸,熟稔地吞吐白霧,戴蒙情不自禁地撫著耳骨上的銀釘,低語,「陸瑾宸,是在十年前回到陸家的。」



「十年.....?」



「嗯,就在她揹了上百萬負債的時候,很狼狽地滾進了陸家,大概、算是賣身吧。」



李靜恩瞠眼,對於她所聽到事實的不敢置信。戴蒙掏了根菸,遞給她,「還要嗎?」



「不了,其實我不抽菸的。」只是因為這是屬於陸瑾宸的味道而已。她用這種方式悼念青春,塵封的記憶被翻起,如滔滔白浪似的拍打上岸,一波又一波襲來。



「是嗎,但我認為接下來的事也許抽菸妳會覺得比較好過。」目光一沉,抖落了煙灰。「她的出現,當時給陸家惹來不小的風波。」



陸氏家業傳三代,上上一代只有一個兒子與一個女兒,老一輩的觀念裡衣缽自然傳子不傳女,為了避免手足爭得頭破血流,下一代單生獨子,旁系血親相安無事,卻沒想到獨子生性風流,在外養了兩個小老婆。



所以,才有了陸瑾宸。



陸瑾宸是陸家在外的私生女,直到她升上國中這個事實才攤在陽光下。那年,陸瑾宸出了嚴重車禍,陸父心急如焚趕到醫院,拉著旁人輸血,問起陸父為何不輸血,這才支支吾吾抖出了真相。



原以為陸母會攜陸瑾宸吵著要進陸家,卻沒想到她不過淡漠地看著天翻地覆的陸家,輕嘆口氣,握緊陸瑾宸的手轉身離去。



彷彿是告訴陸家,這輩子她都不會委屈自己踏進豪門。



卻沒想過有一天,自己的女兒終究是接受了他們的橄欖枝,把自己的下半輩子賣給了陸家。



「.....所以,陸瑾宸上了大學後,真的跟朋友合夥開服飾店嗎?」李靜恩以為,那不過是陸瑾宸的隨口一提。



「妳不也是因為她無心的一句話,然後就有了現在的Secret嗎?」戴蒙瞅她,眼神透露著『自相矛盾』四個字。



「......我一直都很認真。」



戴蒙不置可否地笑笑,也是、也是.....



對李靜恩來說,陸瑾宸是一個太遙遠到近乎遺忘的過去,這麼多年了,她以為她真的忘了她,卻沒有想過有一天這麼輕易被翻起了。



這才發現,那些枝微末節的事全記得清清楚楚,她終究是一個念舊的人。



「當初與二姐合夥的朋友,是個小開,現在在媒體上仍然很活躍。他們當初一起創立自有品牌,自己設計自己找廠商,以學生來說其實已經算不錯了,不過......」戴蒙往後靠,挪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道,「信錯人了。」



也許是補償心態,陸父每個月都匯一筆不小的數目進陸瑾宸的戶頭,因為陸母不收他轉而給陸瑾宸,顧慮到孩子仍然在念大學的陸母,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就這樣一點一滴累積了創業基金,順利升上大學後,她開始找值得信賴的朋友一起合夥,傾注了所有的精力與金錢在其中,



陸瑾宸的確聰明過人,她的企圖心與事業心幫助她慢慢茁壯,無後顧之憂的她全力拚創業,但與她合夥的人不同。



陸瑾宸永遠也忘不了那個人的名字,邱紹麒。



邱紹麒是連鎖餐廳的富二代,但這不是當初陸瑾宸找邱紹麒一起合夥的理由,而是她欣賞他的為人與才華。



邱紹麒不擅言詞,但作品情感豐沛,徹底打動了陸瑾宸的心,於是他們一個對外一個對內,可以說是合作無間。



邱紹麒有著女性的細膩,陸瑾宸有著男性的奔放,互補的性格在設計圈闖蕩,大刀闊斧開闢屬於他們的康莊大道。



陸瑾宸以為,他們會一直攜手打拼下去的。



大學畢業後,他們一起租了十坪大的工作室,從網路行銷擴展到實體店,也許那只是間小店鋪,卻是夢想的一大步。



在最美的年華裡,陸瑾宸的光彩噴薄欲出,那是她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刻。



二十七歲那年,她與邱紹麒終於在業界闖出了名堂,甚至有雜誌聞名而來採訪這對年輕的創業者。



陸瑾宸還記得,那時的邱紹麒是多麼靦腆微笑,眼裡的光卻如夏夜裡的星星般明亮。



讓她想起了李靜恩。



被譽為是黑馬的陸瑾宸一直用英文名字掩飾本名,她不想讓人知道她與陸家的關係,她要用自己的雙手建造出屬於自己的王國。



卻沒有想到,兩年後她如流星般殞落了。



二十九歲那一年,邱紹麒的父母投資失敗,揹了近千萬的負債,他們跟邱紹麒伸手討錢,邱紹麒不敢不從,卻也不敢跟陸瑾宸說這件事。



那時的陸瑾宸正準備到新加坡談生意,邱紹麒還記得她一身筆挺,那一身乾淨帥氣與真正的男人相較之下絲毫不遜色。



他一直都是欽羨這樣的陸瑾宸。



欽羨裡,藏著他一直拼命壓抑的忌妒。



他目送陸瑾宸搭上飛機遠赴異國,轉身的那一刻,他在玻璃窗內驚見了眼底的戾色,很快地抹去了。



五天後,陸瑾宸回國了,下飛機的那刻,她打給邱紹麒卻發現對方關機,她想也許是湊巧而已。



手裡拿著近百萬的合約,她終於準備要做大事業了!這份雀躍她想第一個讓邱紹麒知道。她對邱紹麒一直都是心心相惜,打從心底相信。



招了計程車,她愉快地前往工作室。遠遠地,她看見了黃色封鎖線,這才感覺到了哪裡不對勁。



她下了車,站在工作室前,一片廢墟。



人去樓空,只留下灰燼。



一把火,燒盡了工作室,裡頭所有值錢的東西卻都意外不見了。陸瑾宸在那一刻渾身發冷,彷彿血液都凝結了。



——背叛



她所有的文件與印章全都不見了,她鎖在保險櫃裡的重要資產全都被掃光。慢慢地、緩緩地,她抓緊了手裡的合約,一片又一片撕碎了。



那一年,外界看好的亮眼新星徹底殞落,從此,銷聲匿跡。



陸瑾宸永遠忘不了,她顫抖著手打給陸父,在陸父面前壓低身子,雙腿跪在地上,低頭乞求幫助。她握緊的拳幾乎滲血,屈辱,這是屈辱。



陸家唾棄的私生女,滿身髒水跪著爬進了陸家豪門。



從此,再無自由之身。





「......這就是我所知道的了。」戴蒙聳肩,歰澀地道,「我很簡潔說完了她的故事。」



戴蒙安靜地看著李靜恩的淚水,淡漠,「至少她沒自殺,妳該慶幸了。而且,妳很幸福了,妳那時喜歡的陸瑾宸,是她這輩子最美好的樣子。」



李靜恩深呼吸口氣,站起身,抬手抹去了淚水。頭也不回地走出包廂,留下目光迷濛的戴蒙默默抽著菸。



然而在門外等候的人,卻讓李靜恩怔住腳步,駐足不前。



「.....張季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